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名门挚爱漫画免费阅读(新一小兰肉)最新章节列表

苏依的瞬移技能也不是完美的。

    她只能瞬到她去到过或者见过的地方。筆趣庫

    所以只能先瞬移到北境,再绕到北齐。    名门挚爱漫画免费阅读(新一小兰肉)最新章节列表  

    兴许也不用那么麻烦。

    京都到北境差不多一个月的路程,等她和胖子完婚之后,再瞬过去,时间上完全来得及。

    她可以在出境的关隘等着北齐使团过境,再在路上伏击土狼。

    “你打算只身前去?那怎么行?!”

    楚思珩想也不想就不同意,斩钉截铁道:“到时必须我和你一同前往!”

    苏依也不反对,“行,反正就一个眨眼的事。”

    听到爹娘的计划,墨墨和鱼鱼自然也吵着要去。

    “好~~那就都去。”

    离开北境也有几个月的时间了,不知道那边情况如今怎么样了。

    前段日子戚老四有给她来信大概说了一下近况,北境的依品香生意还是挺好的。

    不过最近应该快打仗了,她也要到那边做做预防准备才行。

    ……

    解决宝藏一事。

    接下来的几天,苏依基本上就处于一个安心待嫁的状态。

    虽说平日里,她和楚思珩俨然一副有儿有女、老夫老妻的熟稔模式。

    但即将真正面临两人朝夕相处的亲密关系。

    她多少还是感到有些不自在,频频发生神经质事件。

    比如:

    她会无端端抱着小白长吁短叹,疑惑人为什么要结婚这种问题。

    小白:?????????

    又比如:

    明明她已经去各个铺子巡视回来了,和平阳公主聊着聊着,忽然又脑子一抽,说自己忘了巡视,要再出门一趟。

    平阳公主:……

    再比如:

    她无端端把苏承安夫妇院子里种的一棵梨树给拔了,说是种桃树更好,能辟邪。

    苏承安:@#@#……

    最后苏依自己也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

    于是不敢再折磨家里人,反而跑到行馆折磨童子绅。

    要么和他探讨宇宙的尽头在哪里。

    要么追问他,他们这些穿越人士有没有可能一觉醒来突然穿回现代。

    要么就是什么也不干,坐在一旁直勾勾盯着童子绅和女帝视频不说话……

    总之种种行为之诡异令人发指。

    童子绅为了赚积分给苏依换手机和太阳能,几乎无时无刻不在缠着女帝打视频找骂。

    所以对于苏依的无厘头行为,他感到很崩溃。

    “姐,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有点恐婚……”

    实在没办法,童子绅只能戳穿她。

    “恐、恐婚?”

    “姐孩子都有俩了,怎么可能会恐婚!”

    苏依心中咯噔一下,有些心虚,但还是嘴硬道。

    童子绅无语:“摸摸良心问自己,那是你亲生的孩子吗?严格来说姐你只是魂替。”

    苏依嘴角抽抽,低头抠着手指。

    沉默良久,才抿嘴嗫嚅道:“好吧我恐婚……”

    童子绅:“……”

    一时间他竟不知如何劝慰,张嘴半天最终还是关上了,打开手机搜索:如何安慰恐婚人士……

    直播间见此笑成一片。

    

    

    

    

    

    

    ……

    苏依瞟了一眼弹幕,长长的叹了口气。

    粉丝们可真会想。

    她两世为人,母胎单身solo,哪来被渣男伤害的经历啊!

    上辈子直到死的那一刻也是出任务报效祖国了。

    不过看完粉丝们很多善意的劝解,她顿时也觉得自己有点搞笑。

    明明她心里一直认为胖子人不错的不是吗?

    眼下又是在瞎担心什么?

    想通之后,苏依倏然起身。

    “姐你想干嘛?!”

    童子绅见她脸上带着毅然决然的神情突然站起来,不禁吓了一大跳。

    以为她想不开,准备要去干点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我在网上问过了,恐婚是有办法解决的,你可别……”

    “谁告诉你我恐婚了?”

    凉凉地斜了他一眼,不等他反应过来,苏依便径直走了。

    童子绅:“……”

    ?ノ┻━┻

    夭寿啊这个姐!!

    时间匆匆过。

    终于来到苏依大喜之日的前一天。

    这天苏府到处张灯结彩,很多人都在忙进忙出置办待嫁事宜。

    而苏依和平阳公主,则笑眼盈盈端着一副标准客套脸,在院子里招待一堆来添妆的世家贵女或夫人。

    虽然绝大部分贵女有的苏依并未见过或熟识。

    但来者既是客,自然要以礼相待。

    院子里一时间行诗投壶各种玩乐,好不热闹。

    如今整个京都勋贵圈子都在暗中议论,楚世子被列入皇家玉牒恢复大皇子身份那是早晚的事。

    苏依将来的前景不可估量,没准儿就是未来的国母。

    早点交好就早点受益,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没眼力劲儿。

    只除了一人。

    那就是方可云。

    苏依真搞不明白,郑月和周晴都已经垮台了,这根幸运逃过一劫的墙头草怎么还有底气到她跟前摆谱。

    要是真讨厌她,不想来添妆便不来。

    来了又摆出一副全世界都欠她的憋屈嘴脸给谁看,无语。

    方可云有意无意瞪向苏依,心里恨得直痒痒却不敢发作。

    自从她嫁给永安伯之后。

    发现日子过得根本不是她想的那样。

    永安伯的隐疾根本就没治好。

    这也就罢了,关键他性子还变态,那方面折腾不了,居然逼她自己玩儿给他看,简直令人作呕。

    可不照做又不行,他发起怒来,直接就是拳脚相向。

    而且永安伯的心思还极度让人捉摸不透。

    这次她本不愿过来给苏依添妆,还是永安伯硬逼她过来的。

    就连添妆礼也是永安伯亲手准备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还警告她不许偷看。

    并且要等其他人快散场了她才能离开。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488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