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伪装学渣 (大乳少妇丰满)最新章节列表

没成亲的兄弟关系大多数是比较好的,成亲之后,中间多了两个女人;兄弟之间经常起嫌隙的不在少数,可见女人枕边风的厉害。

    “有情分就行,老大不是薄情寡义的人,只要我们还活着,他就不可能不管老二。”肖老太太想的多,也想的远,“只要大丫出息了,招赘了,我们也就放心了。”    伪装学渣 (大乳少妇丰满)最新章节列表    

    就如她说的,老大一家就是老二一家的靠山呀;有老大在,赘婿不敢生出旁的心思,谁管他时不时真心的。

    肖老爷子也只能这么想了,老二在处理二丫的事情上确实有欠妥当,即便不当场打个半死,也该打一顿;二丫干了坏事什么惩罚都没有,仅仅是分家,分家的时候他们两老还分的很公平。

    老大一家不心里堵着怨气就不错了。

    他是不指望老大能多顾着老二,只盼着老二两口子老了能过得下去。

    肖正宁回房后,揽着媳妇儿说了堂屋的事儿,肖乐氏对此不置可否,“大丫那孩子是不错的,拉拔一把就拉拔一把了;二丫不行,我对大丫二丫差了?我家女儿有的东西,时不时的也会给她们带一份。二丫什么时候恨上了我女儿,我都不知道;要不是三丫命大,有我们哭的。”

    “知道,知道,二丫不会送去读书;二弟心里明白着呢,一个对亲堂妹下手的女儿,长大了未必会孝顺他们。既然如此,小时候便不能多疼她,宁愿把这份爱给大丫,把大丫培养出来,也不能让二丫出头。”

    肖乐氏这才放心了。

    说说笑笑聊着天,肖正宁又得意的跟妻子分享女儿有多聪明,读书有多好;先生都夸呢,他都被院长问是不是提前教过三丫了,可见三丫有多优秀。

    肖乐氏静静聆听完,万分庆幸,“还好把三丫送去县学了,不然可浪费三丫这份天赋了;康康的天赋不错,平平我没看出来,三丫的天赋应该是更在康康之上。”

    “不是应该,是肯定在康康之上;回来的路上探闺女的话,短短几天,咱们家闺女能读三百千了,并且能解释其意。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们家闺女是天才,而且是天才中的天才;只要不中途不出意外,不夭折,必定会有所成就。”肖正宁说的相当骄傲。

    “那咱们三丫可真厉害,幸亏是送去县学了。”不然,哪儿知道女儿的能耐,说不得以后他们两口子的骄傲是女儿呢。

    两口子彼此心生骄傲,得意;但,他们没有得意忘形,知道这时候更该做的是督促女儿努力学习。

    “明天我和娘商量一下,给咱们女儿好好补补;读书费脑子,三丫读书尤甚,更改好好补补。”

    肖正宁点头附和,“是该吃好的,鸡蛋、肉,再向别家买只鸡回来炖给三丫吃;中午吃了肉,下午我得带他们回去,县学的饭菜可没有家里可口。”

    “那我再给三丫准备些吃的,咱们的萝卜丁就不错,能下饭能当零嘴。”肖乐氏说着便起身走了,独留肖正宁一人在房内愣神。

    女儿才是她的心头宝,丈夫成了野草。

    肖乐氏走进堂屋,先向两老问好,而后道:“娘,咱们家的萝卜丁腌制的差不多了,我来调一些酱料伴一伴;明日给三丫带去县学吃,对了,前天刚下了雨,山里的菇子应该长起来了,等会儿让两个小的去山上找些菌子。用菇子做酱,也一并给他们带上。”

    “这个好,他们好几天才回来一次,等会儿你拿了钱去村里屠夫家里的买几斤猪肉回来;要是能买到一只老母鸡就更好了,炖些黄芪给他们补补身子。”肖老太太顾不上老头子了,赶忙拉着儿媳妇往厨房走。

    儿子、孙子孙女在外求学,家里吃饭的少了四口人;平常有点好的他们舍不得吃,说来,平日里能有什么好吃的?不过是一些山货罢了。

    但,这些山货最是滋补,给几个求学的孙子孙女做了带走最好。

    婆媳两一向和睦,又一心为了儿子/丈夫,孙子孙女/儿子女儿,那就更能说到一处去了。

    肖老太太掏钱让肖乐氏去买东西,肖乐氏拒绝了,分家之后,家里的银子都在她这里;公公婆婆手里银钱不多,让他们存着吧,哪儿有用公公婆婆钱财的道理。

    肖乐氏风风火火买了猪肉、老母鸡回来,又去喊了儿子们去山里摘新鲜菇子;下午忙忙碌碌的整理好食材,晚上连夜熬制了猪肉菇酱,又调制好辣椒酱伴腌制好的萝卜丁。

    每一种都分了四份装,给三丫那一份明显要多要重;肖正宁无奈笑着接过,吃了午饭又带着儿子女儿出了门。

    在外面遇到肖正荣领大丫在外等候,肖鸿康三兄弟瞅着大丫和二叔愣了愣。

    “大哥,大丫就拜托你了。”摸出五两银子交给他。

    “无妨,都是小事。”肖正宁接过揣怀里,问他,“给大丫日常伙食费了吗?”

    肖正荣手一顿,问道:“要多少?”

    “县学食堂吃饭不贵,一荤一素十个铜板一顿;素菜五个铜板一顿,要是再简单的就是两三个铜板了。”肖正宁说完,肖正荣又掏出半两银子,兑换成铜板是五百文,足够大丫接下来几天在县学的吃喝了。

    肖正宁带上儿子女儿,又接过肖大丫的户籍和行李,这才领着一窜孩子坐村里的牛车去县学。

    到县学里,肖正宁大方两个儿子自行回书院,他领着女儿和肖大丫去女子书院;到了女子书院外,冯夫子拦住了他的去路。

    “肖夫子请留步。”

    “冯夫子放心,在下不进学院;只,在下的侄女想入学,得麻烦夫子给办理一下,我稍后去和院长说一说。”

    冯夫子点头,“把你侄女的户籍和行李给我,办理好了入学证明,我会把户籍交还给你。”

    “好,一切拜托冯夫子了。”

    交接好,肖正宁叮嘱女儿和侄女听冯夫子的话,见两个女孩儿乖巧应着,他才转身离开。

    冯夫子领人进书院,打发明婳去宿舍;她领着人先去办了入学,束脩交给办理入学证明的人并做了登记,她领着肖大丫去宿舍安顿。

    “大丫,明婳先来,对书院较为熟悉;有不懂的可以问明婳,也可以问其他几位学子。”

    “好。”肖大丫怯懦地点着头。

    冯夫子看的直摇头,不明白都是一个姓儿的女孩子;肖大丫跟明婳差距也太远了些,希望入学之后能掰正她的性子,怯怯懦懦,畏畏缩缩的像什么话。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688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