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岳一夜被你要了六次/涨精装满肚子轮流

哪卑鄙了?

    谁卑鄙?

    沈献和唐逸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都深知今天来的人,对马琪来说绝对非同一般。  岳一夜被你要了六次/涨精装满肚子轮流    

    唐逸看着陈诺空荡荡的位子,道了声:“这要是陈诺在就好了,绝对三句话就能让马琪露出马脚。”

    沈献看她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笑道:“我猜啊,他们无非就是两种关系。”

    “哪两种?”

    趁马琪躲进茶水间的功夫,唐逸赶紧八卦一下。

    “不是仇人,就是恋人。”

    沈献觉得自己判断绝对是没错的,以自己对这两个的了解,骄傲如他们,不可能会为了一个普通朋友紧张成这个样子。

    “你选一种!”

    沈献将最后一个档案袋放进柜子里,神神秘秘的对唐逸说。

    “啊?这还能选呢嘛?”

    唐逸搓搓手,犹豫一下道:“如果是仇人的话,马琪才不可能面红耳赤的,那就是——情人!”

    “什么情人,别瞎说!”马琪正好出来,听到唐逸的话,高傲反驳。

    “马琪,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很久了,国外留学的时候。”马琪随意的回答了唐逸的问题,担心她再问下去,她抬起一根手指竖在两人中间,“不许再问别的问题了。”

    “怕什么呀?”唐逸不理解。

    “不是怕,是烦!”

    马琪似乎很不喜欢这个话题,担心真的把她惹恼了,便也闭嘴不再多言。

    沈献合上柜子,将柜门钥匙放回到陈诺桌子抽屉里,看着空荡荡的位子,以及一些所剩不多的属于陈诺自己的物品,心里也空荡荡的。

    没有了陈诺的三十三楼,总还是少了些什么。

    虞扬在顾琛办公室呆了没多长时间就出来了,他临走前将自己背包开着拎出来,像散财童子一样,给大家分发礼物。

    “这是我给大家准备的一点小礼物,请大家笑纳。”

    他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盒子,先给坐的近的唐逸放桌上,随后绕着桌子走到沈献跟前。

    “这是什么?”

    沈献看着包装精致的小盒子,也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香薰,有助于睡眠。女孩子吗,睡眠比做美容重要多了!”

    虞扬说着,将另一个放在沈献旁边的桌上。“这个,我准备了四人份的!”

    说这话的时候虞扬有些得意,沈献却笑不出来,“那,我替陈诺谢谢你?”

    “不用,你替你自己谢就行了。“

    说着话,虞扬故作镇定的朝马琪走了过去。

    马琪看似在很忙碌的,双手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击这,背挺的笔直,但看得出来她的慌乱,光键盘上的删除键,不知道按了多少次了。她的耳尖也不断地在变红,随着虞扬的脚步声逼近,耳尖红的都要滴出血来了。

    虞扬走到马琪侧后方停了下来,他将最后一个白色盒子放在她桌上,轻声道:“这个,是给你的。”

    “哦,谢谢!”

    马琪微微侧头到了声谢,便迅速恢复到了之前的姿态,并未多给一个眼神给虞扬。

    虞扬显得有些尴尬,但又迟迟不肯离去,尬笑着和对面看着自己的唐逸点头打招呼。

    在马琪身后站了片刻,见她并没有要理睬自己的意思,虞扬才扬声道:“那你们先忙,我先走啦!”

    “谢谢你的礼物,慢走。”

    唐逸帅气的扬扬手中礼品,和他说再见。反观马琪,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和动作,没有半点回应。

    “我送你下去吧。”

    沈献见虞扬站了半晌,有点看不下去,开口道。

    “好。马琪,那我先走了。”

    征求意见似的,虞扬微微前倾着身体,语气比刚才温柔了许多。

    马琪并未理睬他,继续自己的工作。

    虞扬的背影都看得出有多失落,周围空气尴尬的似乎要凝结,沈献已经转身走了,唐逸也将头埋在电脑里。

    等到上了电梯,沈献一改刚才的玩味,看一眼满目失落走进电梯的虞扬,按下了电梯按钮。

    从三十三楼到一楼,不过一分钟的时间,虞扬叹气足有十余回。

    “虞扬,你这是……上演的追妻火葬场?”

    虞扬拍拍自己的额头,一脸的无奈。

    “哎,别说了。自己造的孽,自己收场吧。”

    “哇哦,又是一对痴男怨女的爱恨情仇。”

    沈献打趣着,电梯已经停到了一楼。

    “先别说我了,沈献,我给你发的音乐你有没有听啊?”

    两人说着话,齐齐走出了电梯。

    “听了。”沈献回答。

    “你可别骗我啊,你别看那小小一首曲子,可都是我的心血。”虞扬委屈。

    “咋的,你自己谱写的还是你自己弹奏的?”

    沈献帮他刷了卡,开了闸机道。

    “我看你现在这怼人的劲儿,应该是听了的。听了就好,我非常满意。”

    虞扬的内心似乎得到了一些安慰,对于他来说,沈献这样的病例,算的上是一项挑战了。

    现在沈献能满满接受,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开始了,按照这样的方式循序渐进,他相信沈献终有一天会好起来的。

    “好了,我就送你到这里了,你还有什么需要叮嘱的吗?”

    两人走出闸机口,沈献停在一旁,看了一眼正冲虞扬笑嘻嘻的前台小妹,眼神微动,“马琪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应该不会喜欢到处留情的男人吧?”

    “我的上帝,你可别给我乱扣帽子,我的沈大侠,你这话要是传到马琪耳朵里,我就死定了。”

    虞扬惊呼,恨不得上前捂住沈献的嘴巴,奈何大厅里人来人往。

    沈献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怕了?怕你就收敛点。”

    虞扬连连点头,“不能否认你说的对,但是我俩吧……说来话长,以后有就会给你讲讲你哥哥我的故事,都是辛酸泪。”

    “啧啧,说你情圣你还装上了,再见yy!”

    沈献严肃的和这个话痨说了再见,虞扬双手合十求饶,匆匆逃离了申飞一楼大厅。

    至于那个等着他给答案的前台小妹,见他拔腿跑的影子都没了,只“哎”了一声又坐下了,。

    戳中心理,又等不到答案得痛苦谁能懂?

    前台小妹是也!

    沈献敛着笑,回身正要回去的时候,看到秦莳正和一人说笑着出了电梯,往闸机口这边走来。

    黑色的长发依旧是风情迷人的大波浪,一袭黑色修身呢大衣,包裹的她体态婀娜。那张脸更是美丽的惊艳,此刻脸上带着笑,明眸善睐,在一众人中,格外的出挑惹眼。

    沈献呆呆地看着她,也忘了去刷卡。

    秦莳却并未注意到她,只微微侧首和身边的人说笑,行走间还不忘抬手给身边人指路。

    “沈特助,这是在看什么呢?”

    一道并不友好的声音,从秦莳身边传到沈献耳朵里。

    沈献这才注意到,秦莳身边的人,是顾衡。

    此刻他看似和秦莳保持着一米的距离,但沈献觉得这两个人离得实在是太近了,即便是中间隔着一点空间,她都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缠着两个人,将两人紧紧的困在一起。

    秦莳年轻美丽,站在这样一个年近半百的人身边,看着真的不是很舒服。

    “没看什么,顾副总,您先请。”

    沈献侧身让步,将闸道出口让出来,让他们先出。

    秦莳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沈献,脸上神色未有丝毫变化,只见她从口袋里拿了工卡,轻按一下,随后温柔又体贴的用手帮顾衡挡了挡隔板。

    顾衡仰着头,想一只开屏的骄傲孔雀,迈着八字步从闸机口走了出来。

    待顾衡走出去,秦莳这才给自己开了闸机,走了出来。

    “沈特助,听说你们三十三楼的很多工作现在都落在了你的头上,任重道远啊。”

    顾衡笑的狡黠,一双眼睛看似笑着,但是其中精光裸露的让人心生厌恶。

    “还好,都能应付,多谢顾副总关心。”沈献不失礼貌的回答他。

    她看着秦莳走出来,稳稳的走到顾衡身侧,轻轻挑一下自己的卷发,站定。

    在沈献看来,秦莳就差抬手挽上顾衡的胳膊了。

    她眸光落定在两人几乎紧贴在一起的胳膊,顺着这个往上看,看见秦莳正带着一脸妩媚的笑看着自己。

    “沈特助,为什么这么看着我?”秦莳笑问。

    “哦,没什么。”沈献紧急收回视线。

    “美女嘛,谁都喜欢看,沈特助也觉得我们秦莳好看?”

    我们秦莳?

    沈献看着顾衡的脸,听到他这么说,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哎呀,顾总,你就知道打趣我。”

    秦莳娇娇的歪身碰一下顾衡的胳膊,声音更是柔的能滴出水来。

    “哈哈哈,瞧瞧,还不好意思了。”顾衡笑着,似是宠溺的看了娇笑的秦莳,又对沈献说“我们还有事要忙,走了,呵呵,沈特助。”

    沈献觉得自己的整张脸,都被这一楼散发的寒冷给冻僵了,她扯了扯嘴角,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做出什么表情,语气讷讷的道了声:“再见。”

    那两人转身朝外走去,沈献站在原地盯着秦莳的背影,心脏像是在被冷空气吞噬。

    秦莳走的稍微落后顾衡一步,她似乎感觉到了沈献的目光。

    她转身,朝沈献露出一抹不屑的笑,那如同浓烈的绽放着的玫瑰般的笑容,让她看上去美的更夺目了,但是她的那双眼里,藏着比空气更冷的冰冷气息。

    很快,秦莳就跟上了顾衡的脚步,两个人走的很紧,时而低头耳语,凑得很紧,秦莳看上去,始终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沈献的双脚好似被冻僵在地上,她站在闸机旁,迟迟未动。

    “我跟你说,秦总监绝对和顾副总有点什么,你看两人那亲密的样子,说什么都没有鬼才信呢。”

    有在一旁看到这一幕的员工,悄声说着。

    “我也觉得,年纪轻轻就能做到申飞集团财务总监的位子,靠自己,谁信啊!”

    “你看她每天打扮的性感妩媚的,那大红唇,大波浪,还有大……”说话的那女的,双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画了个大大的s型从胸前延到臀部,描绘的可谓是绘声绘色的。

    “哈哈,你太形象了。笑死。”

    “是吧?而且谁家的行政副总裁会陪着财务出去办业务啊,谁知道是不是公费……”那女的两根拇指比划了个贴贴的动作。筆趣庫

    “我看也像,你看那两人,走着走着都快贴到一起了。”

    沈献望向大厅落地窗外,两人已经走到车前,齐齐上了后座。

    沈献握了握拳头,转头看向那两个接着出来接客户,实则闲聊的员工道:“你们很闲吗?公司条例背熟了吗?不知道散播谣言是要扣钱的?”

    沈献的声音很冷,像她此刻的心一般,原本气质就冷冷清清的她,严肃起来还是很骇人的。

    那两个员工认出来是沈献,齐齐叫了一声:“沈特助。”

    随后看了彼此一眼,低下头不再说话。

    毕竟都是高层,她们两个刚才注意力都在财务总监和顾副总身上,没注意到沈献在这里,也不知道她听到了多少,别真的让扣她们工资才好啊!

    沈献心里难受的很,冷冷的看了她们一眼,算是警告,便转身刷卡开了闸道走了进去。

    关于秦莳和顾衡的流言,传了不是一天两天了。

    沈献也不是第一天听到,更不是第一次知道他们一起出行。

    可是亲眼看到秦莳这么魅惑的跟在顾衡身侧,她就像心里被压了万斤重的石头,沉甸甸的疼。

    那可是白绽的秦莳啊,白绽纯白的像朵百合花一样的秦莳,现如今,站在作恶多端的顾衡身侧,成了烟熏的玫瑰,妖艳却没有灵魂。

    加上陈诺的事情,顾衡已经不止一次的挑战三十三楼了。

    沈献真的特别想,立刻,马上,找到胡作非为的罪证。

    特别想!

    很快的,顾衡这个披着羊皮的狼,就迎来了他被全民关注的高光时刻。

    沈献也没想到,一切竟然会这么巧。也许就是所谓的多行不义必自毙?

    冬天的北冀,总是笼罩在沉沉雾霾当中,这样的情况下,日子过的格外的快。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466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