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陪读妈妈(表妺好紧)最新章节列表

方耀辉听见这话眉心微皱,但是并没有露出太多的惊讶。

    沈晚喜冷静的看向他,“耀辉哥,你的身世应该不简单吧?具体的我不清楚,因为在梦里我并没有看到多少,但是我隐约记得方英阿姨当时和一个知青结婚。

    后来那个知青回城了,抛下了你们母子,而那个知青现在就在军方里任职,而且他十分想把你认回家。”  陪读妈妈(表妺好紧)最新章节列表    

    方耀辉震惊了。

    这些事情他和方英从来没对外人说过,他的父亲也同样。

    那为什么沈晚喜会知道呢?

    除了沈晚喜所说的那个奇怪的梦以外,还真的没有别的法子可以解释了。

    “你做的那个梦该不会是预知梦吧,因为有危险,所以做那个梦让你改变你的命运?”

    沈晚喜轻轻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可是不论如何我已经获得了新生,而且现在有一个完美的家庭,我希望耀辉哥你也可以从这一段根本就没有发展的感情中走出来。

    毕竟你在我的梦中是可以和一个杀人犯结婚那么多年,而且离婚后还不遗余力帮她的,你以为的爱情就真的是爱情吗?”

    方耀辉被彻底的震撼住了。

    “在你的那个梦里,我会当上师长?”

    “是的,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看看到了年龄之后,你的人生会不会有什么改变,只是恐怕我说的你的身世不会有错吧?”

    听完这话,方耀辉缓缓的摇头。

    “这个事情我和我妈确实没有对外说过,当年村子里的人也不知道我父亲现在到底是做什么的,所以你很难知道当年的往事。”

    这意思,就是他相信了沈晚喜关于那个梦的描述。

    沈晚喜平静的看向方耀辉,“那现在呢?你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方耀辉微愣,并没有马上说话。

    曾经他以为实在是难以放下,恐怕要怀揣在心里一辈子的感情,就被沈晚喜这个梦化解了。

    人的一生会做无数的选择,而无数的选择又将面临着无数的结果。

    在沈晚喜的梦里,他跟一个杀人犯结了婚,并且一辈子都识人未清。

    但现实的世界里,他马上就要和陈诗媛结婚了,陈诗媛长得挺不错的,自己很有能力。

    这样的老婆似乎没什么不好。

    那他还要继续执着于一段,根本就不可能有开端的感情吗?

    释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方耀辉微笑起来。

    “谢谢你,晚喜,我确实不应该执着于这样无意义的感情,不过我有一个请求。”

    沈晚喜听见他这么说话就已经松了口气,于是微笑着说:“那会跟你说吧,能办到的我一定不推辞。”

    “我希望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我也不会告诉陈诗媛,这种事情说出来总是会影响什么的,也并不想影响你们之间的关系,也不想让我们俩结婚变成她可能会以为的无奈之举。”

    沈晚喜听了这话却一脸严肃道:“耀辉哥,恐怕这不能成为我们俩之间的秘密……”

    方耀辉微愣,不过却很理解,“没有关系,如果你想要告诉她的话也可以,不过我想能不能让我主动跟她说?”

    沈晚喜就笑了,刚刚只不过是她开了一个玩笑而已,毕竟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总得缓和下来。

    “我的意思是这不能成为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但是可以成为三个人之间的秘密,这个事情我是一定要告诉我老公的,我们夫妻之间互相是不会有任何隐瞒的,希望你可以理解。”

    方耀辉有些怅然的点头,释怀的微笑着:“没关系,你告诉他吧,如果他因此而生你的气,那你可以来找我,我会跟他说清楚的。”

    沈晚喜笑眯眯的朝方耀辉挥了挥手。

    “耀辉哥你就别想那么多了,我老公我知道,他不会因为这个对我有什么想法。”

    “你们真好,我从来没有看过一对夫妻,像你们这样能够做到毫无保留的为对方付出的。”

    这世间的夫妻虽然同床,但大多都异梦。

    有一句话叫至亲至疏是夫妻。

    亲,是因为这是两个世界里最亲近的人,他们有着灵与肉的合体,更有着思想上的一致——

    那就是为了这个家庭。

    可是疏,是因为人跟人很难做到毫无保留,每个人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心理安全范围。

    这块心理安全范围是一块完全柔软的腹地。筆趣庫

    如果摊开很容易受到伤害。

    人,是要保护自己的,这是人性。

    而沈晚喜和周延元的爱情却是违背了人性的相互爱着,这是一种超越自我超越天性的感情。

    时至今日,方耀辉实在是十分感慨。

    他那点浅薄的感情实在是比不上。

    “或许耀辉哥也可以和陈诗媛变成这样的夫妻。”

    方耀辉抿唇微笑,“希望如此吧。”

    话说到这里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再说的必要了,于是方耀辉跟沈晚喜道谢完以后,便打算离开。

    不过临走前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于是便说:“晚喜,我的身世,希望你能替我保密。”

    “放心吧,耀辉哥,我这个人嘴巴是很严的。”

    “今天实在感谢你能出来跟我见面,也很感谢周延元的大度。”

    这么晚出来,要说周延元不知道,那怎么可能呢?

    “好啦,咱们两家关系那么好,耀辉哥你就跟我的亲哥哥一样,这么客套做什么?”

    方耀辉听见她说自己就像她的亲哥哥一样,顿时露出微笑。

    “好,那我就先走了。”

    “耀辉哥拜拜!”

    等方耀辉走的没影了之后,沈晚喜便把门关上回了院子里,不过刚跨进去一步,她便吓一跳。

    “你怎么站在这儿没声儿啊?”

    “我要是有声音,刚刚不就让方耀辉觉得难堪了吗?”

    沈晚喜瞪大了眼睛,“原来你刚刚一直都在那听着呀!”

    “也不能算是一直,就是你在说梦的时候我悄悄走过来了。”

    听见周延元说这话,沈晚喜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777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