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把老师的批日出水了视频(周生辰崔时宜)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回到今天上午。

    “巫师即神灵,这句话是对的,但太过宽泛了。”

    随着安东将所有的食死徒都转化成鹿角大白熊后,这个有趣的游戏就到此结束了,但他没有再度陷入那种无聊的状态。    把老师的批日出水了视频(周生辰崔时宜)最新章节列表    

    在他一点点的深入总结自己的知识,又有食死徒们热情的帮助实操下,一切都变得清晰了起来。

    “巫师的意志、记忆、情绪,影响的角度是完全不同的。”

    “但又相辅相成。”

    “漂浮咒……”安东轻轻抬起手,顿时监牢走廊里传出几声尖叫声,所有人的人都被魔力控制着漂浮了起来。

    “这应该主要是意志的影响,它在代表的是巫师对魔力的掌控。”

    轻轻晃了晃手。

    啪啪啪~

    一声声掉落在地面的声音,不久,一个食死徒凄厉的哀嚎声在走廊里回荡着,“你这个疯子,你这个魔头,你杀了我啊,杀了我,我受不了了。”

    “啊啊啊~~为什么不理我,哈哈,过来杀我啊。”

    “多洛霍夫和卢克伍德都死了,那也把我弄死啊……”

    声嘶力竭地叫声几近崩溃,简直是闻者落泪听者伤心。

    对啊,以其等待着随时可能来的死亡,还不如直接被弄死算了,至少痛快些。这种每天不管是睡觉还是醒着都有可能被弄死的感觉,真真要让人绝望啊。

    在阿兹卡班关了十来年了,暗无天日熬过去了,摄魂怪熬过去了,主人生而复死死而复生的消息来来回回的,也熬过去了。

    但是现在啊……

    熬不下去了啊。

    “呜呜呜……”

    那个食死徒哭了,哭得稀里哗啦的,哭得愤懑喷涌。

    就在这时,无数白色的魔咒光芒犹如雾气一般,从安东的牢房中弥漫而出,只是瞬间,整个监牢好似仙境一般。

    当然了,食死徒都是欧洲人,不清楚仙境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他们只是想笑。

    “呜呜呜……”那个食死徒还在绝望哭泣着,猛然瞪大了眼睛,“又来了!”

    话音刚落,他仰头长笑,笑得那是花枝乱颤,笑得那是眼中充满了绝望,笑得恨不得找根匕首插进自己的胸膛。

    “哈哈哈……”

    监牢走廊里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所有人都开心极了。

    “胳肢咒……”安东沉默了片刻,“这是情绪发挥主导作用,以独特的魔力触发受术者潜意识开心的记忆,引导着这些记忆在潜意识中产生情绪,最终以这些情绪撬动独特的魔力,以起到巫师自己都控制不住发笑的效果。”

    “虽然说是有了记忆这个元素的参与,但其实只是某种其中的环节。”

    “这道魔咒更注重的是情绪。”

    “如果在加上漂浮咒这种意志。”

    啪。

    他轻轻敲了个响指。

    顿时,所有的食死徒都漂浮了起来,在半空中笑着,跳着,手舞足蹈着。

    这下子,每个人的脸上是真的浮现出开心的笑容,是那种由内而外的笑容,就连眼神里都充满了欢乐。

    他们彻底被意志控制,不再是那种被魔咒控制的身不由己。

    “最后,还有一个记忆。”

    “变形术显然就涉及到这个领域,记忆,或者称之为信息才对。”

    “他们获取了我对于鹿角大白熊的信息,于是拥有了变形这种生物的能力。摄魂怪获取了‘负面情绪集合体’的信息,于是拥有了现在的能力。巫师获取了‘狼人集体意识星河’,于是可以变成狼人。”

    “有趣的是,所有智慧生灵的记忆,共同构筑了‘时间’和‘集体意识星河’的概念。”

    “我只要研究出一个魔咒,他们照着我研究出的魔咒施放,就可以不去深究里面的原理,就能直接使用。”

    “这就是利用这个魔咒去调取‘集体意识星河’的信息。”

    随着安东低声喃喃,所有的食死徒都开始长出长长的白毛。

    然后又缩了回去。

    不一会儿,又有一对鹿角从他们的头上冒了出来,所有人都可以感觉得到自己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沿着身躯向着鹿角涌去。

    又缩了回去,又冒出来,又缩了回去……

    最终,安东轻轻驱散了一切。

    “意志、记忆、情绪,这三大项就完整构成了巫师的本我,也是魂器复制下来的部分。”

    “伏地魔感受不到爱,其实就是‘情绪’这一部分有了缺失,最终造成三大元素的极度不平衡。”

    “特别是需要‘恨意’的魔咒,将会变成他极其擅长的魔咒,比如阿瓦达索命。”

    “这样就说得通了。”

    “呵呵,什么来一刀,不过就是制造不平衡而已。”

    类似这种有趣的案例,可不仅仅是伏地魔一个。

    纳威,被他奶奶疯狂施展遗忘咒导致记忆造成了损伤,于是这种不平衡也就出现了。

    他因此获得了极强的意志!

    看,这样的话也说得通了,一切都完全融会贯通了。

    “所以我只是需要制造这种不平衡,就能将某个魔咒的施咒效果拉到最大。”安东抬头看向身旁的摄魂怪,“你说对吧?”

    摄魂怪不言不语。

    “哦,我差点忘了。”安东敲了个响指,让铁栏杆变形成的贴身笼子恢复原状,让摄魂怪从里面飘出来,“我们来做个尝试怎么样?”

    “你其实也是一种生物,一种躯壳完整灵魂撕裂的生物,话说你们是索命咒制造出来的吗?”

    “靠着‘负面情绪星河’来填充你们灵魂的不完整,怪不得没有人能触及你们的灵魂,有一半在不知道什么地方呢。”

    “怪不得要汲取快乐的记忆,不靠这些平衡你们体内的情绪,怕是要彻底摧毁你们的意志呀。”

    嘭~

    无数的白光从安东身上冒了出来。

    “噢~~”

    他乐滋滋的叫了一声,“不平衡下施展魔咒果然是这个效果,真有趣,所以我用漂浮咒让黑湖都飘起来,那时候我的意志已经超过了这种平衡?”

    “真是奇妙啊,哈哈哈哈……”

    安东再也说不出话来,笑声淹没了他所有的思绪,整个人笑得抽搐了起来。

    这种不平衡所产生的魔力是如此的恐怖,只是瞬间,摄魂怪整个人都感觉仿佛要被塞满了一样。

    它那充满腐肉和结痂的手用力地撑着安东的肩膀,要让自己远离这个可怕的怪物,可是它实在挣扎不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706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