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晚上一个人突然很想要,领导在办公室含我奶头

  第二天,等几家报纸都登了大幅的报道,小巧的便携式fm波段的收音机终于上市了,不是之前猜测的160美元的高价,只要98美元就可以把能拿在手中的收音机带回家,以后即使走着路,也能收听各种广播节目了。

    卫东这次也直接给所有的商家供货,连夜就把最新的收音机铺满了大街小巷的家电行里,早上就可以在香江的店面买到货了。  晚上一个人突然很想要,领导在办公室含我奶头      

    香江这边只是小市场,卫东关注的是货运飞机的联系,香江平时走货运的不多,国泰航空只有两架货运飞机,其中一架还有飞行任务。

    晏莉联系后直接包了下来,又从弯弯包了两架先把货送往落山矶去,下午的时候3架货机都顺利起飞了,卫东也松了一口气,现在早卖一天是一天,也不知道索泥那边会如何应对。

    刚放松一会,卫东接到包约翰的电话:“易生,有空来和杯咖啡?”

    卫东笑道:“这次我看就免了吧?我不想再用代理制度了。”

    现在接下来不知道后面和索泥会不会打价格战,到时候无法保证洋行的利润,总不能自己亏钱出货,还让洋行赚钱吧!

    洋行可以利用自己的聚道拿货,别人也可以,这样自己只要降低批发价就可以了,不用被洋行拿走零售的定价权。

    包约翰大感意外,还以为会和之前那样拿到代理权呢。

    道:“易生,已经合作这么多次了,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谈的呢?怎么连谈都不可以了?”

    卫东撇了嘴,包约翰说的好听,今年再谈圆珠笔代理费的时候,五家洋行只同意用现金结账,对于卫东想要买下华人行的事情直接是连谈都不可以谈,现在就又说是老朋友了,什么都可以谈。

    “那先谈华人行的事情吧!”

    包约翰摇头苦笑,秋雨集团是生产商,想要拿捏洋行很容易,反而洋行想要对付秋雨集团可以打的排就很少了,直接威胁易伟也不怕,要是一声令下,旗下的公司工人一闹事,加上亲属直接都可以过十万人了,这对香江的统治都会有深远的影响,虽然卫东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痕迹,可作为当局者,也是要考虑这方面的因素。

    想一想说道:“华人行也不是不谈,你先过来吧。”

    不就是一栋大厦吗,想买就买吧,拿下代理权,洋行赚的更多。

    卫东也只是想拿捏一下,没有想到包约翰把华人行拿出来作为了筹码,可这次是真的不给代理权了。

    卫东也只好同意,放下电话起身去赴约了,能不能拿下华人行也要解释清楚,反正还有打火机,计算器的代理费没有给,从那里面扣费就好了。

    片刻后卫东就来到经常谈判的西餐厅,只有包约翰和祁德尊,太古的主席彭励志三人在。

    都是老朋友了,客气了两句坐下来卫东就说道:“今天才刚上市,怎么就沉不住气,也要等一段时间看看再说嘛。”

    太古的主席彭励志笑道:“易生你这次怎么想起来包机运输了,要是再等市场第一波就卖完了。”

    这种新鲜的点子产品都是新推出的时候销量最好,之前都是轮船运输,可以沉住气谈代理权,眼下在太古旗下的国泰航空里直接长期包货机运输,如此不寻常的举动彭励志当然坐不住了。

    卫东说道:“要不我们先谈华人行的事情?”

    祁德尊笑道:“易生,华人行的事情是要和打理权一起谈的,”

    包约翰说道:“易生,你不会又把这个收音机放在落山矶的维吉尼亚公司里面了吧?”

    卫东还真是如此,上次就是这样操作的,让五家洋行只和维吉尼亚公司签约,拿到了不是很重要国家代理权,这次当然还是如此操作了。

    点头道:“确实是这样,香江我买不到什么资产,当然把钱放在维吉尼亚公司里,加大对落山矶等地的投资了。”

    现在家电连锁超市和电影院的投资都做好了计划,正在逐步买物业进行改造,转到的钱都投了进去。

    包约翰气道:“易生,那你还要用华人行来交易代理权?”

    包约翰还以为用华人行能换到打理权呢,没有想到卫东都开始耍赖皮,只想要大厦不想交出代理权,那怎么可能把华人行卖掉。

    卫东笑道:‘你们听我解释。’

    彭励志道:“那你有何话说?”

    “我也是为你们着想,现在霓虹的索泥公司也开发了相同功能的收音机,只是比我们晚一些。”

    卫东把自己知道的索泥公司的消息都说出来,还把自己的猜测也讲了,说道:“到时候我们肯定是会有竞争,要是我现在收了高价的代理权,到时候你们再亏钱了,我心里过不去啊!”

    彭励志笑道:“易生,你就这么好心为无奈着想?”???..com

    卫东双手一摊道:“反正现在就这个情况,你们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索泥公司研发新的集成电路收音机这个很容易去查证,也相信易伟不会说这么明显的谎言,要真是如此这个代理费用肯定不会出很高了。

    难道真的是易伟没有什么害人的心思?是在为洋行考虑?

    卫东的想法很简单,现在收的高了,到时候洋行亏钱肯定找卫东来算账,亏钱的生意没有人会做,还不够互相扯皮的,现在直接说明了,就省了许多烦恼。

    包约翰说道:“那你还想要华人行?想都别想。”

    卫东笑道:“这不是还有打火机的打理费用没有谈吗?我只接受华人行抵现,再给现金我就不要了,我现在钱多都找不到项目投。”

    包约翰气道:“易生你怎么耍起无赖了?”

    卫东没有不好意思的模样,道:“是你们只愿意给现金的,我当然可以先用什么付款方式了?再说我可以额外给你们收音机的优先提货权。”

    反正卖给别人也是卖,先卖给洋行的关联公司也行,又不会少赚钱。

    华人行现在在汇丰的手里,五家洋行的老板都是汇丰董事局的董事,都持有一些汇丰的股份,卖了华人行的事情都是可以做主的。

    祁德尊皱眉道:“易生,这不合规矩吧,我们之前谈代理权的时候没有说付款方式,你怎么可以改协议呢!”

    卫东早有办法破局,说道:“那不行我就把专利卖给维吉尼亚公司算了,到时候我说话就不管用了。”

    维吉尼亚公司是落山矶的公司,虽然放在易伟女人的名下,可在法理上和易伟没有任何关系,如果卖掉后,和易伟的约定都不算数了,还不能拿易伟怎么样,比较现在体量比怡和都大的多,再恐吓威胁也没有用。

    “你…”

    包约翰都被气到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想拿捏卫东也没有什么牌可以打,反而卫东手中底牌很充足,除了打火机外,还有计算器,电子表,不就是一栋华人行嘛,卖给他就是了,只是这个口子要堵上,以后都是现金交易不能再给中环的大厦了,要不然再过几年中环都变成秋雨集团的天下了。

    “也能给你,不过要说明,以后你也不能把这几样卖给其他公司,以后的代理权也都不能再要物业了,只能给你现金。”

    卫东也知道只能用这一次,以后肯定不能再这么威胁买大厦了,不过这一次成功就很开心了,中环的大厦就这么多买一栋是一栋。

    卫东笑道:“放心吧,也就这一回,去年说好了能换华人行的,是你们先拒绝的。”

    去年谈代理费的时候,原本是说用华人行抵账的,只是后来卫买下了太古码头,就没有换华人行。

    主要是华人行和秋雨大厦隔街相望,到时候搬迁方便。

    既然两人都同意,这事情就好办了,三言两语把价格谈妥,五千万卫东就可把华人行买了下来。

    包约翰问:“易生你打算拆了重建吗?”

    卫东道:“是的,华人行太老了。”

    然后问:“香江对楼层有限制吗?”

    包约翰想一想道:“虽然现在没有限制了,不过我想你还是不要建的太高,在五十层以内吧!”

    以前当局对楼层都有限制,只是最近次取消了对高度的要求,卫东道:“那就建49层吧。”

    现在香江最高的建筑是国际大厦,是香港的一座商业大厦,南面位于香港岛中环德辅道中141号,北面正门位于干诺道中73号。国际大厦建于1967年,楼高32层,大厦由联邦地产兴建,是现在香江最高的建筑。

    包约翰倒吸一口凉气,易生真的敢想,一下子将32层拔高到49层的高度,只是建筑成本都要四五个亿了,感慨道:“后生可畏啊!”

    彭励志也有些眼红,这香江第一高楼都落到了易伟的手上,自己是不是找一块地盖个更高的楼呢。

    祁德尊问道:‘易生,你那出售楼层吗?我买几层。’

    开玩笑,卫东就没有卖过什么物业,现在不会卖,将来更不会卖了,都是留给自己女人和孩子的,想要钱自己复制产品卖就是了。摇了摇头:“物业我只租不售。”

    “那太可惜了。”

    不知道祁德尊可惜什么,不过今天事情已经谈完,四人聚在一起喝茶聊天,直到天色渐晚,才分开各自回家。

    到了浅水湾别墅,刚进来就听到阿慧抱怨:‘阿伟,你还知道上这家里来?’

    说完撅着小嘴,一副我很不高兴的样子。

    卫东没有理这个小刺猬,问阿珍:“怎么你得罪阿慧了,这朝我发火?”

    然后紧挨着阿珍坐下来,搂在怀里。

    阿珍白了卫东一眼,小声道:“谁让你最近都没有过来,阿慧为我叫屈呢。”

    之前几天卫东是没有来,可最近事情多又赶上索泥公司的事情,这就耽搁了几天。

    卫东笑道:“那我多陪你几天把这给补回来。”

    阿珍道:“我没有怨你啊,你忙正事要紧。”

    卫东的时间多数都放在沙田那边,主要是处理易芯公司的事务,阿珍还是住在浅水湾这边陪阿慧,所以卫东来的少了。

    卫东朝阿慧道:“小丫头是不是吃错药了?”

    阿慧气道:“你才吃错药了呢。”

    转身去餐厅了,

    阿珍小声地道:“阿慧来大姨妈了,现在是逮谁咬谁,刚才还训了我一顿。”

    卫东奇道:“那怎么训你的?”

    阿珍却羞红了脸,起身跑走了。

    卫东很是奇怪阿珍怎么是这个反应,一直吃了饭进了卧室,等阿珍被卫东棍棒伺候下才招了,喘着粗气道:“阿慧说我不会…不会勾引你,你的魂都被狐狸精给勾走了大坏蛋,这下满意了吧?”

    卫东笑道:“这是阿慧说的话?都跟谁学的啊!”

    阿珍也发愁,好像最近阿慧长大了不少,很多的时候还问阿珍一些男人的问题,今天说的话更是雷人。

    卫东捏着白面包问:“是长大了吗?”

    阿珍气的拍掉卫东的臭手:“瞎捏什么,你眼没有看见吗?”

    卫东还真没有看到阿慧的变化,叫屈道:“那是阿慧,我看她那里干什么?我的眼里只有你啊!”

    生气的阿珍直接笑嘻嘻地抬头给卫东一个长吻,已经平息的卫东又蠢蠢欲动起来。

    再看阿珍早已经粉脸生霞,羞人答答的站起来,体态撩人,不用半个媚眼,已是诱惑的化身。

    翻身把卫东推倒在一侧……

    翌日,卫东再次旷课,到了办公室就让米晓舟把晏莉招来,

    等晏莉过来指着对面的华人行说道:“昨天我把华人行从汇丰手里买下来了,今天就贴出告示所有的租户全部不再续租,让他们到期后全部搬离。”

    晏莉是知道卫东有买下华人行的打算,没有想到转眼间华人行就被买了下来,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

    “好的,老板,如何进行交接和支付?”

    卫东道:“支付很简单,使用打火机的代理费用抵扣,最近就是和汇丰方面做好交接,安抚好租户不要出了乱子。”

    卫东然后说了自己的拆除重建的计划,将要打造香江第一高楼,把新的华人行建49层的高度。

    晏莉心中稍微计算一些,单层的造价就要近千万了,如果要建超高层,那建筑成本还要增加不少,整体建筑成本将要超过五亿港币了。

    “老板,真的有必要建这么高的摩天大楼?总高度将要达到150多米?”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476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