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女教师李佳梦)最新章节列表

她猛地仰头,愤怒的瞪视了过去,只看见一道月白似雪的身影。
         那晃眼的白,并无任何的仙风道骨,唯有烈烈杀气,瞬卷天地!
         魔婢深吸了一口气。  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女教师李佳梦)最新章节列表    
         她的双手被剑光斩灭,还在流血,伤口的地方,肉眼都能看到骨头。
         夜墨寒执剑优雅的踏空而行,缓缓的逼近了惴惴不安的她。
         魔婢慌张害怕之余,用高频率振动的血手重新掐出魔决。
         “嘭!”
         剑光所至,魔婢的一双手,直接从腕骨开始被斩断。
         “啊啊啊!”
         魔婢痛苦凄惨的叫喊出声,浑身冒出冷汗,斗笠下的脸部苍白似纸。
         白的身影,还在走向她。
         她跌跌撞撞往后退,摔倒在了天空战场。
         “你敢!”魔婢流着泪喊道:“我可是上界之尊!”
         上界?
         周围的武者们,听到此话,目瞪口呆。
         心痛感如洪水猛兽般将他们的情绪给彻彻底底地吞噬了,余下绝望与心寒。
         谁也想不到,这一场折磨帝域苍生的战争,竟还有上界之尊的手笔。
         下界下等人,就活该沦为鱼肉任人宰割,活该卑如草芥命不值钱吗?
         “上界之尊?”夜墨寒低语,声音好听如山泉潺潺而流,似柳叶扶风,芙蓉泣露。
         魔婢以为他怕了,当即不做犹豫的趁热打铁:“你与那群庸俗的凡人不一样,你拥有神之气息,你可以踏入神之道,我家郡主,会给你无上的锦绣前程,往后你能去七杀天,还能去更高的地方,有更好的上界神女与你并肩而行,而非是一个只知杀戮魔障缠身的……啊啊啊啊啊!”
         话未说完,九道剑光从她的膝盖和大腿贯穿而过,瞬间出现了九个触目惊心的血窟窿。
         魔婢汗流浃背,挣扎时头上的斗笠掉下来,是一张还算清秀的脸,此刻却惨白的吓人,与眼睛的充血颜色对比鲜明而强烈。
         “说,继续说。”
         夜墨寒瘦长洁白的手握着九龙剑,漫不经心的道,懒洋洋的似午后漫步,暗藏的杀气蓄势待发却叫人心惊肉也跳。
         魔婢哪里还敢说话,只得用尽力气艰难的摆出额头求饶的姿势,“剑帝阁下,求你放过奴婢,奴婢为你做牛做马,只要你肯高抬贵手,让奴婢做什么都行。”
         “好。”
         她意想不到,剑帝竟毫不犹豫的就应下了。
         就在她怀揣着劫后余生的庆幸抬眸看去时,却见那人缓扬起手中剑朝向了她。
         魔婢惊恐:“你怎能言而无信?”
         剑帝冷峻倨傲地道:“你是本帝什么人,要为你守信?”
         话落,妖孽的脸庞浮现了无情的笑。
         手中的剑光穿过魔婢的身体,足足三十多个窟窿,偏生还留了一口苟延残喘的活气。
         纵然活着,也是遭受生不如死的痛苦且还得瘫痪着。
         最后一道剑光,直接剜掉了她的舌头,任由她的血水从咽喉里吐出,偏偏如何使力都做不到咬舌自尽,只能慢慢的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倒数着自己的死亡时间,才是这个世上最可怕的事情。
         夜墨寒缓慢地收回了眼神,却未敛起全部的锋芒与杀气。
         他当然清楚,这魔婢不过是个奴才,害帝域者,是这奴才头顶上面的人。
         这笔账,他不打算慢慢算,他要去一次性算个明白,把帝域武者的死和阿楚的委屈,都算个明明白白。
         血债,当然要血偿。
         男子满身的杀伐之气似欲凝为实质般在猎猎狂风里激荡。
         而当他的目光落定在那道血色的身影之上,浑身杀气尽收,眼神温柔沉溺似深海,当真有了几分仙神的气质,而非是只会杀人的魔头。
         “铿!!”
         刀刀相碰,激烈作响。
         全帝域的武者,都在看这一场战。
         “人皇刀法,第一刀,破万钧!”
         楚月抽身浮空之后,将人皇刀法完全的展示出来。
         如此,便能让全天下的武者都看得清。
         经过这场战斗后,武者们方才会知道实力的重要性。
         她不仅把武道巅所得的武学之门覆盖在全大陆,让所有武者修习,还特地演练了一遍人皇刀法。
         青焰武神刀,斩在鬼蛇刀上,直接把鬼蛇刀斩裂了一部分。
         “人皇剑法,第二剑,转乾坤!”
         楚月抽出沉寂多时的饮血剑,略微吃力的撞上鬼蛇刀,由此借力打力。
         剑的出现,叫无数的少年和武者们眼前一亮。
         他们方才知道,招数、武道并非循规蹈矩,推陈出新,便有无限的可能。
         这一刀一剑的相碰,楚月的右手掌骨随着“咔嚓”之声的响起而裂开了一道缝。
         血液从骨缝溢出。
         “小楚……”老伯公热泪满目,心疼之时,更自豪于自家外孙女心中的大义。
         不!比起自豪,更多的是钦佩。
         曾几何时,他还曾少年时,望着纷争四起的帝域,总会和故人们在墙头喝着酒,感叹:我们帝域,何时才能有一位真正的明主。
         “好,好啊。”太夫人流着泪笑着说。
         “人皇箭法,第三箭,裂龙脊!”
         楚月一脚踹在魏梦的身上,背部火色羽翼展开,掠得好远好远。
         她抱着沧溟宝弓缓缓拉开了箭矢。
         流光箭,对准了魏梦。
         囚笼里的魏父忽而道:“鬼兽内丹,在她的右瞳。”
         这一点,知女莫若父。
         楚月在与魏梦的对战中,也知道了鬼兽内丹在魏梦的右瞳,因此最后使出这裂龙脊结束战局。
         但魏父的话语,让魏梦痛苦不已,比千刀万剐还要难受,无奈。
         她泪流满面的望向父亲。
         父亲却视她如魔鬼。
         “咻!”流光箭破空,迸射而出。
         罡风阵阵响动。
         “找死!”魏梦低喝一声,躲开了这一箭,正欲发出鄙夷的笑声,就见楚月在此之前足踏瞬羽步伐多开了一道身影出现在魏梦的身后,早有预判似得拉开的沧溟弓,蕴满最后一点大焚音之力和本源气息的箭矢提前射出,刚好没入魏梦的右瞳,射碎了魏梦的右瞳。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只听接连的声音爆裂。
         魏梦的右边身躯,尽数化为紫黑色的烟雾。
         她的鬼兽右躯消失,只有半副身体还留着。
         “啊啊啊啊啊!”魏梦惊恐地惨叫,她厌恶这样残缺不全的自己,更厌恶自己的失败!
         痛的窒息感涌上天灵盖似要爆炸。
         她如被扼喉张着嘴狂流红血,瞪着眼万般不甘。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584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