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啊…嗯啊好深bl男男,被灌满了你们快停下

强生驻华夏分公司。

    几位强生的华夏区高层正在召开会议。

    这个时候,国外的不少企业,总部大都设在燕京、沪上、深海等这些地方,要么是国内的政治中心,要么是国内的经济中心。

    像秦州省,并不算是这些跨国公司的战略中心。  啊…嗯啊好深bl男男,被灌满了你们快停下    

    强生在西京市的分公司只能说是强生在华夏整体布局里面的一个点,而且还属于分量不算重的分公司。

    然而今天,强生驻华夏区的几位高层召开的这个会议,讨论的却正是西京市。

    会议室内,好几位白人,华人也只占了一半,强生毕竟是米国公司,真正的高层还是米国人,今天这个会议,能参与的华人也都是在强生很受器重,很有话语权的几位。

    “西京医院急诊科的方乐的资料大家都看过了?”

    华夏区总裁马丁是一位四十五岁的中年白人。

    马丁敲了敲桌面,等所有人都看过来,马丁这才道:“短短的三个月,方乐先后完成了华夏首例半离体肝肿瘤切除,首例活体肝移植,首例劈离式肝移植…….”

    “如今西京医院的方乐方医生已经是华夏肝胆外科领域最具有话语权的一位肝外科专家,所以咱们对西京市的态度也要改变。”

    “我认可总裁先生的提议。”

    说话的是一位四十岁的华人,是强生华夏区的副总经理,名叫全宜民。

    全宜民虽然是华人,但是在强生的职务不低,负责的是强生在华夏区整体的战略部署。

    “秦州省属于西北内陆省份,西京市的地位在西北五省虽然很重要,但是依旧属于内陆城市,所以之前我们并没有太过重视。”

    全宜民道:“不过现在不同了,西京医院急诊科的方乐方医生在肝外领域的影响力我们要考虑进去,而且方医生在手外领域也有不小的影响力,所以西京市那边我们要重视起来。”

    ……..

    强生的高层会议,陈志明并不清楚,不过他也知道上面对他有点不满,所以陈志明很是迫切的想要和方乐处好关系。

    如果方乐能够和他站在一条线,那他在西京市这边的地位也就稳了。

    只是方乐虽然年轻,却并不好打交道,也不好糊弄,年纪轻轻,却相当滑头。

    从西京医院回来,陈志明随意的招呼一位员工:“让小雯来我办公室一趟。”

    “陈总,田助理被于总带出去了。”

    “什么时候的事?”陈志明脚步一停。

    “已经出去两个小时了。”

    回话的员工道。

    “我知道了。”

    陈志明点了点头,进了办公室。

    于竹平对田小雯的心思,陈志明一直都知道,之前于竹平还算老实,最近却有点跋扈了。

    陈志明也知道,于竹平可能是听到了什么风声,现在是越发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了。

    坐在办公桌后面,陈志明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传呼台吗,帮我留言…….”

    田小雯是陈志明的助理,并没有手机,只有传呼。

    陈志明这边打电话给传呼台留言之后,田小雯的传呼机就收到了信息。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田小雯的电话就打了回来。

    “陈总!”

    “你现在在哪儿呢?”陈志明急忙问道。

    于竹平带着田小雯出去,陈志明还是很担心的。

    田小雯这个姑娘是陈志明亲自招的,给他当了快三年的助手了,陈志明可不想这个姑娘被于竹平霍霍了。

    “陈总,我现在在方教授家呢。”

    田小雯说着看了一眼边上的张曦月。

    “方教授家?”

    陈志明愣了一下:“方乐方教授?”

    “是呢陈总。”

    田小雯急忙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多亏了张总,要不然我……”

    “行,那你现在那边,我过来接你。”

    陈志明听罢,不禁长长的在心中出了一口气,甚至还有点抑制不住的兴奋。

    田小雯这真是因祸得福,竟然认识了方乐的爱人。

    挂了电话,陈志明就又出了公司,开着车到了田小雯所说的小区。

    车子在小区门口的路边停好,陈志明就看到不远处停着于竹平的奥迪,奥迪边上还停了一辆警车。

    走进小区,到了单元门口,陈志明就看到于竹平和一位中年警察站在单元门口,两个人就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

    “陈总!”

    于竹平看到陈志明,急忙上前:“陈总,您可一定要帮我向张总还有方教授说说好话。”

    得知了张曦月的身份,于竹平和魏旺林两个人哪儿还有胆子带着张曦月一群人去派出所。

    这人带过去容易,可要请出来,那可就难了。

    魏旺林不敢,于竹平也不敢。

    张曦月和田小雯冯飞四个人在马路边上站了一会儿,觉的人多眼杂的也就回来了,魏旺林和于竹平也不敢拦着。

    张曦月几个人是回来了,可于竹平和魏旺林却不敢走,就在门口候着。

    这个事总要有个了结,最起码要等方乐回来当面认个错,道个歉,要不然,这回去都不踏实。

    不能确定结果的等待往往才是最熬人的,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迎来什么。

    原本于竹平和魏旺林是在门口等着的,结果等了没几分钟,冯飞就开门招呼:“要不我们跟着你们走一趟?”

    于竹平和魏旺林无奈,只能退到单元门口候着。

    结果方乐没等来,却等来了陈志明。

    看着于竹平的样子,陈志明就觉得好笑,心情舒畅。

    于竹平啊于竹平,你说你犯在谁手里不好,偏偏犯在方乐手中,这可真是老鼠遇到猫,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陈总!”

    魏旺林也急忙上前:“陈总,今天是于总给我打电话,说有人偷了公司的东西,我也只是帮你们的忙,陈总可一定要帮我说情啊。”

    比起于竹平,魏旺林更觉得自己才是遭受了无妄之灾。

    于竹平煞笔,认不清人,让他也跟着倒霉。

    刚才站在单元门门口,魏旺林都恨不的给于竹平两巴掌。

    强生的副总经理,自然值得他结交,可于竹平要是什么也不是了,那在他眼中也就什么都不是了。

    魏旺林很清楚,现在于竹平和他一样,那都是待宰的羔羊。

    “可别!”

    陈志朋急忙伸手一挡:“我和两位都不熟。”

    说着陈志明穿过两人,直接向楼上走去。

    姓于的要是听话,陈志明倒也不介意帮忙说说情,可姓于的这几天委实有点嚣张了,这时候陈志明不痛打落水狗,还等着过年吗?

    ……

    “方主任!”

    西京医院急诊科值班室,郑锦帆拿着这几天整理好的东西递到了方乐面前。

    “这是我这几天系统整理的,方主任看一看,还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吗?”

    上次方乐从沪上回来,给了郑锦帆一个笔记本,是关于急诊方面的一些规划和心得,那时候方乐还不是副主任。

    可现在,方乐同样是急诊科副主任了,而且还多了一个副教授职称,在科室职务上已经和郑锦帆一样了。

    “我就不看了。”

    方乐把自己面前的东西让郑锦帆一看,笑着道:“郑主任你看看,我这一大堆事呢,郑主任就帮我分担分担。”

    “这……”

    郑锦帆怪不好意思的。

    方乐说的是分担,郑锦帆却明白,方乐是送他好处呢。

    “我整理了几篇论文,打算发表一下,方主任真不看看。”郑锦帆道。

    “我就不看了。”

    方乐笑着道:“要是郑主任不介意,咱们联合署名。”

    “这…….”

    郑锦帆更不好意思了。

    原本他的想法是他跟着署名就行,方乐却说联合署名。

    这联合的意思和他原本跟着署名又是不一样。

    跟着那是有主次之分的,方乐为主,他为辅,联合的话,两个人都是作者。

    “就这样,我是真忙。”

    方乐苦笑道:“郑主任多多担待。”

    “那行,谢谢方主任。”

    郑锦帆点了点头,相比方乐,他现在更需要这些东西。

    方乐现在已经破圈了,哪怕没有这些论文,在业内的地位也已经无人撼动了,可他,还是正需要名气的时候。

    这一次方乐送的这个人情真的送大了。

    郑锦帆一边扭捏,一边又很想接受。

    借用方乐的语气,郑宝宝其实也挺纠结的。

    郑锦帆走后,方乐忙了一会儿,又接了牛宝华一个电话,牛宝华给方乐说了三位患者的一些情况。

    现在两位术后患者情况都算稳定,保守治疗的患者情况也有所好转。

    方乐不在这几天,三位患者都是祁远明负责,用的还是方乐留下的处方,方乐留下的一剂药快要吃完了。

    “如果情况稳定,方剂可以继续用,要是有什么异常,让祁主任检查后给我说一下。”

    方乐苦笑道:“暂时可能去不了沪上了,还需要几天。”

    说实话,方教授这几天确实比较忙,除了林老师的病情,方乐还需要把沪上那边三位患者的情况整理一下,然后存档归类,这都是肝移植方面的宝贵经验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595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