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纸飞机by 潭石(日出鸣叫声)最新章节列表

 “秦姐姐辛苦了。”霍惜不吝地夸赞几句。

    “不辛苦。我喜欢干这个活。”这是秦怀妤的真心话。

    以前一家人落难了,只能栖身在长姐的陪嫁庄子上,生怕长姐被婆家人看低,祖孙三人连踏出庄子都要多寻思一回。困在庄子上数年。    纸飞机by 潭石(日出鸣叫声)最新章节列表  

    老的老,弱的弱,也没有旁的来钱路子,祖父卖字画连署名都不敢,没名没姓的字画也得不了几个铜子。她便没日没夜地做些针线活贴补。

    以为日子就要这样过下去了。哪知道锋回路转。

    如今住的好吃的好,银钱也宽裕了,做活计也不用担心卖不出去,也不用担心出去会有人纠缠了。祖父虽被书生们纠缠,但瞧得出他很开心,弟弟也活泼了不少。

    秦怀妤心中充满感激。

    “惜妹妹这次带去宁波的绒花扇子卖得好不好?”

    “好着呢。番人给的价钱也高。”霍惜说着,朝香草示意,香草便把抱着的两匹布料递给她。

    “这是番布,你拿去给你祖父和你们姐弟做几身衣裳。”

    秦怀妤推辞了一番,就收了下来。

    霍惜又递给她几个番外的工艺品:“你拿去研究研究,也许能从他们的纹饰和图样中有些什么心得,以后咱们的作坊也可以不断出新。”

    秦怀妤拿过番扇等物端祥,点头应下。

    在作坊各处查看了一番,也到了念儿下学的时间,便从作坊里出来,准备去接念儿。

    “霍惜姐姐,你回来了?”虎子不知从什么地方跑出来,到霍惜面前站定。

    霍惜笑着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买下他们祖孙的时候,这孩子脑袋大身子小,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如今养得好了,脸上多了些肉。霍惜忍不住在他脸上捏了捏。

    虎子仰着头笑眯眯地任她捏着。

    “你不跟你奶奶守门,跑哪去了?”

    “我给那边的扇坊送扇面去了。”

    “呀,虎子这么能干啊,那要好好奖励一番。”从腰上的荷包里掏了一把糖给他。

    虎子大大方方地敝着自己身前的小挎包,让霍惜往里放。

    他奶奶李婆子在一旁都气笑了:“你这娃子,也不懂推辞一番,就敞着包包让小姐给你往里放,脸这么大呢。”

    “小姐是真心给的,我又喜欢吃,干嘛要假装不要。”虎子振振有词。

    霍惜挺喜欢他的机灵劲,笑着夸了他几句。

    夏荷看着他便想到家中的弟妹,也给她掏了一把糖,香草一看,也掏了一把,后娘生的几个弟弟妹妹讨厌得很,但这个虎子好像挺可爱的。

    “谢谢夏荷姐姐,香草姐姐。”虎子摸了摸鼓鼓囊囊的小挎包,笑得好不开心。

    霍惜三人都走出老远了,还站门口踮着脚伸长脖子望。

    李婆子在他额上戳了一把:“你是掉进福窝里了。比你其他兄弟姐妹命好。”想到死得干净的其他孙子,在脸上抹了一把。

    虎子拉着她的手晃了晃:“奶奶,以后我长大孝顺你。奶奶,我喜欢这里。”

    霍惜在博雅书塾等了不多久,霍念便和习武的同窗一同出来。

    见到霍惜,瞪大了眼睛,确认了一番,这才抱紧书袋,朝霍惜飞奔过来。

    “哈哈哈,姐姐,你终于回来啦!”

    霍惜把他的书袋解了下来,交给香草,抱了抱他。霍念一边与她贴脸,一边好奇地打量香草和夏荷。

    霍惜让他叫人,他也乖乖地叫了。

    香草早知小姐还有一个弟弟,见着他,叫了声少爷,很是喜欢,想摸他的脸。

    霍念打量了两个丫鬟,就抱着霍惜,抱怨说她去了那么久,下次不给她去了。

    霍惜想着她离开的也确实挺久了,爹娘又住在庄子,这孩子怕是寂寞了,便许了他许多条件,又带他去了莫愁湖,奢侈了一把,包了一艘大游船,还在上面吃了饭,叫了鼓乐歌舞看。

    直等到霍念看够了热闹这才回去。霍念肚子吃得溜圆,路都走不了,非要霍惜背他回去。

    霍惜心疼他,便弯腰把他背起。

    皮小子现在练了功夫,长了小肌肉,霍惜都有些背不动,咬牙挺着。没想到背了一段,他自己就滑了下来,牵着霍惜往家走。

    霍惜见他懂事,心中很是感慨。

    又听他一路叨叨:“上次休沐,舅舅带我去了有温泉那个庄子,我和舅舅在那里泡了温泉,可舒服啦!”

    “是嘛,那下次姐姐再带你去。”

    “嗯!等下次娘来了,和娘一起去。爹说过两天娘就会过来。”

    “娘跑过来干嘛。”

    “娘想我了呗。”小脸仰着一脸得意。霍惜出远门,霍二淮和杨氏怕孩子难过,霍二淮是隔天就来一次,杨氏是三五天就来一次,陪霍念过一夜再回去。

    霍惜心中感激。

    她和念儿这对养父养母是真真世间难得。她的念儿是个幸运的孩子,有娘疼。

    次日,霍二淮在霍念还没去书塾之前,就拎着一篓子河鲜过来了。

    见到霍惜,一脸惊喜:“惜儿回来了?”

    “爹?你怎的一大早就来了,爹你大半夜就出门了?”

    “没事,爹半夜打渔,又不是没开过夜船。你回来就好,你娘天天惦记着你,也不知你一路平安没有。怎的去了这么久?”

    霍二淮上下打扫她,见她都好,放了心。

    “爹。”霍念还睡得迷迷糊糊,昨天姐姐回来,他高兴得很,缠着姐姐说了半夜的故事。

    霍二淮笑眯眯地抱着他,见他软软地趴在自己的肩窝,一脸宠溺:“是不是没睡够?身子舒不舒服?要不要爹去给你请假?”

    霍念摇头:“要去上私塾。”

    “好好。那爹抱你去梳洗,一会爹抱你去书塾。”

    “好。”

    霍惜笑了笑,只在一旁看着,见霍二淮盯着给他递这递那的两个丫鬟看,便解释了一番。

    “好好,你一个女孩子,在外行走,有丫鬟跟着,爹娘也放心了。”

    给霍念梳洗好,又抱着他出门去了私塾。

    霍惜没跟着,带着两个丫鬟去了铺子。昨夜装货入库,要清点,要登记,要上架,杨福一夜没回来。

    到了铺子听说琅光阁运走了一半的货,便拿过账薄看了看。跟着在两个铺子看杨福和沈千重摆货上架。

    申末,坎二来接她,说琅光阁要跟她结算银子,霍惜兴冲冲去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623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