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在公交车上弄到高c了(大老粗进去了)最新章节列表

 “不见。”

    荷花从看到那么多银子的震惊中恢复,“姑娘,柳丞相刚给咱们送了这么多银子,咱们要是不好好对柳姑娘,说不过去吧?”

    元卿寒勾唇,冷冷地笑着道:“晾着她,是为了给她治病。”  在公交车上弄到高c了(大老粗进去了)最新章节列表    

    荷花不懂,疑惑地看着元卿寒。

    蓝儿却懂得,吩咐道:“那柳姑娘体内住着个鬼,荷花,你可别胡乱心疼她。”

    “住,住了个鬼?”

    荷花惊的都结巴了,小脸儿惨白一片:“姑娘,蓝儿姐姐,你们可别吓唬我,我胆子可小了……”

    蓝儿掩唇偷笑:“没事,姑娘会治好她的,只要不接近她,就没事。”

    荷花小鸡啄米般点头,惊慌地逃走了。

    再也不敢提什么帮柳月白,好好对她之类的话。

    侍卫也领命而去,牢牢地守着上了锁的柴房,连米水都不给送一口。

    到了第三天,元若雪几乎要死过去。

    她虚弱至极,爬到了柴房门口,用尽全身力气,叩击着门。

    元卿寒觉得时机差不多了,让人把她带到了院子里。

    “元卿寒,你这样折磨我,你真是狠毒……”

    元若雪嘴唇煞白干裂,声音也干涩的厉害。

    蓝儿给元卿寒搬了个软凳,让她安坐着。

    元卿寒似笑非笑地看着元若雪:“元若雪,我知道你不甘心,可你一天不离开,我就困你一天,就算到天荒地老,也未尝不可。”

    元若雪痛恨地盯着她,通红的眼睛里满是狠毒。

    “元卿寒,你不得……”

    元若雪骂人的话还没出口,蓝儿就抬手,重重地把剩下的话打了回去。

    “贱人,贱人!”

    元卿寒几乎气晕过,可刚说了几个字,蓝儿的巴掌又不要钱似的落下来。

    “元若雪,你可以试试,是你骂的快,还是我打的快。”

    元若雪气的几乎爆炸。

    元卿寒好整以暇地望着她,凤眸里眼神幽沉:“元若雪,我答应你,帮你报仇,让萧承瑞不得好死,你乖乖离开柳姑娘,如何?”

    元若雪深吸了口气,抬眸讥讽地瞧着她。

    “离开?我怎么离开?元卿寒,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傻,会被人骗得团团转吗?”

    她的身体早已惨败不堪,被扔到了乱葬岗。

    恐怕早就被野狗野兽啃噬殆尽,化为一堆枯骨了。

    如果离开柳月白,她这次就真的死了。

    元卿寒懒得跟她废话,冷下了脸色。

    “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另外想办法了。”

    说完,她走到了元若雪身边,幽深神秘的凤眸,摄人心魂。

    “元若雪,看着我的眼睛,从现在开始,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元若雪狐疑地看着她,问:“你发什么疯?”

    虽然心底不屑,可元若雪却昏昏欲睡。

    她努力睁大眼睛,想要跟元卿寒抗争。

    可那声音却如同带着魔力般,从远古传来:“我数到三,你就会陷入沉睡……”

    元若雪昏迷过后,元卿寒唤出了柳月白。

    柳月白豁然惊醒,眼神纯净惊慌。

    “蓝儿,给柳姑娘备水。”

    元卿寒确定是她,吩咐道。

    柳月白口渴至极,却依然优雅,不紧不慢地喝了几口水,才感激地看向元卿寒。

    “元姑娘,您真厉害,元若雪现在已经沉睡了……”

    元卿寒笑了笑,凤眸里却藏着担忧。

    “柳姑娘,我从未处理过这种情况,不知道她多久会醒来,不如你这几天依然在我这里住着,如果有什么情况,我们也方便处理。”

    柳月白知道事关重大,点头答应下来。

    只是,她眼神复杂,看着元卿寒道:“元姑娘,我想见见明瑾……”

    元卿寒想了想,答应了。

    柳月白和安明瑾感情深厚,多跟安明瑾相处,对她有好处。

    当天,元卿寒给柳月白开了治精神分裂的药,又把安明瑾请了过来。

    两人相见,眼泪千行。

    元卿寒和蓝儿没有打扰,给了他们私人空间。

    “姑娘,现在奴婢信了,柳姑娘确实很喜欢安公子。”

    蓝儿坐在元卿寒身边,感慨至极:“从前安公子说他和丞相府的千金小姐相爱,奴婢还以为她吹牛呢。”

    元卿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安公子老实诚恳,和柳姑娘是双向奔赴。”

    她在梦里听说,柳月白和安明瑾私奔后,很是幸福。

    现实里,也不该有什么不同。

    蓝儿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道:“姑娘,那您和摄政王呢?也是双向奔赴吧?”

    想到君千绝,元卿寒脸色微红,心底一片滚烫。

    “是双向奔赴,只是……”

    蓝儿迫不及待地问:“只是什么?”

    “只是什么?”

    门外,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那声音她听了千百回,熟悉的很。

    元卿寒耳根微红,眼神有些慌张地看向君千绝。

    君千绝一身黑色的锦袍,腰带上满是金纹。

    他站在门前,身影挺拔俊美,气势微敛。

    蓝儿慌忙起身行礼:“见过王爷。”

    说完,她就退到了一边。

    君千绝抬步进来,顿时给屋子里带来淡淡的威压。

    “蓝儿,你出去吧。”

    蓝儿咬唇点了点头,恭敬地退了出去。

    元卿寒有些不知所措,也不太敢看他。

    那天两人见面,君千绝突然求婚。

    她考虑诸多,惊慌之下,就逃离了他,逃离了摄政王府。

    甚至,连君千绝恢复的如何,她都没敢去问。

    君千绝靠近,高大挺拔的身影直接笼罩了她,好闻的冷香气息把她团团围住,让她无处可逃。

    “摄政王,你……是不是离我离得太近了?”

    元卿寒心跳加速,咬了咬唇,抬眼望着他。

    眼神,却有些闪躲。

    君千绝微微叹了口气,深邃漆黑的瞳孔里,有些受伤。

    “卿卿,你是不是在躲我?”

    这几天,他几次找元卿寒,都没见到她。

    要么又去了丞相府,去了宫里,去了药铺,累了歇下了。

    总之,就是不在他眼前。

    元卿寒有些心虚,轻咳了声道:“没有,你误会了。”

    “是么?可你现在都叫我摄政王了。”

    君千绝叹了口气,眼神晦暗地看着元卿寒,微微俯身,在她耳边道:“我们可是亲吻过睡过的,你对我这样客套,我的心很痛。”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791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