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与儿子睡觉一下子项进去了

 庄晓寒道:“那二师父你也别急着回去了,就在我这边休息,等到夏天我们一起看完运动会你们再回去吧。反正都出来这么些年来了,也不在乎这几个月。青峰山上那边,你写封信,我派人送回去,免得大师父他们担心。”

    二师父点点头:“好吧,我们这一路走的太久了,实在辛苦,也该歇一歇,这个什么的运动会以前都没有听说过,我们那是肯定也得看看的。还有走之前你跟你我说让我去寻找的一些种子,我也找到了,还有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反正我和你两位师兄看着好看的,稀奇的能吃的,我们都把尽量种子带回来了。”  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与儿子睡觉一下子项进去了    

    说完就和何师兄和苏师兄从行李里拿出几个大包裹,从里一样一样往外掏。

    还真是琳琅满目,什么都有。

    漂亮的锡壶,各种玉器银器法器宝石制品,大的小的,圆的瘪的,奇形怪状,颜色不一,看得庄晓寒眼花缭乱。

    还有各种油皮纸小心包着的种子,很多庄晓寒也认不出是个什么东西。

    包裹在一团白色棉絮里的棉花种子,庄晓寒终于见到了。她高兴的握住了二师父的手:“这就是我最想要的棉花!谢谢二师父!”

    二师父也很高兴:“二师父见过我们国内的棉花,棉团可比这个小多了,怎么天竺那边的棉花能长那么大个。难怪你要我在天竺找这个玩意,你先前就知道那边有吗?”

    “是啊,早年看书上提起过,当年因为我们出海是沿着海岸线走的,没深入到内陆去,所以没找到这些,不然我就不会拜托你了。”

    “嗯,能帮到你就好。”二师父已经猜到庄晓寒来历不凡了,看她身上发生的种种事,太过离奇古怪了,有些东西有些人来得太过诡异,必定是有缘法的,能勘破天机是本事,但是能保留秘密也需要定力。

    天机不可泄露,不然必遭天谴。

    一群人热热闹闹的说话时,关燕然带着霹雳回来了,庄晓寒叫住霹雳:“过来给二师公和几位师伯行礼。”

    霹雳乖乖过来行礼,二师父眼睛忽然就直了,他后退了两步一脸的不可思议:“这个……是你儿子?”

    声音都打颤了。惹得何师兄和苏师兄也好奇的看着他们。

    “是啊,当年你们走时,他还没出生呢,现在都能满地跑了。”庄晓寒注意到了二师父的脸色。

    看二师父的反应,估计已经看出了些什么。

    “你,这个……他……”二师父都震惊的不知说啥好了。

    霹雳轻飘飘瞥了他一眼,二师父就是一激灵,霹雳神色不改的给长辈们依次行完了礼,礼貌的点点头就进去内宅了。

    他已经习惯了外人看他的神色了。他也不在意别人怎么想。

    留下二师父在风中凌乱。

    他都看到了什么!为什么这世上有一个诡异的易知春还不够,还带来了一个更神奇的人物!

    小小年纪,通身的神仙风骨,这哪里是人间浊世间该存在的人物!

    他把庄晓寒拉到一边低声问道:“那个小孩,他真的是你儿子?”

    庄晓寒微微一笑:“二师父,他确实是我大儿子,小名霹雳。我还有两个小的,一会带给你们看哈。”

    趁机把两个小的也给二师父看看。

    二师父虽然总是神叨叨的,但是还是有一定水平的。

    虽然提前预知小孩子的将来并不太好,但是谁又没个好奇心呢。更何况还都是自己亲生的孩子。

    “我在回来的路上就听说了有关镇戎军的一些事,听说有个王侯家的小孩子出生时天有异象,有天雷劈倒了院墙房屋,我们都很惊奇,我一下就联想到了你,当年我们在青峰山上也引来的天雷……但是你相公在我走时并未封王,传的人又语焉不详,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和你有关系,现在证实了,才发觉可能你这人真的是有些仙缘道法。”

    庄晓寒只能哂笑,她总不能和二师父说:没错,当年你引下来的天雷就是如今你看到的这个小孩子在托生为凡人前干的好事。

    曾经你们合作干了一桩惊天动地的大事,虽然你们彼此都不认识对方,多年以后,他还是不认得你,你也不认得他,而那个知晓天机的人,又不能将秘密大白于天下。

    可是,就算无缘对面不相识,该被吸引的还是会被吸引。

    霹雳小时候可爱,大了些长开了就一枚妥妥的小正太。从他那张帅气的脸上,能看出十年后将引得多少的姑娘们趋之若鹜。

    二师父可能是看脸,但是更可能是看魂,总而言之,他后来总是有意无意的向霹雳靠近,只要霹雳在场,眼睛就停在他身上了。

    庄晓寒心里直嘀咕:二师父别是有些不太好的隐疾吧?

    直到有一天二师父期期艾艾的向庄晓寒开口道:“知春呐!我看你家霹雳冰雪可爱,聪明伶俐,二师父喜欢得紧,你说,能不能让你家霹雳做我们青峰山的俗世弟子呢?”

    原来如此,庄晓寒松了一口气。

    “俗世弟子那就不用出家了是吧?”

    “二师父倒是想,你们也不会让啊!”

    这倒是。“我同意,但是还想听听他爹的意思。”

    “那是那是,应该的,你早些问问。”二师父其实是迫不及待。

    只要是收下霹雳做了青峰山的弟子,就算是俗世弟子,那也是一件光耀门楣的大事件,回去在观里众人面前可有面子了,别说是本人一辈子的风光了,就是几十年几百年之后,都可以青史留名的。

    庄晓寒跟凌冽说了,凌冽皱着个眉头:“俗世弟子?有什么用?还不如跟着我进军营里去历练历练,不知道多少人跟我提起这茬了。”

    庄晓寒道:“即便是虚名的俗家弟子也不是随便就收的,做师父的总得教他点东西吧,你看你们军中的将官们过来,谁不爱教霹雳两手的,人家又没图我们什么名分,纯粹出于喜欢。”

    “你二师父别是看出了什么吧?”凌冽忽然想到了当年。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508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