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往下边塞葡萄榨果汁:你们两个一起上 我要

  几个女家长顺势瞟一眼手机,顺口啧啧感叹:
         “……霍氏董事长夜会女医生?现在的男人,是什么职业都不放过啊。”
         苏蜜再次脸色微微一动。  往下边塞葡萄榨果汁:你们两个一起上 我要    
         忽的,一个软糯声音响起:
         “这个蜀黍,我见过。”
         小女娃的妈妈一愣,立刻弯下腰:“你说什么啊?”
         小女娃指着那手机上霍慎修被拍到的样子:“这个蜀黍我看到过。就在小酥宝生日宴上。”
         旁边有个小男娃也似乎记起来了什么:“嗯,是啊,好像就是岛上的那个叔叔!”
         几个家长一怔,面面相觑,然后望向苏蜜。
         霍氏集团的董事长也去过小酥宝的生日宴?
         ……霍董和苏蜜很熟?是什么关系?
         苏蜜拉回心神,嫣然一笑,对着几个小不点儿说:
         “是不是看错了呀?那天岛上的叔叔很多的,好几个都跟照片上这个蜀黍一样,长得很帅的。”
         小孩子的记忆毕竟有些紊乱,还不算稳固,被这么一说,立刻就不自信了:
         “额……”
         “又好像不是诶……”
         一个妈妈很会察言观色,眼看苏蜜拉开话题,似乎不想多提,立刻就打起了圆场:“肯定是看错了,小孩子们,看长得帅的叔叔和漂亮阿姨都一个样子。”
         其他家长也都纷纷点头。
         眼看时间不早,一群人才各自领着自家娃跟苏蜜说再见,进去了。
         苏蜜脸上的笑意消失了,迅速拿出手机,点进热搜。
         果然,一则热搜,是今天凌晨发出来的。
         #霍氏大佬夜会旗下女医生#
         她点进去。
         有娱乐自媒体公众号今天凌晨拍到霍慎修与一名女子从郊区驾车回市区。
         霍慎修开车,女子坐在副驾驶。
         照片尽管是抓拍的,比较模糊,苏蜜却看得很清楚——
         那就是顾倾若。
         公众号扒出了顾倾若的底,说是北美某家医院的脑外科医生,曾经也是霍董的医生。
         最近来了潭城,刚进霍氏旗下的圣玛利亚医院任客座教授。
         最近还和霍氏董事长交往甚密。
         看照片的样子,昨晚两人应该就是去了郊区共度良宵,然后第二天天不亮回了市区。
         苏蜜心跳得厉害。
         所以,昨晚霍慎修匆匆离开华园,真的又是去找顾倾若了?
         本来,她尽可能说服自己想多了。
         可现实却仿佛打了她一记耳光。
         他大半夜去找顾倾若,还去的是郊区……显然不是去的圣玛利亚医院,更不可能是因为刘教授的病情有反复。
         她感觉后背发冷,视线内,一时间,全是热搜里的词汇:
         共度春宵。
         交往甚密。
         两人驾车一起从郊区回市区。
         额头前方阵阵发晕,手颤抖着,快捏不住手机。
         与昔日产后抑郁症发作时一模一样的症状。
         良久,她才深呼吸几口气,调整好情绪,将手机丢到副驾驶座位上。
         然后卸下安全带,进了幼儿园,到了小酥宝的教室外。
         老师看她来了,走出来:“酥宝妈妈?怎么,有事吗?”
         苏蜜平静地看一眼教室内正在和同学玩的小酥宝:
         “老师,不好意思,我想给小酥宝请一天假。”
        
         霍慎修是中午接到何管家的电话,得知苏蜜带着小酥宝搬离华园的。
         他正在处理凌晨被自媒体拍到与顾倾若驾车回市区的事,突然何管家来这个一通电话,顿时就更感心浮气躁,将手机直接反向砸在桌面上,站起身,套上外衣,大步走出办公室。
         韩飞正好过来,看见他要走,忙大步过来:“二爷去哪里?怎么了?”
         “苏家。”男人撂下两个字,只留了个背影。
         ……
         何管家没说苏蜜带着小酥宝去了哪里。
         不过潭城除了苏家,她还能去哪里?
         一时半会儿,估计她也不可能回京州的宗家。
         若是倒退到前段日子,这是霍慎修梦寐以求的事,估计已经舒了口长气,终于撇去了个麻烦。
         可现在,他双手覆在方向盘上,运轮如飞,极速朝苏家奔驰而去。
         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
         他这是想干什么?
         难道还想接她回来?
         不,他应该只是想要个说法。
         华园可不是菜园子门,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车进入苏家小区,减了速,停下来后,他下车就看见了苏家小院里停着苏蜜的车。
         果然回苏家了。
         他走到苏家大门口,大力摁下门铃。
         一声急过一声。
         打破午后院子的安宁。
         苏家的老保姆芳姐很快就跑了出来:“谁啊,大中午的大家都在休息呢……”
         看见是霍慎修,脸色不见半点好转,反而添了鄙夷:
         “哟,我当谁呢,原来是我家的前任姑爷啊。什么事啊。”
         霍慎修也懒得跟一保姆计较,只当看不见芳姐的轻慢态度,沉声:
         “苏蜜和小酥宝呢?”
         芳姐嗤了一下:“不是在华园嘛,怎么找到这儿了。霍二爷这方向感不是很好啊。”
         霍慎修克制住脾气:“她刚收拾行李,带着小酥宝走了。”
         “是吗?”芳姐挑起眼梢,“那二爷也没必要上苏家要人吧,或者说,二爷没这个资格吧。毕竟,蜜蜜更现在跟你也没什么关系,她爱在哪住都行。”
         霍慎修阴郁了眉目:
         “开门。我要跟她说话。”
         芳姐见他脾气上来了,也有些犯怵,却还是没开:
         “我家谨杭少爷可不让我随便给外人开门。我不敢。”
         霍慎修冷了嗓音:“我再说一遍,开门。你不敢,就让苏谨杭出来。”
         “少爷现在有事,没功夫招待闲杂人等!”
         霍慎修怒极反笑。
         苏家的保姆都跟这小女人一个模子,都是咬不动、砸不烂的!
         他语气更是隐瞒,乌云罩面:
         “我不想再说多一次,开门。不然,你们也别想安宁!”
         芳姐咬牙:“你一个大男人还威胁起我一个老太太起来了,丢不丢脸啊!估计就是这样,我家蜜蜜才搬回来的吧?好啊,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的,我就看看霍二爷想干些什么让我们不得安宁!”
         霍慎修这辈子都没想过隔着门跟一个老保姆吵架,脸都黑了,隐隐还能感觉苏家隔壁的邻居都探头张望过来,干脆就回头去车上,打开后备箱,拿出个在车上放着的千斤顶。
         芳姐一看他拿着武器过来,脸顿时就白了:
         “……你这是想干什么??”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714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