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母亲放弃抵抗(虐屁股眼长篇)最新章节列表

 虽然穿着厚厚的长袍,但依然无法掩饰莫灵的身材,以及姣好的面容。

    一只小羊羔躺在台上,正不断的发出惨叫。

    鲜血从台上缓缓流下,血腥味充斥整个房间。

    李建走进来,看到这一幕之后忍不住发出感慨。    母亲放弃抵抗(虐屁股眼长篇)最新章节列表    

    “你下手轻点,晚点还要煮羊汤呢。”

    莫灵淡淡的说道:

    “谁说它会死了?”

    李建吃了一惊,直接凑了过来。

    “难道你的手术技能这么快就点满了?”

    莫灵转过头,大眼睛有些疑惑的看着李建。

    她显然不是很理解这句充满了现代气息的话语。

    李建耸了耸肩膀,看着面前已经被开膛破肚的小羊,道:

    “所以,它真的能活?”

    莫灵熟练的用手牵引着针线,檀口微张,道:

    “若你说的那个什么抗生素当真有用的话。”

    李建笑道:

    “抗生素有没有用,不得你这位当世扁鹊来下判断么?”

    “咦,你好熟练啊,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莫灵看了李建一眼,淡淡的说道:

    “我可不是你这样的大贵族,在家也是要杀鸡做饭的。”

    李建默默的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在李建的注视下,莫灵将小羊羔的伤口缝合,然后拿出了一个针筒,轻轻的将里面的药剂推入羊羔体内。

    她确实很熟练。

    李建看完这一切,道:

    “所以为什么不用老鼠?”

    莫灵娇躯微微一顿,然后面无表情的回答:

    “所有的老鼠都死完了。”

    李建叹息一声:

    “其实烤老鼠的味道也是不错的。”

    莫灵走到一旁的水池面前,仔细的将手洗了个干净,然后转身看向李建。

    “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李建的表情严肃起来,道:

    “开春就要打仗了,之前委托你培训的那群医者,情况如何?”

    莫灵秀眉微皱起,道:

    “都是一群蠢材。”

    李建跟随着莫灵朝房间之外走去,一边道:

    “你不能指望所有人都有继承扁鹊称号的本领。”

    “相信你这些年的行医应该也注意到了,大部分人都只是小病小痛,面向他们的医者也只需要看好这些小病小痛即可。”

    莫灵微微顿足,道:

    “那大病大痛又该如何呢?”

    李建笑道:

    “小病有小医,大病自然就得请大医生出马了。”

    莫灵道:

    “这世上只有一个扁鹊。”

    李建道:

    “如果你愿意的话,这个世界上可以有无数个扁鹊。”

    莫灵没有再回话,只是叹了一口气。

    两人说话间,来到了一座更大的房间。

    说是房间可能不太合适,因为这房间的面积足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小,更适合被称为广场。

    在这座拥有屋顶的广场中,众多身着白衣的男女正忙碌着。

    一股极其浓郁的草药味在空气中散播,走进来的李建猝不及防,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

    “这是……”李建提出了疑问。

    莫灵回过神来,微微一笑。

    这一笑风情万种,如鲜花盛开,让李建一时间为之怔然。

    “这是你想要的医者呀,李卿。”

    上百名医生,正在调配着草药。

    根据莫灵的介绍,这些草药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倾向于医治战场常见的刀剑创伤。

    “你的人参非常的好用,李卿。”

    “在加入人参之后,大部分轻伤员应该都能救回来。”

    “若是你那个什么青霉素真如你所说一般,或许我们还能救回一部分的重伤员。”

    听着莫灵的介绍,看着面前犹如制药厂一般的情形,李建的脸上渐渐露出笑容。

    “如此就再好不过了。”

    “对了,这些药方你记得每一种都定个价格,过几天弄好了交到我的手上。”

    莫灵看着李建,露出惊讶且失望的表情:

    “定价?你想把这些药拿去卖吗?”

    李建莫名其妙的看着莫灵:

    “这所有的药材都是我用钱买的,要么就是我派人去采集的。”

    “你不会觉得我要把这些药免费送入军中吧?”

    现在的赵国可还不是李建的呢!

    赔本生意,李建是万万不会干的。

    莫灵沉默片刻,道:

    “那你想赚多少钱?”

    李建一拍大腿,道:

    “对了,定价这方面你是不是不太熟?”

    “那你把成本给我,我这边再安排专业的人士,到时候报价给官府就是。”

    莫灵咳嗽一声,正色道:

    “我当然熟。”

    “就算是扁鹊,每天坐诊的情况下也不可能自己去采药的。”

    “说起来,既然连药都能卖上价钱,那么提供药方,又让弟子制药的我,不也应该拿到自己应得的那一份吗?”

    李建张大嘴巴,看着面前的莫灵,良久说不出话。

    莫灵皱眉看着李建:

    “怎么,想贪我的钱?”

    李建长出一口气,伸出五根手指。

    “所有利润,你我五五分成。”

    莫灵大为不满:

    “你就转个手,当个贩子,也要五成?”

    李建大怒:

    “我的原材料不要钱,人脉不要钱?”

    莫灵哼了一声,道:

    “我乃当代扁鹊,我的医术不值钱?”

    两人怒目而视,好像两只斗鸡。

    阴影中突然发出一记明显笑声。

    这笑声好似一记灵丹妙药般,瞬间融化了双方间的怒火。

    李建抬头望天,道:

    “那我给你六成。”

    莫灵低头看地,轻声道:

    “五五即可。”

    李建忙道:

    “就这么定了。”

    说完,李建脚底抹油,瞬间溜走。

    莫灵有些疑惑的抬头,看着李建离去的背影。

    想了想,突然俏脸一红。

    “就那些破药材和人脉,我找别的大臣不行,非要找他?”

    “这一次,倒是上了他的当!”

    莫灵轻啐一口。

    李建快步走出制药厂,在看到毛遂之后,停下脚步。

    他示意毛遂不要过来。

    随后,李建转过身,笑道:

    “影子前辈,可以出来了。”

    阴影之中,缓缓出现了一个人。

    影子用嘶哑的声音开口道:

    “李卿究竟想要做什么?”

    李建笑道:

    “不想要做什么,就是想和当代扁鹊做一个双赢的交易。”

    影子也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同样嘶哑,听起来好像是乌鸦一般。

    “就这?”

    李建的表情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

    “其实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影子前辈。”

    “李卿但说无妨。”

    “若我想要迎娶莫姑娘,你觉得莫姑娘会同意吗?”

    “除非你能帮她报仇。”

    “我当然可以。”

    影子的声音突然断绝。

    过了好一会,影子才不敢置信的说道:

    “你说……可以?”

    李建缓缓点头。

    “你觉得一个忠心耿耿的臣子,会迎娶莫姑娘吗?”

    影子深吸一口气,道:

    “我需要一个相信你的理由。”

    李建笑道:

    “当今之世,秦赵争锋,不知影子前辈觉得哪国能胜。”

    影子淡淡说道:

    “自然是秦国。”

    李建道:

    “我也觉得是秦国,所以我要登上赵国的王位,确保赵国不会失败。”

    影子的身躯摇晃得更加厉害了。

    “李建,你知不知道你究竟在说些什么?”

    李建极其诚恳的做出回答。

    “影子前辈,我说的每一个字,在说出口之前都已经思考过很多次了。”

    影子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一声清脆的笛声从制药厂中传来。

    影子猛然抬头,看向李建。

    “什么时候?”

    李建道:

    “很快。”

    影子道:

    “她……我们要怎么做?”

    李建道:

    “我需要一些药,一些旁门左道的药。”

    影子道:

    “毒药?”

    李建摇头:

    “不是毒药,但却能发挥出更胜毒药功效的药。”

    “影子前辈见多识广,想必应该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影子沉默良久,道:

    “你必须先证明你的诚意,我们不能单凭你的三言两语就相信你。”

    李建笑了起来:

    “除掉赵国王叔平原君,算我的诚意吗?”

    影子目送李建离开。

    又是一声笛声响起,和上次相比,越发急促。

    影子摇了摇头,身躯悄然没入阴影之中。

    制药厂中,莫灵缓缓放下手中口笛,俏脸有些疑惑。

    “人呢,哪去了?”

    赵王的表情很愉快。

    这位年轻的王者坐在大殿之上,注视着面前众多翩翩起舞的舞姬,目光牢牢锁定在为首的舞姬身上。

    这名舞姬身材高挑,容貌十分出众,一双大眼顾盼有神,令人流连忘返。

    更让人血脉贲张的是,她身上的衣衫非常的少。

    少得让人有些口干舌燥。

    赵王接连喝了好几杯酒,口渴的感觉不但没有缓解,反而变得越发的强烈。

    在一旁的平原君见状,顿时笑道:

    “大王,老臣的身子有些乏了,不如今夜就……”

    赵王闻言,立刻下意识的挺直身躯,哈哈笑道:

    “今夜饮宴还未进行,王叔怎能就此离开?”

    “来来来,再喝酒!”

    说是喝酒,但赵王的目光,终归是不理那为首的舞姬左右。

    平原君轻声道:

    “不瞒大王,此女乃是韩国宗室之女,据传是上一代韩王和其母私下所生。”

    赵王的目光顿时亮了起来。

    “原来还是韩国王族后裔?哈哈哈,有趣。”

    “平原君啊,你费心了。”

    平原君得赵王夸赞,表情顿时越发亲热,笑道:

    “大王,臣其实有些事情想要禀报。”

    “内史李建今日偷偷阻止了一帮医者,企图倒卖一批高价药物到军队之中。”

    “根据臣的家臣们侦查所知,这批药物的价格可是平时药物价格的五到六倍之多!”

    赵王眉头顿时一挑,手中的酒杯顿了一下,晃出不少酒液。

    “还有这种事情?”

    平原君正色道:

    “在大王面前,老臣焉敢撒谎?”

    赵王的表情顿时变得阴冷下来,重重的放下酒杯。

    “这个李建,当真如此大胆?”

    平原君继续加油添醋:

    “不瞒大王,臣还得知其他一些情报。”

    “每年军队之中都要更换一批衣甲,李建才刚刚上任,就将明年的衣甲份额至少八成以上统统都交给了他自家的纺织厂。”

    “还有武器、骏马等等,涉及到国库和军队支出的部分,李建的家族产业全部都要插上一脚。”

    “若是长此以往,这国库岂不是要被他李建给搬空了?”

    这番话让赵王的脸色越发阴沉,忍不住重重的哼了一声。

    “这个李建,也太不像话了。”

    “内史是个肥差,但他也不能捞这么多!”

    赵王转头看向平原君,冷冷说道:

    “寡人授权你和平阳君两人暗中调查此事,务必要将此事调查得明明白白。”

    “若李建当真这般肆意妄为,寡人须饶不得他!”

    平原君心中窃喜不已,表面上却一脸正气。

    “请大王放心,老臣一定完成任务!”

    赵王这才放下心来,目光重新转回那名为首舞姬的身上,嘿嘿一笑。

    “很好,既然事情都已经说完了,那你就回去休息吧,平原君。”

    “寡人啊,也准备休息了!”

    平原君笑呵呵的告退。

    回到自家府邸,平原君立刻将平阳君给叫来。

    “我的好弟弟,你的主意果然起作用了。”

    “大王已经答应,由你我二人组织暗中调查。”

    平阳君摸着颌下胡须,露出一丝得意笑容。

    “兄长,愚弟早就已经说过,你那种光明正大和李建斗争的办法,是搞不过他的。”

    “如今你我二人得到了大王许可,想要给他罗织多少罪名,那都是一句话的事情。”

    “这一次,一定能扳倒李建!”

    平原君闻言,顿时一愣。

    “罗织罪名?不不不,贤弟你误会了。”

    “为兄的意思是,那李建既然入了官场,就不可能是干干净净的。”

    “我们应该拿到他真正的把柄,再向大王揭发即可。”

    “以前有些事情我们不好去做,现在有了大王的许可,我们名正言顺的去调查,一定能发现李建的真正把柄。”

    平阳君眉头一皱,显然对平原君这种心慈手软的想法颇为不满。

    但马上,平阳君又笑了起来。

    “兄长所言极是。”

    “都是当官,这世界上哪有不贪的?”

    “只要抓住了李建那小子的把柄,咱们立刻就能把他废了!”

    “这一次,说不定还能顺便打击一下蔺相如那个老家伙。”

    兄弟两人终于取得了一致的意见,相视而笑。

    堂堂大赵王叔,怎么能一直输呢?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450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