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傻丫头我要你|h文趴在镜子面前做

 李怡佳开开心心地走了,秦青盘膝坐在地毯上,后腰懒懒地靠着沙发,正在摆弄智脑。

    这东西雷同手机,却又比手机更不可或缺,里面存放着原主的身份证明、学历证明、工作证明等等。

    996仰躺在沙发上,四只爪子抱住一袋巨大的沙丁鱼口味的营养液,喝得不亦乐乎。    傻丫头我要你|h文趴在镜子面前做    

    “呸,真难喝!”

    喝光了营养液,它把空空如也的袋子扔进垃圾桶,满脸嫌弃地骂上一句。

    秦青低声笑了笑:“难喝你还喝光?”

    “不要浪费嘛。”996拍了拍自己圆滚滚的肚皮。

    一个脑袋巨大,四肢短小的机器人正在沙发后的垃圾桶里翻找,双手沾满了黏糊糊的液体。好不容易找到那张被秦青视若敝履的公寓磁卡,它喷出一股水,将之清洗干净,然后吞进肚子里,打开一旁的窗户,脑袋上探出一个小小的“竹蜻蜓”,呼啦啦地飞走了。

    “秦甘棠还以为你有多喜欢那套公寓呢。只要是你喜欢的,他都要抢过来。”996没好气地翻着白眼。

    “这样不好吗?”秦青饶有兴致地笑了笑,语气温柔又平静:“这样我就可以跟他玩一个很好玩的游戏了。”

    “什么游戏啊?”996跳下沙发,眨着好奇的大眼睛。

    秦青没有回答,而是用智脑投射出六幅全息图片,图片里站着六个男人,相貌各异,气质不同,却又一个比一个英俊。

    “喵,我认识这些人。前五个是秦甘棠的alpha,最后这个是剧本里娶了原主,却又把原主虐待致死的渣男。”996伸出爪子指着全息图片里的男人们说道。

    秦青自然知道这些人的身份。

    每一幅全息图片都用文字注明了这些人的基本资料。

    秦甘棠一共有五个alpha,他们分别是殷柏舟,中央军团的军长;凯恩,帝国商会的会长;燕于飞,中央研究院的院长;宋远洋,帝国首席外交官;康恩斯坦,帝国五皇子,同时也是太子。

    这五个人分别掌控着军权、经济大权、最新的科技力量、外事力量,以及帝国的最高统治权。

    与原主结婚,又把原主虐待致死的渣男名叫任则淮,目前还只是中央军团的一名中尉,出身于普通家庭,除了自身是ss级的alpha之外,几乎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996反复比较这些人,吐槽道:“你的cp简直就是个垃圾!”

    其实任则淮并不差。他身材高大,容貌英俊,还有着一双狼一般凶狠的眼睛。这种野性又孤傲的气质非常吸引人。更何况他还是ss级的alpha,战斗力非常强悍,只要再给他几年,他一定能在军中有所建树。

    但坏就坏在,这个人为了权势和地位,可以放弃一切原则,毁掉一切底线,做出完全颠覆人类道德感的事来。剧本里他用以折磨原主的那些手段,即使是饱受重创的秦青也会觉得不可接受。

    他不但折磨原主的肉/体,还会把外面的娼/妓带回家,在原主的眼皮底下,甚至在原主的床边,行那些苟且之事。

    原主的身心都饱受摧残,最后理所当然地选择了死亡。而任则淮所做的这一切,为的不过是讨好秦甘棠,换来对方一个赞赏的目光罢了。

    在原主面前,他是一头恶狼,在秦甘棠面前,他却是一条忠犬。

    秦青仰头看着任则淮的全息图,眸色渐渐变冷,转而看向一旁的殷柏舟,眼里的冷意却又化为了春日般的温暖。

    996也在看殷柏舟的全息图,嘴巴张得大大的。

    “这个人好面熟啊喵!我是不是以前见过他啊!”

    秦青摇摇头,没有说话。

    他知道996为何会觉得眼熟,因为殷柏舟的长相融合了叶戎峥的野性和木非言的儒雅,从而变作了一张极端正,极阳刚,又极英挺的脸庞。

    如果太阳可以化为人形,那么必定就是这副模样。

    身穿黑色军装的殷柏舟身姿笔挺地站立着,一只手平直下垂,贴着裤缝,一只手端着自己的军帽,锐利的目光像出鞘的利刃,直直地看着前方。

    一台巨大的,由黑色金属打造的机甲矗立在他身后,胸口处用金漆描绘着一个由无数神秘符文组成的漩涡状图案。漩涡的中心闪着一点金光,像一只洞彻万物的神之眼瞳。

    这就是帝国最为强大的兵器——雷霆之眼。它也是整个银河系唯一的一台sss级机甲。

    然而,站在这么一台极致危险的兵器之前,身为如此渺小的一个人类,殷柏舟的气势竟然完全没有被压倒。

    一股浩瀚的,无形的力量从他体内散发出来,牵制了身后的机甲,于是也牵制了这一整个天空和土地。

    他是主宰,不仅在全息图景里,也在现实中。

    他目光所及,便可以为他所有。这是一种生而具备的强大。

    无可撼动的强大。

    秦青不由自主地走到全息图景前,伸出细长的食指,轻轻描绘着殷柏舟俊美无俦、英挺不凡的五官。描到那双锐利的眼眸时,他心里一热,然后便低低地,愉悦地笑出了声。

    这就是他穿越时空,改换世界,兜兜转转,永不停歇,亦要找到的人。

    这就是他的神祗。

    秦青慢慢后退,笑着坐倒在沙发里,手掌满足地捂住微弯的眼睛。

    五个攻只有一个是他,这真的太好了。如果再来一次多选题,他大概会谢……

    秦青捂住眼闷闷地笑着,整个人都散发出轻松的气息。

    996还没搞清楚状况,正在砸吧嘴:“啧啧啧,这次的修罗场可太刺激了!秦青,你一定要加油哦喵!”

    “嗯,我会的。”秦青笑着点头。

    就在这时,大脑袋机器人顶着一个“竹蜻蜓”从窗户外面飞进来,吧嗒吧嗒走到秦青跟前,张开嘴吐出一张磁卡,用两只小短手捧着。

    秦青拿起磁卡兴味地看了看,然后用智脑给秦甘棠发了一条语音:“公寓已经给你了,你满意吗?秦甘棠,是不是我喜欢的一切你都要抢?你什么时候才能放过我?”

    他的语气充满了疲惫,就仿佛面对这个私生子,他是那么的想反抗,却又无能为力。然而只有996才能看见,此刻的他是如何慵懒又惬意地笑着。

    无能为力?这只是个逗弄秦甘棠的笑话罢了。

    那边静默了几秒,然后也发来一条语音:“哥哥,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我想要什么开口就是了,总会有人争先恐后地把最珍贵的礼物送到我手上,我还需要抢吗?哥哥你在开玩笑吧?”话落,几声得意的轻笑从智脑里传来。

    这哪里是听不懂?这分明是赤/裸/裸的挑衅。秦甘棠用最天真的语气说着最恶心人的话。他在戏耍秦青,他要秦青的心一点一点受到伤害,最后变得千疮百孔。

    过去的他因为身份微贱,只能嫉恨难平地仰望秦青。现在他一跃成为人上人,自然要把秦青踩在脚下。

    他就喜欢掠夺秦青心爱的东西,怎么了?

    秦青关闭智脑,仰靠着沙发假寐。

    996被秦甘棠的嚣张气得炸了毛,用爪子狠狠磨着地板。

    片刻后,秦青睁开精光连闪的眸子,兴致勃勃地说道:“我们搬家吧,游戏开始了。”

    “什么游戏?”

    996好奇地问,得到的只是一声饱含恶趣味的轻笑。

    —

    翌日,中央军团机甲训练场。

    秦青站在场外的二十米高台上,隔着一层能量罩往下看。996蹲坐在他脚边,嘴里叼着一袋鱼子酱味的营养液。

    “厉害啊喵!这一拳可以把宇宙都打穿吧!如果这次的攻有排名,我觉得殷柏舟绝对是攻一。”996一边嗦着营养液一边夸赞。

    秦青穿着一套笔挺的黑色军装,站在高台的围栏边仰头观望。

    训练场内,两台机甲正在战斗。

    黑色机甲每打出一拳就会在地上、空中,或敌对机甲的外壳,爆出一团烈焰般的气旋。机甲是由驾驶员的精神力操控的,驾驶员的精神力越强大,拳风也就越凶悍。

    那些烈焰般的拳风摧毁了地面,使之崩裂;摧毁了空气,使之燃烧;摧毁了对练的机甲,使之解体。

    大块大块的金属碎片陨石般落下,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黑色机甲缓缓落地,那么庞大的身躯却灵巧得像是一只猎豹。另外一台机甲只剩下一个圆圆的保护舱,哐当一声砸在地上。

    站在外围的机甲驾驶员们立刻围拢过去,七手八脚地拆解着保护舱,把蜷缩在里面的人拉出来。

    黑色机甲的舱门打开,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从十几米高的空中一跃而下,平稳落地。

    周围全都是顶级alpha,平均身高在两米左右,每一个人的躯体都布满虬结的肌肉,像一座座铁塔。男子站在其中,却完全不曾被比下去。正相反,他缓缓迈步时,周围所有的铁塔都会仓皇地移动,迅速给他让出一条笔直的通道。

    他穿着军绿色的作训服,身上的肌肉薄薄的一层,体态非常修长,比例十分完美,更像是一个艺术品,而非一件兵器。

    可是谁也无法忽略他的力量。

    那是足以摧毁一切的力量。

    保护舱里的任则淮被拖了出来,头发和衣服汗津津,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湖里捞出来的一般。他趴伏在地上,弓着背,像死狗一般喘着粗气,然后心怀恐惧地看向缓缓出现在自己眼底的一双皮靴。

    皮靴光可鉴人,映照出他狼狈不堪的脸。顺着皮靴往上看,一双笔直修长的腿,一截劲瘦有力的腰,倒三角的强健躯体,最后是一张俊美至极,也刚硬至极的脸庞。

    “你还差得远,去重力室加训吧。”这张脸的主人用平淡的语气说道。

    深切的屈辱感像巨浪一般拍打着任则淮的心理防线。他咬咬牙,状若恭敬地答应了一声。

    这个人是他无论使用什么手段都扳不倒也敌不过的存在。

    一名战士往任则淮头上浇了一瓶冰水,又把另一瓶冰水递给殷柏舟。

    旁边的几名战士偷偷

摸摸地瞟着不远处的二十米高台,窃窃私语道:“那就是新来的军医,叫秦青,快看!”

    “我刚才就看见了。长得真漂亮!当时我脑子都懵了一下。”

    “我的心脏跳得好快!比第一次上战场还快!”

    “听说他没有信息素。”

    “如果他有信息素,就算跟我的适配度只有10%,我也要跟他结婚!”

    “哼,就算适配度为0,我也可以跟他结婚!精神领域崩溃我都认了!”

    加入讨论的人越来越多,投向高台的灼热目光也越来越多。

    殷柏舟一边喝水一边皱眉,然后转过头,朝不远处的高台看去。

    任则淮抹掉脸上的水珠,也看向高台,眉眼间的挫败已被一种森寒的狼性取代。

    996磨磨爪子,激动地嚷嚷:“秦青,攻一就要看过来了!喵喵喵,他会对你一见钟情吗?”

    秦青勾了勾薄唇,投下一缕悠然的目光,继而转身离开。他竟在殷柏舟看过来之前选择了消失。

    于是殷柏舟只看见一道渐去渐远的背影。他是sss级的alpha,目力远超常人,哪怕隔着几十米,也能把这道背影的每一个细节收入眼底。

    这位传说中没有信息素,却依旧能令人神魂颠倒的omega,拥有着一副太过纤细的躯体。

    他很瘦,很高,纯黑的军装包裹着圆润的肩、笔挺的背、修长的腿。腰间一根宽宽的皮带勒出一截细细的腰,于是显得那紧实的臀越发挺翘。

    他行走的步态像猫儿一样,后一步总会精准地踩中上一步,一步一步缓慢前进,于是细腰和翘臀也跟着微微地摆。

    这步态一点儿也不显得女气,反倒极为从容优雅,即使不曾露脸,也深深地吸引着旁人的目光。

    视线扫过去的时候倘若不曾看他,便是违背了人类的本能。

    口里的冰水被含得滚烫。殷柏舟淡漠地收回目光,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喉结上下滚动,沁出几滴热汗。

    哪怕在刚才的激战中,他也未曾流过这样的热汗。

    他解开领口的两颗纽扣,又喝了一口冰水,然后才沉声喊道:“射击训练马上开始,集合!”

    还在如痴如醉地看着那道优雅背影的战士们遗憾地叹出一口气,这才纷纷聚拢过来站成列队。

    走得远了,996好奇地问:“你怎么不和攻一见面啊?没有信息素,你是不是自卑了?如果能挽救他的气运,其实你用迷魂香勾引他也没什么的。”

    秦青低声笑了笑,缓缓开口:“你知道吗,最优秀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形象出现。如果猎物一下就发现了猎人的意图,这个游戏还怎么玩下去?”

    996听得满脑袋都是问号:“你在说什么啊喵。你到底是猎人还是猎物?你想玩什么游戏?”

    秦青垂眸看它,笑得宠溺,给出的答案却让996更加头晕。

    “我可以是猎物,也可以是猎人,还可以是旁观者。剧情需要什么角色,我就可以扮演什么角色。”

    “我们不是不准备跟着剧本走了吗?你别告诉我你忽然反骨,又想走剧情了!我会咬死你的!”996有些着急。

    “不,还是要跟着剧本走的,不过是我写的剧本。”

    说到这里,秦青颇觉有趣地笑了,清清浅浅,朗如溪流的笑声顺着空气荡出去很远。

    站在场边监督战士们训练的殷柏舟忽然抬起头,看向早已空无一人的高台,耳尖微微颤了颤,眸色也跟着变暗了。

    —

    第二天,秦青依然站在高台上,垂眸观看机甲战士们训练。

    996抱着一根酱香咕噜兽腿,啃得满嘴流油。

    军团每天的训练项目都是固定的,所以秦青每天选在同一个时间段过来,总会看见殷柏舟驾驶着机甲在与人对战。

    殷柏舟似乎很看好任则淮,大多数时间都在训练任则淮的战斗技巧,少数时间指导别人。据说任则淮只要找到一个适配度高的omega,很有希望晋升到sss级。

    这也难怪他会对秦甘棠那般跪舔。得到秦甘棠,他不用辛苦训练也能在对方高等信息素的催化下轻松升到sss级。

    在这个世界,秦甘棠就像是一块唐僧肉,被无数顶级alpha明争暗抢着。

    与昨天一样,对战结束后,当殷柏舟抬头看过来时,秦青已经转身离开了,只留给对方一个渐去渐远的背影。

    第三天,秦青还是在殷柏舟看向自己之前悄然离开。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亦是如此。他总是在殷柏舟投入战斗时出现,又在对方结束战斗时离开。

    996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你是在钓攻一的胃口!”

    秦青摇摇头,笑而不语。二十一天后,他忽然打破习惯,没有在固定的时间来到固定的位置,观看对战。

    然而殷柏舟却不知为何推迟了今天的训练。他顺着维修梯爬上“雷霆之眼”,用一台扫描仪扫描机甲的肘部关节,查看此处有无零件上的损坏。

    一名检修师站在他身边,盯着扫描仪仔细查看。

    固定的时间到了,以往这个时候,殷柏舟已经驾驶机甲升空,开始了激战。但今天他只是盯着智脑上的时间看了看,然后转头望向高台上某个固定的位置。

    训练场边还有很多战士与他做着同样的动作。

    那里没有人。

    高台处只有一束透窗而过的阳光照在地上,并无那个总是会准时抵达的,比阳光更耀眼的身影。

    “怎么没来啊。我今天专门穿了一套新军装。”不知哪个战士垂头丧气地叹了一声。

    于是许多叹息声纷纷响起,汇聚成浓浓的失望。

    殷柏舟收回视线,俊美非凡的脸庞一如往常般刚毅,也一如往常般平静,就好像他完完全全是一台兵器,不可战胜,自然也不会被外物撼动。

    “欸,你们说秦军医每天来看我们训练到底是为什么?他是不是暗恋我们之中的哪一个?”一名战士兴奋地低语。

    “你别做梦了,肯定不是暗恋你。”

    “我猜秦军医暗恋的是我们军长。”

    “对,肯定是军长。军长战斗的时候,他看得目不转睛。”

    “可是军长已经绑定了一个omega,秦军医没机会了啊。他如果跟军长表白,会被抓去坐牢的。”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579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