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斗罗大陆之YIN荡小舞_感觉你湿润我19楼

萧南风和楼玉京对坐凉亭中,二人看了看彼此,终究由楼玉京笑道:“想不到这两百年,太清仙宗还能出了你这么个枭雄?可喜可贺啊!”

    “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还真是怪怪的,太清仙宗因为有你,才真是可悲可叹。”萧南风说道。  斗罗大陆之YIN荡小舞_感觉你湿润我19楼    

    楼玉京却不以为意,而是端起茶杯,喝了口茶道:“我知道你心里有恨,太清仙宗所有弟子都视我为仇敌,可是,你们可曾想过,我当年也是一心为宗门的太清弟子,为了守护太清仙宗,我多次不惜生命,每次都差点死在了战场上?”

    “你?”萧南风不信道。

    “因为最后一战,所以,我当年为太清仙宗做出的所有功绩,全部被抹杀了,甚至不让人透露分毫。

    我入太清仙宗的第十年,被安排为太清细作,潜入敌对势力,蛰伏三年后,冒死带出重要情报,助太清仙宗一举覆灭此敌对势力,那一次,我断了一臂一腿。

    我入太清仙宗第三十年,为太清仙宗前往一个秘境探秘,遭遇强者追杀,为了师兄弟们能够逃脱,我独自断后,与强者搏杀,那一战,我胸膛被洞穿,差一点就身死当场,后来好不容易逃脱,养伤了近一年,才恢复元气。

    我入太清仙宗第八十年,前去辅助一名师兄开辟皇朝,遭遇敌国强者来袭,为了守护那名人皇师兄遁走,我独自迎敌,差点身死,养伤两年,才恢复如初。

    我入太清仙宗第一百二十年,与师兄、师伯们一起开辟又一个皇朝,我出力最多,最后,因为一纸调令,我无偿退出战场,前往别处为宗门奔波,放弃了一切。

    我入太清仙宗第一百……”

    楼玉京回忆着一笔笔丰功伟绩,这些功绩听得萧南风都微微动容,因为这些日子,他的确查到了一些不在太清仙宗记载的楼玉京功绩,只是一直没得到证明,现在听楼玉京复述,却一一对上了。

    从各种消息显示,楼玉京以前对太清仙宗极为忠诚,不比他师尊对宗门的忠诚低。

    可如此一个忠于太清仙宗的弟子,最后怎么就灭宗了呢?

    “那些记忆太多了,我也不多说了。我只是要告诉你,我曾经和你一样,也是太清仙宗弟子。”楼玉京说道。

    “后来呢?你怎么就变成灭宗者了?”萧南风喝着仙茶,问道。

    “不是灭宗者,是逆宗者。”楼玉京强调道。

    “不是一样吗?”萧南风问道。

    “不一样!最少,太清仙宗没有灭绝,不是吗?而且,这两百多年,我完全可以随时将太清仙宗抹杀,可是,我没有。”楼玉京摇了摇头道。

    “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这两百多年,太清仙宗弱得可怜,你若想要覆灭太清仙宗,轻而易举,为何没有动手?我可不相信是玉清圣地让你留有一脉香火的,玉清圣地应该没有这么大面子,其次,你性格,应该不会有丝毫的妇人之仁。”萧南风说道。

    “你到是对我看得挺透,要不,你猜猜缘由?”楼玉京说道。

    “我不想猜,你说吧。”萧南风说道。

    “你不是不想猜,你是不敢猜吧。”楼玉京说道。

    萧南风微微皱眉,没有说话,他在等着楼玉京继续说。

    “我三百岁的时候,开辟了红月王朝,继而,一路高歌,达至皇朝,再接着成就了仙朝。他们传说,我舍不得将气运反哺给太清仙宗,才逆杀了太清仙宗,呵,我的格局就这么小吗?为了一些本该付出的气运,我会这么小气?”楼玉京不屑道。

    “我看得出来,你不小气,所以,那是为何?”萧南风问道。

    “因为,赤海圣人要灭太清仙宗,太清仙宗留不住了。”楼玉京解释道。

    “哈,你别告诉我,你不是为了灭太清仙宗,而是为了救太清仙宗?圣人要灭太清仙宗,你假意合作,只是为了给太清仙宗保留一份香火?”萧南风笑道。

    “怎么,不像吗?而我现在,也借机给太清仙宗死去的前辈们报仇了。我杀了赤海圣人。这还不能证明我的清白?”楼玉京问道。

    萧南风露出一丝冷笑,摇了摇头道:“这种话,你去忽悠别人吧,对我就不要说了。虽然你此刻的逻辑能够通顺,但,我不看你逻辑,我看的是你这个人,你就是叛了太清仙宗。而不是为救太清仙宗。”

    “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保住太清仙宗的香火。你要怎样才肯相信我对太清仙宗的忠心?”楼玉京皱眉道。

    “好了,虽然你之前铺垫了很多,可是,你讲故事找错人了。我不可能看错你的。又或者说,你将我看轻了?以为三言两语,就能让我改变对你的态度?”萧南风冷声道。

    楼玉京神色焦躁地盯着萧南风,似不知如何向萧南风解释。

    可萧南风一直神色不变,过了好一会,他才忽然长呼口气,露出一丝轻笑道:“果然没看错你啊,萧南风,你的确是厉害。”

    “不用给我戴高帽,你若今天只是为了来忽悠我,我劝你还是算了。”萧南风冷声道。

    楼玉京点了点头道:“我猜想,你可能已经有一些模糊的猜测了,就像我当年彻底叛变太清仙宗前,心中也有着不安和惶恐,甚至不可置信。但,我要告诉你,你的猜测是没错的,我当年就是这么背叛太清仙宗的,换做你,你也会的。”

    “不要将所有人都想得跟你一样。”萧南风皱眉道。

    “你现在还嘴硬,是因为你还没彻底查清真相。”楼玉京摇了摇头道。

    “什么真相?”萧南风问道。

    楼玉京忽然沉默了下来,他端起茶杯,又喝了几口,沉吟片刻,才开口道:“昔日的太清仙宗,是什么样的仙门,你可知道?”

    “太清仙宗是太清道祖的道统仙门。”萧南风说道。

    楼玉京摇了摇头道:“太清仙宗,是太清道祖的替身养殖场。”

    “你说什么?”萧南风脸色一沉。

    “我知道,你已经有模糊的概念了,但,一直不敢去肯定罢了。太清仙宗的传承是,能修炼出太清红月,太清红月是打开红月幻境的钥匙,可,你知道太清红月还有什么特殊的吗?”楼玉京笑道。

    “嗯?”萧南风眉头微皱。

    虽然他也有了这种猜测,但,他从来不想表露。

    “所有修炼太清红月的人,都是太清道祖的替身,你们拼命修炼,来日,道祖复苏之际,你们都是他的替身,都是他的分身,你们只是在帮太清道祖养身体而已。”楼玉京笑道。

    “太清仙宗,是替身养殖场?”萧南风沉声道。

    “没错,就像你此躯,不管你修得多强,道祖想要夺舍就能夺舍,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你不是修出了太清红月,而是在帮他修着太清红月而已,你的红月不是你的,是道祖的,他想要,随时可取。”楼玉京说道。

    “你在误导我?”萧南风冷声道。

    “我有没有误导你,你自己心里清楚。其实,若仅是如此,我还不至于逆宗,毕竟,太清仙宗养育了我,就算看清真相,我完全可以废功重修,或者躲到天涯海角,我没必要灭太清仙宗啊。”楼玉京说道。

    “那你为何又这么做了?”萧南风问道。

    “太清仙宗,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想换功法更不可能。太清仙宗存在着一股‘护道者’,他们是太清道祖的狂热信徒,他们为太清道祖看管着这个替身养殖场。他们发现有谁不安分,就会马上出手干预,你听说过修炼太清红月的人,活不长的消息吗?”楼玉京说道。

    “的确有此传说,说太清红月很邪门,修此功法的人,都活不长,会死于非命,莫非与护道者有关?”萧南风问道。

    “没错,这些死于非命的太清弟子,大部分都是发现了太清仙宗真相,想要跳出养殖场,或者换功法重修,然后死于护道者之手了。”楼玉京说道。

    “哦?”

    “面对发现真相的太清弟子,护道者给出了两个选择,要不加入他们成为太清道祖的狂热信徒,要不就是死。”楼玉京说道。

    “你不愿加入他们?”萧南风问道。

    “我不愿成为被养殖牲口,所以,我反抗了。而赤海圣人刚好盯上了太清仙宗,我们就一拍即合了。当然,也是护道者发现我的异常,想要对我清理了,所以,我才先下手为强,血洗了太清仙宗。”楼玉京说道。

    “你做事,还真够果决的。”萧南风皱眉道。

    “不果决,就是死,我别无选择。当初的太清仙宗,强者无数,护道者如疯子,我就要将他们杀光,一个不留,全部杀光。只留了一些孱弱的太清弟子,他们不是护道者,他们懵懵懂懂,一无所知,所以,我留了他们一命,让他们去太清岛休养生息了。”楼玉京说道。

    “他们来太清岛苟延残喘,不是你大发慈悲留了他们一命,而是,你想要用他们钓鱼吧,将逃出去的护道者们,全部钓出来,然后赶尽杀绝?”萧南风沉声道。

    楼玉京微微笑道:“你果然厉害,什么都瞒不过你。”

    “这两百多年,太清仙宗的一切,都在你的监视下,都在你的算计中?”萧南风沉声道。

    “不错,包括你的师尊苦江,为了报仇混入我红月仙朝,我都知道。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唯一出乎我意料的,就是你。你太出色了,出色到让我可以提前将圣人干掉了。”楼玉京满眼欣赏道。

    “呵,是否,我要多谢你看得起我?”萧南风冷笑道。

    “没错,你是要感谢我看得起你。”楼玉京忽然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638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