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后车座的疯狂运动(钰慧驾校)最新章节列表

许青说的这些都是有前车之鉴的,上次娘子喂完了宁儿之后就去练剑了。

    回到之后许青问她把宁儿放哪里了,她自己都没想起来。

    后来动员了府里所有的丫鬟,才在书房的屏风后面找到。    后车座的疯狂运动(钰慧驾校)最新章节列表    

    娘子的忘性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可得嘱咐小丫鬟把宁儿看好了。

    许青玩了一会儿小宁儿之后,又将他放回了摇篮之中。

    今天难得能有人陪他玩这么长时间,显然宁儿很开心。

    临了还给许青吐了个泡泡。

    当然了,吐了一半就破了。

    想想小宁儿也是可怜,生到了这么一个家里。

    爹娘忙着秀恩爱,孩子只能丫鬟带。

    现在都学会自己跟自己玩了。

    懂事的让人心疼。

    当初苏浅在宁儿还没生下来的时候就准备好了一些,衣服,玩具,谁知道宁儿现在实在是太小了,现在这些都还用不上,到现在还搁置在家中。

    想不到啊,上辈子活了二十多年连女子的手都没碰过,如今在楚国自己都还不过弱冠之年,孩子都有了!

    家里常年大中小三个活力十足的美女。

    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

    玩完了宁儿之后,许青又与萱儿聊了一会儿,而后便从萱儿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穿过厨房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许青总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药味……

    家里没人生病啊,怎么会有药味?

    而且这股药味怎么还透露着淡淡的熟悉感?

    难道自己一年多没喝,脑子不由自主的开始想了?

    许青摇了摇头,走进了卧房之中。

    苏浅此时正坐在桌边,桌子上有个酒壶。

    许青看着苏浅道:“娘子今日怎么没有午睡,反倒是坐在这里发呆?”

    苏浅开口道:“夫君明日便要赶赴边关了,不如与妾身对饮几杯,权当践行如何?”

    许青点了点头道;“好啊。”

    夫妻俩人已经很久没有对饮过了,娘子今日有此雅兴,许青自然妇唱夫随。

    苏浅将桌上摆着的两个酒杯斟满了酒。

    苏浅看着这略微带着褐色的液体疑惑道;“娘子,这是酒吗?”

    如今他们家里喝的酒都是经过反复蒸馏的清澈如水一般!

    娘子倒出来的东西为何如此颜色?

    苏浅道:“黄酒不行吗?就夫君的酒量难道,能陪妾身喝完一壶竹叶青?”

    黄酒很好啊,能入药,有品位,属于酿造酒,淡淡的酒香中带着一丝酸甜味。

    许青道:“可是娘子你这酒的颜色也不像是黄酒啊……”

    苏浅哼道:“难道夫君还担心妾身下毒不成?”

    许青摇了摇头道:“娘子这是说哪里话,娘子怎么会下毒呢?”

    就苏浅的武艺,真看自己不顺眼了,还用得着下毒吗?

    再说了,两个人杯中之酒的颜色都是一样的,这怎么下毒?

    许青担心的不是下毒的问题,而是担心,娘子这从哪里拿的黄酒啊,这颜色不会是过期了吧……

    看着娘子端起杯子喝下去的模样,许青原本的疑惑顿时抛之脑后,娘子都喝下去了,就算杯子里装的黄酒真过期了,也得喝下去。

    酒液入喉之后,许青的眼睛忽然一凝。

    他就说为什么路过厨房的时候哪里来的药味,原来娘子偷偷摸摸去熬药了。

    不但熬好了药,而且娘子还把药下到了黄酒里!

    怪不得酒颜色那么深。

    不过还别说,味道还真挺不错的。

    岳父大人的药方从自己这里传下去的时候可以进一步改进了。

    到时候自己就这么来一句:兑酒服用,风味更佳!

    啧啧,后人会感谢他的。

    但是……身体貌似热起来了……

    许青抬起头看着苏浅,苏浅的酒杯里的酒却是已经空了……

    而后苏浅又将两个酒杯斟满了酒,抬起头看着许青问道:“夫君还继续喝吗?”

    许青痛快的端起酒杯道:“喝!”

    一刻之后。

    许青揽着苏浅的纤腰,两人坐在床边。

    苏浅的脑袋紧贴着许青的胸膛,眼神中已经带上了些许迷离之色……

    许青呢喃道:“娘子听说狼狈为奸这个成语吗?”

    苏浅脑袋在许青胸膛前蹭了蹭,就算是点头了,说道:“听说过啊,怎么了?”

    许青问道;“那娘子知道这个成语的由来吗?”

    苏浅晃了晃脑袋道:“怎么由来的?”

    许青说道:“狈这种动物啊,跟狼长得其实很像,但是呢,狼的两条前腿长,两条后腿短;而狈正好相反、它的两条前腿短,而两条后腿长。”

    “有一次,狼和狈一起去一个农户家里想要偷羊吃,但是羊圈的篱笆很高,他们都跳不过去又撞不开羊圈的门。”

    苏浅呢喃着问道:“后来呢?吃到羊了吗?”

    许青道;“后来它们有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让狼骑在狈的脖子上面,狈再用两条长腿站起来,这样把狼扛起来,狼就可以用两条长长的前腿,越过篱笆,进到羊圈里成功吃到羊。”

    许青说完之后,苏浅脸上还有喝完酒后留下的红晕,问道:“所以夫君与妾身说这个典故是什么意思?”

    许青一只手不老实的拉开苏浅衣裙的束带,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娘子,为夫今日想要做一回狼……”

    苏浅继续晃了晃脑袋道:“好,就依你……”

    就在许青准备欺身而上的时候,苏浅却是又开口道:“可是妾身怎么还听说过另一种解释。”

    许青问道:“什么解释?”

    苏浅想了想说道:“传说狈这种野兽,的确跟夫君说的一样,前腿很短,后腿很长,但是只有抓羊的时候,狼才会骑在狈的身上,进入羊圈,平日里狈可是要趴在狼的身上由狼驮着走的。”

    许青怔了怔道:“娘子这是什么意思?”

    苏浅将许青刚刚拉开自己衣裙束带的手一把抓过牢牢锁住,而后又反锁了许青另一只手,稍一用力便将许青整个人给丢到了床上,而后拔下了头上的发钗随手放到床边的矮桌上,头发便散落了下来。

    最终苏浅成功欺身而上,反客为主,压住许青无罚动弹:

    “妾身的意思是,我们今天不抓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652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