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激情艳女(列车日孕妇)最新章节列表

在去彭浦公墓的路上,严青见虞希脸色阴沉,目光看向车窗外掠过的街道,一言不发,似有满腹的心事,便叫了声:“虞希?”

    虞希没有回头看严青,只是“嗯”了一声。

    严青说:“虞希,别做傻事。”

    “傻事?”    激情艳女(列车日孕妇)最新章节列表  

    “唉!就是不要有救孔立强的念头。嗯……想都不要想,现在早就过了仗义行侠的时代啦!嗯……已经很明显了,是南京在不让孔立强活,谁也救不了他。虞希,不是我冷血,实在是我看清了形势,胳膊拧不过大腿,我认命,我希望你也别冲动,还不如实际一些,想想如何收场。”

    虞希确实是在想,如何找说辞,让葛健的枪下留人!听严青看破了自己的心思,她没有回话,重重地叹了口气。

    严青说:“我监刑,你收尸!已经是孔立强最好的结局了,起码……”他拖了一个长音。

    虞希心里有些烦躁,催促道:“别说半句留半句。”

    严青咽了口口水,说:“我监刑,起码可以让他死得痛快一些,不再遭受活罪;你负责收尸,孔立强起码不会暴尸旷野。哈哈……”他忽然自嘲起来,“我记得与原一峰说起过这样的事。有一次行动前,我们都没想活着回来,我就说,希望没有野狗来啃食我们的身体。他说……虞希你猜,他当时是怎么回我话的。”

    虞希说:“不想听!”

    严青尴尬一笑,悻悻然地说:“他说,野狗也有灵性,说不定会帮我们刨个给坑埋了。唉!往事不堪回首,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见虞希爱理不睬的样子,他不得不转换话题,问道:“要不要通知孔立强的表弟?让他买一口棺材来?”

    虞希问道:“可以吗?”

    严青调侃道:“你是收尸官,我义务提醒,你有权决定。”顿了顿,“毕竟,孔立强在世已无亲人,好在还有一个表弟。唉,也许吧!孔立强有今天,是老天爷早就做好的安排。虞希,我现在相信命了,你信吗?”

    虞希没好气地说:“我们的命掌握在南京的手里,这也是老天爷的安排?你别烦我,我脑子里乱的很,让我静一静。”

    严青看了一眼虞希,轻轻地摇摇头,果真不再说话。

    车下的路,有话即长,无话即短。

    他们驱车赶到了彭浦公墓,见墓园内停着一辆囚车,旁边还有一辆桥车,知道葛健他们已经到了。

    雷荃把车停稳,严青和虞希才下车,就有人来上前指路:“严副站长、虞组长,我们也刚到。他们就在前面。”

    严青点点头,“嗯”了声朝前即走。

    虞希突然对严青说:“我去打个电话。”

    严青紧张地问道:“虞希,我好言相劝,你可别犯糊涂哦!”

    虞希冷冷地说:“严副站长,患健忘症吗?是你提醒了我,我是打电话叫人送口棺材来。”

    严青松了口气,说:“吓我一跳!那你赶紧去吧!事到如今,对孔立强来说,能睡棺材已经算最好的归宿了。唉……”他想了想,“凭良心做事吧!”

    虞希呛白道:“良心?你还好意思说良心。我们的良心啊,早就被野狗给吃了。”

    严青一愣,指着虞希:“你……有气撒在我身上干什么?”说罢,他头也不回地朝刑场走去。

    虞希在彭浦公墓的办公室找到了电话机,直接试着拨通了茂林饭店的电话。电话铃响了许久,终于被人接听。虞希不管对方是谁,干脆利落地说:“通知武善堂立刻到彭浦公墓来!”

    “啊?什么?您说什么?”

    “啊什么啊!我让你立即、马上叫孔立强的表弟武善堂到彭浦公墓来,听清楚了吗!”

    “是是,听清楚了,叫武善堂现在就来彭浦公墓。”

    “我给你十分钟啊!十分钟内不来,我唯你是问。”

    “哎呀,你为难我了。武善堂他不在我饭店啊……”

    虞希一想,问道:“有人会开车吗?”

    “我会开啊!去江边码头拉海鲜,为难保持海鲜的新鲜……”

    “我没空听你废话,会开就行。我的车就停在你们饭店门口,你现在就去开我的车,想法子去把武善堂接来彭浦公墓。记住,用最快的速度。”

    “是是!可是……”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

    “我没有钥匙呀!”

    “我车子的电门坏了,发动只要按一下白色的启动按钮,停车只要挂在档位里踩死刹车松开离合器。会开车的人都会这么操作,还有问题吗?”

    “嗯!我试试看吧!”

    “我没让你试,是要你这么做。”

    “是是是!”

    虞希挂断了茂林饭店的电话,又给棺材铺打了个电话,吩咐他们立即送一口上等的棺材来彭浦公墓。

    虞希打完两个电话,便抢出办公室,朝刑场奔去。却在这时,只听见墓园深处“啪啪”两声响。虞希听得分明,枪声,应该是枪毙孔立强的枪声!

    沉闷的枪声,惊起了栖息在林梢的飞鸟,与回荡在夜空中的枪响发出一片“呜呜”的交响,原本肃穆的墓园,因而显得尤为阴森、凄冷、恐怖!

    虞希一下子呆住了,身影像是被点了定形穴,一时间怔在了原地。她原本想让武善堂赶来见孔立强最后一面,也许,孔立强还有遗言要交代。

    可是,一切都晚了,孔立强被枪决的执行令下得实在太快,连虞希都没赶上与孔立强说上最后一句话。一种巨大的遗憾感,就此排山倒海般向虞希袭来,她不觉沉浸在了一阵的恍惚中。

    虞希打去茂林饭店的电话,是老板接听的。老板没有说实话,此刻的武善堂就在饭店里,且就站在电话机旁。

    老板放下电话,对武善堂说:“你听到啦!去还是不去?你自己拿主意。”

    武善堂说:“这么晚了,为什么叫我去彭浦公墓?”

    老板想了想,说:“这个女特务,我见她上午来就不对劲了,现在恐怕是不怀好意吧!会不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武善堂说:“我到希望是阴谋。”

    “怎么说?”

    “是阴谋,就一定与我表哥有关。”

    “那就可能有一张网在等你。”

    “就算刀山火海我也要去闯一闯。”

    “我送你去!”

    武善堂摇摇头,说:“不用了,我会开车。我自己去,万一中了他们的诡计,您陪着我去送死,搭上这家饭店可能正中下怀。”

    “这家饭店算什么!”

    “不说了!我决定单独去。”

    “好吧!我等你消息。”见武善堂甩头就走,老板追着说,“记牢,不管是好消息坏消息,一定要给我回个电话,我就守在这里。”他指指电话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802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