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天天爽/快穿之攻略各种男人h

 破晓的上涨速度让所有人都懵了。

    ——这是捅了恶灵窝吗??

    合着之前破晓没动, 不是因为没有能力,而是因为还没有开始?  天天爽/快穿之攻略各种男人h    

    这么一个吊车尾的没落组织,居然就因为有了一个赴死者, 在组织赛中都能这么逆天?

    没多久,就有人猜测, 恶灵本来就是副本里的一个危险, 齐无赦体质特殊,说不定别人要费心思去围追堵截的恶灵对于齐无赦来说根本就是“送上门”的危险。

    破晓前一天晚上一次性十几分,可能也是因为这个。

    但也有人反驳——随机玩家虽然遭受副本恶意, 但也没有这么夸张, 樊笼里也不是没有其他活下来的赴死者, 只是数量稀少而已。那些人过这种副本,也不见这么夸张啊。

    两者争论不休, 破晓的积分却是实打实地在往上涨。

    现在都已经涨回前三了!

    再加上祭司殿里大家都看见厉九泽在齐无赦和许千舟等人手下吃了一个大亏,副本即将迎来最后一天之际,关于赴死者和新人榜第一到底鹿死谁手的讨论达到了空前绝后的热度。

    但不论如何, 这些话题里面都有一个不争的事实。

    那就是燕星辰死了。

    “可惜了, 战书是燕星辰下的, 最后还是赴死者和厉九泽争。”

    “我之前就说燕星辰拖后腿, 看吧, 燕星辰一死, 赴死者破局和猎灵都比之前厉害多了。”

    “看破晓这个速度,要么破晓反超黄泉, 要么黄泉稳住第一。其他人涨分的速度比起他们来说太慢了,前二根本没有悬念。”

    “其实就算黄泉第二, 那也是前三, 和第一顶多差一点奖励。黄泉在其他组织赛副本里还有人, 说到底黄泉在整个组织赛还是胜过破晓的……”

    “确实,也没什么好比的,黄泉又不可能垫底。不管是第一还是第二,厉九泽还是厉九泽。”

    “……”

    –

    副本内。

    阴云之下的黑夜格外渗人,凉风刺骨。

    分布在青山族各处的玩家们有的潜藏在暗处,有的一时不察被恶灵所杀,皮肉绽开的声音和各处偶尔响起的惨叫声高高低低交织,都被埋藏在夜色之中。

    温寻身前,又一个恶灵消散。

    徒手捏散恶灵的燕星辰稍稍站定。

    他收手,眉头微皱,站在原地什么话都没说。

    头疼的感觉再度冒了上来。

    这些恶灵其实并不弱。

    他们大多是枉死冤魂,死的时候经历的又是剜眼破腹这种活活疼死流血而死的死法,戾气极重,本就不容易对付。

    有的恶灵还死得早,几百年过去,阴气更为深重。

    燕星辰本身就因为灵魂不稳碰不得这些负面的能量和情绪,鬼气近身对他而言堪比剂量极大的罂粟。

    这东西分明对他有害,可他在触碰上的那一刻,心中的破坏欲便会失去边界,反而更加失控。

    他一开始还在用金拆借力,辅以一些低级符咒,还有一些他现在被压制了一半的身体数据也比较容易画出的中级符咒,这样虽然消耗的道具多,但是和恶灵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但是猎杀了几个恶灵之后,燕星辰渐渐开始不自觉便享受起了这种破坏的感觉。

    不知从第几个恶灵开始,他竟然连金拆和符咒都忘了用,上手便和恶灵近身搏斗,用最原始、最残暴的方式,捏碎恶灵的头部。

    没有制约、没有规则……

    所见尽皆消散……

    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缠绕在他手腕上没有被使用的金拆都散发着浓浓的黑气。

    燕星辰双眸沉沉,墨瞳仿若一汪深不见底的深泉,足以吞没一切生机。

    那张平日里总是透露着乖巧温和气质的面容此刻竟是比冬日飞雪还要冷。

    离得最近的温寻直接看得呆了,在极端恐惧的笼罩下根本说不出话来。

    在另一旁帮忙猎杀恶灵的周晚也注意到了燕星辰这边气场的可怕,她甩出一个符咒暂时阻挡了恶灵的靠近,回过头道:“没事吧?你为什么看上去……”

    比那些恶灵还要鬼气森森的?

    这话周晚没说出口,因为齐无赦朝他侧了侧头。

    这位赴死者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光是这一个动作,便足以让周晚看出警告之意,下意识闭了嘴。

    齐无赦这才回过头去,缓步走到燕星辰面前。

    燕星辰正在压抑头疼,一眼便看出齐无赦意图,抬手拦住对方道:“不用。你帮我帮得多了,我容易形成依赖。”

    齐无赦固然能帮他分担头疼,但这个方法会让齐无赦也跟着一起头疼不说,他之后不可能每一次都靠齐无赦来解决,久而久之,万一有哪一次发病这人不在,他说不定都会失去忍耐的能力。

    齐无赦又说:“要不然我来猎灵。”

    “不行……”

    又是一阵翻山倒海般撕裂灵魂的疼。

    燕星辰深吸一口气,继续说:“利益最大化。”

    齐无赦如果动手对付副本里的鬼怪和npc,那些消散的能量,这人是吸收不了的。

    他来杀,齐无赦善后,才是最好的选择。

    温寻终于从惊吓中缓过神来,小声问:“你受伤了吗?要不然……先回去吧?积分应该够了吧?你、你已经杀了三十几个了……”

    周晚:“你尖叫的时候还有空数呢?”

    “因为我好像叫了几十声……”

    “……”

    “也不行,”燕星辰逐渐压下了头疼,再次转用金拆,朝着前方周晚拦住的那个恶灵而去,口中道,“我之所以急着换来温寻,借用招鬼符和你们的体质猎灵,不是为了积分。组织赛排名只是额外附加的东西,但是破局失败,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我们猎灵,是要尽可能在对上盲女之前,瓦解她能调用的力量。”

    他们不是拿到第一的积分就行。

    他们要做的是彻夜猎灵,尽可能猎杀一切恶灵。

    因为他们迟早要和盲女动手,盲女能驱使的恶灵越多,他们的赢面越少。

    拿到秘法书上册之后,燕星辰翻看了那些秘法的限制和用法,心中已经大致有了预估。

    明日死十人,后日死百人。

    还活着的玩家不可能坐以待毙,如果明天没人破局,没有能力破局的玩家只会破罐子破摔,在明天结束之前就直接和青山族人撕破脸。

    届时,女祭司会发现这些“外乡人”大部分都发现了她的秘密,必然会驱使恶灵,开始一场屠杀。

    他们其实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了。

    如果从现在开始猎灵,同时激起其他玩家对排名的在意,促进猎灵速度,到时候女祭司和玩家们撕破脸,还活着的玩家们自然会分担其他青山族人的攻击。

    他再和齐无赦一起动手,巧用技能,说不定可以和失去左膀右臂的女祭司速战速决。

    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他们提前除去这些听从于鬼王——也就是盲女——的厉鬼。

    “我们现在没有别的选择,继续动手。”

    梁讳却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臂,拦住了他出手的动作。

    今天黄昏从祭司殿出来之后,她对燕星辰的态度,比之前还要和善。

    她给他递了一瓶水:“喝口水休息一下。你的破局方向没有错,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但是要尽可能猎杀恶灵的话……我还有一个办法。”

    燕星辰一愣。

    一个小时后。

    青山族的另一处。

    几个来自天河这个组织的玩家围在深巷的一处角落,悄悄靠近,正准备猎杀角落那个他们好不容易找到的恶灵。

    “呼呼……”

    一阵阴风刮过。

    那几人背后一凉,猛地转身回头看去。

    他们身后,小巷的另一处,足足四个恶灵齐至。

    加上他们本来打算围攻对付的这一个,足足有五个!!

    “什么玩意??”

    “我日,哪来的?”

    “靠靠靠靠靠靠啊!!”

    “找了几个小时才找到一个,为什么突然来了四个?”

    “这可是送上门的积分,愣着干什么动手啊!!四个也不是对付不了,用点底牌的事情……”

    “……”

    不多时,天河的组织积分便加了两分。

    那几人纷纷挂了彩,看着面前又多了几个恶灵,嚎道:“救命啊!!”

    小巷的另一侧。

    燕星辰等人躲在暗处。

    齐无赦听见那头的动静,说:“差不多了。”

    他说着,撕下了自己身上贴着的招鬼符。

 &n

bsp;  温寻也跟着撕下,胆怯地说:“他们好像很崩溃啊……不会对付不了那么多吧?”

    燕星辰淡然道:“评估过他们实力,这些他们刚刚好能对付,喊得大声而已,死不了。”

    周晚:“温寻你的表情为什么看上去很感同身受?”

    温寻:“……因为在他们身上看到了几个小时前的我自己。”

    燕星辰只是说:“走,去找下一队玩家。”

    ——这已经是他们“帮助”的第四队玩家了。

    这便是梁讳的方法。

    其实不难,只是这个角度是习惯从独来独往依靠自己角度思考问题的燕星辰想不到的。

    他们既然能用温寻和齐无赦的天赋技能和体质吸引恶灵,那为什么不能用其他玩家来一起对付恶灵呢?

    既然目的不是组织赛排名,也不是像黄泉那样稳居第一,那么其实能杀恶灵的人越多,对他们完成戮神有更大的帮助。

    所以他们其实只要找到其他玩家所在——这一点更不难,玩家基本都要用到道具,道具的使用都是有痕迹的,寻着痕迹大致都能知道哪里有人。

    找到这些还活着的正在猎灵的玩家之后,让藏在暗处的齐无赦和温寻一起引来恶灵,大致根据他们的实力预估,引来的恶灵数量差不多之后便去找下一批。

    正如许千舟所说,在青山族几百年前的困境当中,盲女抵不过人心,找不出一个愿意站出来牺牲光明帮助她的人,是因为人人都觉得会有别人站出来,人人都觉得自己可以等待别人来解决问题。

    所以盲女诚实地将一切都告诉了青山族人,以询问的方式寻求别人主动的帮助,得到的是一片沉默。

    青山族人反而怀疑盲女的动机。

    可如果不告诉那些青山族人真相,直接将付出平均给每一个人,也许事情就会突然变成另外一种样子。

    现在副本进行到这一步,能进组织赛副本的玩家都不是省油的灯,就连温寻这个凑人数的,都能知道明天是最后一天。

    很多组织根本对完成主线任务没有兴趣了——巫女祭神副本现在透露出来的难度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染指的,他们能够尽量活下去并且获得尽可能多的积分,就已经不错。

    这也是为什么主线任务只有前几的组织在做,积分比拼却白热化。

    如果燕星辰让齐无赦直接告诉还活着的其他玩家,让大家一起猎灵对付女祭司,反而会适得其反,引起其他人怀疑。

    他们会怀疑破晓别有所图,也会不想让破晓获得好处。

    不如直接给他们偷偷引来鬼怪,让每个人都在能对付的边缘,应接不暇。

    燕星辰难得由衷感叹:“真是个好方法。”

    如果只是他自己,他或许会尽量计算自己这边的能力,以最快的方式自己解决副本的危机。

    这么……咳,这么损的一招,居然除了齐无赦之外,还有人能想到。

    他再次有些探究地打量了一眼梁讳。

    梁讳在他上一个副本,也是用了兵不厌诈的一招,直接算计了樊笼规则,让樊笼规则不甘不愿地给了永久技能作为奖励。

    这一次直接算计了副本内所有玩家。

    梁讳读懂了他的眼神,笑着说:“我这些,都是别人教我的。”

    “哦?”齐无赦比燕星辰问得还快,“谁和我想的那么像?”如果梁讳刚才没有建议这么做,他也会这么建议。

    “不记得了。”

    燕星辰:“?”

    “真的不记得了。我以前差点死在副本里,被一个赴死者救了……”

    “赴死者”这三个字一出,燕星辰和周晚都下意识看了一眼齐无赦。

    梁讳接着便说:“不可能是齐无赦,我那都是多少年前了。救我的那位,破局风格都是这样的,我跟着他一段时间,学了不少东西。后来他把我带来了破晓,我就再也没见过他。”

    “他在的时候,还总是教我——‘路都是人走出来的,但是好走的路一定是别人走出来的。’”

    周晚钦佩道:“不要脸程度和咱们这位赴死者有得一拼。”

    齐无赦非常赞同地点了点头。

    温寻:“……”

    破局的倒计时本来给众人头上都悬了一把利剑,他们都是起码进出过几个副本的玩家,面上大多镇定,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紧张的。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下一秒就突然死亡。

    但梁讳这算不上往事的往事加上齐无赦一如既往的反应稍稍调剂了一下气氛,就连温寻都放松了一些。

    唯有燕星辰,他仍然紧绷着,心中大致在计算着恶灵的数量,不断地反复推算着巫女祭神的副本逻辑。

    他脚步一停,说:“到了。”

    他们边说边动身,此时已经到了另一处有玩家在猎灵的地方。

    几人再度躲到了新的这一队玩家看不见的角落。

    齐无赦立刻给自己贴上了招鬼符咒,正打算和之前一样二话不说直接往温寻身上也糊一张,温寻已经开始熟练地往自己额头上贴了一张,活生生像个乖巧僵尸。

    温寻有些不自在地说:“招鬼是挺可怕的,但是看了几次给别人招,好像、好像有点爽……”

    近处再度传来了新的一队玩家看见一大波恶灵之后快乐又崩溃的声音。

    ……

    厉九泽手中正翻着那秘法书的下册。

    白天在祭司殿,齐无赦等人拿走了上册,他一看便知道下册拿走祭司殿必然警醒,但他没有别的选择,他不拿,之后慢他们一步的其他组织的玩家们找到这里,也会拿。

    所以他只能忍着一口气拿走了下册,为了逃出祭司殿,黄泉当场便死了两个玩家,如今包括他在内只剩下三个人。

    厉九泽这一晚上的黑脸就没下来过,还活着的另外两个黄泉玩家根本一句话都不敢说。

    此刻,他在这里研究这得来不易的线索,另外两人在猎灵。

    另外两人刚击散了一个恶灵,厉九泽便拿出那记录组织赛信息的钥匙,敲击钥匙点开了排位。

    破晓已经以七十五的分数高居第一。

    他们刚刚猎杀了两三个积分,分数上涨,纵然暂时被挤到第二,但前二应当是稳的才对。

    可是厉九泽打开积分排行榜的那一刻,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彻底蒙上了一层寒霜。

    ——黄泉居然在第十一名!!

    前几个小时,除了前三个组织,其他前十的组织也就差不多二三十分,根本没有几个四五十分的。

    此时居然前十全都是五六十分往上。

    另外两人也看到了。

    之前被周晚伤过的那个短发黑色卫衣女人面色猛地一变:“这怎么可能?我们可是五六十分,那些中型小型组织哪有这个能耐几个小时之内找到十几个恶灵!?”

    另一人也说:“破晓吃了什么药,一晚上涨了六十几!???”

    厉九泽一言不发。

    他抓着秘法书的手暗自发紧。

    黑卫衣短发女人担忧道:“糟糕,九泽,你进副本前还和组织下了军令状,现在……”

    厉九泽获得黄泉倾力培养,不是没有代价的。

    黄泉给他这么多的底牌、道具、帮助,自然是为了让他能反哺黄泉,即便组织赛不能拿到绝对的第一,但前三总不能没有。

    此时连前十他们都保不住……

    而且他们是知道的,猎灵和戮神息息相关。

    如果他们主线任务无法完成,积分任务也如此萎靡,就算能活着走出副本,黄泉……

    厉九泽近乎磨着喉咙:“齐、无、赦。”

    “我们——”

    “我们能赢,”厉九泽打断了她,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秘法,冷冷道,“不猎灵了。跟我回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704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