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比比东在密室与千寻疾h|几个师傅一起干徒弟

午膳过后休息一会就到了万将军为大家安排的节目了,这节目不管郎君还是女娘都是盼了一整日,是今天的重头戏。

    演武场上,十几个武将家的儿郎已经换好戎装,准备一展风采。程家二郎称颂也在其列,换上一身戎装表情严肃的模样当真是有点震慑的住人。    比比东在密室与千寻疾h|几个师傅一起干徒弟    

    不过,场上女娘可没几人会看程颂,她们的目光皆被猿臂蜂腰俊美无双的凌不疑锁死了去。

    看舞台上,裕昌王姈楼缡三人聚在一起,占据了视线最好的一排,兴奋的看着凌不疑。

    王姈道:“郡主,凌将军从不屑参加此类娱乐,今日必是知晓郡主在此,特意一展英姿的。”

    楼缡附和:“必是如此,这满城女娘,也就郡主与凌将军最是匹配。”

    裕昌被这一番恭维的话说的心头滚热,那眼神更热切了几分,恨不能现下就把凌不疑拉到身边。

    裕昌口是心非道:“是吗,你们当真如此觉得吗?”

    “那是自然。听说此次演武头一名万将军会把新得的骏马赠与他,若是凌将军得了,再赠与郡主那可就再好不过了。”王姈道。

    “可我不善骑马。”裕昌扭扭捏捏起来,已经默认了凌不疑会将骏马赠与她的事。“不过,我也是可以学的。”

    “她可真是想太多了,但凡凌将军对她有兴趣,又怎么会几次拒绝她的示好。还有上元节那次,她在水里喊了这么久,凌将军都懒得理她。”葛清宁坐在嫋嫋身旁无情吐槽裕昌郡主,字字扎心。

    嫋嫋脑袋挨近葛清宁,赞同点头道:“是吧,我也这么觉得,也不知道她们三个是怎么说服自己的,连她们自己都相信了。”

    “你们两个都坐好了,没个正形。”

    那边叔侄俩正嚼舌根嚼的开心很,旁边训导主任就发话了,眼神一扫两人立马乖乖做好。

    “好!郡主你看,凌将军将那人打倒了!”前排王姈兴高采烈抓着裕昌的衣袖指着凌不疑。

    “嗯,不愧是凌将军,果然无人能敌。”裕昌面色潮红娇羞不已,眼巴巴的望着演武台上执剑而立的男人,明明想亲近的不行还要故作矜持不肯做第一个向前的女娘。

    “叔母,阿姊,是次兄上场了!”嫋嫋才不管矜持不矜持的,离了座位趴在围栏上向远处张望,见台上人看过来高高摇手示意。

    “真是粗俗无礼,这没人教养的娘子不知天高地厚,就凭她竟然也敢向凌将军示好。”王姈见嫋嫋大胆挥手以为她是向凌不疑打招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拉着裕昌望向嫋嫋。

    嫋嫋才不管她们说什么,占据最佳视线才好,不过因她这一跑出来,其他跃跃欲试又不好意思的女娘们也都跑到围栏处探头张望。

    这时候裕昌反倒怪王姈了,她好端端说这话作甚,此刻自己要是也挤进去岂不是说自己也粗俗无礼了。

    演武台上,程颂虽也跟在程始身边进过战场斩杀过敌将,但与领军为帅指挥过数十次大战的凌不疑一比,秒变成虾兵蟹将。

    刚刚那群人怎么输得?还不是凌不疑手中握剑的架势一瞬间两人仿佛吸进了战场,还未动手气势就输了干净,撑不过三招就摔下台去。

    “程公子请。”凌不疑执剑起势。

    程颂的目光穿过人群落在该死的万萋萋身上,她凭什么把自己的名字送上演武台,让他要在这么多长辈女娘面前丢脸啊。

    能不能投降输一半啊,他不想打了。

    可再一看自家妹妹摇旗呐喊助威的架势,他就是能投降也不敢投啊。

    “凌将军请。”程颂咬牙硬撑。

    可惜,终究是实力悬殊。

    程颂被打下台的一刻,嫋嫋丝毫没有惋惜难过的意思,兴奋的朝做作三人组喊道:“快看,凌将军又赢了,正朝这边看了。咦,看他的样子莫不是在等谁。”

    这下裕昌可坐不住了,反正这么多女娘都粗俗了,她就算俗了也比她们高贵的多。

    “来,郡主王娘子楼娘子你们来我这,我这位置最好。”嫋嫋拨开女娘,给她们三个腾出位置来。

    “走开,算你识相。”王姈挤开嫋嫋护着裕昌到中间,兴奋的为凌不疑叫好。

    “应该的,应该的。”嫋嫋一一拂过她们的后背将她们送到中间。

    一排女娘挤满围栏,各个兴奋的像发情的大猩猩,嫋嫋反倒是退到最后了。

    葛清宁看着一堆女娘挤在围栏,桥面崩坏的场景又浮现眼前,眼皮止不住的跳,拉着嫋嫋到边上问道:“嫋嫋,你不会是对围栏动手脚了吧,这虽然不高,但这么多人摔下去一个压一个也很危险的。”

    嫋嫋狡黠捂唇一笑:“叔母这点放心,我可没动围栏,出事了可不就是连累万伯父了。”

    “那你干什么了?”

    嫋嫋将双手送到葛清宁鼻下,青草混着药香味,见葛清宁不解其意,嫋嫋也不说愿意,只是挑眉让她等着看好戏。

    “凌将军胜——”

    随着演舞台上的一声喊,颁奖嘉宾万松柏一瘸一拐的在众人注视下牵出新得的汗血宝马。此马珍贵不可多得,都城里外翻一遍也不过百余匹,价值数十万钱,比一些品级低些的官员一年俸禄都要多。

    该死的金钱,万恶的权利。

    一片哇声中,万松柏双手郑重的将缰绳送到凌不疑手中,在场中又掀起了一阵小高潮。

    “奇怪,这万伯父今天是怎么了,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来时嫋嫋还没注意,现下随众人一同看着反倒看清楚了。

    万萋萋这个大孝女说起老爹的伤不仅不心疼还噗嗤笑了出来。“怎么了,我大母打的呗,你是没听见,我大母那天打我阿父打的可凶了,半个万家都能听见他的惨叫声。哦,就是你送糕点的那天。”

    嫋嫋明白过来了,必是因为堪舆图的事,万老夫人揍了一顿自家贪财不要命的儿子。

    “你们看,凌将军骑马下来了,他是不是真的要将汗血宝马送人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557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