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被两个男人吮住肉核_公车上的奶水

 云楚是真没想管云永文一家,可没想到,第二天牛氏和云忠就带着礼物上门了。

    云楚看着牛氏几乎笑成了一朵花,很是无语。

    林虹也纳闷地看着牛氏。  被两个男人吮住肉核_公车上的奶水    

    牛氏穿得很好,一身绫罗绸缎,头上戴满了金手指,手指上还有三个金光闪闪的金戒指。

    云楚都替牛氏累得慌,戴那么多首饰,她都不嫌累吗?

    很显然,牛氏一点都不嫌累,反而伸出戴了三个金戒指的右手问云楚和林虹,“三弟妹,楚楚,你们看我这金戒指好不好看啊?”

    云楚看着那硕大的金戒指,随意点头,“好看。”

    牛氏激动了,“这金戒指不当吃不当喝的,我要它干嘛?可是永文那孩子孝顺啊,非要给我打金戒指,我也是没法子。”

    这下子云楚哪儿还有不明白的,牛氏今儿个就是来炫耀的!

    林虹奇怪道,“永文给你打的金戒指?他有那么多银子?”除非那金戒指是假的,否则怕是需要不少银子吧。

    牛氏脸色不好看了,“三弟妹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你现在是侯夫人了,就看不起我们这些穷亲戚了?

    永文怎么了?他现在有出息得很!你等着吧,以后别说是侯爷,说不定我家永文还能当国公呢!”

    林虹完全不知道云永文跟义安郡主的事,听牛氏说的,简直感觉像是在听天书!

    云楚凑到林虹耳边,小声跟她说了云永文和义安郡主的事,林虹这才恍然大悟。

    来京城那么久了,林虹当然也搞清楚了京城的一些事,也清楚义安郡主是谁。

    林虹是真的没法接受,一个有夫之妇,一个有妇之夫勾搭在一起,这两人到底要不要脸?

    在看牛氏那炫耀得意的模样,林虹只觉得吃了的早饭,正在胃里翻腾。

    好不容易打发了牛氏和云忠,林虹立即对云楚吐槽,“他们怎么都不嫌丢脸?我听着都替他们觉得尴尬!”

    云楚挑眉,“有什么丢脸尴尬的?他们以为自个儿傍上了义安郡主,以后大哥就前程无量了。

    刚才大伯母那样,您也看到了,我都不知道她都想到哪儿去了。”

    牛氏的心多大啊,指不定他都想到云永文小三上位,能扶正,再等平王继承皇位,那他们一家就发了。

    云楚不知道的是,牛氏还真的是那么想的!

    太阳快落山前,云仁回来了。

    饭桌上,林虹还特意说起了这事。

    云仁这些日子忙的脚不沾地,他也早就不在意云忠一家怎么样,对云永文和义安郡主的事,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不过这会儿知道了,也不怎么惊讶,只淡淡“哦”了一声。

    林虹傻眼了,“你就这反应?”

    云仁反问道,“那我还要什么反应?要不要再送份礼,好好恭喜他们?”

    云楚差点没笑出来,她爹也太促狭了。

    “永文跟义安郡主搅和在一起,不会出什么事吧?”林虹有些担心,当然,她担心的肯定不是云永文,而是担心有可能会连累他们一家。

    云楚提醒道,“娘,咱们不止是分家了,还分宗了。”

    林虹眼睛一亮,“看我真是糊涂了,怎么把这么大的事都忘了。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云仁的红薯已经种出了点东西,他正高兴着,谁知就有人偷偷闯了进来,竟然想一把火烧了那一地的红薯。

    好在宋云霄及时将人抓住,来的是一群黑衣人,鬼鬼祟祟的,一看就是没存好心。

    那群黑衣人被抓住后,嘴巴很硬,无论怎么严刑拷打,都不吐露一个字。

    怎么言行逼供,云仁可太清楚了,他也不打那些黑衣人,这将他们的鞋袜脱下,然后涂上一层蜂蜜,接着又找来了一只山羊,让那山羊尽情舔着黑衣人涂了蜂蜜的脚底。

    齐恒和宋云霄在一旁看的一头雾水,这有用吗?

    云仁其实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只是在现代,跟老婆女儿一直追剧的时候见过,那里面的人喊得要多惨有多惨,现在他就想试试看,这法子是不是真的管用。

    管用,那是最好,要是不管用,就当试验,再用别的法子好了。

    只见那被山羊舔着脚底的黑衣人一开始面子古怪,紧接着就“哈哈——哈哈哈——”大笑起来,一边哭一边笑,那声音实在是够吓人。

    黑衣人没坚持多少,很快就招了,他们的主子是郑王!

    有了黑衣人的口供,又带着被折磨得半死不活的黑衣人,齐恒、云仁还有宋云霄就去明盛帝那儿告状了。

    这下子可是人证物证俱全了!

    郑王没想到事情会败露,更没想到他训练有素,对他忠心耿耿的死士会背叛他。

    哪怕再恨,郑王都没表露出一份,只对着明盛帝喊冤,“姑母,侄儿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红薯若是能种植成功,那是对我大韩江山大大有利之事,侄儿怎么可能会派人损毁红薯田?求姑母明鉴。”

    明盛帝凤眸沉沉地看着跪在地上喊冤的郑王,不发一言。

    林致远一边给明盛帝捶腿,一边看着跪在地上的郑王,轻笑出声,“那黑衣人为什么不攀扯别人,只攀扯王爷你呢?”

    郑王恨不得撕了林致远的嘴,一个以色侍人的男宠,竟敢这般针对他,好大的胆子啊!

    “朕看此事也与郑王无关,那些被抓住的黑衣人通通处以极刑!”明盛帝盯了郑王好久,才对齐恒一行人说道。

    齐恒和云仁对此也不失望,他们也不指望就凭这件事,让明盛帝彻底放弃郑王,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宋云霄不干啊,“外祖母,您看我最近为了种红薯,瘦了多少,吃了多少罪啊。

    好不容易种出的红薯真要被郑王的人一把火烧了,那我的罪不就白受了?您就不心疼我?”

    对外孙女婿,明盛帝还算和蔼,“朕不是说了不是郑王做的吗?”

    “外祖母,我不傻,是不是的,咱们心里都清楚。”

    是,这事在场的人都清楚,可是明盛帝要保郑王。

    可宋云霄不是一般人,这就是个棒槌,什么话都敢说!非要把蒙在最上面的布给扯下来!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622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