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坐地铁车被高c怎么办,啊…学长做错一题插一下作文

“哈哈哈哈,和你的老朋友重聚吧,或许可以和他坐下来叙叙旧,亦或是喝杯海水?”

    “……克拉瑞尔!!”

    已经暴怒的瓦沙克朝着克拉瑞尔猛然冲过去,然而魔神已化作一道影子,彻底消失在瓦沙克的眼底,他的攻击激起了地面上的尘埃。      坐地铁车被高c怎么办,啊…学长做错一题插一下作文  

    待到尘埃散尽,瓦沙克颤抖着的瞳孔,在做好了全部的心理准备过后,缓缓的抬头望向远处天际的那个巨大身影。

    第一眼看去,那是个怪物,是百年前瓦沙克和摩拉克斯合力击杀过的那只,但那只怪物确实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她的身体破破烂烂,只有上半身的那一小块而已,魔鬼鱼般的翅膀已经几乎变成了骨翼一般,血红色的肉块身体看上去又血腥又诡异。

    但真正让瓦沙克崩溃的,是那怪物尸体紧紧的禁锢着的那个人,阿翎!

    她的双手死死的抱着阿翎的脑袋,指甲几乎戳了进去,鲜血已干涸,已经空缺的脸紧紧的贴在阿翎的头后面。

    头顶之上那血红色的光环并不神圣,而是显得无比诡异,就像是已经死去又堕落的天使一般,惹人心颤。

    一人一魔物完全的被强制融合在了一起,而阿翎的双眼之中此刻虽有亮光,却失了色彩,整体看上去让魔神也为此头皮发麻。

    海面上的环境与气息因为他的出现而变得昏黑混乱,波涛四起,海上龙卷亦是直冲天际。

    “哇啊啊啊啊!!!”

    “…阿翎。”

    尖锐的吼叫刺穿耳膜,掀起惊涛骇浪,朝着陆地之上奔涌袭来,瓦沙克能够看见临近的海生城中现在的人们那惊慌失措的模样。

    巨浪席卷着所有岸边的城邦以及国度,这亦是一场浩劫般的灾难,瓦沙克的拳头中死死的紧握着,他知道现在的他应该去阻止海面上那个东西。

    这种炼金术制造出来的可怕怪物本就不应该存在于世……可是那是阿翎。

    水沫隐匿了瓦沙克的行踪,又让他在阿翎的面前出现,虽然仍是虚影,但阿翎很明显察觉到了他的存在。

    “风翎!你还能听到我说话吗,你的神明回来了!”

    “……”

    瓦沙克的话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阿翎送给他的是一个夹杂着雷电的巨大浪卷,他打不到瓦沙克,而是把瓦沙克身后的海生城的城墙冲毁了。

    泪光似在瓦沙克的眼角处流现,他的目光却渐渐的从悲伤迷茫变回了坚定,他看到了远处的璃日城,他们也被波涛所波及。

    “…真是抱歉了,我不能让你毁掉一切,本来我在海底的时候,还打算回来找到你之后,就和你从友人变成爱人呢,看来是没机会了。”

    坚定了心中想法的共生之魔神不再压抑自己的力量与情绪,肆意的让它们释放,海面上是他的主场,淡蓝色的光芒平息了翻涌的浪潮。

    阿翎见此愈加尖锐的狞叫了起来,挥手之间,天际中已密密麻麻的出现了无数紫黑色的光点,流光似雨般降落在提瓦特大陆。

    瓦沙克狠下心来,直接抓着自己的手臂狠狠往下一拽,剧痛瞬间席卷了他的神经,苍白的唇色下掩盖的是颤抖的牙齿。

    与此同时,对面的阿翎亦是直接断了一臂,夹杂着痛苦的声音影响着瓦沙克的精神与大脑,他看见身后的大陆之上,已支立起了一面金色的护罩。

    摩拉克斯……

    肉色的触须如虫子般一点点的在阿翎的断臂之上蔓延,不过一分钟,他的断臂便复原了,瓦沙克亦是,但这已经让他意识到,共伤的能力已经杀不死……杀不死眼前的阿翎了。

    “瓦…瓦沙克!瓦沙克!!!”

    “……”

    瓦沙克的触须在空中卷住了阿翎,他已经变回了那巨大的水母,游弋之间梦幻般的幻境透过光的折射一点点构建,但黑色的气息却瞬间把他的力量所打破。

    阿翎在叫着瓦沙克的名字,即便声音已经崩坏,他原来还记得自己吗。

    “以我之身,唤来祈祷之雨,暗尽折,邪恶尽退!”

    带着希望之雨自天空落下,触及眼前的白色怪物之时,确实有腐蚀般的痕迹出现,但是太少了,杯水车薪。

    空气中的黑气在一刻不停的侵蚀着瓦沙克的身体,说实话他快坚持不住了,克拉瑞尔说的没错,眼前的阿翎确实有现在提瓦特大陆上最强的力量。

    瓦沙克打不过他。

    “……小克,小克?小克你来了吗?!”

    “嗯?!”

    可是此时此刻眼前的风翎却突然呼唤起了瓦沙克的名字,瓦沙克听见了其中的不可置信以及欣喜。

    是瓦沙克的雨让他短暂的恢复了意识吗?!

    “咳,是我…是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可…可你,还能回得来吗?”

    阿翎的清醒只维持了短短的一瞬间,提瓦特大陆的陆地都因为他的力量而震颤,瓦沙克变回人形,缠满绷带的浑身早已经血迹斑斑,血液如流水般自天空流入海水,吸引了一大群的鱼儿。

    “……如果是一击必杀的攻势,你还能恢复的了吗,阿翎?”

    瓦沙克仰着头,迎接着天空之上落下的细雨,喃喃自语,这是自然赐予他们的祝福。

    他毫无犹豫的,拿起短刀刺进了自己的喉咙,疼痛已经不能影响到他什么了,他现在满心满眼,都是想阻止眼前的阿翎,不论付出什么。

    至于克拉瑞尔?交给摩拉克斯他们收拾好了,瓦沙克怕如果那家伙落到自己手里,自己会忍不住把世界上所有残忍无比的东西都塞进给他的临终幻境。

    虽然他配得上。

    两道喷涌的血液自天际而下,瓦沙克能够明明白白的感受得到他的生命力在极速的逝去,但他的自伤自愈能力并不仅限于不会一击毙命的自伤。

    瓦沙克知道,自己不会死。

    他也能感觉得到,周围的混乱气息在不断的减少,浮于天空之中的那个巨大的怪物,不仅仅是受到了瓦沙克的攻击,还有他自己的。

    已经灰白的手掌与指甲刺进了他自己的脖子之间,两道致命的伤势成功的让阿翎的脑袋变得摇摇欲坠,几近断裂,他自己召唤出来的狂风,送了他最后一程。

    怪物,亦或者是风翎,他的断头自天空之中坠落于海,身躯紧随其后,而在他的不远处,属于共生之魔神的躯体亦是失去了全部的力量,落于海水之中。

    海上风暴平息了,氤氲在天空之上的乌云也随之缓缓的消散,算是露出了这几十年一来,第一道荡涤灵魂的曙光。

    摩拉克斯立于山崖之上,手中金光缓缓消散,他仰着头,看向的方向却并不是天边光芒,而是终于在逃脱了乌云遮掩之下,重新出现在天际的天空岛。

    来自于天空岛上的曙光,降落在了海域之中。

    “高傲的影之魔神遮蔽了维系者的双眼,第二王座使其看清,神罚终将落下。”

    摩拉克斯话音刚落,自天空之上坠落而下的巨大陨石,便瞬间席卷了无妄坡,威势之大,周边城邦尽数毁灭…

    ……

    瓦沙克本以为自己的意识很可能会就此消散,但是事实上却并没有,当他回过神来,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却不是他所预料的海水或是战火。

    而是碧蓝的天空,清爽的空气,以及无边无际的花海,这花瓦沙克认识,好像叫因提瓦特。

    “小克,醒了?”

    深刻在瓦沙克记忆之中的少年声音突然就出现在了他的耳膜之中,瓦沙克的第一反应不是其他的,而是不相信。

    缓缓的转过了头,阿翎仍旧带笑的脸颊出现在了他的眼睛之中,一如初见那般,开朗明媚,瓦沙克也不管现如今的是幻境亦或是其他的什么陷阱了,直接便扑过去紧紧的把他抱在了怀里。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503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