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遇见h/浪妇荡欲

陆修远定定的看着她,碎玉般清明的声音:

    “我知道从前你待我体贴,是有求于我。”

    “现下你不有求于我,所以便不想讨好了,是这样?”  遇见h/浪妇荡欲    

    覃宛被他的话堵的一时哽住。

    从前对他,却是是因为诸多原因,比如为了覃弈求医,为了覃家食肆求字……

    这么说来,倒像是她比较势力来着。

    覃宛咬咬牙:

    “好吧,我可以继续给你送饭。”

    “但是我有要求。”

    见眼前人终于松口,陆修远立马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覃宛把双手背在身后:

    “第一呢,我得涨银子。”

    “你也看到了,我们家食肆现在生意不大好做,我事情多,单独给你做饭,那是另外的价钱。”

    陆修远点点头:“本该如此。”

    “这第二么……”

    覃宛话头一转,歪着头打量他:

    “我得知道我做的饭菜送到了哪里。”

    “不然若是有人诬陷吃了我的饭菜中毒,我可就没法认了。”

    陆修远深深看了眼覃宛,没有像刚才答应的那么干脆,倒把覃宛看的有些心虚起来了。

    “你要不说也行,只是日后出了问题,我概不负责!”

    陆修远忽然轻笑了出来,心情突然好的不得了。

    覃宛顿时恼羞成怒起来:

    “你笑什么?”

    覃娘子这么关心他的去向,他能不笑么?

    陆修远握拳在唇边轻咳了一下:

    “嗯,我会让暗影告知我在何处。”

    “还有别的条件么?”

    覃宛见他竟然答应了,一时也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拒绝,只好道:

    “暂时没有了。”

    陆修远正色道:

    “还请覃娘子一并说出来,不然若是暗影再过来同我说没有覃娘子做的饭吃,我可就不答应了。”

    覃宛心里一直有个心结,但是她一时间不知道要不要问出来。

    若是问出来,岂不是太明显了?

    算了算了,还是别让他知道的好。

    “没事了,就这样吧。”

    覃宛淡淡的说了一声,总之不管眼前的人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是对她有意或是无意,是多情种想撩拨也好,作弄她也罢,都与她无关。

    她不忘本心,专注赚钱就是。

    冤大头的银两这么好赚,不坑白不坑!哼!

    “你走罢,我娘亲她们要回来了。”

    这会月上柳梢,天色已经完全暗下,霞光不知何时早已泯灭在天际。

    陆修远靠着墙垣,看了她好一会,心知时候不早,他还要连夜赶回京城,只得轻声道:

    “好。”

    临行前,陆修远想起什么似的道:

    “那个方轩玉,学艺不精,看来心思没有花在正道上。若是再这般三心二意下去,怕是和今岁秋闱无缘。”

    他在暗示,这样迂腐愚笨的人,根本配不上她。

    覃宛听了倒是一愣,点头道:

    “好,我会提醒方先生的。”

    陆修远一个气梗在心头,终于明白什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握着扇子想法子尽力找补:

    “我瞧他心思不正,性子又迟钝,你若是再同他接触,怕是他会以为你对他的心思别有一般,所以最好……”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461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