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蜜里调油by棠眠(失禁喷水h)最新章节列表

不过是因为利用电脑算命的方式,算出了一个关键人物,一个关键地点。

    且不说电脑算命这种形式到底有几分可信,就说梵天之脑当时的语气,任何人听了,都不免会觉得他有几分夸夸其谈、危言耸听。

    对计算出来的结果,自然会有些斟酌、分辨,至少要追问几句,让梵天之脑给出更多的论据。  蜜里调油by棠眠(失禁喷水h)最新章节列表    

    这是正常人的想法,大智师和金刚陀也都是这么想的。

    但日莲雪海不是这样的,他一听到梵天之脑的说辞,就起了一份杀心,杀心一起,就疑心敌手已经感受到这种杀意危机,立刻动身。

    连他极为器重的两个手下,都没有多叮嘱一个字,用来警戒老巢的诸多智能守卫,也全都没有被惊动。

    连超级计算机、智能程序,都反应不过来他那一刻的决断与行动。

    这是何等的心志魄力,何等的勇猛精进。

    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让关洛阳也感受到了措手不及。

    当时,关洛阳的大半精神都还沉浸在天魔心法、基因武道的层层吞噬转化之中,这个状态,是他大半个月以来,每分每秒都在持续的一种惯性。

    而且因为修炼渐入佳境,速度逐步提升,从心到身,细胞基因的每一个层面,都是在这种修行进化之中沉浸的越来越深。

    就算心灵上生出了警兆,下意识的做出了应对,体内种种功法运转的状态,也还没能彻底调节过来。

    那一拳一刀,抵挡住了日莲雪海的突袭,却也在两次对轰之中,让体内的种种功法躁动起来。

    尤其是天魔功,天魔心法的魔性深邃,更有一种破地吞天的狂性,什么功法都想要吞噬进去,化为天魔心法总纲的一部分。

    可这种特性之中,包含着绝大的险恶,因为,对天魔功来说有益无害的吞噬扭曲、胡乱赘生,对于修炼者来说,却未必无害。

    天魔功是不会管修炼者是哪一种人类、哪一个种族、性别如何、心态如何的。

    譬如说,天魔心法总纲正在吞噬一门分为三重天的功法,吞了第一重之后,觉得要把修炼者的躯壳改一改,吞了第二重,又觉得应该朝另一个方向修改。

    这个时候,这门恶劣的魔功,不会让修炼者有时间调节到最初完好的状态,去做修正,而是直接在第一次修改的基础上,把第二种修改方案叠上去,不管有无矛盾,会否冲突,是不是会激发某种变异。

    关洛阳在主神空间的时候,曾经打听到不少轮回者为了追求效率,修改各类天魔功,放大了吞噬的一面,结果被功法反控的例子。

    那些轮回者会长成什么模样,就取决于他们身上的天魔功,当时吃了些什么东西。

    若是吃了葵花宝典、青鉴秘卷一类的武功,多半会变成雌雄同体,美若天人,痴迷于跟各种人物野兽采补交合。

    若是吃了摄魂大法、狮子吼之类的法门,多半会血肉溶解,变成一团有意识的音波,热衷于奏响不可理解的曲调杂音,惑乱心智,收割灵魂。.com

    按照关洛阳的推断,如今他身上的天魔功若是彻底失控的话,发展到最后,多半会让他脱离人形,变成一条漂满了几百种心肝脾肺肾、冲天而飞的血肉天河。

    天魔功,天魔功,魔性深重,从非虚言。

    万幸的一点在于,关洛阳离彻底失控还远得很,只是略有失控的趋势而已。

    但不妙的是,日莲雪海也看出了他这略有失控的迹象。

    “咦?”

    日莲雪海眼中,如同有灿金液体流转,灵能的力量运作在其中,带来一种侧重于意念感知的视野。

    在这样的视野中,那个披发执刀、身形修长的青年人,身上正不断飘散出大片大片,灰烬般的青黑色羽毛。

    在他的额头,肩膀,胸口,腰累,大腿外侧,脚踝,各处都有泼墨写意般的龙首探出,爪牙狞恶,挣扎怒吼。

    “看来你是正在练习某种基因信息武学,到了紧要关头,结果被我这一下打扰了。”

    日莲雪海拍手笑道,“好好好。你要是放任,功法失控会越来越严重,造成更重的伤势,你要是设法压制,自身的力量就会有一个收敛起来的低谷期。”

    “我正好落井下石,趁你低谷,把你打死。”

    关洛阳歪了歪头,几根黑发飘在脸上,道:“我可是孤身来此,你要是觉得吃定我了,这种时候难道不该彰显气度,等我从容调理一番?”

    日莲雪海哼了一声:“那是什么傻瓜反派才会做的事,我一不是傻瓜,二不是反派,既然有更省力的机会放在眼前,干嘛非要啃硬骨头?”

    他一挥手,“废话少说,你快开始调养吧,我好早点动手。或者你就硬撑,我也有耐心多等一阵子。”

    “好!!!”

    关洛阳长啸一声。

    清晨的天空中,霎时间白云染黑,风云疾走,阳光被遮蔽,乌云翻滚,电闪雷鸣。

    三道照亮城市的苍白闪电,带着无与伦比的怒鸣,轰击在大地上。

    闪电的三个落点,排成一列,刚好是从关洛阳面前,连向日莲雪海。

    耀眼欲盲的电光未消,电解空气的余温未散。

    关洛阳的身影洞穿了散发着焦味的风,横空一步,长刀斜劈下来。

    他不去压制伤势,也不拖时间,等转机,不去赌到底是他先压住天魔功的躁乱,还是真被日莲雪海抓住时机。

    只顾出刀。

    长刀的重心,这一刻集中在靠近刀尖的位置,融入了十颗魔珠的庞大质量,在靠近尖端的那一截刀刃上,催生出皓白色的烈光。

    如同从九天之上,拖拽下来一轮万类金铁的本源,有着难以言喻的锐利,足以破坏一切循环节奏的霸道锋芒。

    日莲雪海一眼就看出,这是联合政权之中的天金破气斧。

    他以前跟这套武功打过很多次交道,但这一招在那些人手上施展出来的威力、光华,就算全加起来,也未必能够及得上今天被关洛阳以刀法施展出来的一击。

    正所谓快刀斩乱麻。

    八叶院的三十六套导体印法,复杂至极,用最为精密繁琐的变化,来追求能源操纵利用效率的极致。

    某种程度上来说,天金破气斧,这种专破循环、扰乱节奏、制造误差的手段,是最克制八叶院的一种道路。

    但是,万物生克的道理,从来都只是相对的。

    日莲雪海左手一抬,藏红花色的僧袍,被他掀起一角,随着手臂的上扬而扑展开来,犹如迦楼罗神鸟,扬起一只翅膀,遮蔽天日,隔绝两边。

    僧袍的材料,其实是灵能超导纤维编织而成,在日莲雪海的灵能贯注之下,膨胀放大,坚韧无比,但也挡不住关洛阳的这一刀。

    刀光切开了僧袍的一角,继续劈下,日莲雪海的右手,已经从僧袍破裂的刹那探出,四根手指并拢,拇指与其相对,如同鸭嘴,夹住了关洛阳长刀接近手柄的部位。

    噌!!!

    指节粗长、掌心宽大、肉色的右手,夹住刀刃两侧,从靠近护手处猛然一抹,直至刀尖,刺耳无比的金属噪音,随之传开。

    但那仿佛从天而降,无可遏制的一刀,也被这样的方式,抹去了大半的力道,威势骤减。

    日莲雪海右手一翻,食指中指犹如天弓绷断,弓背砸出,从侧面再度弹中刀身。

    所向披靡的长刀被荡开,日莲雪海双手齐出,锁抓擒扣,镇压冲撞,手影纷飞,手印不断变化之间,就截击关洛阳手腕手臂,直攻胸口头脸。

    这种种复杂繁琐印法手势的变换,在他手上,行云流水,没有半点烟火气,好像不是在用一双手掌,切换不同的印法。

    而是佛法神话中的诸般法器宝物,早就已经被千臂所持,准备妥当,苦苦等待到了这个时候,按照早就定好的次序,从容不迫的轮番展现出来。

    关洛阳左手被锁住时,右腕一晃,忽然右边一道雪亮的神光就横插进来,上下一扫。

    这一扫如同划出了一条鸿沟天线,朝着这边纷纷扬扬施展出来的印法,全被这道光芒横压、逼退。

    看似是一面如同屏风般的刀光压下,实则就在那刹那之中,层层叠叠,连绵不绝的刀光,已经跟日莲雪海的双手十指碰撞千百次。

    刀刃几乎每一个部位,都受到了剧烈的冲击,但层叠而来的刀影,实在密集,很快把前一次碰撞受到的影响,掩盖过去,维持着大方向不变,扫出了这道刀光屏风,逼退了日连雪海的双手。

    这长刀一扫之间,实则已经是把天河三十六法,万水千缕,滔滔长河奔流不绝的真意,展现出来。

    刀上的光芒越发晶莹浓郁,惊鸿照眼的一个刹那,日莲雪海仿佛看到那雪亮银白的刀身,变得如同水晶一般,内部蕴含着万千纷流的水光,许许多多细小的漩涡,在刀身之中沉浮旋转。

    明明是水雾幻景一样的

光华,但当那一刀再次挥动起来的时候,水晶般的光芒宛若匹练,横贯而出,又透出了心之所至,天地间百物尽毁也在所不惜的大凶大恶。

    这把刀重新炼制完成之后,这回还是第一次出鞘,刀身之中自成循环的天河法禁,盘古族僵尸凶性,正在逐步觉醒。

    日莲雪海退了一步,身上的气势却好像在这转瞬之间,放大了百倍,印法的变化一闪即逝,双掌平推。

    他们的战斗发生的太快,灵能卫星还没有来得及调动到方便加持的位置,只是刚刚打开了权限。

    但在这一刻,高空平流层中的灵能卫星,陡然间被无形巨力,隔空牵引,倾斜了一下子。

    四面八方的灵能信号,斜斜的穿透云层,穿过白云,穿过雨云。

    在乌云滚滚的天空上,开出几个天光透亮的大洞,把灵能从云层中灌注到城市里面。

    那几道倾斜的轨迹,集中在同一个终点。

    日莲雪海的身影,宛如波澜不惊的洞窟,承载着这些灵能信号的灌输,手上的印法略微加速,向前推去。

    灵能卫星没有到位,智能程序的处理速度不够,他居然直接凭借着自己在灵能修行上的造诣,依靠着出神入化的印法,把卫星群中存储运转的灵能,提前扯出了一部分。

    用来供应他这一记大象无形,嗡然平推出去的无畏印。

    轰隆隆——

    天雷炸响,闪电乱窜,被关洛阳召集的雨云,变得更加浓厚。

    暴雨还没有落下,但是任谁都已经可以从这潮湿的空气中,嗅到雨的气味。

    整座城市大气中的含水量,都在上升,达到了某一种朦胧的界限。

    大雨将落未落的前兆之中,关洛阳的身影,化作一道横空而去,水色缤纷的青蓝虹光。

    长虹疾逝,去而复返。

    一个瞬间。

    一个刹那。

    或者说远比这些形容词更快,更短暂,更细小的时间单位里。

    那一道长虹,以日莲雪海为中心,四面八方,来回穿梭。

    激战之中的关洛阳,没有机会与地下的水脉共鸣,施展深入地层之下的水遁。

    但是天河遁法,早已经被他杂揉了太古五行气兵的五行信息。

    天地之间的水气讯息浓度,上升到一定程度,不需要什么提前勾连,人刀合一的关洛阳也可以无所滞碍,纵横自在。

    只要够快,就连体内天魔功躁动的隐患,都还来不及发作。

    绝高的速度之下,只要存在于关洛阳体内的力量,都不得不暂时被凝作一线。

    刀光长虹,角度变化,来回穿梭交织。

    可是日莲雪海的无畏印,乃是八叶院的三十六套导体印法中,号称“至上技艺”的绝妙一式。

    很多见识过这一招的人,其实只见到了这一印的前奏、表象,就已经被打死,灵能泯灭,意识溃散,没有机缘得见这一印的真容。

    而今天关洛阳的天河遁法、太古五行,终于把这一招的真面目,逼迫出来。

    无畏者,纵十方鬼神环绕,不见破绽,不见阴私,惟见正面威严。

    这一招,是同时以正面朝向所有方向的。

    无论刀气长虹是从哪一个角度穿梭而来,都能看到日莲雪海正面朝向自己,刚劲有力的推出双掌。

    无论这一刻关洛阳从哪个角度杀来,甚至无论这一刻,到底有几个人一起围杀过来,他们所要面对的,都是日莲雪海正脸看过来的巅峰杀伐。

    这简直是面对群攻的神技,只要单人的战斗力不超过自己,就算是有五六个同级的高手一起上,也撼动不了日莲雪海这一印的根基。

    周围的所有虹光轨迹,在无畏印之下,同时崩散。

    关洛阳横刀在前,推动刀背,挡住这一印,背后两片肩胛骨砰的炸开两片血花,鲜血狂涌燃烧,如同血色的羽翼。

    日莲雪海神意张扬,喝道:“好个善战的人……你更要死!!”

    无畏印的玄奥,是以灵能印法妙至绝巅的操作,在一定程度上篡改现实,既然可以做到十方无破绽,自然也可以做到无消耗的隔空传递力量。

    只要还在日莲雪海“看”到的范围内,这一印的威力,就可以直接传递到目标身上。

    刚才关洛阳假如凭借天河遁法,直接逃逸的话,多半便要在猝不及防时,被这一印的全部威能直接打爆。

    反而他如此回斩,得以多撑了一点时间。

    但也只是一点时间而已。

    日莲雪海体内的导体回路微调,印法再度推动,振臂发力。

    关洛阳双眼陡然血红一片,发丝如有灵性般狂乱舞动,咧嘴一笑。

    他十指松开,双手上下一拨,手中长刀忽然旋转起来,噌的一声,刺落地面。

    空出的双掌,在长刀旋落时,运势打出。

    日莲雪海瞳孔一缩,不及愕然,双掌已经跟关洛阳双掌接实。

    动作虽然不同,神意气韵几乎完全相同的招式,对轰在一起。

    真空反冲,天魔·无畏印!

    关洛阳背后血色散开,幽暗的波纹,直通虚空深层,真空神力反馈而来,顺掌击出。

    二人身躯剧震。

    关洛阳顺手勾刀,身影化作长虹,腾空一纵而远去。

    日莲雪海愣了一下,身上飞扬舞动的藏红色僧袍,渐渐平息下来。

    “这是……”

    他想了想,不禁露出笑容,“哈哈哈哈,我的无畏印,这算是被破了吗?”

    金刚陀和大智师赶到附近,刚好看到他脸上残留的笑意。

    金刚陀问道:“大宗主,那人已经铲除掉了?”

    日莲雪海摇了摇头:“跑了。”

    轰!!!

    云层之上,隐约的波动传来,日莲雪海兀然抬头,身影闪逝。

    一颗灵能卫星,在平流层,被下方激射而来的刀气摧毁。

    不等有谁下令,梵天之脑已经调动权限,降低了其他几颗灵能卫星的功率,偏移了原本的位置。

    日莲雪海出现在郊区一座寺庙前。

    “居然还不走。”

    他脸上的笑意隐隐,伸手抓了一把风,灵能视野中捕捉到几许残迹。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649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