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翁公销魂姚瑶琦琦_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

 用麻袋还是太不礼貌了,?虽然四天灾不在乎,但陆宰在乎。
         “你们等等,先让我想想要如何将他们劝留下来。”
         陆宰没发现,?他越来越像那种纵容熊孩子的大熊家长。  翁公销魂姚瑶琦琦_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    
         “让我想想……”
         同类总是更了解同类,陆宰这种文人,最能摸准文人心思,?尤其是某些文人,有理想,?有追求,最方便被对症下药。
         他想出一个计划,?而玩家们为这个计划添砖加瓦——
         他们贡献出汉语拼音表。
         “来!和我念,?a——”
         “嘴巴张得大大,?就是啊!”
         玩家用树枝指着黑板,对面前一个个孩子大声说,有个似乎五十岁左右的文士匆匆走过,?又停下脚步,好奇:“这是在作甚?”
         他在问陆宰,陆宰站在树荫下,清瘦得像根青竹。
         “青竹”侧身看他,?微笑:“主公言,抗金是长久之计,?若是这一代不成,就要寄望于下一代,如今正是在教这些农家小子女儿认字。”
         文士若有所思点头,?也站去树荫下看,?看着看着,?忍不住提点:“学认字,?怎不教他们切韵之学?不论是还是,都可以让他们更好记住。”
         陆宰没有回复,只是笑着摇摇头,继续看那边教学。
         玩家拿树枝敲着黑板,肃穆地说:“a上面有个棍子,横着就念‘啊’,啊哟的‘啊’,棍子往右边翘起来,就念‘á’,‘啊?小兔崽子还没拔草?’的‘á’,记住了吗?棍子翘起来,就是要打人了!”
         学生们笑作一团:“记住啦,先生!”一个个像是鹅那样,挺长脖子,张大嘴:“á!á!á!”
         以后他们念到这个音,就会想起午后偷懒时太阳透过枝叶映在眼皮,想起爹爹发现他们还没有拔草,气急败坏拎起棍子的怒吼。
         他们深深记住了它。
         文士都被气笑了:“陆符钧,这算什么教认字,那个东西像是鬼画符,歪歪扭扭,它是字吗!你们这不是误人子弟……你笑什么?”
         “辛兄,你这般为他们愤愤不平,不如亲自教教他们?”
         文士转过头盯着陆宰直看,好几个呼吸后,才豁然省悟:“你是想骗某留下来教书?那你可得打消此念头,某欲归济南府,举族南下,奔赴行在,若是抗金,某倒是能捐些财物,若是留下教书,难,难,难。”
         陆宰道:“我确有这心思,可惜……既然辛兄无这意愿,我也只能作罢。”
         辛姓文士再看几眼那边教学,便摇着头离去。
         后边陆陆续续有人看到教学场面,皆是露出困惑神色,停住脚步询问,然后稍微听一会儿后,便如同辛姓文士那般不赞同,猜出陆宰意图后,更是连连拒绝,转身离去。
         约莫一上午再加一下午,辛姓文士再次经过此地,发现这里竟已围上一圈人,他们瞳孔大睁,映着上方蔚蓝天空,和黑板上那些奇形怪状图案。
         不止一个人轻轻拍着自己脑袋,好像见到什么不可思议的场面:“不可能……怎会如此……这样居然也能认字?”
         认字?
         这才一天不到,就能认字啦?
         辛姓文士承认自己被勾起了趣味,他走过去,发现那块黑色板子上奇怪字符已是换成“妈妈”“我”三个字。
         不对,不是没有字符,字符写在汉字上方,不知要作甚。
         “唔,有点意思。”辛姓文士饶有兴致地观望。
         那位小先生指着“妈妈”二字,说:“现在是八个课时,前面七个课时教过你们不少音节,来,拼一拼——这个字怎么念?”
         咦?不教他们念法,他们又不认识这个字,这要怎么念?
         辛姓文士心底刚浮现这道思绪,便见到那些农家小孩大声念:“么,啊,妈,妈妈!”
         “怎么可能!”
         “居然真的念出来了!”
         围观文士议论纷纷,辛姓文士也无法再维持稳重模样,瞪大眼睛:“怎么回事!他们学过?”
         那位小先生又指向“我”字,小孩子们又大声说:“窝,哦,我!我!是我!”
         “好!下课!”
         “哦哦哦!”
         孩子们快乐地蹦起来,又齐刷刷对着玩家鞠躬:“谢谢先生!”
         玩家:“先别谢?,今天课后作业是记住前面七节课的拼音,还有教你们认的字,每个人去陆先生那里领一套木板,上
         面刻着拼音图案和字体,回去记熟,明天抽背和默写。”
         不管是古代和现代,学生都很讨厌课后作业,顿时一个个耷拉下脑袋,去陆宰那里抱木板。
         辛姓文士拉住一个小孩,用树枝在地上画“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字,问:“小孩儿,来念念这几个字。”
         那小孩起初一脸茫然,随后看向玩家,又是害怕又是祈求:“先生?”
         玩家小跑过来,低头看:“她还没学会这几个字呢。”随后信手在“宇”字上标好拼音:“而且她还没把音节学完,按照今天课程,她只会拼这个字。”
         小孩探头过去,看到熟悉的图案时,高高兴兴喊:“我知道我知道,它念雨!和下雨的雨一样!”
         玩家露出笑来,夸她:“五娘子真厉害,学得很认真!”
         小孩麦色脸上露出红晕:“爹爹说,不能白拿先生的粮食,要认真学。”她喜气洋洋地比划:“每天一升米,只要来上学就能拿,爹爹念叨一天啦,说家里每天省下一升米,过年就能多扯一尺布!”
         辛姓文士拿过木板,发现上面并无“宇”字,也就是说这小孩之前根本不认识“宇”。
         不认识却能念出来!
         辛姓文士愣了一会儿,扭头去看陆宰,陆宰与他对上视线,唇角便往上扯。
         有主公如此,他很得意。
         “……”
         辛姓文士狠狠翻出个大白眼,不去看这种小人得志。他看向玩家,想问,又怕问的是人家家传绝学,惹来恶感,简直急得像是狸奴爪子挠脚心,静不下来。
         “小官人,敢问为何会如此?”
         这事不问清楚,他睡不着!
         玩家琢磨着该怎么回答。
         宋朝读音和现代读音当然有差别,她和其他玩家对着系统翻译器开开关关,不停说话,通宵试验,才确定,虽然读音有差别,但翻译器很给力,随着他们心意完整把拼音读音翻译过去。
         也就是他们念“b”音,那边必然会听到宋朝“波”的读音。
         “这是我们家乡儿童启蒙时所用读物,只有六十三种图案,记下来后,再配合字典,可以认识天下所有字。”
         当然,字典现在还没有,但他们可以自己编!
         玩家想了想:“如果不信,你可以问几个生僻字,看我认不认识。”
         辛姓文士将信将疑,写下“饕餮”。
         哎呀!
         玩家眼前一亮。
         这两个字她刚好认识,不用去问系统啦!
         “饕餮!”玩家自信满满说,“在我们这套启蒙读物里,它涉及‘t’‘ao’‘ie’这几种音。”
         辛姓文士又写出好几个生僻字,诸如“匸”“烎”“嫕”……每一个字,这半大少女都能念出来,直让其他文士大儒侧目。
         而且,每个字确实都有相应图案,有些图案还重复了,有些大儒脑子灵活,摸索出几个音怎么拼,尝试之后:“这……这……”
         能拼出来!
         和他们认知里那些字是一个音!
         这种办法比自古以来任何一种蒙学都更简易,如果它能推广,必然能让更多人识字!
         私塾里有很多孩子,他们家中有能力将他们送去学习,然而他们天资不是很好,有些人学都学得磕磕绊绊,如果……如果他们会这种叫“拼音”的知识……
         大儒们围着玩家,对拼音赞不绝口,称赞着称赞着,就不好意思地提出:“它实在是于文学上有大用,不知可否……”
         辛姓文士感觉这事难以启齿,嘴巴张张合合,方才吐出:“此物是家传之学,若是小官人愿意,我们也可众集财物,将它购下。”
         上钩啦!
         玩家轻轻一拉唇角:“不必,我们本就准备将它拿出来。我们要建一所书院,启蒙学便是此物,除此之外,还有……”
         这一次,这些文士大儒终于肯静下心来,认真去倾听这所书院的规划了。
         那小女孩儿还没有离开,此刻看着她这位先生在一众大儒间侃侃而谈,眼里亮着星星。
         好神气啊!
         我也想这样!
         如果我认真学习先生那些知识,我也可以这样么?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763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