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老卫在船上弄雨婷/在教室被同桌cao到爽

藤袭山外,离最终试炼通过的地方有一段距离的高处。

    平常时候一脸凶暴的不死川实弥,此时的脸色出奇的温柔,与那张凶脸颇为违和。

    他在看着通过试炼的某个人。  老卫在船上弄雨婷/在教室被同桌cao到爽    

    这个人自然不是炭治郎。

    所谓爱屋及乌,讨厌也是一样。

    炭治郎有个那么令人讨厌的叔叔,实弥很难对其产生好感。

    他在看的,是场中那个和他一样,脸上有着疤痕的少年,那是他的弟弟,不死川玄弥。

    说起来,实弥这个人真的很矫情,以他柱的身份早就知道来参与试炼的人里有他失散多年的弟弟,但他就是不去相认,反而做出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模样。

    拜托,就算想要保护弟弟的初心是好的,但这方法是不是太……太憨了。

    直接相认不就完事儿了嘛……

    当然,如果实弥直接相认,那也就不是他不死川实弥的风格了。

    “哟,想不到我们的风柱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呢。”

    熟悉而又让人讨厌的声音传来,实弥甚至不用回头就知道来者是谁。

    “灶门炭五郎,你还真是擅长打搅人的兴致。”实弥脸上的温柔神色消失不见,随之换来的是寻常时候的冷漠凶暴脸。

    “别那么生气嘛,只是没想到凶狠的风柱在见到自己弟弟的时候能如此温柔而已。”

    白化玄挎着冰蓝色的日轮刀,从他身后走来。

    说起来他真不是故意来找实弥闲聊的,只是刚刚离开藤袭山,凑巧碰见了而已。

    “你怎么知道那是我弟弟!”

    实弥锐利的眼神扫向白化玄,弟弟是他剩下唯一的亲人,同时也是他的逆鳞。

    如果白化玄不是曾一同战斗过的同伴,看着也还算顺眼,他早就一个尘削风起手砍了过去!

    “嘛,别那么激动嘛,我说过的,我有一些特别的情报渠道。”白化玄摆摆手,无奈的看着实弥:“再说了,你们两兄弟长的有多像,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嘛……”

    “呵,但愿你没动什么歪心思,否则的话……”实弥看着试炼终点正在领鬼杀队服的炭治郎:“我可不敢保证你的侄子不会有危险。”

    “呀嘞呀嘞,随便吧,反正你这个人每次不过是说说而已。”白化玄无所谓的说着。

    他再了解不过这个不死川实弥了,看着凶,其实只是不善交流,老傲娇人,顺毛驴了。

    “你这家伙!”

    不死川实弥捏紧了拳头,本来的好心情被眼前这个家伙破坏的一干二净,实在是令人烦躁不已!

    刷。

    一副奇怪的卡牌出现的实弥眼前。

    “要玩吗?”

    白化玄笑眯眯的问道。

    “趁着今天还算清闲,要来一把轻松好玩的卡牌游戏吗?”

    “呵,谁要是玩这种小孩子的游戏?”

    实弥不屑的别过头。

    片刻后……

    “这都是些什么烂牌!”不死川实弥瞪大了眼睛看着手中的牌。

    3,4,5,没有一种超过三张以上,并未数值也非常小。

    “啊哈!我觉得这牌还行的样子,嗯,就和本大爷一样华丽!”

    一手拿着牌,另一只手拿着一小叠纸钞的宇髓天元得意的笑着。

    而我们的主角白化玄看着手中的牌笑而不语,一个a炸,一个k炸,两张joker,剩下的全是顺子。

    怎么输,飞龙骑脸怎么输?!

    没错,他们在玩扑克牌里的dou地主。

    本来呢,不死川实弥是不想玩的,但奈何白化玄说出,只要玩牌胜了他就告诉实弥他那神秘的消息渠道。

    一直以来都对白化玄那神秘消息渠道感兴趣的实弥一听这话顿时犹豫起来。

    看着犹豫中的实弥,白化玄又丢出一张底牌,说玩儿牌赌钱输了,他付双倍金额,实弥只需要正常付就行。

    就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本就缺钱的实弥一听这话顿时答应……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至于宇髓天元,他是自己凑上来的,反正dou地主也需要三人,白化玄自然就同意了其的加入。

    将局势放回场中。

    看着已经输到头脑恍惚,精神不振的不死川实弥,白化玄心中的确有那么一丝不忍,那也就真的只是一丝而已……

    毕竟,从一开始,白化玄就不认为自己会输。

    幸运属性作为最难提升的属性自然有其特殊的能力。不仅是关键时刻能起大用,寻常时候赌小运气也同样好用。

    但是,天地良心,白化玄的幸运的确高,但他也不能影响其他人的幸运值。

    所以,不死川实弥是真的倒霉……

    白化玄极度怀疑,他怕是将一生所有的运气都透支光了。正常人哪做的到dou地主二十连败……

    你要说不死川实弥不懂规则,不知道怎么出牌,那纯粹就是闲扯了。

    在场参与游戏的都是柱,能成为柱,都不会是笨蛋。

    不死川实弥之所以输,真的是因为运气,你就说十七张牌没有一张的数值超过七以上,这怎么能赢嘛……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不死川实弥瞪大着布满血丝的眼看着白化玄。

    “再来,我们再来!这次,我一定会赢回来的!”

    “……额,实弥兄,要不就算了吧……”白化玄嘴角微微抽搐:“你上上上上把开始就是说的,但结果……你也看见了。”

    “不,我不相信!”

    不死川实弥如同咆哮的饿狼一般咬牙切齿的看着白化玄。

    “再来一把,再来……最后一把!赌上我这个月……最后的俸禄!”

    此时的不死川实弥活像个红眼的赌徒,不,不是像,他完全就是。

    其实,实弥也不想这么做,但一来,输给谁都可以,但输给白化玄他心里接受不了。二来,他就想赢一把,哪怕一把就好……

    满盘皆输,还是光明正大的情况,他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不死川,要不还是算了吧,并不是谁都能拥有本大爷这么华丽的运气!”

    宇髓天元开着布灵布灵的高光特效,让人感觉分外欠揍。

    其实,宇髓天元的运气并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好,也就是一般而已。但目前这情况全靠同伴衬托,有不死川实弥垫底,无论怎么样,看起来都是好牌……

    “你这家伙……”

    不死川实弥脑袋上青筋凸起,只觉得世界都在与他为敌,这种感觉,是他从未体会过的痛苦!

    哪怕之前连续两天两夜的斩鬼行动都没让他这么痛苦!

    “哎哎哎,和气,玩个游戏而已,大家要和气嘛。”白化玄微笑着制止二人,心中,早已乐开了花。

    不死川实弥是个好同志啊,承包他一天,不,应该说是一整个世界的笑点。

    虽然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非常不道德,但人的本性就是如此,有缺点才真实,才完整。

    “这样吧实弥兄,我们再玩儿最后一把,这一把要是你赢了,我就将之前赢的所有钱全部还给你。但是如果你输了……”

    白化玄嘴角的笑容越发灿烂:“就帮我照看一下炭治郎如何?”

    他接下来准备先去响鬼那地方一趟,无暇顾及炭治郎的安全。

    虽然这段时间炭治郎刚完成入队试炼,组织会给予他们休息的时间,不会立刻分配任务。但谁知道会不会出意外,委托个人看着最好。

    而不死川实弥的实力他是相信的,在整个鬼杀队里只比天生通透世界的悲鸣屿行冥弱一筹。

    委托他去看着,再好不过了。

    至于白化玄为什么要先去响鬼那里转转。

    一是为了帮炭治郎探探路,看看有没有超出他们能力之外的危机。二嘛,就是他想去提前感受一下鸣女弱化版的能力,为之后的无限城决战作准备。

    没错,除了不能瞬移人以外,响鬼的能力简直就是鸣女的完全弱化版。

    也难怪有了鸣女后,鬼舞辻无惨会将响鬼逐出十二鬼月的队列。

    本来响鬼能力的杀伤性就不强,收他进十二鬼月也就是图他血鬼术的特殊能力。

    现在有了更好的替代品,当然是用完就扔咯。

    听起来很屑,但这非常符合鬼舞辻无惨的一概作风,这个屑鬼王向来如此,不然也带不出一帮同样屑中之屑的十二鬼月。

    性格扭曲,个性凉薄,还有些苟……简直就是将人性的一切污垢的集中于一身,令人作呕。

    “炭治郎吗……好,我答应了!”不死川实弥沉吟片刻,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平心而论,他对那个少年的心性还是看好的。虽然他的叔叔很讨厌,但这种事情不能殃及池鱼,应当区别对待……好吧,他主要就是想搏一搏,看看能不能把这个月的俸禄赢回来。

    要是就这么拒绝,他这个月大概率就只能吃土了。

    来吧,最后一局,赌上我所有的运气!

    扑通,扑通!

    不死川实弥死死地盯着白化玄发牌的手,他要确定白化玄不会出老千,不,是要排除一切意外。

    事实上,实弥完全是想多了,对白化玄而言,根本不需要出什么老千,他的运气就是最大的老千……

    很快,牌发完了,不死川实弥看着自己手中翻盖着的二十张牌只觉得心脏跳动不停。

    最后的希望,最后的翻盘机会!

    他的回合,抽卡!!!

    giao!

    3,4,6,8……还是无一种超过三张,并且通通小的可怜。

    不死川实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白化玄,而白化玄则有些腼腆,有些不好意思的将手牌展示给他看……

    三对炸弹,剩下全是顺子,和之前的牌局没什么……不同。

    不死川实弥,血压上涌,倒地不起!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709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