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乱小说:小攻把小受绑在床上做哭肉

 “九斤师傅,我不抽烟。”

    “九斤师傅,我也不抽烟。”

    老龙头和王木匠推辞。    乱小说:小攻把小受绑在床上做哭肉    

    “喜烟怎么能不拿呢?你们是介绍人,街坊邻居那里总得分一下。等到了杀猪佬和大毛家,他们会再给你们几包。”

    唐青先分给每个人一包香烟,分好之后问孙胖子:

    “孙师傅,菜已经买好了吧?”

    “九斤师傅,中午和晚上的菜我已经全部采办好了,你这里派个人帮我去菜市场拿一下就可以。”

    孙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看来他已经忙了好长时间。

    “好,包工头,你今天负责后勤,现在你先跟孙师傅去菜市场把菜拿到我家和隔壁的老张豆腐馒头店。”

    唐青指派站在一边的包工头。

    “好,坚决服从九斤师傅的安排。”

    包工头能参与到这喜事中来,兴奋不已,说明唐青没有把他当外人。

    “你不要高兴的太早,那菜钱可是要你付的哦。”

    唐青一拍包工头的啤酒肚。

    “九斤师傅,我本来想要随贺礼,你说不用,今天一律不收贺礼,心中还有些不好意思呢。你让我付菜钱,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你就是贱,是吧?不过你放心,不需要多少菜钱,也就中午一桌菜,晚上几个我们剡城的特色菜。”

    “九斤师傅,我准备了一万呢。”

    “包大老板,你准备了一万?那我得改一下菜谱。”

    不等唐青回应包工头,孙胖子抢先接过包工头的话茬。

    “改改改,必须改!”

    “包大老板的钱不花白不花!”

    众人起哄。

    “菜谱么不用改了,还是以喜庆为主。要是讲排场的话我们不是去大酒店办好啦?正因为考虑到杀猪佬和大毛的家庭情况,我们还是节俭一点吧。不过,大家放心,今天晚上保证让大家吃好喝好,开开心心祝杀猪佬和上海阿姨、大毛和傻姑新婚快乐!”

    “哎,九斤师傅,今天晚上这酒席大酒店不去办,你打算办在哪里啊?”

    小光头关心晚上的吃和喝。

    “到时候你放开肚皮吃就是,现在先保密。龙爷、王师傅,你们先过去吧。”

    “好。”

    “九斤师傅,中午见。”

    老龙头和王木匠走出人民理发店。

    “九斤师傅,那我们去菜市场了。”

    “九斤师傅,我跟孙师傅去了。”

    孙胖子和包工头也走出人民理发店。

    “九斤师傅,我们的任务呢?”

    大肚钱小声问唐青。

    自从大肚钱被唐青在人民理发店抓流氓后,大肚钱一直不敢再来人民理发店“三七分”,也不敢照面唐青。

    唐青前几天叫包打听带话,让大肚钱今天上午八点前来人民理发店接受任务。大肚钱这几天一直睡不好觉,心中惴惴不安,东想西想,想了各种个可能,唐青会派他什么任务?

    刚才听是为杀猪佬和上海阿姨、大毛和傻姑办喜事,心中稍微安定一些。可还是担心唐青会不会像宰包工头那样宰他,让他买什么单。

    唐青明白大肚钱此刻的心情,故意先捉弄他一下,说道:

    “钱行长是银行老板,赚钱根本不用花力气,晚上躺在被窝里生一下就可以。”

    “九、九、九斤师傅,这、这、这钱、生、生、生……还是不要,不要……”

    “钱行长,你放心,今天不要你花钱,只需要你假公济私一下就可以。”

    “九、九、九斤师傅,假、假、假、假公济私也是,也是……”

    大肚钱还是吓的浑身发抖。

    “钱行长,你今天怎么成结巴了呀?你穿着西装还冷吗?我们都穿短袖了呢。”

    小光头奚落大肚钱。

    唐青心中好笑,这大肚钱搞“钱生钱”活动那么胆大,在自己面前却小鬼一般,估计是怕把他送到里面去吃淡馒头。

    “钱行长,你放心,我不可能害你去里面吃淡馒头,你只要把你们上次行里在广场搞活动时用过的那些彩带、彩灯和气球借我用一下就可以。我问过你们行里的人,说那些东西都堆在仓库里,还有好些气球都没有用过呢。”

    “哎呀呀,这个呀?这个好办,包在我身上。九斤师傅,你说,那些彩灯、彩带、气球拿到哪里来?装饰在哪里?”

    大肚钱一听唐青要他完成的是这个任务,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立马恢复成他在街坊邻居面前的行长风度。

    “钱行长,这市心街每枝行道树上、每家店门口,都要装一些彩灯和彩带,还有气球,我的店里面也要装一些,反正整条市心街今天要布置的喜喜气气。不知道那彩带、彩灯和气球够不够?”

    “九斤师傅,绝对没有问题,不够我可以以行里的名义去新买,反正用过行里还可以用,这假公济私我济定了。”

    “好,那谢谢钱行长,晚上让杀猪佬和上海阿姨、大毛和傻姑多敬你几杯酒。”

    “我要谢谢九斤师傅你,给我这个融入街坊邻居们的好机会。小光头,各位,跟我去行里拿彩带、彩灯和气球!”

    大肚钱大肚子一挺,八字步一迈,带领小光头等人出人民理发店。

    唐青望着大肚钱的背影心里“咯噔”了一下。

    “我要谢谢九斤师傅你,给我这个融入街坊邻居们的好机会。”

    这大肚钱难道要借此机会拉拢街坊邻居去他那里“钱生钱”?看来今天晚上我得留个心。千万不能为了省点气球钱,而害了街坊邻居们。

    不过,也用不着太担心,今天晚上这种场面谅他大肚钱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如果他敢做,我就敢翻脸,送他进去吃淡馒头。

    “九斤师傅,九斤师傅!”

    包打听在店门外喊唐青。

    “什么事情?”

    唐青见包打听气喘吁吁,黄包车上没下来就在喊她,估计不是小事情,急急走出人民理发店。

    “九斤师傅,听说现在有好多人围在李家老宅门口呢。”

    包打听的黄包车前后已经贴上两个大红“喜字”,崭新的黄马甲也已经换上。

    唐青没有心思顾这些,走到包打听的黄包车前急急地问道:

    “你听谁说的?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要围李家老宅?”

    包工头喘了一口气,回答道:

    “九斤师傅,是一位刚刚从那里接过一单生意的同行告诉我的,肯定错不了。至于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要去围李家老宅,我还没有打听清楚。”

    “谢谢你,我现在就上去看看。”

    唐青连店门也不关,急匆匆往李家老宅方向赶。

    “我送你上去吧。”

    “不用,你完成好我的任务就是。记住时间,千万不要迟到!”

    唐青头也没回,边嘱咐边急急赶路。

    李丽再一次突然离开剡城,李家老宅又空无一人,唐青必须担起保护李家老宅的重任。

    跑一会快步走一会,走一会再跑一会,本来要半个小时的路程,唐青十几分钟就完成了。

    “我的娘额,真的有那么多人围在那里呀?黑压压的至少有五六十个人吧?他们要赶什么?要不要先报警?报警报什么呢?怎么报?这大白天总不可能打家劫舍吧?如果他们真的想要打家劫舍,这么多人那还了得?一进去估计连地上的鹅卵石也会被洗劫一空。”

    唐青站在大路边累的上气不接下气,脑海中闪过无数种设想,想要冲过去问个详细,可这腿就是不听使唤,迈不开步。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471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