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张敏陈法蓉陈红全文阅读_我的家庭女教师

“童兄,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赵宏图要先看反应。”

    “丁兄你别慌啊?我说出那些话就是把赵宏图往这边引,让你们做投资那么多自行车不就是为了公众号,这个公众号不就是给小街在市民嘴里洗白的工具么,你们趁着这个热度发出基金会的通知,就在公众号发!”

    狗头听着电话里的话,疑惑道。  张敏陈法蓉陈红全文阅读_我的家庭女教师    

    “为啥是公众号。”

    童易大怒。

    “狗头我劝你去补补课,有钱人不骑自行车,他们也不会关注公众号,也不需要基金会,他们要的是利益,段坤做这件事情他们干预就会有阻碍,而骑自行车的人才是没钱的人,只要是资本家出钱,他们就开心!动动你的狗脑子!”

    狗头没骂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丁伟刚挂了电话急忙回去找主子邀功。

    没办法!

    童易是丁伟刚认识的,也是丁伟刚介绍的,现在这家伙让赵宏图都有点头疼,这不是功劳?

    市长办公室,穆民和柴硕的待遇与丁伟刚截然不同,两人有椅子有茶水,赵宏图眯着眼呵呵笑道。

    “这是童易送给衙门口儿的红包,还是他吃饱从嘴角漏下来的?“

    柴硕呵呵笑道。

    “童易不参加新公司的任何利润分红,赵市长您就别往他身上猜了。”

    穆民紧接笑道。

    “这次成立网络娱乐公司只要还是想要和天北的农业局,市场局等合作,把咱们天北的特产搬到网上卖出去,不论是工业还是农业,甚至畜牧业我们都会帮忙销售,让天北的商户,农民做到足不出户把手中的商品销售到全国各地。”

    赵宏图笑了。

    “你们能为天北想我心里开心,可你们如此有把握?”

    穆民笑道。

    “失败和成功对衙门口儿都没什么影响,我们今天来只是想找市长大人申请一个许可证,并且把童易答应的红包送了!其实我和柴硕也是迫不得已,下面有人为难我家的可怜的小童,不能吃辣椒硬是被灌了一碗的辣椒和白酒,饭桌都没让上!赵市长啊,童易也算是个普通市民吧?而且还在为市里分忧,您不觉得衙门口儿做的很多事情挺让人寒心的么?”

    赵宏图皱起眉头,穆民呵呵笑道。

    “郑观音和童之间的事情您应该知道,郑家老爷子应该也知道,刘业自然也是知道的,两家的事情两家来处理,可杨帅,林清风两个人掺和进来了,市长大人啊,我和童易情同手足,我不掺和一脚有些说不过去了。”

    柴硕认真点头。

    “我也一样!”

    穆民呵呵再道。

    “红包我送来了,可这个红包还没落在您的手里,段坤拿出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如果我们的新公司成立之后,您觉得我们会只把钱往兜里揣么?杨屯而这个地怎么做怎么亏,凤鸣接了就行了呗,还把人折磨送去了医院,我们自己花钱住院,还得硬着头皮解决杨屯儿的亏损,赵市长您也拿出一点诚意来好不好?当然我是在和您商量。”

    赵宏图双手的十指交叉,淡漠道。

    “你想要什么诚意。”

    穆民呵呵笑道。

    “杨局好像有一个司机姓宋吧?我是小卒,也动一下对方的小卒吧,开除一个司机对赵市长来说不麻烦吧?”

    柴硕紧接道。

    “杨屯儿建设大概需要两年的时间,段坤需要一年,一年后您拿段坤的诚意,两年后我给您诚意。”

    赵宏图淡漠道。

    “这是童易的意思?”

    穆民摇头。

    “和童易没关系,如果他的意思,今天我们就会用另一个办法去动杨帅和林清风了,该说的我们都说了,剩下就是我们该做的事情了,市长大人您忙,我们先走了。”

    柴硕和穆民前脚刚走,赵宏图的电话直接打到了郑檀的书房里,唠唠叨叨的把事情说了一遍,郑檀回了一句要睡午觉了,赵宏图就像吃了个粽子噎在嗓子眼一样难受。

    左右想着心里有些怨气,赵宏图思考了一会,面带笑意的离开了办公室。

    三十分钟后,赵宏图和童易坐在一间茶楼的二楼窗户位置,赵宏图喝着茶笑道。

    “吃了辣椒吐了血,心里肯定不好受吧?”

    童易是个粗人,喝不出这是什么茶来,撇嘴淡淡道。

    “贼鸡儿舒服,甚至想在来一次。”

    赵宏图点了点头,安静了大约十分钟,赵宏图指着楼下的车子淡淡道。

    “机会给你了,是你吃辣椒还是对方吃辣椒看你个人决定,你要是敢骗我,我有一百种办法收拾你。”

    童易转过头看着楼下的车子,眼神带着几分迷茫,当看到这个家伙出现在面前的时候,童易笑了。

    “林主任,好久不见了啊!”

    当林清风看到坐在赵宏图身边的童易时已经有些慌了,赵宏图转过头上下打量了一眼林清风,淡淡道。

    “坐!”

    林清风刚要坐下,童易突然拿起茶杯摔在椅子上,对着林清风眯眼笑道。

    “林主任请坐。”

    此时林清风真的慌了,伸出手准备扫去椅子上的碎片时,一壶热茶淋在了他的手背上,林清风捂着手背发出闷哼,童易拿着茶壶眯眼笑道。

    “林主任很冷吧,这怎么还打哆嗦了呢?”

    林清风咬牙瞪着童易,转头看向赵宏图,发现这位市长大人此时面无表情的看着窗户,似乎一切事情都没发生一样,林清风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

    坐在锋利的瓷片上,低声道。

    “赵市长,一切都是杨帅让我做的。”

    赵宏图转过头疑惑道。

    “他?他让你做了什么?我今天来是找你询问杨屯儿土地的事情,咱们的一把手忙着处理政事,市里建设好像是归我管,我怎么没听说杨屯儿棚户区改造的事情落在了凤鸣的肩膀上呢?还让凤鸣派来谈合作的人站在饭桌旁看着你们大吃大喝,然后逼迫一个肠胃炎十分严重的人吃了一碗辣椒,对吧?”

    话落赵宏图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童易,一年后我看不到基金会,你和刚才那个杯子的下场一模一样。”

    赵宏图走了,童易站起身弯腰恭送,随后转过头拿着桌上的茶壶呵呵笑道。

    “那天晚上你很嚣张啊!忘记和你说了,赵宏图是市长兼副书记,有权利处理你们这些小鱼小虾,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呢?我给林主任洗个头发吧。”

    话音落,茶壶中的热水顺着林清风的头顶淋下,林清风一动不动,童易丢掉茶壶看着脸色涨红的林清风,弯腰笑道。

    “现在赵宏图不会让我做的太过分,我呢~先收点利息,告诉杨帅和刘业,有些事情开始了就没有半路退出的道理,而你也一样!”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651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