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共妻h(喝老女的尿)最新章节列表

消息传进太皇太后的寝殿。

    太皇太后扭脸询问花写意:“此事你怎么看?”

    花写意略微斟酌用词。    共妻h(喝老女的尿)最新章节列表  

    众所周知,太皇太后与肖王母妃之间关系有点微妙。

    这么多年,肖王母子都待在福州,不得擅自回都城。

    直到上次太皇太后寿辰,肖王前来贺寿,为保护小皇帝遇刺,差点命悬一线,方才消除了太皇太后对他的忌惮与怀疑。

    但是,谢灵羽应当也不放心将兵权交托给肖王执掌吧?

    更何况,假如自己是谢灵羽,肯定不甘心就此败在宫锦行的手里,要保存实力,期盼将来绝地反击。

    侯府已经树倒猢狲散,谢灵羽无疑就是要寻找一个新的助力,或者说帮手。

    谢灵羽明知道宫锦行与肖王兄弟交好,怎么还同意将虎符交给肖王掌管?就因为当初肖王救了小皇帝吗?

    这其中,可别有什么诡计。

    “肖王殿下贵为皇叔,又德才兼备,的确有将帅之才。不过不在都城,根基太浅,还需王爷从旁多加相助。若是那掌兵的将领有不听指挥的,当釜底抽薪,杀一儆百。”

    太皇太后一怔,俄而大笑:“好一个釜底抽薪,甚合哀家心意。”

    提笔在纸上写下“釜底抽薪”四个蝇头小楷,命小太监悄悄地递给宫锦行。

    小太监依言而行。

    宫锦行正有所顾虑,自己与肖王之间相交还算不错,谢灵羽此举,莫非是想挑拨二人之间关系,也好渔翁得利不成?

    接到太皇太后的字条,打开之后,反复思虑釜底抽薪四个字,心里已然有了计较,微微一笑。

    肖王入宫,闻听此决议,十分惶恐,立即一口否定,推脱无德无能,不敢担当此大任,也无法令众将领心悦诚服,恳请另择良将。

    宫锦行微微一笑:“肖王兄一心为国为民,义胆忠肝,不必太过谦让。虎符由你执掌可以说是众望所归。

    只不过,你所虑倒也是事实。当前负责执掌西营兵马的骠骑将军宇文彪,德不配位,在军营之中威望不足,还素来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本王希望,骠骑将军一职,有能者居之,当另外广纳贤士,寻精通兵法,阵法,善于冲锋陷阵者任职。太后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吧?”

    谢灵羽一口否认:“此人虽说无大功,但也无过,镇守西营,严明军纪,足可堪当此任。”

    宫锦行冷笑:“非要本王将话说的太直白么?宇文彪原本不过是江湖上一介草莽,投靠富贵侯做了门客。

    只是懂点舞刀弄棒的功夫,压根不懂行军布阵,兵法策略。现在虽说无大过,但是将来若是战事一起,本王能指望他们冲锋陷阵吗?”

    肖王第一个表示赞同:“摄政王考虑周全,与我正是不谋而合。”

    陆相等人也无异议。

    谢灵羽心中暗自叫苦。

    这西营虎符虽说没有落入宫锦行手中,但将领若是换成宫锦行的心腹之人,大局还是在他掌控之中。

    虎符反倒成了摆设,由谁执掌还有何异?

    她有心保住宇文彪,但是又无法反驳。

    “宇文彪的确是出身草莽不假,可当初也是我父亲从所有将领之中千挑万选,精心选拨出来的,绝非草包,又没有过失。摄政王说换就换,未免令众将领不服。

    谁若是想取而代之,必须凭借本事。假如说,有人文韬武略能胜过宇文彪,能令人心服口服,更换将领哀家无话可说。”

    “小王倒是觉得……"肖王话音一顿:“为了公平起见,不如张贴皇榜,选拔武状元,擂台比试马上功夫,沙场比试行军布阵,殿内比试兵法谋略,三局两胜。”

    “这个办法不错!”立即有官员表示赞同。

    宫锦行与谢灵羽也表示没有意见。

    大家当场定下武试时间,就在半月之后。当即拟下皇榜,加盖印玺,命人在城门等处四处张贴。

    然后下旨抄没富贵侯府,板上钉钉,大快人心。

    宫锦行与花写意二人走出皇宫,坐上马车,花写意一直笑吟吟地望着宫锦行。

    宫锦行有点莫名其妙:“怎么了?本王脸上有字吗?”

    花写意摇摇头:“适才,我还担心你不会相信我。”

    宫锦行一把将她揽进怀里:“远近亲疏本王还分不清么?”

    花写意惬意地躺在他的怀里,仰脸望着他坚毅的下巴:“依你这样说,在你心里,我比肖王殿下还要重要了?”

    “本王为上次的事情跟你道歉。你好心提醒我,我不该质疑你。”

    花写意伸出手去,摩挲他下巴上的胡茬:“上次皇上遇刺一事,并非我有意挑拨你们兄弟之间的关系,只是江山社稷,容不得感情用事,还是谨慎一点为好。”

    宫锦行抬手去刮花写意的鼻子:“本王谋划这么久,就是为了等待今天,绝对不会感情用事,更不会心慈手软。

    为了你,为了母后,为了西凉的江山社稷,绝不会给谢灵羽卷土重来的机会。兵权,更不会轻易放手!筆趣庫

    虎符我即便拿不到,兵权一样势在必得,这次的擂台赛,本王非赢不可。”

    “你有合适的人选吗?”

    “文武双全者众,但是本王没有丝毫的必胜把握。因为,谢灵羽也必然会全力以赴。”

    花写意默了默:“假如,我师父肯出山助你就好了。只要他出马,相信西凉无人能出其右。只可惜,他现在并不在都城。”

    宫锦行笑笑:“我于他而言,可以说是有夺妻之恨,他怎么可能答应?”

    花写意撇撇嘴,指尖从他喉结之上划过:“我师父才没有你这么小气。”

    “嗯?”话里带着威胁。

    花写意“嘿嘿”一笑,转移话题:“若是论功夫,天机阁管事冥剑当初也是武林之中数一数二的人物,霹雳剑更是出神入化。

    临时抱佛脚,熟读几本兵书策略,不知能否赢得了那所谓的骠骑将军。”

    宫锦行望着她,一脸的若有所思。

    花写意被瞅得有点慌:“怎么了?”

    “鬼医堂唐长老,洛神阁宋管事,天机阁冥剑,应当还有元氏银庄吧,你坠子上唐宋元明四个字,原来是这样的来历。”

    花写意四处游走,不安分的手一僵:“就知道瞒不过你。”

    “那清字呢?夫人还有什么事情是瞒着本王,不能让本王知道的?”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620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