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少妇系列爽文(最爽的乱惀)最新章节列表

唐青边跑步边问十八尿相关问题。

    当十八尿说自己的老板叫李真的时候,唐青大吃一惊,不由自主停下脚步。

    “诶唷!”  少妇系列爽文(最爽的乱惀)最新章节列表    

    紧紧跟在唐青身后跑的十八尿来不及收住脚步,撞在唐青身上,一个反弹,仰面朝天,躺在地上。

    唐青没有看到十八尿跌倒在地上,眼望前方的李家老宅,问道:

    “你再说一遍,你的老板叫什么?”

    “李真。”

    李真?

    是那个李真吗?还是同名同姓另外的一个人?

    如果是同一个人,那这个李真可是大有名堂。

    包工头说,当时候李真通过他再联系上李丽,其中已经有问题。只是不明白李真那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李丽知道其中的隐情吗?

    以李丽的心智,不可能看不出其中所隐藏的一些玄机。那她是有意为之?还是装聋作哑?

    从目前的情况看,确定十八尿的老板到底是不是那个李真很关键。只要确定这个李真就是那个李真,那李真应该就是给李丽下套的人之一。

    “你过来,看看这个是不是你家李真老板?”

    唐青掏出手机,从里面翻出一张当时候她在医院拍的一张李真的照片。

    “咦?人呢?”

    唐青抬起头一看,身边空无一人。

    再往四周一看,还是没有人。

    “我怎么跑到李家老宅了呀?”

    唐青站在李家老宅门前有些茫然。

    天光已经大亮,薄雾已经散去,东方霞光万丈,预示这千禧年红五月的第二天又将是一个好天气。

    霞光下的李家老宅更显沧桑和神秘,唐青多么希望眼前这白墙黑瓦的古建筑能告诉她李家的一切过往和现在的所有。

    一只大鸟从老宅里面飞出,惊散一群在屋顶湫湫鸣叫的小鸟。

    昨天那群外地游客说,这是一幢典雅的古建筑。唐青此刻还真就感受到了它质朴中所蕴涵的那一份灵秀,在晨光中慢慢莹透她的心。

    “日照锦城头,

    朝光散花楼。

    金窗夹绣户,

    珠箔悬银钩。”

    唐青大大咧咧的生性中破天荒想起李白的这首诗。

    不管与眼前的意境有没有符合,唐青还是站在李家老宅前念叨了一遍。

    读书的时候,唐青最烦厌背古诗。这段时间她在教小强背唐诗宋词,自己无形之中也记得一两首。不过大多只能记住一两天,第三天保证忘的一干二净。

    “九斤师傅,早!”

    “龙爷?!”

    唐青正从迷茫进入诗情画意中,老龙头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有些张皇。

    “九斤师傅,今天跑的步数差不多了吧?”

    “嗯。”

    “那一起下山?”

    “好。”

    唐青和老龙头一起穿过菜地,离开李家老宅。

    按照正常情况,唐青跑步一般都是从鹿山公园跑上鹿胎山顶,从李家老宅前面的大路一路向东,经过剡坑,跑下山回家。这样刚好一个圆圈,不跑重复的路。

    “龙爷,你走吧,我得返回去一趟。”

    走到一半,唐青想起十八尿。

    “他早回家换衣服去了。”

    “龙爷,你?”

    “一起下山吧。”

    “他……”

    “他没什么,换好衣服会来人民理发店。”

    “哦。”

    唐青满腹狐疑随老龙头下山。

    老龙头虽已七十多岁,但步履稳健,双脚快走一点不输唐青,还领先唐青几步。

    唐青在后面紧走,不时张望老龙头笔挺的脊背,思量这个老头的怪异。

    大年三十,十八尿带人砸李丽别墅,老龙头突然出现在现场。

    昨天晚上,我约十八尿在鹿山公园塑像前见面,老龙头突然出现在现场。

    今天早上,十八尿正回答关键问题,老龙头又突然出现在现场。

    这难道只是巧合吗?

    不会是老龙头又吓跑了十八尿?

    可十八尿明明说他不怕老龙头,他对老龙头是尊重和敬仰。

    老龙头应该不是坏人,也不可能是坏人,可为什么总是在关键时刻突然出现呢?

    “九斤师傅,小心脚下有狗屎。”

    “哦。”

    唐青胡思乱想差点踩在一堆狗屎上。

    “九斤师傅,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总是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

    “龙爷,这个……”

    唐青没想到老龙头会主动这样问她,脸红了起来。

    “九斤师傅,其实我只是不想你受到伤害。”

    “不想我受到伤害?”

    “没错,你只为别人考虑,那我应该为你考虑。”

    “为我考虑?”

    “九斤师傅,有些纠纷有些矛盾有些困难有些恩怨不是说你想要参与就可以参与,你想要解决就可以解决,你想要帮助就可以帮助。还是顺其自然,让岁月去化解一切吧。”

    “龙爷,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九斤师傅,你心里明白的很呢。”

    “龙爷,我真的不明白。”

    “九斤师傅,你不明白的只是一些表面现象,对本质你却明白的很。”

    “龙爷,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复杂。”

    “九斤师傅,你不明白的只是我为什么总是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这个我确实不明白。”

    “九斤师傅,这个其实很简单,我刚才说过,你只为别人考虑,那我应该为你考虑。”

    “龙爷,我还是不明白。”

    “九斤师傅,我作为长辈,其他帮不了你什么,但要紧时刻跟在你身后关注一下你的安危还是可以。”

    “原来你经常跟在我身后?”

    “也不是经常,只是要紧时刻。”

    “要紧时刻?”

    “对。”

    “什么样才是要紧时刻呢?”

    “就是有人危及到你人身安全的时候。”

    “龙爷,你不要说的那么严重,我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剃头匠,怎么可能会有人危及我的人身安全呢?”

    “九斤师傅,你不普通,有些人已经将你视作眼中钉,恨不得要你的性命。”

    “龙爷,怎么可能?”

    “九斤师傅,完全可能,有些人正在实施中。”

    “龙爷,现在可是法制社会。”

    “九斤师傅,法制社会照样有人犯罪。”

    “他要我一个剃头匠的命值当吗?他自己还不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因为你迟早会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所以他还不是狗急跳墙,先对你下手,说不定像以前那样还可以逃过法律的制裁。”

    “龙爷,你说的难道是那个人?”

    “九斤师傅,从目前的种种迹象看,那个人已经有些耐不住阵脚,急于想对你下手。”

    “我正等着他下手呢。”

    “九斤师傅,无谓的牺牲不值当,这是李爷送给我的忠告。”

    “龙爷,是不是你当时候也遇到了和我现在一样的情况?”

    “没错,目前的形势估计应该比那时候还要凶险。”

    “龙爷,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对我有所隐瞒呢?”

    “九斤师傅,我对你有所隐瞒也是为了保护你。”

    “龙爷,如果你真的想要保护我,那你必须将所掌握的一切详详细细告诉我。”

    “九斤师傅,我真的是为了保护你。”

    “龙爷,你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你应该明白,对付小人、恶人,绝不能心慈手软。你心慈,他以为你软弱,就会得寸进尺,恣意妄为。”

    “这也是你爷爷教你的处世原则?”

    “是的,我觉得我爷爷为人处世的道理和原则比书本上的那一套要实在的多。”

    “那倒也是。”

    “龙爷,直接去人民理发店吧,把你知道的一切原原本本告诉我!”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523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