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宋绯烟千羽野在阳台第420章/我们对着镜子做

云家。

    云淑坐在铜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眶有些泛红。

    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更是她人生新的开始,也是她离开云家的日子,以后她就是孙放的娘子了。    宋绯烟千羽野在阳台第420章/我们对着镜子做  

    “淑儿真好看,娘盼着这一天盼了很久了,你终于出嫁了,以后一定要跟孙放好好过日子。”苏姨娘喜极而泣。

    “放心吧娘,我会的。”云淑不舍。

    “若是孙放敢欺负你,就告诉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一旁的云婷关心道。

    “谢谢大姐。”云淑感动无比。

    “跟我客气什么,还好来得及赶上你的大婚,来,我来给你梳头!”云婷拿起旁边的梳子就梳起来。

    云淑眼泪瞬间倾泻而出:“大姐,有你真好,下辈子我还要当你的妹妹。”

    是大姐教会她坚强,勇敢,身为女子一样可以活出自己的精彩,更是大姐成全了她。让她没有像其他女子那般只会嫁人生子,而是让她经营烤肉店,发挥自己的长处。

    “傻妹妹,这是必须的。”云婷欢喜道,亲自帮她梳妆打扮。

    “大姐,下辈子我能当你姐姐吗,这样到时候我就可以教训你了。”走进来的云璃听到云淑那样说,冒出来一句。

    原本温馨感动的场面,被她一句话给逗笑了。

    “你这丫头皮痒了是吧,还想教训我?”云婷故意瞪过来。

    云璃吓得一哆嗦:“大姐,我开玩笑的,你可不许在打我,今天是三姐大婚的日子,我要是被你揍了多丢人啊。”

    “你还知道丢人?”

    “当然了,如果让我家大叔看到我被打了屁股,还不得笑话死我。”云璃吐槽。

    “我不笑话你。”跟着她进来的雪千殇开口说了句。

    云璃脸色一囧:“大叔你就不能当没听到到吗?”

    “好,我没听到。”雪千殇无比配合道。

    云婷无语,不在理他。

    外面已经响起了鞭炮声,下人进来汇报:“大小姐,三小姐,四小姐,新郎官到了,咱们赶紧出去了。”

    “好!”云婷亲自帮云淑盖好红盖头。

    云淑被众人簇拥着出去,云小六早就等在门外,蹲下身来:“三姐,我背你出去。”

    “好。”云淑感激的趴在他的后背上。

    云小六将她背起来,一咬牙:“三姐你也太重了,以后少吃点。”

    “你这臭小子,可不许说这话,以后怎么背自己的娘子啊。”云婷打趣道。

    “谁说我以后要背她,说不定到时候她背着我呢。”云小六撇嘴,背着云淑走出去。

    “你这小子还真敢想,小心这话被人听到以后没有姑娘敢嫁你。”云璃逗他。

    “不嫁就不嫁,我才不稀罕。”

    姐弟几个人说笑着走出去,走过前厅,众人纷纷站在两旁恭贺道喜,云相很是满意,亲自将云淑交给孙放,这才安心。

    “以后好好对淑儿,若是让她受委屈,我可饶不了你!”云相严厉道。

    “岳父大人放心,淑儿比我的命都重要,我一定好好待她。”孙放保证道。

    云淑进了花轿,孙放带着迎亲的队伍走了,云相直到看不到人才收回视线。

    “开席,今天不醉不归!”

    “是!”

    下人纷纷端着饭菜过来,云婷瞥一眼那些下人,立刻冲云璃和雪千殇使了个眼色,两个人起身去了后院。

    美食佳肴上来,大家纷纷欢呼。

    “今天我可得多吃点,据说陛下派了御膳房的大厨来操办酒席,这可有口福了。”一名大臣说道。

    “整个大燕国也就云相能有如此殊荣,咱们都是沾了云相的光,我们敬云相一杯。”

    众人纷纷举起酒杯,云相无比喜悦:“大家客气了,那就多吃点,管够!”

    大家举杯痛饮,大块朵颐,吃的无比欢喜。

    只是吃到一半时,秦静怡突然肚子不舒服了:“赵珂,我肚子有些难受,你陪我去一下。”看書溂

    “好。”赵珂立刻带着秦静怡离开。

    苏轻幽带着云思亭也走了,说是去后厨看看有什么帮忙的。

    陈王心领神会,看向正在大口吃肉的莫兰:“你要不也去方便下?”

    “不去,我又没有,这大棒骨真香,我可得多吃几块。”莫兰含糊不清的说着,又啃了一大口肉。

    陈王撇嘴:“秦静怡都去了,你要不去看看她?”

    “我去看她做什么,有赵珂陪她,用不着我。”莫兰反驳。

    陈王心里感叹,怎么自己就娶了个傻婆娘,带不动,带不动啊。

    他也不敢在多说,这些宾客当中说不定就混着温家的人,若是在多说肯会起疑的,待会动起手来他保护好莫兰就是了。

    正吃着的云相举起酒杯的手突然一抖,酒杯直接摔在了地上:“哎呦,我怎么突然这么头晕啊。”

    “云相你不会是喝多了吧,哎呦,我也晕了。”一名大臣没说两句,直接昏倒在饭桌上。

    其他人一惊,纷纷看过来,刚要询问怎么回事,全都一个个的倒下去了。

    君远幽瞬间面色清冷:“不好,来人!”说完就要起身,只是整个人站都没站稳,下意识的用手扶住了桌子,最后又坐回了地上。

    “夫君,你怎么样?”云婷立刻给君远幽把脉。

    “怎么回事,难道这饭菜有毒?”莫兰大喝一声,赶紧将手里的大棒骨丢了。

    “别怕,本王护着——”陈王话还没说完,就昏了过去。

    “陈王你怎么样?”莫兰脸色一冷,也跟着昏了过去。

    偌大的院子上百人都不明所以,全都倒在饭桌上或者地上。

    而原本候在一旁伺候的那些下人,见众人全都倒下,唯独君远幽和云婷勉强撑着没昏过去,他们顿时变了脸色,全都掏出衣袖里的匕首。

    君远幽眼神透着一股子狠厉和决绝:“就凭你们这些人就想除掉本世子,做梦!”

    突然宾客中,一名男子猛然起身:“凭他们自然不可能,所以我们才在饭菜里动了手脚!”

    “你是礼部侍郎的儿子?”君远幽怒瞪过来。

    “错,我不过是借用了他的这张脸。”那男子不屑的说着,揭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真容。

    “你是温涵天的管家!”云婷一眼就认出了他。

    “没错,世子妃好眼力,只可惜当日在密室你们大难不死,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管家说着,抽出腰间的软剑砍过来。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664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