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老卫干淑容晕过去/女生第一次的感受是什么

两名燕军似乎并不急着置田掌柜于死地,而是交叉绕行而过,准备再来一次猫捉老鼠的游戏。

    戏弄,没错,他们在戏弄田掌柜。

    停马、转向、冲刺、挥刀。    老卫干淑容晕过去/女生第一次的感受是什么    

    燕兵的动作熟练无比,再次给田掌柜的身上留下了两道刀伤,此时的他宛如一个血人,没有死只是因为燕兵还没玩够。

    “当家的!”

    抱着小女娃跑远的中年妇人哀嚎了一声,将女娃托付给另一名妇人,自己则奋不顾身的跑向了丈夫。

    逃跑途中的许多人都停下脚步,看着那道踉踉跄跄的女子身影冲进战场,眼眶发酸。

    妇人跑到半路捡了一根木棍,奋力的朝燕兵挥舞着:“滚!给我滚开!”

    燕兵嬉笑着绕着两人开始兜圈子,手中的弯刀上下飞舞,就是没有挥出那致命的一刀。

    “当家的,疼吗?”

    妇人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替丈夫擦拭着血迹,可是鲜血在源源不断的渗出,怎么擦也擦不完。

    “唉~回来干嘛啊。”

    田掌柜叹了口气,用满是鲜血的手抚了抚妻子的额头,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接过了妇人手里的木棍,再次挡在了她的身前。

    “喔喔喔!”

    玩腻了的燕兵终于带着杀气冲了过来,准备一刀解决这对苦命鸳鸯。

    “喝!”

    屠刀已经举起,下一刹就将是人头落地。

    “嗤!”

    “啊~”

    就在这时异变骤生,一名凉军骑卒从斜刺里杀了出来,一刀砍断了燕军握刀的手臂,鲜血喷涌而出。

    “啊~”

    断了手的燕兵瞬间就发出了声嘶力竭的惨叫,然后摔倒在了田掌柜夫妇的脚下。

    而另一名燕军也是反应迅速,手掌一翻,刀锋直接就奔着凉军的腰腹去了。

    “噗嗤~”

    那名相貌还很是年轻的凉军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随即眼中闪过一抹疯狂,嘶吼着一个飞扑,抱着燕兵齐齐滚落在地。

    鲜血从他的腰腹中不断渗出,眼神渐渐昏暗,但是凉军犹自用胳膊死死的勒住燕兵的脖颈。

    “嗤!嗤!嗤!”

    被勒得喘不过气的燕兵握着一把短刀胡乱的扎在凉军的身上,每一刀挥出都会贱起一片血花。

    田掌柜夫妇被这惨烈的一幕吓得一动都不敢动,寻常百姓哪见过这个场面。

    那名年轻斥候的手臂渐渐无力,脑袋歪向了一旁,眼看着那名燕军就要逃离生天,田掌柜突然爆发出了无穷的力气,抄起木棍狠狠的对着燕兵脑袋砸了下去。

    “砰!”

    只一棍就给燕兵开了瓢,死得不能再死。

    “杀了你!我杀了你!”

    田掌柜只剩下右臂能动弹,依旧是一棍接着一棍砸在燕兵的脑袋上,砸得他血肉模糊。

    愣在原地没有跑远的百姓都愣愣的看着这一幕,心中有一股火气上涌。

    “嗖!”

    终于,一支箭矢无情的穿透了田掌柜的胸膛。

    “扑通~”

    田掌柜无力的跪倒在地,手臂再怎么用力也抬不起来了。

    “当家的!”

    中年妇人哀嚎着扑了过去,想要抱住自己的丈夫。

    “砰!”

    “噗嗤!”

    一匹战马在下一刻就势大力沉的撞在了妇人的后背,躯体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还伴随着骨骼断裂的声响。

    马背上的那名燕兵甚至有空在尸体落地前再给她补上一刀。

    田掌柜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痛苦和滔天的怒火,伸出满是鲜血的手在空中挥了挥,却怎么也够不到远处妻子的尸体。

    “死吧!”

    撞飞妇人的那名燕卒回过头来,面无表情的一刀捅进了田掌柜的胸膛。

    “扑通!”

    田掌柜轰然倒下。

    夫妻两就隔着这么七八步,双双惨死。

    远处,那名之前被田掌柜骂了声废物的男子双眼血红,不再逃跑,而是抄起面摊中的一张板凳嘶吼着冲向了燕兵:

    “妈的!老子跟你们拼了!”

    “拼了!”

    “打死他们!”

    逃亡队伍中几乎所有的壮年男子都回过身来冲向了燕兵,有的人随手的捡起木棍,有的则赤手空拳。

    他们要和凉军并肩战斗,他们要给那些老弱妇孺争取活命的时间。

    “啊!杀!杀!”

    战场中的徐石似乎也看到了这一幕,已经身负两刀的他几近癫狂,不要命的四处砍杀。

    百十名凉军斥候就这么一小会儿已经折损大半,剩下的也摇摇欲坠,身负重伤。

    看着零零散散冲过来的平头百姓,刚刚一刀解决一名凉军的申屠辰风一脸默然,嘴角甚至泛起了些许嘲笑。

    这些人对他来说,无非就是多挥几刀而已。

    ……

    尘岳带着二三十骑依旧在官道上奔驰,估摸着离三岔口的田家面摊也就十来里路了。

    尘岳的身形随着马背不断起伏,眉宇间还带着淡淡的忧虑,一种莫名的不安浮现在他的心底。

    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般情绪了。

    “王爷!您看!”

    徐洛突然的大喝声把尘岳从沉思中拉了出来。

    尘岳抬头看去,只见前面道路的拐弯处迎面跑来了不少百姓,几乎都是老人、妇孺,脸上写满了惊恐二字。

    “吁~”

    尘岳猛然一扯缰绳,停在了一个半老妇人的旁边,沉声问道:

    “大娘,发生什么事了,你们怎么像是在逃难?”

    半老妇人停了下来,上气不接下气的指着后方说道:“蛮,蛮子杀进来了,好多人,死了好多人。”

    “怎么可能!”旁边的徐洛瞬间惊呼出声。

    武关有数万精锐把守,凉州大半主力骑军都在那,怎么可能这么快被攻破。

    “沉住气!”尘岳脸色阴沉的一挥手:“应该不是破城,怕是有燕兵渗透进来了。”

    尘岳还算冷静,第一时间就猜出了大概情况。

    “大娘,你们在哪里遇到蛮子的?他们大概有多少人?”尘岳接连问出了几个关键的问题。

    “三,三岔口~”大娘伸手指了指说道:“有好几百号人,正和官军打着呢,官军人少,估计要撑不住了。”

    尘岳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三岔口,那不就是田家面摊所在的位置吗?没想到燕兵竟然渗透到了这里。

    “小伙子,你们也赶紧跑吧,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大娘又嘱咐了一句,然后忙不迭的跟上了逃跑的人流。

    “王爷~”

    徐洛忧虑的喊了一声,几百人,他们就二三十人,要是尘岳遇险,他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尘岳一挥手给堵住了。

    “蹭!”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802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