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挺进女下属后菊/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马晓光三人抬头仔细一看,只见这高墙之内,还有一道约两米高的内墙。

    两道墙之间是空地,大约就是三五个人并排而行的距离。

    这内墙,原本防盗是没什么用的,成年男子一下便能攀上去。  挺进女下属后菊/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但是这道内墙的作用不是为了防盗,而是为了一旦纱厂这边有事,遇到袭击,可以趁对方攀爬内墙时一个个地被点杀!

    “我的个乖乖!这是个山寨啊!”

    胖子忍不住悄声吐槽道。

    现在马晓光有点怀疑,自己这回怕是又中招了,对方是故意放自己进来的。

    目的很简单,招数不在老,管用就行,一刹那间,马晓光脑子里浮现出,瓮中捉鳖、关门打狗等等不好的词儿。

    “做好战斗准备!”

    马晓光悄声对两位兄弟说道。

    说话间,窸窸窣窣地传出了响动。

    突然,“嗖、嗖、嗖……”几声破空之声响起,几只弩箭带着劲风射了过来。

    “哧哧哧……”

    三声闷响,弩箭已然射中了目标。

    “射中了!去看看有没有活口?”

    矮墙的墙头响起了一声日语的说话。

    话音未落,杂沓的脚步声响起,六名身穿黑色劲装的矮壮男子,从矮墙另一侧的一道铁门内走了出来。

    这几人,都是头缠白布,上面有个恶心的红色圆形标记,另外都是人人手拿倭刀。

    六人两两为一组,正好三组,朝倒地不起的三人冲了过来。

    待到走进之后,其中一人举起倭刀兜头劈下,准备对地上的人补一刀看看反应。

    倭刀在夜色之下闪着瘆人的寒光。

    “呼……”倭刀砍了下来。

    “当啷”一声脆响,倭刀没有砍在人的身上,反而发出一声清脆的金铁相交之声。

    接着几人面前只觉得眼前一花,一团白色粉末,扑面而来,视线顿时什么都看不清。

    拿着倭刀的六人都是一愣,却有两人只觉得小腹一凉,低头一看,两柄短刀,已然没柄而入。

    接着感觉不妙的是率先补刀的壮汉,金铁之声响过之后,他只觉得双手一麻,接着感觉右侧大腿一疼,一股鲜血像箭一般地迸射出来。

    壮汉“哇”地怪叫一声,抬起手,一个变招,倭刀又斜劈下来。

    这一刀之后,壮汉眼前的视野稍微清楚了一些,不过他很快发现有些不妙了。

    除了瞬间被刺中的两名已经奄奄一息的同伙,另外三人也是身上不同的要害部位流着鲜血,挣扎着倒了下去。

    自己奋力劈出两刀之后,大腿上的血流得更快了,他已经感觉一阵眩晕。

    这时壮汉突然感到了自己脖子上一凉,不过他很快再也没感觉了。

    “快,就拿他们的倭刀,准备往苏州河那边围墙跑,从那边冲出去!”

    马晓光沉声对小陆和胖子说道。

    小陆和胖子没有啰嗦,一人抄了一把倭刀,跟着马晓光成靠着高墙赶紧的往苏州河边的方向跑去。

    三人一边跑,一边暗自庆幸,这回是好在马长官未雨绸缪,让大家都穿上了防弹衣。

    而且由于天黑,视线不清,对方又怕动静太大引来巡捕,所以没有动枪,要是在白天,自己三人怕是都得交代在这里。

    饶是如此,三人都是各自挂了彩,马晓光伤在左手小臂,小陆伤在右边肋部,胖子伤的地方就有点不好意思——屁股旁边。

    好在身上穿了防弹衣,弩箭的动能自然是和子弹不能比,所以尽管这时代防弹衣的防子弹有点不靠谱,防弩箭还是可以的。

    马长官是划伤,除了左手因为受伤行动稍微迟缓,其余无碍,小陆因为防弹衣挡着,也就是被箭尖刺伤,流了些血。

    只有胖子伤的重一些,弩箭现在还扎在屁股上。

    现在情况紧急,可没时间处置,一切都得冲出去再说。

    胖子一边靠着高墙,一只胳膊搭在小陆肩上,拼着老命咬着牙跟着马晓光往前飞跑。

    马晓光也咬着牙,必须抓紧时间,刚才能够反杀完全靠了自己偶然间在里弄里不经意地发现的一包石灰。

    虽然这样有点不讲武德,但是这是临阵杀敌,一切都以胜利和活命为宗旨,哪里还管得了其他。

    就是这样自己这边还人人带伤,这可是特别行动组重整之后的头一次。

    这边三人奋力地奔逃,矮墙之内,已经响起了“叮叮当当”的铃声,从刚才铁门那边,也传出了脚步声。

    “小陆,你带着胖子赶快到河边的围墙下,到了之后马上想办法出去,飞虎爪、钢索……不管什么办法都可以!”

    马晓光赶紧对小陆说道。

    现在只能如此,冲出去一个是一个,不能都折在这里。

    “不要管我,你们先撤……”胖子急道。

    “不要废话,没有时间了!”

    马晓光低吼一声,短刀入鞘,掏出了一支二十响驳壳枪。

    掏出枪之后,马晓光转过身,冲小陆和胖子相反的方向冲了过去。

    小陆和胖子知道现在不是多话的时候,再啰嗦,一个都跑不了,见此情形,也只能一咬牙赶紧相互扶持着,往不远处河边的围墙方向跑去。

    马晓光快步地冲了几步,视线之内,几名黑衣人已经转过了弯,成战斗队形朝自己扑来。

    “啪啪啪……”驳壳枪响了,清脆的枪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传去老远。

    枪声响过,对方倒下一名黑衣人,其余同伙倒是见机得快,赶紧退后到了拐角之处隐蔽。

    一个呼吸之后,黑衣人们纷纷也掏出了随身的手枪,闪了出来,朝刚刚枪响的地方射击。

    又是一阵炒豆子一般的枪响,子弹打在水泥墙面上,溅起点点的火光。

    枪响之后,黑衣人们定睛一看,马晓光却已然没有了踪影。

    突然,听到“噗通”一声,内墙之下,似乎有什么东西着地,接着便是“轰隆”一声巨响。

    “手榴弹,敌人进来了,快找!”

    一声日语在内墙之上大喊道。

    黑衣人们闻言立刻转头铁门方向跑去,内墙之内,顿时一阵喧闹。

    内墙之内呼天喝地,枪声四起,显然又是一通大乱斗。

    就在这时,小陆刚把飞虎爪搭上外墙的墙头,使劲用手拽了拽钢索,确定没有问题。

    “胖爷,你这样子怕上不去,要不我背你?”小陆关切地向靠着墙喘着粗气的胖子问道。

    “胖爷我是屁股中箭,没事,能出去。”胖子有些自嘲地说道。

    小陆见胖子还能坚持,也没废话,一把拉过胖子,身形一矮,自己当作人梯,将胖子撑了起来。

    这样,胖子就能少费很多劲,在自己的帮助下,能很快越过墙头。

    果然,小陆在下面的支撑,让疼得龇牙咧嘴的胖子强忍着剧痛,奋力地翻过了墙头。

    这时,只听“扑通”一声响,外面传来了胖子落水的声音。

    胖子落水的声音刚刚响过,又听内墙之中“轰隆”又是一声巨响,里面更乱了。

    响声过后,只见一道黑影从内墙上猛然飞了下来,小陆还没来得及反应,却听得一个说话。

    “快,我掩护,你先上去!”

    俨然是马长官的声音!

    只见,马晓光话音没落已经一个翻滚,靠墙站好,摆出了人梯的造型。

    这时候可不是矫情废话的时候,小陆也明白了马长官的意思。

    一分钟都没有犹豫,小陆一咬牙,“蹬蹬蹬”几步之后,脚踩人梯,手攀钢索,一下跃上了墙头。

    上了墙头之后,小陆飞速取下了飞虎爪的一头,固定在自己身上,低吼一声道:“长官抓紧钢索!”

    马晓光这时已经将钢索缠绕在自己右臂之上,只见小陆一个纵身猛然从墙头跳了下去。

    与此同时,墙里面的马晓光也一下腾空而起,借势一下攀到了墙头。

    上去之后,马晓光也没迟疑,一纵身便跳入了苏州河里。

    二月份的天气,随时初春,河水也是凉的刺骨。

    顿时冷得三人,打了几个喷嚏。

    没有更多的迟疑,三人相互扶持着沿着河往下游游了一段,算是脱离了危险。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三人狼狈地回到了四明邨安全屋。

    “你们啊!叫人说什么好,这么危险的事情也能做得出来?都不要命了?马长官脑子受过伤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胖子你就不会劝住他……”

    客厅里,miss柳一边给打着赤膊看报纸的马长官上着药,一边双眼含泪,不住地数落着三人。

    “对对,都是我们不好。”

    旁边趴着的胖子头冒冷汗,连连认错道。

    他屁股上的伤已经由小陆回来就处置好了,这会儿出来是接受一家之主的训话呢。

    小陆那边的伤则是胖子帮着处理的,两人的伤都在自己够不到的地方,只能相互帮忙了。

    马长官的伤,一回来miss柳就打了招呼,必须她亲自治疗,所以兄弟们就只能老实听命了。

    查理·曹这会儿也忙前忙后,帮着递纱布,送药水。

    “麻蛋。这事老子忍不了!老曹准备一下,后天,最迟大后天,老子要端了鬼子的贼窝!”

    马晓光一边看着报纸一边咬牙切齿地怒道。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818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