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高义白洁全文180章(老汉小雪浓精)最新章节列表

风劲角弓鸣,将军猎燕城。

    草枯鹰眼疾,云尽马蹄空。

    天上的猛禽正盘旋在云下,用贪婪的眼神凝视着下方布满血渍的战场。    高义白洁全文180章(老汉小雪浓精)最新章节列表    

    “啪叽!”

    一具尸体丢入深坑中,刘义真远远扫了眼,就将目光重新落回到面前的王镇恶身上。

    “有点过了。”

    檀道济在身边也是连连点头。

    “刚才你朝拓跋健冲过去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要去寻死呢!”

    刚刚本来说好是王镇恶和檀道济一起截断拓跋健的退路,不成想王镇恶居然是带着麾下骑兵冲了上去,在两军阵前上演了一场乱军之中斩敌将首级的好戏。

    王镇恶手放在旁边,将一颗满是鲜血的人头放在脚下。

    “不过总归是没让拓跋健跑掉。”

    拓跋健的面容上依稀还能见到他在面对王镇恶时的恐慌,那扭曲的脸庞也让众人对王镇恶刚才的勇猛感同身受。

    “也是,此战过后,拓跋焘不想退也必须得退了。”

    檀道济一脸开心,只是他的眼神却有些恋恋不舍的看着拓跋健的那颗人头。???..com

    显然,这次的战功再一次和他擦肩而过。

    不过对于这种事檀道济显然是习以为常,拍拍王镇恶的肩膀:“此次又立下了首功,恭喜。”

    “我不是首功。”

    谁知王镇恶却不领情的将檀道济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拿开,并且即刻站了起来。

    “陛下,该去救援陈宪。”

    “嗯。”

    刘义真扫视了一圈,最终将目光定在了檀道济身上:“那檀将军就留下来负责打扫战场,顺便去涿县把沈庆之部接应到后方。”

    又是我?

    檀道济嘴角抽抽,对于自己被留在后方无法去前线建功有些不快。

    不过当他在看到周围的一圈人时还是妥协了。

    王镇恶、王买德、刘义隆、范道基……

    他敢让谁留下?

    檀道济不由得有些辛酸,为什么自己都是堂堂国公了,还是感觉处处被人压制一样?

    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没有灭国战功?

    无奈,檀道济向刘义真软趴趴的行了一礼:“喏!”

    ————————

    ————————

    滹沱河畔。

    原本称的上清澈的河水此刻有些浑浊,丝丝血肉混着泥浆正不断的涌入河水当中,伴随着它们一起游到尽头,寻到归宿。

    本来严丝合缝的宋军车阵已是被冲的七零八落,很多地方都是出现了足够容纳战马通过的裂缝,但围困在外面的魏军却丝毫不急着冲锋。

    他们在玩弄。

    或者说,是在用另一种方式打败陈宪。

    “那宋将!朕认出你来了!”

    拓跋焘高声喊道:“朕就说怎么看你面熟,原来你是那日和沈庆之一同在涿县和作战的人!”

    当时涿县宋军雄壮的一幕无疑是给拓跋焘留下极深的影响。

    而此时陈宪率领的这支千人宋军无疑给了拓跋焘和当时无二的感受,所以拓跋焘逐渐想起了当初在涿县跟着沈庆之的校尉。

   &nb

sp;“那宋将!你若愿意投降,朕保证既往不咎,同时还将以高官厚禄待你!”

    相比于杀死陈宪,拓跋焘现在更想做的其实是征服陈宪。

    早前的怒火已经消退,拓跋焘重新恢复冷静,看着忠烈的陈宪,也是让他起了爱才之心。

    “现在你负责运输的这些粮食已经都被毁掉,就算你能活着回到宋营也免不了受到责罚,何不效忠于朕,随朕共创大业?”

    “你在刘义真那只不过是个守城的校尉、运粮的小官。朕答应你,只要你愿意投降,朕立刻封你为将,赏你金银美人。”

    又是威逼,又是利诱,加上之前对陈宪惨烈的攻击。

    多重因素之下,拓跋焘不相信还有人能做到对自己的招降无动于衷。

    陈宪抿抿有些干枯的嘴唇,在心中计算了一番时间后突然豪迈的大笑起来——

    “拓跋焘!华夏贵胄岂能侍奉夷狄之君?你妄自称尊,实乃不知天高地厚,待陛下踏破你鲜卑王庭,看你有何颜面在我大宋面前称孤道寡!”

    “忘了告诉你,我根本不是前来运粮的,而是送粮的!”

    陈宪的话逐渐引起了拓跋焘的怀疑,让他竖起耳朵倾听。

    “我根本没有到过河间国,而是将天子大营中的粮食全部运出来后假装朝北前进而已!”

    “没错,拓跋焘!你中计了!”

    此刻的陈宪宛若疯魔,他要做的,便是将眼前的拓跋焘再次激怒。

    “对了,本将难道没告诉你吗?”

    “在来之前,吾便已经是将军了!”

    “大宋的将军!”

    疲惫的神态依旧掩饰不住陈宪眼中的轻蔑,他用尽可能的对着拓跋焘开足了嘲讽,只希望自己还能为北面作战的宋军主力再争取一段时间。

    拓跋焘在听完陈宪的话后果然是变的有些狂躁。

    但这怒火针对的并非陈宪本身,而是背后的大阵。

    若是位于中央的骑兵被宋军包了饺子,那拓跋焘便只能龟缩在北方,和刘义真对耗国力。

    这样的结果可不是拓跋焘能接受的,因为一旦开始耗,他也就丧失了整个局面的主动权。

    扫了眼陈宪,拓跋焘暗自握紧缰绳:“杀了这些宋军!”

    刚才戏耍的心理全然无影无踪,拓跋焘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解决这些累赘,这样说不定还会发生些转机。

    庞大的魏军骑兵部队再一次向陈宪发起猛烈的进攻,让宋军就好像是一艘独自面对惊涛骇浪的小船,摇摇欲坠。

    “陛下!北面!”

    就在两军冲杀的时候,北方的斥候给拓跋焘带来消息。

    “刘宋大军!杀过来了!”

    拓跋焘那张阔脸上首次露出凝重的神色,望着北方默不作声。

    一片、两片、三片……

    不多时,天边的地平线处出现了灰蒙蒙的几道残影,并且正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拓跋焘逼近。

    大宋的黑旗带着无穷的威势直插拓跋焘的心脏,拓跋焘也隔着远远的就看到了那旗帜下的一抹金色身影。

    大宋天子,刘义真!

    拓跋焘的杀父仇人!

    北魏建国以来最大的敌人!

    让鲜卑一族退出中原的罪魁祸首!

    这一刻,终于是来到了自己面前!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526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