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东方曜×西施车有过程(疯狂捣出白沫)最新章节列表

乾清宫中,天启似乎根本没心思去看今天的奏章。

    翻了几本,他终于忍不住问道:“魏大伴,你是嬷嬷的丈夫,嬷嬷做了什么,你清不清楚?”

    “锦衣卫提交的那份供状,也牵扯到了你,有多少是真的?”      东方曜×西施车有过程(疯狂捣出白沫)最新章节列表  

    虽然天启在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多少有些突兀,但魏忠贤从昨天廷审开始就等着这个问题的出现,所以他早有准备。

    但这种问题终究是不好回答,他斟酌了一下,才有些惶恐的道:“万岁,奴婢这些年为朝廷办差,经历了很多人和事,有时候处理难免有失公允、有些私心,甚至是出现冤假错案,奴婢确实有罪。”

    “可是,锦衣卫提交的这份供状,太过骇人听闻,奴婢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如此胆大妄为啊。”

    “奴婢犯的错误,奴婢认,但那些子虚乌有、夸大其词的供词,奴婢是万万不敢认哪,请万岁明察。”

    听了这话,天启重重的嘘了一口气,宽慰道:“朕当然信任魏大伴和嬷嬷。”

    魏忠贤顿时感动不已,连忙跪下谢恩道:“奴婢谢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奴婢能得万岁如此信任,是奴婢的福分,奴婢更知道,奴婢今日的一切,都是万岁赐予的。奴婢对大明、对万岁之忠心,日月可鉴。”

    天启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伤感的道:“一边是你和嬷嬷,一边是朕的皇后和皇弟,你们为何就不能和平相处呢?非要把事情闹得这么大,这可如何收场?”

    这个问题,魏忠贤也不好发表意见,所以只能低头不语。

    “魏大伴,你起来吧。”

    魏忠贤连忙站起来,天启又开始继续翻阅奏章。

    终于,李邦华的奏章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魏忠贤的眼皮没来由的一跳,心头也难以抑制的惶恐起来。

    “李邦华的,难道是京营有什么事吗?”天启喃喃自语的。

    因为之前李邦华也上过奏章,几乎都是汇报一些京营的情况,天启看其用心,还亲自批示了几次,以示鼓励。

    这倒不是李邦华在之前不知道阉党做的那些事,只是他势单力薄,也抓不到阉党的确切证据,知道盲目弹劾除了自讨苦吃之外,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所以,他在上任京营提督后,几乎没有专门去针对过阉党。

    而魏忠贤从天启这里得知李邦华是太祖推选的人选,所以也不便主动找李邦华的麻烦,双方这才相安无事了几个月,直到这次的事情发生。

    天启随意的将奏章打开,目光随之一凝,开篇就看出这是一份弹劾奏章,弹劾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眼前的魏忠贤魏公公。

    看到天启的神色严肃了起来,魏忠贤的心头不由一紧。

    稍一会儿之后,天启才将奏章缓缓的合上了,然后平静的问道:“魏大伴,这份奏章,你看过吗?”

    魏忠贤没有隐瞒,连忙回答道:“回万岁,奴婢看过了。”

    “那你是如何看的?”

    魏忠贤沉吟了一下,道:“回万岁,这些年,奴婢处置了一批肆意妄言、扰乱朝纲的东林党人,为此得罪了不少读书人。”

    “李大人虽颇有才干,但也是东林党的一员,心中对奴婢多有埋怨,也在所难免,他选择在这个时候弹劾奴婢,也在情理之中。”

    “奴婢与李大人之间,没有私怨,若是政见不合,或是有所误会,奴婢倒是很愿意与李大人化解矛盾。”

    “因为奴婢深知,建虏入寇在即,朝廷不能再因这些事情而产生内耗,这样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对朝廷百害而无一利。”

    天启点了点头,缓缓站起身,走到书房中央,用奏章拍了拍掌心,叹声道:“魏大伴言之有理。”

    “可是,李邦华是太祖看重的,现如今又在帮朝廷整顿京营,他的奏章,朕不可随意打发,那样朕也没办法向太祖交代。”

    “既如此,那就让锦衣卫和三法司联合去查一查奏章上所说的事情,还原真相。”

    说到这里,天启停顿了一下,转身看向魏忠贤,认真的道:“魏大伴,朕不是针对你,也不是不相信你,毕竟此事非同小可,发生在任何人身上,朕都不能视而不见,否则朕又要挨太祖的骂了。”

    “这些时日,朕每一闭眼,就能梦见太祖陛下那张威严的面孔,仿佛只要朕哪里做得不好,他就要把朕抓走狠狠的收拾一顿。”

    “魏大伴,你觉得朕应不应该让人去查?”

    魏忠贤能反对吗?一反对,那不是明摆着心里有鬼吗?于是他连忙道:“回万岁,查,确实应该查,查明真相后,这样既能化解奴婢与李大人之间的误会,也能还奴婢一些清白。”

    天启欣慰的点了点头:“魏大伴如此深明大义,能理解朕的苦衷,朕心甚慰。”

    “不过魏大伴也可宽心,朕知道这些年你为大明呕心沥血,付出了很多,有些事情难免有些差错,只要不是太过,朕也不会计较太多。”

    “若有人因一些小事而揪着不放,为难魏大伴,朕也不会答应。”

    “当然,若李邦华为了东林党而夸大其词,甚至是诬陷你,朕也不会轻饶他。”

    听了这些话,魏忠贤虽然心里慌得一批,但面上还是道:“谢万岁,奴婢也会全力配合,尽快让真相水落石出,还朝堂一份安宁。”

    剩下的奏章,天启看都懒得看了,让魏忠贤直接带回去批示,显示出自己对他依然很是信任。

    可这对眼下的魏忠贤来说,显然不够。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做的那么多事,如果让锦衣卫和三法司去查,再出几个像李邦华那样的硬骨头,坚持一查到底。

    那么多罪行,怎么去掩盖?

    而且,万岁下令调查的旨意也会成为一个很不好的开始,一些不明就理的人肯定会以为万岁已经不再信任自己,自己要失势了。

    到时候,一石激起千层浪,后果难以想象。

    而当万岁知道这些罪行没有被夸大,更不是子虚乌有,又会如何处置呢?

    就算万岁愿意念及往日的情分,从轻发落,可万岁的背后不是还有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太祖陛下吗?

    太祖最痛恨危及朱家皇权之人,若确认那八个宫女之事和自己也有关,光是这一条,就能招来杀身之祸呀。

    魏忠贤简直不敢往深处想。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460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