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论理性与感性的关系(超熟老妓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你你你,死神?你来找我做什么?”

    “哈哈哈~”  论理性与感性的关系(超熟老妓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索林突然一手插进了奎哥胸膛,速度之快犹如迅雷不及掩耳。奎哥张大嘴却无法叫出声,他的眼睛瞪得溜圆,缓缓低头,看见索林的手已经插进了自己的体内,胸前的衣衫已经被鲜血浸透,殷红的血珠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他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目光,又缓缓的抬头看向索林:

    “你。。你。。为什么。。”

    索林一把将奎哥的心脏揪出来,那心脏还兀自跳动。他冷哼一声,似笑非笑:

    “你的黑心如此肮脏,老子真是连半点吞食的想法都没有!”

    他将奎哥的心脏往马桶中一扔,随后整个人化作一团肉瘤,通过奎哥胸部的伤口钻进了他的体内。从头到尾,奎哥都没搞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究竟是被挖心而死?还是被索林化作的肉瘤夺取意识而死?

    他的灵魂漂浮在公厕的门口,看着自己的身体从失神到复活,然后又变成金眼竖瞳,口中吐出了分叉的舌信,发出嘶嘶如蛇一般的动静,随后又恢复成了正常人的模样,走到镜子面前整理了一下着装,便大步出了门。奎哥都要崩溃了,自己就这么挂了?这他妈是不是在做梦啊?

    夜晚,四海琼浆终于收工打烊。苏云霞还在后厨帮忙收拾卫生,小莲在前台处理账本,忙活了这么久,她也着实感到有些身心疲惫,不仅仅是工作量大,还有就是马家的未来究竟该何去何从?光是今天一天,就已经有好几个马家村的亲戚来信,说要讨论四海琼浆和马家公户的归属问题。小莲如何能办?现在的马家,就连个当家的都没有,她只是代管,让马家的产业维持运行。但现在马家真的没有多少钱了,就一点用作店里的经营成本,剩下的就是马金刀和马金彪留给她的私房钱,这钱也就有个五六十金,看起来多,但真用于经营的话,恐怕连一年房租都不够。而店里的营业额看起来不少,去掉工料,税务,给城防军的保护费,剩下的也就堪堪能交点房租,万一遇到意外行情不好,就连房租都要交不上了,那就得用自己的私房钱往里垫。

    小莲越想越心累,四海琼浆在大盐城里已经办了很多年,莫非就要这样倒闭了么?要知道连净利润都没有的生意,作他干什么?与其等到多年后连自己的积蓄都被生意掏空,那还不如现在就关门大吉。

    她望向寂静的大堂,这里狼藉的杯盘都已经被收走了,卫生也刚刚打扫过。她想起自己的身世,以及曾经还嫁在马家,顿时觉得眼前的景物都有些萧瑟了。前面三任大当家的都去了,搞了半天最后居然是自己这个媳妇在那里撑着马家?小莲的心中一片黯然,她的眼角含泪,额头也有细小的汗珠。忽然一只手伸过来,用衣袖擦了擦她的额头和眼泪。小莲眨眨眼抬头:

    “秦非哥哥~”

    秦非趴在吧台上一脸痞相的望着她:

    “莲儿,你又不开心了,总是这样会变老的哦~”

    “秦非哥哥,对不起,我想家了。”

    “嗯?家?说起来我还从来不知道,莲儿你老家是哪里的?”

    小莲摇了摇头:

    “这里就是我的家,但我现在觉得,马家就快要没了,秦非哥哥,我好担心啊。”

    秦非拄着拐站直了身子,他沉默了一下,便转身往后院走去。小莲一愣神:

    “秦非哥哥~”

    “嗯?”

    她跑出前台扶住他:

    “你怎么了?你为什么突然就不理我了?”

    秦非有些语塞,良久他开口:

    “莲儿,咱们在一起这么久,我以为咱们已经是真正的夫妻了。现在看来是我有些自作多情,你的心里有四海琼浆,有马家,甚至于可能还有马金彪和马金刀,相比之下我又算得了什么呢?我只是一个仗剑走天涯的侠客,马家没有了,我便可以去别的地方打工。大盐城若是沦陷了,我还可以去别的国,别的城。我只是一个无根浮萍,姜雪死后,我再也没有家了。莲儿,你说,爱究竟是什么呢?我将你从马金刀的手中救出,你我便有爱了么?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也会像怀念过去的马家那样念着我么?对于你来说,我只是你人生路上的一个过客,终究不会成为你心心念念的归宿。可是,我的归宿又在哪?王亥那个孩子,我总是觉得看不透他,苏苏也是一个需要照顾的柔弱女子。反而从我受伤这段时间来,真正能让我感到心安的人只有少英。他是我和姜雪生下的孩子,如果没有他在的话,我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是值得我留恋的!”

    秦非奋力挣脱了小莲的搀扶,拄着拐踉跄的朝着通往后院的小门走去。老婆的心中装着别人,相信任谁都不会好受,即便是风流倜傥,纵情江湖的秦非大侠也不会例外。小莲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她的双手颤抖,鼻头也开始发酸,继而委屈的哭了起来。苏云霞从后厨走出来:

    “小莲妹妹,你怎么了啊?”

    她急忙跑过来搂住她,拿手帕帮她拭泪:

    “小莲妹妹,马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大家都在一起努力呢,光哭鼻子也于事无补啊~”

    小莲闻言哭得更凶:

    “呜呜呜~,呜呜呜~,不是的呜呜呜~”

    苏云霞抱住她轻抚她的秀发:

    “好啦好啦不要哭了,那到底发生什么了啊?”

    小莲靠在苏云霞的肩头泣不成声:

    “呜呜呜,呜呜呜,秦非哥哥,秦非哥哥他为什么要这样说我。。呜呜呜,我做错什么了。。呜呜呜呜~”

    她哭哭啼啼的向苏云霞描述事情经过,苏云霞听罢也眉头紧蹙,她抱住小莲不停的安抚,但心里也在犯嘀咕。以秦非平时的为人来说,轻易是不会说出这种话的,苏云霞感到秦非的性情似乎有些变了,为什么呢?是因为他为国家奉献一生,最后却反遭自己人偷袭么?再不然是因为长时间重伤不愈,令他觉得自己成了废人,因而烦躁不安么?苏云霞不知该怎么办,她甚至也开始怀疑自己千里迢迢的跑来寻秦非究竟是对是错。如果秦非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非儿,那自己还应不应该继续去爱他?但若是这么想的话,就像是秦非刚才问小莲的问题一样,什么是爱呢?莫非他有难在身,自己几人就要抛下他了么?

    苏云霞的头脑十分混乱,她安顿小莲在身旁的座椅坐下,自己则是悠悠的在前台查看账目。小莲一直在低低抽泣,苏云霞翻着账本道:

    “小莲妹妹,这个账是怎么回事啊?”

    小莲擦擦眼泪抬起头:

    “什么怎么回事?”

    “这样经营下去,店里半点毛利都没有了,那四海琼浆还开个什么?”

    小莲闻言又开始呜呜的哭了起来:

    “苏姐姐,那该怎么办?四海琼浆可是我们的家啊,呜呜呜~”

    苏云霞笑了笑,她抱着账本走出前台:

    “小莲妹妹,你这说得是哪里话?有家人的地方才能算是有家,四海琼浆不行了,咱们可以换个地方谋生活,又有什么离不开的呢?”

    小莲又低下头哭,她也不是不明白这样的道理,但是她就是放不下四海琼浆。苏云霞坐在她身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时秦少英从门外跑了进来,苏云霞和小莲回头看他:

    “是少英啊~”

    “少英,一天不见你,跑哪里去了?”

    秦少英嘿嘿一笑,跑到两人身边:

    “咦?小莲姐姐为什么在哭呢?”

    苏云霞叹了口气:

    “四海琼浆和马家都在生死线上挣扎了,你让人如何不心焦呢?”

    听到苏云霞这么说,秦少英心中也有些不舒服,不论怎么讲,他对四海琼浆的感情都是没办法忽视的。他定了定神,坐在二人的对面,将刚刚从钱庄办理的票据拿出来放在二人面前:

    “苏姐姐,小莲姐姐,你们看这些钱能让四海琼浆运转多久?”

    二人一看直接吓了一跳:

    “少英,你哪弄来的这么多钱?”

    “嘿嘿嘿,秘密。”

    “少英,你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

    “我没有!”

    秦少英站起来转身跑掉,到得后院门前又回过头来道:

    “小莲姐姐,实在不行你看把四海琼浆的楼盘买下来吧?这样就不需要交房租了。”

    苏云霞朝着他一嗔:

    “熊孩子,这不是胡闹?这钱虽然不少,但要买下整座酒楼还差的远呢。”

    都城的商铺已经是天价,更何况是这么大一家酒楼了呢?秦少英笑了笑:

    “钱不够我还可以再去搞啊?”

    随后他转身跑进后院往秦非的卧房而去:

    “爹~,爹~”

    他推开秦非卧房的门,秦非刚好从床上坐起来,方才秦少英在大堂里的说话他都听见了:

    “少英,你弄了多少钱回来?”

    “嘿嘿嘿,我弄了七十金呢。”

    秦非面无表情:

    “这么多?你哪弄来的?”

    “嘻嘻嘻,我让刘源大哥去赌场打擂,我在一旁下注,然后就有了呀。”

    “七十金的赏钱,你下的注应该也很大,你哪来这么多钱?”

    秦少英语塞了一下,他妈的,这该怎么说?难不成说是索林给的?虽然自己和索林是朋友,但父亲和他却是两个水火不容的敌对势力,真让父亲知道了他会怎么想?又会作出什么事?秦少英一时有些后悔没有好好编一通谎话再回来,可如果不说这钱是索林给的,那还能是哪来的?

    “嘿嘿,我那个,用一点小钱,每一场都押刘源大哥赢,一押滚一押,滚动了一天,刘源大哥节节胜利,然后就有了呀~”

    “这不可能!”

    秦非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

    “如果刘源节节胜利,那么他的赔率便会越来越低,你场场都押他赢,不论如何都不可能押出这么多钱来。少英,你跟爸爸说实话,这个钱你到底是哪弄来的?!”

    秦少英低下了头,他有些害怕秦非的反应,又有些纠结该不该说实话。

    良久秦非见他不吭声,便又道:

    “少英,你是不是把家里的赖库提果拿去卖了?”

    秦少英抬起头:

    “不是,我没有!”

    “那你的钱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额。。那个。。”

    秦少英的拳头渐渐的攥了起来。

    “!说!!”

    秦非突然吼了一声,秦少英吓得一个激灵,就连苏云霞和小莲都闻询赶了过来。秦少英也哭了起来,他抬起手来不停的擦眼泪,小莲走过来搂他的肩膀,苏云霞走到秦非身边挽住他的手:

    “非儿,你今天怎么了啊?刚才你在大堂里训斥小莲妹妹,小莲妹妹就和我哭诉了好久,好不容易少英回来了,你怎么又训他呢?”

    小莲吸了吸鼻子:

    “是啊,秦非哥哥,你刚刚不是还和我说,家里只有少英能让你感到心安?怎么你一见到他就在那里训他?不管少英的钱是从哪里来的,他都是出于好心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510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