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输了下面随便处置,伪装学渣谢俞被下药

 “此人气度不凡,见我如见寻常……”

    “我当谨慎审问。”

    ……  输了下面随便处置,伪装学渣谢俞被下药      

    永平县衙公堂。

    知县赵德荣坐堂,刘彦、刘平主仆立于堂中,赵大缩头缩脑站在一旁。

    “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新安刘彦昌。”

    刘彦随口说名,只在真名后加个‘昌’字,便成了玉皇爷外甥女婿。

    不过这世间,并无‘三圣母下嫁凡人刘彦昌’之说,更无神仙故事。

    “刘彦昌?”

    赵知县思其名字,手指堂下赵大:“可认得他?”

    刘彦侧目而视,说:“并不认识。”

    赵知县道:“此人告你替张鸿渐送信,那张鸿渐通贼,乃本县通缉的要犯。你可见过张鸿渐?”

    刘平拱手说:“此乃诬告,我相公只听过张鸿渐之名,未见过其人。”

    “昨日去东溪村只为拜访,张相公不在家中,其娘子知我公子乃新安名士,唯恐失礼便请入府内,香茶待客。”

    “如何到他口中,就成了送信之人?”

    “请大人明鉴。”

    赵知县把眼转向赵大:“你如何笃定,这位刘相公是送信之人?”

    赵大心慌,不敢在堂上说‘此乃猜测’,跪道:“大人不可听他唬骗。”

    “张娘子严守妇道,就是秀才旧友来见,也不曾请入家门。”

    “如何就把生人请入家中?其中必有蹊跷!”

    刘彦一笑接话说:“你只说蹊跷,可有证据?可知诬告生员是何罪名?”

    “若是凭着臆想就能与人定罪,那我也可以猜测,你是山贼。”

    “大人,此人必与张家有怨仇,想借诬告,报复张家,全当大人有眼无珠。”

    赵大慌了神,连道:“大人,小人并非诬告,更不敢当大人有眼无珠。”

    刘平冷笑手指:“不是诬告,便拿出证据来!”

    “你是想让大人用刑,对我公子拷打逼供,这难道不是把官家当成昏官,视作有眼无珠之人?”

    “也不去新安问一问,我刘家是何门第,就是郡王……”

    “好了。”

    刘彦抬手止住,顾堂上县官说:“此事大人会有明断。”

    知县赵德荣琢磨刘平之言,听最后‘郡王’二字,脑思便顺着话去误判。

    加上主仆上到堂丝毫不憷,言谈条理分明,暗说:“此人家世显赫,不可得罪。”

    啪——

    他把堂木一拍,质问堂下赵大:“如实招来,可是诬告以报私仇?”

    赵大咬紧牙关,埋头不认诬告,又说:“小人与张家无仇无怨,一心只想替大人捉拿贼犯!”

    “大人可遣人去张家搜查一番,许能找到张鸿渐所托之信。”

    赵德荣分看一眼刘彦主仆,无意间扫见堂外刘和裕。

    刘和裕闯入公堂,向上作揖一礼。

    赵知县疑问:“刘员外所来何事?”

    刘和裕与刘彦相视,近前拱手道:“听说有人诬告刘相公,小可前来为相公证明清白。”

    “刘相公乃新安名士,刘中书之堂孙,岂会与贼结交,替贼送信?”

    赵知县一听此言,不禁站起身,抓起堂木重重拍下,抄手指赵大:“好个刁民,胆敢诬告我朝生员,当杖责八十。”

    “来人,与我拉下去打!”

    赵大吓得头脑昏沉,懊悔不已,连连作揖求饶。

    左右衙差哪由他分说,叉出堂外便打。

    只打了十棍他便吃不消了,快语道:“爷爷饶我性命,我有银两孝敬。”

    衙役偷顾堂内,小声问:“多少两?”

    赵大不敢说少:“只把五十两孝敬二位老爷。”

    二衙差一笑。

    一人探身道:“一两银子减一棍,后面真假掺着打,你只管喊叫装晕死,可知道?”

    赵大见性命保住了,把眼一闭受用棍棒,悔不听三姐之言,五十两买了一顿好打。

    堂内刘彦在刘和裕引荐下,与赵知县攀谈,虚与委蛇。

    刘和裕道:“今日小可做宴,大人过府一叙,我等饮上几杯。”

    赵知县有意结交‘刘彦昌’,张口应下,并赔情说:“下官险受刁民蒙骗,相公海涵。”

    刘彦不与他多言,答谢两句便告辞。

    出来衙门公堂,他同刘和裕道:“此番全仗员外情面,在下当记恩情。以后员外到新安君,我必有招待。”

    刘和裕要的就是他前一句话,颜面增彩说:“常言道‘同姓是一家’,小可怎能见本家蒙冤而不帮?”

    “何况又是菁菁娘子来求。”

    “原来是她请的员外。”

    刘彦故作明白,问:“她现在员外府上?”

    刘和裕说:“菁菁娘子和九郎都在寒舍,相公就请到小可府上一叙,昨日我未尽地主之谊,今日相公莫再拒绝。”

    “员外如此美意,我岂能再拒?”

    刘彦跟着他坐上马车。

    到了刘府,刘和裕呼来管家,吩咐他准备午宴,后请着刘彦入内宅,进到东园。

    见园内假山亭中,菁菁、阿九坐与一女说话,桌上糕点干果丰盛,六七个丫鬟围着。

    刘彦望一眼亭内女子,见其颇有姿色,年有二十,试问道:“此女可是令千金?”

    刘和裕说:“并非我女,乃小可家妾……”

    刘彦一念思量道:“倒是香艳夺目,不知员外有几房妾室?”

    刘和裕揣摩其意说:“小可不贪色,只这一房妾,其名叫昭儿。相公如有抬举之意,今夜让她侍奉相公。”

    刘彦一笑道:“那我不是夺了员外之爱?”

    说话往山亭而去。

    菁菁、阿九看到他回来,舍了陪话的昭儿,迎出亭子见相公。

    菁菁更是扑入怀中嘤声哭泣,阿九斜眼瞥视。

    刘彦一手抬她下巴,道:“多亏员外使人情,娘子要多谢员外。”

    菁菁转眸笑颜,把刘和裕看的骨头都酥麻了,连说‘小事一桩’。

    刘彦步入亭内,近看刘家妾室。

    刘和裕手指引荐:“此乃刘相公,还不见礼?”

    小妾昭儿欠身一礼,声音柔弱:“见过相公。”

    刘彦略点头,与员外道:“我听说本城有个范秀才,在员外府上吃醉酒,夜入妾室房内行奸。”

    “娘子如此香娇玉嫩,难怪他把持不住。”

    昭儿听其言,低头垂目,目中流漏复杂之色,被刘彦收入眼底。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719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