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天天爽|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广南天王呆住,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凝视着被李恒拎在手上,和他一模一样的头颅,表示无法理解。还在半步神圣之上的怪物就这么被轻松解决了?

    那他刚才还叫人快跑是为了什么?  天天爽|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不由的,他心中升起一阵尴尬。

    白老头也有些吃惊,他发现自己有点太低估这位李恒李道友了,这何止是手段神秘莫测?简直是强大至极!

    要知道,刚才那具尸体爆发的气势。

    足以触及神圣边界啊!

    广南天王深吸一口气,躬身朝李恒一拜。

    “李道友,恕我刚才冒昧,不识泰山。”

    他坦然承认自己的错误,对他来说做错就要认,挨打就要立正,不会逃避。

    不过说出这句话后,他又补充了一句。

    “当然,陛下还是无敌的。”

    李恒闻言不由觉得一阵好笑。这广南天王倒也是真性情,不过同时也是那位仙神天帝的狂热粉丝,这种现象他也不太好评价。

    不打算纠结这件事,他感应了一下斩杀这具尸体的收获,天文数字般的源力,以及又是五十个黄金源点入账。

    如此累加下来。

    他现在已经有了三百个黄金源点!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中央大世界,天庭之地不是不存在灾劫,怪物,而是都隐藏起来了,让他难以直接了当的收割源力。

    就比如这具尸体。

    潜藏于其中的怪物突然苏醒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到来,而是因为这个过去的广南天王出现,气机互相勾连,这才惊扰了这个怪物。

    一缕太阳真火生出。

    这具尸体以及头颅瞬间灰飞烟灭。

    广南天王见状神情更加复杂。

    看着自己被火葬,怎么说呢?挺怪的。

    “此事已了,该进天庭了。”

    李恒出声说道。

    众人点点头,也不拖延,缓缓走进天门,周围的景物也开始模糊。

    “李道友,你真的要前往天庭深处?”

    过程中,广南天王挑起眉头。

    “不止如此,他还要见一见陛下。”

    白老头出声帮李恒回答。

    “这样啊……”广南天王若有所思。

    然后他感慨了一声,郑重开口。

    “那也带上我一个吧,我也挺好奇这是为什么,陛下为什么会截取了这一段过去……”

    李恒点点头,洞穿了此地本质,可自由在过去天庭与现在天庭间往来,带上广南天王对他也没什么消耗,或许还能有意外收获。

    此时少阳君和小金龙真是又呆又愣。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忍不住出声询问,白老头好心回答。过了好久,他们晕乎乎的脑袋总算清醒了些,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原来是过去以及现在的分别?

    小金龙忍不住好奇出声询问。

    “广南天王,你怎么那么乐观?明明现在知道了自己未来会死得那么凄惨,就连自己的躯体,道果都被莫名的怪物占据了。”

    广南天王闻言脸色一黑。

    听小金龙这么一说,他不乐观了。

    “说跟你这条小龙听,你也不懂,指向凄惨又能如何,只要能重新归来就行。说起来,你这真灵体强度不错,有你父亲乾海的风范。”

    通过之前的介绍。

    广南天王知晓了小金龙的来历。

    “天王认识我家父亲?”

    小金龙诧异说道。

    要知道这位广南天王所处的过去,他父亲还没有崛起,证得半步神圣吧?

    “呵呵,不要把半步神圣想的那么狭隘。你父亲可是有名的神圣种子,早就入了高层的观察。况且,你会以为像我这种半步神圣会对未来的大势没有预知吗?”

    广南天王不屑一笑,敲了敲小金龙脑袋。

    “屁的预知,能预知就不会战死了。”

    白老头在旁边嘲讽。

    广南有些恼怒的看着自己这位老友,暗骂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平日和他拌嘴也就算了,现在在小辈面前装逼都要被戳穿?

    你这老头还有没有人性了?

    “你这老头懂什么?那些灾劫来历神秘莫测,本不存在于原本的古史当中,时空母河,大虚空,皆不见其影。”

    “但最后突然而出,谁能预料得到?”

    他出声辩解。

    此时李恒加入讨论。

    “我曾听闻某人说过,大虚空灾劫本就无穷无尽,怎么现在又是不存在于大虚空?”

    李恒想起了当初玄阳的话,诧异说道。

    “大虚空确实灾劫无穷,否则创界境界所经历的天地劫难从何而来?所以此灾劫非彼灾劫,李道友应该懂。”

    广南天王皱起眉头回答。

    “我要听闻大虚空若河,分上中下,若是一方天地处于河流下游,所遇到的灾劫,所能碰到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就越多。”

    “这又是否为真?”

    李恒继续询问。

    “虚空若河,这确实是诸多仙神的猜测之一。让我猜猜,那个人是不是告诉你,该节可能来源于河流下游最尽头?”

    李恒闻言点点头。

    广南天王感慨一声。

    “看来告诉你这些猜测的那人不简单啊。”

    “他也是你们天庭之人,名叫玄阳。”

    李恒坦然回答。

    白老头和广南天王闻言大惊,表面泛起了波澜,但很快又平静下来,诧异开口。

    “竟然是他,那么难怪了。”

    “那家伙可是最顶尖的半步神圣。那现在状况怎么样?死了没有?要知道修为越高越容易吸引灾劫。”广南天王高兴说道。

    李恒神色古怪。

    这真的值得高兴吗?

    还是两者之间也有一段恩怨?

    想了想,他坦然开口。

    “状况不太好,身处真界之外的某一处天地中,将死未死,理论上算是活着吧?”

    “啊,这……”

    广南天王高兴的神情顿时拉垮了下来。

    随后更是无奈出声。

    “我就知道那个家伙挺能活的!妈的,也是奇了怪了,一个走大日之道刚猛无双路子的人活得比一些老乌龟还要久,这合理吗?居然还能在灾劫入侵的大背景下逃出真界!?”

    他说着说着,越发郁闷。

    李恒没有出声,若有所思。

    他们此时已经走出天门,真正来到天庭的范围之内。与此同时,当初玄阳给他的那一缕气机也与天庭的某个地方开始共鸣起来。

    那个地方。

    似乎就是增强灯塔光芒之物所在!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800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