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一个吃上面一个人吃下 (就想被男人透)最新章节列表

反正现在只要陈家一开始做饭,

    那浓郁的香气就会雷打不动的飘散在整个四合院里,

    让四合院里的禽兽们闻也不是,不闻也不是,

    因为不闻吧,实在是太香了,抗拒不了,闻了吧,又馋的眼泪汪汪,半点吃不上。  一个吃上面一个人吃下 (就想被男人透)最新章节列表    

    但是没有一个人敢上陈家去蹭饭,

    他们心里门清,就陈平安那个性子,真的是拿去喂狗都不可能给他们吃一口的。

    此时三大爷阎埠贵一家也正在饭桌前吃着饭,

    但是桌子上的饭菜清汤寡水就不说了,你还根本就不敢往饱了吃,

    因为本身就不够吃,今天的伙食在老阎家已经算是不错了,

    还有几条阎埠贵今天费劲巴拉钓上来的小鱼,

    以往他这些小鱼也是能卖给什刹海的那些空军佬换个几毛钱的,

    但是自打陈平安去了什刹海,谁还能看得上阎埠贵这些小鱼?

    所以老阎家破天荒今天一家子能吃到鱼,

    可是一家子闻着陈平安家油水足香气猛的饭菜香味,一家子顿时就感觉面前平日里抢着吃的小鱼都不香了。

    “陈平安这小子,真的太可恨了,每天三顿这么造,不是活活折磨咱们吗?”

    三大妈咬了一口手里的窝窝头,一脸愤慨的说道。

    “那人家有钱又有能耐,活该吃的好啊,

    今天你是不知道他陈平安在什刹海又赚了多少,那鱼就跟送上门一般,

    一杆一条一杆又一条,还基本全是大草鱼。

    最厉害的是还钓到了一条巨物,不仅卖了几十块钱,还有一个傻老头,直接给了他一张自行车票,肉票什么的也不少。”

    阎埠贵砸吧着嘴一脸羡慕道,

    “而且你没听见在刚才的大会上,老易跟聋老太太真给了陈平安几千块钱买谅解书吗?现在他陈家才是咱们四合院最富的一户了。”

    三大妈一听自己男人一顿分析,顿时一脸认真说道,

    “那老阎,既然陈平安这么难对付,你说咱们是不是离老易他们远点,想法跟陈家套套近乎,那样咱们是不是也能跟着沾点光啊。”

    “呵呵,你想多了,

    他陈平安的光可不是随便就能沾的,要不然我这几天怎么就没见他分我半天鱼?

    你别看陈平安看着年纪轻轻,但是他这几天干的事,全都老练狡猾的跟狐狸一般,而且我早就试过了,人家根本就不搭理我,

    我纯属就是拿自己热脸去贴了他陈平安的冷屁股。

    这四合院里总说我是算盘精,虽然不好听但是也说明我有能耐,

    结果呢,在这小子手里愣是没讨到半天好,就问你怕不怕?”

    此时阎埠贵内心,也是崩溃的,钓鱼钓不过,算计也算不过,他太难了。

    “唉,你说他陈平安钓鱼为什么这么厉害啊?你就不会偷师去嘛,他不给咱们鱼,咱们就自己钓啊。”

    三大妈盯着自己男人一脸嫌弃道。

    三大爷阎埠贵顿时一脸神秘,

    凑到自己媳妇耳边得意洋洋,压低声音说道,

    “你以为你男人就这么笨?今天我就是一大早起来跟踪了那小子一路,

    觉得他肯定有什么秘诀钓饵之类的,结果你猜怎么着,

    我去挖他藏的秘密,挖了一手的狗屎,你说气不气人,

    谁知道等我洗干净手去了什刹海,他陈平安竟然当众在那里免费教那些见天空军的钓鱼佬他自己的钓鱼技巧。

    你就说他是不是傻?

    这种技术活谁不死命藏着掖着,他倒好,就这么免费传授了!我都替他心疼的不行,很不得上去捂住他的嘴!"

    “什么?你的手还挖了狗屎?你离我远点!一家子吃饭呢,你恶不恶心,

    等等,你说什么?陈平安免费教他们钓鱼技巧?还有这好事儿呢?那你学了没啊?”

    “啊这,我肯定学了啊,但是好像又没完全学会,

    不然咱们家今天就只有这么几条小鱼吗?

    不过你放心,今天学了的有几个都钓到草鱼了,我觉得我晚上潜心研究消化一下,明天就也能钓到巨物了,那咱们家的日子也肯定能越过越红火的。”

    今天早上在什刹海,其实就属他阎埠贵听陈平安讲课听得最专心,

    但是大概是他自己的钓鱼技术思维已经固定了,

    反正别人那些完全没技术的都有用,一到他阎埠贵实操就是不上大鱼,

    就很气!

    阎埠贵两口子在那里说的欢,

    他们的儿子阎解旷跟阎解放听在耳里,让他们感兴趣的就只有一点,

    就是陈家现在是四合院里最有钱的一户。

    陈平安有钱,自然就不会亏待自己的妹妹周红衣,

    而且他陈平安那个凶神恶煞的家伙自己几个拿他没办法,

    难道还搞不定一个小娃娃?

    为了法不责众,自己再把刘海中家的两兄弟也叫上,

    几个人在院子外面守株待兔,跟她周红衣借点小钱花花,想必绝对能手到擒来,

    而且孩子之间的事,谁又能说什么呢。

    越想越觉得靠谱,于是阎解旷跟阎解放眼神一碰,三两口把那没滋没味的饭一吃,

    就齐齐跑了出去,来到后院找刘家的两个苦命兄弟。

    几个人出了四合院找了个安静的胡同,就凑在一起开始聊了起来。

    “光齐,光天,我们现在有个捡钱的好路子,你们要不要一起来?”

    阎解放先开口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

    “这种好路子也就看在咱们是一个院的,才带你们一起,如果不愿意就早说啊,而且不能去告密!”

    阎解旷也在一旁唱起了黑脸,

    “啊?有这种好事你们兄弟俩会找我们?你自己家兄弟姐妹也不少,怎么可能便宜外人?这不是你们铁算阎家的风格啊!”

    刘光齐一脸不信说道。

    “得了,人家不领情,解旷,我看还是咱们兄弟俩自己发财去吧。”

    阎解旷顿时就一副拉着阎解放要走的样子,

    阎解放也嗤笑道,

    “也对,是我自作多情了,正所谓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跑断肠!有些人注定活在他们亲爹的棍棒之下,永无自己的主见跟出头之日!走了走了!”

    “等一下!你们说的什么屁话!谁不敢了?什么门路先说出来听听!总不能你们什么都没说,我们就一头跟着你们撞进去吧?”

    刘光天终于一脸不满开口说道,

    “说就说,我怕我说出来吓死你!”

    “陈平安就是门路!别跑啊你们!看你们这怂样!

    不是让你们去搞陈平安,是他那个啥也不懂的赔钱货傻妹妹周红衣,

    我们现在知道陈平安是咱们四合院里最有钱的人,

    他又是出了名的宠妹妹,你说周红衣身上的钱能少了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578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