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被别人摸了奶头好想做,晚上吃你的两颗小葡萄

等回到“大桶喝酒”,杰洛特却惊讶地发现里面多了一个人,而这个人,他还刚好认识。

    “何?”杰洛特放下怀里的酒。“你怎么在这儿?”

    “所以这位先生真的和你认识?”女精灵范妮插了句话,她着迷地盯着法师,就差在脸上写几个字了。“嗯……真好,刚好我们有酒了。”    被别人摸了奶头好想做,晚上吃你的两颗小葡萄  

    乔纳森端来一盆炖肉,这是他和范妮在厨房里忙活的作品。四个人分工明确,两个人偷酒,两个人做饭。

    他闻着炖肉的响起,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人多点也好,这地方不热闹我都觉得不习惯了。更何况这位先生一看就知道应该如何品酒,他连走路都是那么的有格调。想必在对酒的品味上一定也是如此。”

    “别讲那么多了!喝酒!喝酒!保存良好的1236年鲍克兰白葡萄酒,诸位,开始享受吧!”

    卓尔坦熄灭大部分蜡烛,只留下一根,拉上窗帘,又用几把椅子堵住了门,然后小声地说:“从现在开始,俺们就小声一点。天知道那几个卫兵会不会找过来,小心为上,就装作俺们已经睡着了。”

    他迫不及待地打开一瓶鲍克兰白葡萄酒,矮人粗壮的手指硬生生将木塞从瓶口拔了出来。浓郁而清新的香气立刻充满室内,就连何慎言也不免露出微笑。

    还真是好酒。

    杰洛特坐到他身边,遵循着卓尔坦的指示,轻声地询问着法师:“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我看见你们二位先生抱着酒在路上被卫兵狂追,出于好奇,我预言了一下今晚会发生的事。有好酒,我怎么能错过?”

    “噢,所以你当时看完了全程,你怎么没帮我们解围呢?”

    杰洛特撇撇嘴,质问道。

    他的话让卓尔坦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矮人严肃地说:“这位先生文质彬彬的,帮我们?他指不定跑不过那几个卫兵呢。”

    “是啊,杰洛特,我的确是个文质彬彬,手无缚鸡之力的学者,你对我的要求可太高了。”何慎言笑着,附和着矮人的话。

    这让猎魔人无语凝噎地别过了头——文质彬彬?手无缚鸡之力?得了吧!

    法师笑呵呵地伸出手,和矮人握了握手,互相介绍了一下彼此:“何慎言,一个学者。”

    “卓尔坦·齐瓦!叫俺卓尔坦就行,嗯,不错不错,你虽然看上去文质彬彬,但握手还蛮有力度的!”

    矮人岔着腰,对他点着头。范妮拿着鲍克兰白葡萄酒,给每个人满上了一杯,何慎言那杯则要更多一些。

    在唯一的一根蜡烛的照耀下,他们举起手里的高脚杯,于炖肉和美酒的香味之中,异口同声地说:“干杯!”

    酒鬼们很快便喝完了那瓶酒,然后是第二瓶,第三瓶——一如所有狂欢的宴会一般,一旦酒开始被消耗,它就会一直到持续到被喝完位置,正如所有疯狂的故事,只要开始,想要结束就很难了。

    ————————————-

    杰洛特头疼欲裂的醒来。

    …….什么情况?

    他首先闻到的是一股恶臭,臭的简直令人绝望,还夹杂着酸气。这气味让他瞬间呕吐出声,待到他爬起身,才意识到自己目前处在何等肮脏的境地。

    “梅里泰莉女神啊!”杰洛特大声地说。“我的天啊!”

    不怪他这种反应,任谁宿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满是垃圾与粪便的维吉玛下水道,恐怕都会是这样,甚至会更夸张。唯一值得庆幸的,可能只有一件事——他身处下水道的过道上,虽然肮脏,但最起码没有粪便。

    杰洛特小心地呼吸着,不让自己吸入过多粪便的臭味。他皱着眉开始努力回想——我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

    一些零碎的记忆碎片从脑海深处浮现了出来。

    酒馆……喝酒,何,卓尔坦的玩笑,范妮是最先倒下的那个,她试图倒在何的身上,然后是乔纳森。

    之后呢?

    杰洛特呻吟出声,太阳穴两边突突地跳动,他压下呕吐的冲动继续努力回想——卓尔坦说维吉玛最近下水道不太平,说你杰洛特不是个猎魔人吗?为何我们不一起进去把那些怪物杀了?

    他还记得自己当时拍着胸脯大声应和,就连一向冷静的何都显得有些醉了,他不仅没阻止他们两个的愚蠢计划,甚至还打了个响指将杰洛特放在旅店里的银剑传送了过来。

    ……女神在上。

    杰洛特打了个寒颤,环顾四周,始终想不起来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开始沿着下水道往前走,试图找到一个出口,却在不远处意外发现了自己的银剑,和正躺在一个不知从哪儿来的烂沙发上睡的正香的卓尔坦。

    他首先捡起银剑——很好,没问题。它甚至很干净,一点污渍都没有。至于卓尔坦,他的胡子上全是呕吐物,酒气与臭气共同让他变成了一个睡着的臭气弹。他的呼噜打的震天响。

    “卓尔坦?卓尔坦?嘿!醒一醒,卓尔坦!”

    叫了好几遍,矮人才算是醒了过来。但仍然算不上完全清醒。他睡眼惺忪地坐在烂沙发上,说出口的第一句话就令人叹为观止:“怎么他妈的这么臭啊,杰洛特?翼手龙在这儿放屁了?”

    他沉吟了一会儿,杰洛特本以为他是想要说些什么,结果卓尔坦张嘴便吐,呕吐物在空气中划过一道长长的弧线,精准的命中了位于两侧走道中间奔流不休的污水。

    好吧,至少他准头不错。

    杰洛特转过头,卓尔坦好歹清醒了一些。他抹了抹嘴,看着四周的环境,又看看拿着银剑的杰洛特,突然说道:“咱们又干了件蠢事,对吧?”

    “对。”

    “该死,那位学者先生呢?”

    卓尔坦似乎并不记得何慎言打响指传送银剑这码事了,还将他看做一个文质彬彬的学者。他忧心忡忡地说:“他可不像咱们俩这样有自保能力,我说下水道里有怪物是真的,最近很多人失踪都是在下水道里发现的尸体,被啃得七零八落的。”

    “动起来,猎魔人!”

    矮人一屁股跳下沙发,一马当先在前方带路,顺手掰了块沙发腿就当做武器,他高声喊道:“刚认识的朋友我可不能让他出事!见鬼,咱们必须找到他!”

    卓尔坦可能是杰洛特认识的矮人里最有侠义心肠的,大家都说矮人会为了朋友而接受绞刑,杰洛特觉得卓尔坦不仅会这么做,而且可能还愿意死两次。就算是刚认识的朋友也是如此。

    他们开始在臭气熏天的下水道里呼喊起何慎言的名字,足足两个小时,两人找的汗流浃背,都没找到他。这下,就连杰洛特都开始担心了。

    ——见鬼,何的确是个强大的法师。但万一他醉到不能施法怎么办?他不是说自己还在恢复力量吗……

    杰洛特知道,卓尔坦的话不假。一路走来,他已经发现了多处可疑的痕迹。根据推测,他觉得这儿多半居住着一头大型的食肉怪物。

    “我的胡子在上。”卓尔坦沮丧地说。“咱们俩可能把他害死了。”

    再抬起头来时,他的眼里已经噙满了泪水:“就不该去偷酒!都是我的问题!唉,卓尔坦,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矮人大声的咒骂着自己:“不怪市政府让你戒酒!喝酒没好事!天呐,我害死了刚认识的朋友!”

    “别那么想,卓尔坦,何是个法师,他会没事的。”杰洛特安慰着他,同时拐过一个走廊。

    维吉玛的下水道是直接建立在古代精灵城市的遗址上的,剩下的不多,但仍然运转良好。污水与臭气包围着他们,杰洛特却意外地发现了一条新的通道。

    怀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走了进去。伊格尼法印点燃了墙壁上的火把,照亮了这里的黑暗。猎魔人敏锐的听力发现走廊的深处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是他吗?

    他小心地走进,卓尔坦仍在身后长吁短叹,说着醉酒的法师无法施法之类的话。结果,等他们抵达这通道尽头的时候,两人却都呆住了。

    何慎言正在睡觉。

    准确地说,他是靠在三头蝠翼魔巨大的尸体上睡觉。它们被他拆的七零八落,到处都是血液与碎肉。还有一些受害者吃剩下的尸体散落在周围,而法师正在那三只蝠翼魔的尸体上方睡得正香,他的衣袍一尘不染,唯有双手沾满鲜血。

    “马哈坎在上……”卓尔坦目瞪口呆地说。“他——他……他?”

    “他没事,卓尔坦。”杰洛特有气无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笑了起来。“还好他没事,呼。”

    “他是怎么做到的?”卓尔坦匪夷所思地问,他看起来像是在努力寻找一个合理的答案,而杰洛特则比他要轻松的多。

    他挥了挥手,示意卓尔坦放松下来:“何能做到很多事,卓尔坦,我想,在喝醉后赤手空拳撕碎三头蝠翼魔也包含在其中……嗯,我觉得我有必要戒酒一阵子了。”

    “你觉得呢?”

    矮人点了点头,喃喃自语:“妈的,我再也不喝酒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594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