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交换目录:很h的古代言情小说

 温六娘看到季八姐一行人的时候,她笑着对平三顺说:“二婶婶,我正想着弟妹们去了哪里?原来她们已经在家里忙活了起来。”

    平三顺听后只是笑了笑,她太了解这个侄媳妇,很会见风使舵,而她这么大的年纪了,也不再想和小辈去斗什么心眼了。  交换目录:很h的古代言情小说    

    平三顺笑得云淡风轻,温六娘觉得有些无趣了,她在陶青碧泡茶的时候,笑着说:“碧儿啊,我听说昨儿应家的表现,可是非常的看重你。”

    陶青碧笑眯眯望着她:“大伯母,我昨儿和您一直坐在一个厅里,都不知道主厅的热闹。”

    季八姐笑着接了话:“大嫂,她一个小孩子哪里知道什么事情?昨儿说她正式定亲了,她还是满脸懵懂神情。她还小,家里的意思,把她留多两年。”

    安二芷在一旁跟着说:“我现在庆幸她正式定亲了,日后啊,让她婆婆去调教她的性子,我是不去费这个心思了。”

    包五富端茶水给温六娘:“堂嫂,喝一杯茶,这是妞妞舅家送来的茶叶。我们喝着挺不错的,没有那么的苦。”

    温六娘听包五富的话后,愣了愣,笑着说:“弟妹说好,这茶一定好。”

    “堂嫂,自家翻炒的茶,可不敢说一个‘好’字,也只有自家人不嫌弃,才敢拿出来泡茶水。”

    季八姐这个时候顺势站了起来,对温六娘说:“大嫂,厨房里活多,我这一会失陪了。”

    安二芷跟着对温六娘说:“堂嫂,我先去厨房里忙活一阵,再出来和堂嫂说一会话。妞妞,赶紧跟我去忙活。”

    陶青碧冲温六娘行礼后,跟在季八姐妯娌后面去了厨房,包五富笑着和温六娘说:“堂嫂,你多坐一会,我可以多偷一会懒。”

    温六娘是走也不是,坐也有些坐不住了。

    平三顺对包五富说:“你安心陪你堂嫂说一会话吧。”

    温六娘这才安心坐下来,她对平三顺提议:“二婶,各家各户的事都不少,您家里面这么多的孩子们,也应该请粗妇过来帮着做一些粗活。”

    她说完话后,好奇的转了转头,问:“这一会,侄媳妇们都不在家?”

    平三顺听她的问话后,转头望着包五富:“秋花她们出门的时候,说几时会归家?”

    “娘,家里面要添置的东西太多了,她们这一会不会回来的。”

    平三顺转头对温六娘说:“过两天,梓儿要去省城读书了,应家的子芩也会同行。我们想着要给两个孩子添置一些吃食,便让秋花妯娌去买了。”

    过年的日子,街上卖货的人少,也难怪方秋花妯娌这一会回不来,这要去东西两街才凑得齐全的东西,自是要一些时辰。

    温六娘在二房又坐了一会,她起身离开的时候,平三顺真心实意的挽留了她,但是温六娘借着家里过年有人来拜年,还是走了。

    她走了后,平三顺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她问送客回来的包五富:“老三家的,我有没有答错话?”

    “娘,你说的全是实话,我觉得你没有一个错字。”

    平三顺仔细的想了想,感叹道:“全儿家的性情敏感,在她面前说话,我总要小心一些,免得无意当中会伤了她的心。”

    包五富的心一下子温软下来,她的婆婆处处为人着想,两房已经分家多年了,平三顺在自家里说话,还能顾虑到侄子媳妇的想法,她实在待人太过慈爱温良了。

    包五富想一想后,笑了:“娘啊,大堂嫂的心宽着呢。您别把她想成面团人儿。您看这几年她经过大大小小好些事情,这心要是太细了,也不能活得这般的健康。”

    平三顺听包五福的话,仔细的想了后,也有些不太好意思说:“我总记得她年轻时的样子,她只要听到一点不顺心的话,眼圈儿立时红了起来。

    我这年纪老了,从前的事情记得多,反而忘记眼前的事了。”

    “娘,您这是太过慈悲心肠了,对人对事总往最好处去想。我觉得妞妞就像了娘的为人处事,她也是一个宽厚的好孩子。”

    平三顺如今不敢在包五富面前提及生女儿的事情,她实在是太想要一个女儿,然后一次又一次只有生儿子的命。

    幸好陶青碧如今年纪大了,包五富眼红安二芷有一个好女儿,她也不会动了心思去抢陶青碧给自个当女儿。

    方秋花妯娌从外面回来了,她们笑着和平三顺提及街上的热闹,然后也说了,街市上还是没有几家出来摆摊卖肉,她们从东走到西,总算遇到一家早开张的卖肉的摊子。

    她们妯娌坐了一小会,又进了厨房,季八姐和包五富很快出了厨房,她们站在厨房门口,向内里的人说:“菜洗好,也切好了,你们轮流煮菜,大过年的日子,可别太累了。”

    方秋花笑着说:“娘,二婶,您们应该相信我。我们这一会不累的。”

    季八姐扯着安二芷离开厨房门,她扶着腰对安二芷说:“以前从早忙到晚,都不觉得辛苦。如今站着做活久了,我这老腰就有些伤不起了。”

    “大嫂,早几年是让你辛苦了,家里事情多,你还要帮着我们照看孩子们。”

    “二弟妹,我自小做习惯活了,早几年,我只有在家里面多做活,心里面才感觉到踏实。”

    安二芷一下子明白季八姐话里的意思,她当年执意要经营自个这一房的店铺,其实也是觉得店铺里有生意的时候,她的心里面最安稳。

    男人们总是说他们在外面做活辛苦,其实女人们在家里面也不曾真正的轻松过。

    季八姐左右看了看,悄悄和安二芷说:“符家现在已经在为符十九娘相看亲事了。”

    安二芷想了想符十九娘的年纪,对季八姐低声说:“符十九娘的亲事,大约没有那么容易吧?”

    “外面的人,都听说符十九娘表姐的事情,然后也听说符十九的娘也是一个糊涂人。近处,大约是没有人上门提亲的。

    我听人说,她爹的意思,远嫁也是行的,只要男方家为人厚道,又管得住符十九娘的一些行事,他会点头应承了亲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617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