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恶魔的囚奴虐殇|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

张少元看也不看的将周三的收入囊中,随后便开始了向着接下来的上千个感冒患者私聊。

    现在距离寒流还有一个半小时,天气之中已经开始聚集了不少的乌云,在头顶巨大星球的亮光照射之下。

    隐约可以看见,乌云密布,月明星稀,厚厚的乌云宛如一层层棉被遮天蔽日。    恶魔的囚奴虐殇|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    

    不少的地区已经开始噼里啪啦的下起了倾盆大雨,不少的人在这一刻也开始渐渐担忧起来。

    担忧炎热的天气是否会伴随着这一场暴雨而结束。

    稍微有些经验的海上生存者已经开始准备在里面筹备购买御寒物资了。

    但…….

    很明显,所有人都没有在里面买到哪怕一件御寒物资。

    就连系统上面的御寒物资这个时候交易量也非常稀少。

    里面,已经有人隐隐约约的在讨论这一件事情,毕竟上亿的人口,有一些会观测天象,或是经验丰富的老船员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们或许做不到张少元这样提前半天甚至一天就能知道这场寒流,但是一旦天空之中出现什么异象端倪,那么他们也是可以提前一点知晓的。

    不过很可惜,已经被张少元买空了。

    里面有人散布谣言,讨论之声愈演愈烈,也间接导致了很多人死死捂紧自己曾经没有舍得卖掉的御寒物资。

    一个半小时很快过去了,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从指缝间溜走,张少元也将自己的感冒药卖出去了一部分。

    “你就是个魔鬼!”身后传来王海曼的声音,这个声音不大,却充满了幽怨与愤怒,似乎恨不得一口将张少元吞下。

    “哦?”张少元眉头一挑,随即转过头来看着王海曼,神色轻浮,眼神之中充满了轻蔑。

    “你从里面购买的是一整盒感冒药,可是你卖出去的时候却是一包感冒药!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你简直丧尽天良!”

    王海曼越说越愤怒,胸口的两团肉被气的起起伏伏,久久不能平静下来,眼神之中宛如要喷出火焰来。

    “可是……”张少元微微笑了笑,说道:“可是我救了他们的命啊……..市面上的卖的感冒药也是一包一包的卖的,为何你会允许他们做奸商,就不允许我做呢?”

    “更何况,我卖的价格比他们都还要便宜啊。”

    说完以后,张少元带着戏谑的笑容看着王海曼,手中把玩着刚刚还没有卖空出去的半盒感冒药,看着里面还有一半,不禁有些好笑。

    “可…….可…….”王海曼脸色涨红,许久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急得快要跳起来,急急忙忙的说道:“可是这一切不都是你引起的吗?!你就是个疯子!你是魔鬼!”

    “呵呵。”

    张少元先是轻蔑一笑,随后缓缓说道:“商品交换是一种使用价值的一定量换另一种使用价值的一定量。感冒药换取,一切都是正常的交易行为…….”

    顿了顿,他将手中的半盒感冒药,别人视若珍宝的感冒药随意扔在了地上,散落一地,继续说道:

    “我愿意卖,他们愿意买,你怎么能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说完以后,张少元也不管这女海盗如何骂他。

    转头看向了那一面光滑如镜的屏幕。

    这是升级以后自带的观察屏幕,可以看到海面上的情况,当然,条件是下潜深度不能超过五百米。

    一旦超过了五百米,便看不到海面上的情况了。

    现在海面上的情况已经逐步印证了自己的豪华vip私人系统给出的提示预测,只见海平面之上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曜,山岳潜形,樯倾楫摧,斗转星移。

    豆大的雨滴拍打着海面。

    就连在水下两百多米的张少元看见这一场景都不由得感觉到了几分凉意,更别说在海面上面的人了。

    进一步想,这还只是寒流刚刚开始。

    换句话说,正餐都还没上,现在这点温度,这点狂风暴雨,连开胃菜都算不上,顶多餐前小饮品。

    此时此刻,上面也炸开了锅。

    “今天我生日,留下id号码,一人转二十!”

    “楼上的,为什么我感觉这么冷?”

    “你是说这个帖子冷,还是海上冷,今晚确实风挺大的,感觉有点凉啊。”

    “顶楼上的,我这里也感觉有点凉,还开始下雨了我擦,老子衣服还晾在甲板上!”

    “大半夜的晾什么衣服?”

    “楼上的地理没学好吧,我们这里是晚上,星球的另一边就是白天啊。”

    “别吵了,别吵了,我他么这里出现寒流了!快冻死我了!”

    “我这里也隐隐有寒流的迹象,不过还好我去年买的棉絮羽绒服没有扔。”

    “楼上的卖我如何?私聊。”

    “呵呵,肚子贴肚子,胜过电褥子,你们这群单身狗,我就不需要羽绒服,我有女朋友。”

    “楼上的别狗叫,明早上起来就是两具硬邦邦的尸体了。”

    “…….”

    …….

    …….

    m69海域,77866坐标。

    大本营。

    夜幕笼罩在这一个铁皮盒子一样防御的海上漂浮物上面,此时此刻,之中最高的一艘巡航舰上面。

    两道身影站在两根桅杆之上,矗立在顶端。

    桅杆的顶端呈现处一个尖端状,站立在上面的人没有丝毫的动摇,稳若泰山,就连海浪一次次的扑过来带动桅杆抖动,那人也没有摇晃的痕迹。

    轻功如此了得。

    其中一人乃是首领刘育南。

    刘育南神色肃穆,眼神之中有点点担忧,看着头顶的巨大星球,双手负于身后缓缓说道:

    “李老,今夜怕是不太平。”

    身旁一根桅杆之上,李老满头银发,一副仙风道骨之模样,看起来站立于桅杆之上更加稳重,没有动弹分毫。

    卜卦即算卦,不仅能算人,也能算天算地,是一种预测未来走向的古老方法。

    李老乃是卜卦集大成者,未穿越以前便是蓝星上数一数二的卜卦大能。

    现如今在这遗落海域,生活不易,李老也只能卖艺养家糊口。

    不过这个星球上的许多星象都与蓝星不同,所以李老也是花费了十年时间根据曾经的理论基础重编了一套适用于这个星球的卜卦之术。

    只见他“呵呵”一笑,随后淡淡的说道:“老夫夜观星象,得出巽卦,巽为风,谦逊受益,象曰:一叶孤舟落沙滩,有篙无水进退难,时逢大雨江湖溢,不用费力任往返。”

    顿了顿,李老继续说道:“今夜大雨,寒流将至,冻死之人恐怕不在少数。”

    刘育南眉头紧皱,别人死不死他不管,但是他想要保证他的在此次寒流之中损失降到最低。

    “李老有何见解?”

    李老双手掐卦,抬头看星,随后表情上流露出一丝无奈,说道:“不用费力了,有变数出现了,我等难以逆天改命。”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562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