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性生活小说(桃桃多肉)最新章节列表

 “很久很久以前…”阿哈·美尼斯上校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清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准备开始他的叙述。

    “等一下”对于这个猫人,张嘴就讲什么‘很久很久以前’,刘畅十分反感,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说道:“你这是准备给我们讲故事吗?”    性生活小说(桃桃多肉)最新章节列表  

    “大,大人”上校被刘畅粗暴的打断,心里一惊,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忌讳,陪着小心的说道,“我没明白大人的意思。”

    刘畅说道:“我要听的是你们的历史,我对故事不敢兴趣。”

    上校赶紧起身鞠躬,说道:“回禀大人,我说的就是历史啊。”

    “历史?”刘畅轻蔑的哼了一声,道:“你们的历史就是什么‘很久很久以前’啊?那么,请你告诉我,这个‘很久很久以前’是哪年?你以为你在讲鬼怪故事吗?”

    “可是,可是,大人”听了刘畅的话,也明白了刘畅的意思,上校神色有些慌乱,解释道:“我接触的历史,就是这个,这个‘很久很久以前’,具体是哪年,我,我也不知道。”

    “难道”刘畅道:“你们就没有明确的历史记载?”

    上校答道:“回大人,我们不准记载历史,违法的。原来是有记载,只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不知道时候以前,就被烧了……人…写书的人,也被杀了,没人再敢…我们的历史,就是靠老一辈悄悄地告诉下一辈。”

    “你们!还悄悄地?难道你们也‘焚书坑儒’?”刘畅看了一眼耶稣,而耶稣这时候也把目光投到刘畅的身上,二人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诧异,不由相视大笑起来,刘畅笑道:“哈哈哈,太有趣了,文明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文明,可野蛮却是千篇一律的野蛮,哈哈哈,有趣,真有趣!”

    上校的脸微微一红,说道:“是的,大人。”他本人就是上位者,当然知道,上位者抹杀历史的用意,忘记历史等于背叛;那熟记历史呢,更是背叛,不想背叛,你关心历史干嘛!虽然道理上有些讲不通,但理绝对是这个理。

    “好吧,好吧”刘畅收敛了笑容,对上校说道:“继续你的‘很久很久以前’吧。”

    “是,大人,很……”上校习惯性地要说‘很久很久以前’,话到嘴边,发觉不对,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们生活在一片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有宽阔的草原,奔流不息的大河,茂密的森林,我们无忧无虑地幸福地生活在那里。直到有一天……”

    随着上校的叙述,刘畅是越听越吃惊,这个所谓的‘天狼掠食者’不仅与火星有关,甚至,刘畅感觉,还与基地,与‘姆大陆’,与姆大陆的天选之子辛饶弥沃陨落,都隐隐有些关联。

    把上校的叙述,加上自己的经历,刘畅终于明白了事件的大概轮廓。

    “原来如此”刘畅暗自点点头,有一种拨开云雾,豁然开朗的感觉,不由出言道:“原来,他们就是天狼掠食者啊”

    耶稣听见刘畅这么说,很是不解,这个‘很久很久以前’,最少也应该是几千上万年,就连当事人,火星人都没有记录,作为地球人的刘畅,别说他还没出生,那时候的人类,还没有摆脱蒙昧,更别说历史记录了,刘畅怎么会知道?于是问道:“你见过?”

    “怎么说呢”刘畅陷入沉思,说道:“人,是肯定没见过,但他们做的事,我却接触过。”

    刘畅这句话一出口,不仅耶稣,就是上校都投来疑问的好奇的目光,等待刘畅继续说下去。

    “这个所谓的‘天狼掠食者’,其实就是基地的殖民星球的反叛者”刘畅解释道:“他们被驱逐后,便在银河系四处流浪,以掠夺为生。

    他们之前到底到过什么地方,我不知道;但是,对太阳系来说,他们最先到达的星球,也是他们最开始占领并统治的星球,就是火星。

    后来,他们与地球有了联系。

    由于地球当时也有一个与他们的实力相当的‘姆大陆’存在,两个星球间,倒也可以和平共处。

    再后来,由于一个偶尔的机会,他们接触到了辛饶弥沃。

    通过辛饶弥沃才发现,在地球上,有个基地的存在。于是想利用辛饶弥沃进入基地,以便把基地占为己有,再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阴谋败露,便爆发了大战,大战的结果,是姆大陆消失,辛饶弥沃陨落,而那些天狼掠食者呢,也被彻底消灭了。

    最后俩个,还被我的好弟子刘妮,嘿嘿”刘畅说到这,得意的嘿嘿两声,“给做成了标本,就摆在她的工作室!”

    刘畅一口气,把自己的推测,从头到尾说了出来。作为听众的耶稣和上校,都蒙圈了,根本不知道刘畅说的是什么,耶稣道:“这是你猜的,还是…瞎编的?”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猜的和瞎编的,有区别么?太伤自尊了”刘畅知道,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当时寻找主基地的时候,在太阳的背后找到了辛袄米沃的遗体,刘妮把心袄米沃安葬了,而绑架他的几个倒霉蛋,确实被刘妮做成了标本,只是,这件事发生在耶稣来到之前,耶稣不知道,刘畅现在还不想解释,再者,这也的确是他的推测,并没有任何证据,只好说道:“跟你这么说吧,当然是蒙的!你就听听我蒙的有没有道理,合不合逻辑吧。”

    刘畅接着说道:“对于火星来说,长期受到外来势力的高压统治,本来已经习以为常了。再者,也从统治者那里感受到文明带来的便利,不管是物质生活还是精神生活,都有了极大的提高。不管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都能做到相安无事,如果没有意外,我想,我们今天还能看到繁荣昌盛的火星。”

    “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灾难的起因,就是贪婪。他们发现了地球,也发现了在地球上还有与他们同等的文明,这不意外,也能接受,所以,他们与地球也做到了和平相处,互通有无,唉,世事无常大肠包小肠”刘畅又叹息一声,神色有些痛苦,接着说道:“他们发现了基地,基地是什么样的存在,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也可以说,是基地激发了他们贪婪之心,也许,他们妄想利用基地,或者是窃取基地的科技成果,那样,有朝一日,他们就可以重新回归自己的家乡。”

    “具体的过程,就不说了,反正,结果就是,不管是姆大陆还是那些反叛者,都同归于尽了。接下来是事情,应该就和这位上校先生的‘故事’相关联了”刘畅把目光投向上校,而后者也听得入神,

    “失去了天狼掠食者的高压统治,内部也发生了动乱,双方的灭世大战后,火星文明也彻底泯灭,变成一个荒凉的星球,侥幸活下来的人们不得不转入地下苟延残喘,而基地的消息,也就从那个时候,悄悄的流传。

    上位者为了掩盖这个秘密,将所有的文字记载,强行清除,慢慢地变成了一个传说。

    而上校的一个远祖,恰巧是当时的一个记录者或者是一个知情者,也受这件事的牵连,几乎被灭了族。

    而基地的传说,却悄悄地在残留的族人中间流传,阿哈·美尼斯上校,得到了这个秘密”

    刘畅说完,整个房间陷入寂静,甚至连彼此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在刘畅平平淡淡的叙说当中,在两个星球,发生两次灭世大战,同时毁灭两个文明,二人的脑海里,掀起的何止是惊涛骇浪。

    尤其是上校本人,他虽然没经历过,可火星的现状可是历历在目,连残垣断壁都无法形容,因为,连残垣断壁都没有留下来,整个星球,水源蒸发,空气变得稀薄,事实上已经变成一个死星。

    耶稣最先打破沉静,他也是真的被吓到了:“你这真的是猜的?我怎么感觉好像你亲看看见、亲身经历一般。”

    “我也希望,这是我猜的,但是,我真的见过姆大陆的人,是她亲口告诉我的。那次大战,不但毁掉了一个大陆,也毁掉了另外一个天选之子,我的兄弟,我的同伴,我的同路人。”

    刘畅把他到达基地之前,遇到的接引使者耶萨列徳的事大致地跟耶稣说了一下,以及从耶萨列徳口中,描述的那场大战,包括大战的起因和结果。

    “该死!你们真的该死!!”耶稣再也保持不住平时温和娴雅的风度,站起身子,将美尼斯上校掐着衣领一把提溜起来,耶稣本来就身材高大,手里提着矮小的美尼斯,就像提着一只鸡,就听耶稣破口大骂道:“压榨你们的统治者都死光了,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和平共处,安安稳稳的生活,非要内讧,最后还把自己也毁灭了,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反叛者都死光了,让他的愤怒无处发泄;看到上校,更是想到他们不久前才发生的内讧大战,也是几乎将他们自己再一次灭绝,不由得怒火中烧,“难道,没有牧羊犬,羊真的就不能生存么!?”

    “喂喂,老伙计”刘畅见美尼斯被耶稣掐得满脸通红,嘴巴张大,吓得赶紧制止,他可是知道耶稣的力量,掐死美尼斯,不比掐死一只鸡更费劲,“再不放下,他就被你掐死了!”

    闻言,耶稣总算恢复了理智,将美尼斯上校放了下来。被放下来的美尼斯,蹲在地上不住的咳嗽,他真的感受到,自己刚才是多么的危险,他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见蹲在地上,差不多丢了半条命的美尼斯,刘畅也没有了与他交谈的欲望,招呼来一个弟子,将他送了回去。

    “瞅瞅你,这么大一个人了,脾气还这么暴躁,真不让人省心。”美尼斯走了,见耶稣还是满脸怒容,刘畅笑道。

    “唉”耶稣也知道自己刚才有些失态,深深的叹了口气。

    刘畅说道:“我们有句老话,你听了决定也就不生气了:‘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这句话特别的有哲理。生那些闲气,不值得,不值得。”

    耶稣说:“被人管着,他们一个个的捋顺调扬的,怎么,一旦没人管了,他们个个变得像对眼的公鸡。”

    刘畅轻哼一声骂道:“就一个字‘贱!’行了,老伙计,还是想想我们自己的事吧。”

    “什么事?”

    “还什么事,我们的事多了”刘畅本想说他最想知道的是那些‘掠食者’如何跨越这漫长的距离,从天狼星到达太阳系的,可又一想,这事说了也白说,自己都不知道,耶稣就更别提了。

    原本指望从那些火星人能知道一些蛛丝马迹,可跟美尼斯的一番交谈,这些货连自己的历史都抹杀,连自己人都坑,都杀,从他们的嘴里不可能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反正自己有的是时间,天狼星,自己还是亲自去一趟吧。反正对自己来说也不远,八光年而已。

    “到底是什么事啊”见刘畅话说了半截,就沉默不语,耶稣有些着急,追问道。

    刘畅捏着鼻子,道:“还说什么事,你身上都臭了,我这么远都能闻到,赶紧回去吧,老天,你自己居然能忍受。”

    “我身上有味儿?”耶稣抬起胳膊,左右闻了闻,哪有什么味道,自己虽然在外,名义上是上了战场,生活起居可不比在基地差,每天早晚都要沐浴,刚才下车,自己还抽空泡了个香汤呢。

    一转眼,见刘畅在偷笑,知道是这小子在作弄自己,不过,还是觉得很温馨,知道这是刘畅让自己早些回家,自己的老母亲还在家等着呢。

    “好了,好了,我走了”耶稣也没矫情,转身就走了。

    翌日,当耶稣再一次来到刘畅的办公室,刘畅倒是真的被耶稣的状态惊到了,只见耶稣头发也没梳理,脸好像也没洗,嘴里还神神叨叨的。

    “你这是怎么了,被打劫了么?”刘畅问道。

    “啊?下班了?这么快,我走了。”耶稣还没坐下,转身就往外走。

    “什么,什么,什么呀,什么就下班了。还没上班,你就下班。”刘畅一把拉住低头就向外走的耶稣。

    “咦?”耶稣低头一看,才发觉是刘畅在拉他的衣袖,道:“你怎么在这?你有事?”

    刘畅摇头,道:“我有没有事,我不知道,我感觉你肯定有事。”

    耶稣说:“你没事你跑来干嘛?我也没事,你回去吧。”

    “我回去?我回哪去?”刘畅道:“这是我的地盘。”

    “你的地盘?”闻言,耶稣抬起头,左右看了一下,道:“哦,还真是,这是你的地盘,我走了。”

    “这是咋了?魔怔了?”刘畅看着耶稣的背影,喃喃道。

    未来的几天,耶稣和刘畅,几乎夜夜不休,沉重的危机令他们两人都无法入睡,那就是:尼古拉斯·丁普将军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神秘的失踪。

    从阿哈·美尼斯上校的口中得知,尼古拉斯·丁普将军的主要目标,就是地球,而且是地球上姑姑的陵寝之地。

    姑姑的陵寝,不禁天狼人惦记,上校惦记,就连失踪的将军,尼古拉斯·丁普也惦记,这点让刘畅很是无语,给姑姑陪葬的,就一台游戏机,还是自己死乞白赖地跟耶稣磨蹭了半晌,才埋进去的,怎么就这么多人惦记呢。

    你们想要,跟我说呀,你们不说,我咋知道你们要不要。你们要是要了,我不给,你们再去盗墓,也说得过去。

    要是你们要了,我给了,不是省了你们的麻烦,也省了我的麻烦不是。

    自己还有事呢,谁有时间陪你们在这玩?

    “师父,师父”刘畅正在郁闷的时候,刘妮一阵风地跑了进来,满脸的喜气,“大喜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827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