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寡妇小说(我妈是sb)最新章节列表

整场战斗只进行了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便以宋军取得完胜而告终。

    宋军士卒在各自将校的指挥下,仅仅对蒙古大营发起了两轮冲锋,便将营中老弱杀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最终在巴儿合黑的带领下,举族向刘辩跪地请降。

    望着巴儿合黑那张无比阴沉的臭脸,刘辩微微一笑,道:“若你实在不服的话,朕可以与你真刀真枪的斗上一场。”  寡妇小说(我妈是sb)最新章节列表    

    刘辩满脸戏谑的看着巴儿合黑,道:“不知你意下如何?”

    巴儿合黑闻言,无语的扯了扯嘴角,有心反驳刘辩几句,却又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刘辩见状,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巴儿合黑的脑袋,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算你有自知之明。”

    刘辩说罢,命大军在营内略作休整一番,两个时辰后,大军再次拔营启程,押着近三千名老弱妇孺,一路向南而行。

    大军再次借道西夏,前往夏州与太原府之间的地方暂作休整。

    当刘辩亲率大军进入夏州边境之际,夏州守军立时如临大敌般的严阵以待,见刘辩并未表现出丝毫的恶意,这才终于放下心来。

    目送着宋军一行两万余人绕过夏州一路向东行去,夏州守将无奈的长叹一声,道:“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

    “宋军过境,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我等就只能这般眼睁睁的看着,却什么都做不了,真是窝囊至极。”

    夏州守将望着宋军渐渐远去的背影,不断的长吁短叹,当着麾下士卒的面,发了好大一通牢骚。

    发牢骚归发牢骚,但是夏州守将却丝毫不敢触宋军的霉头,眼看着金国灭亡在即,西夏在亲眼见识过宋军的兵锋之后,早已被吓破了胆,如今在面对宋军的时候,俨然就是一位热情好客的老好人,迎来送往时都要刻意表现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生怕惹恼了刘辩,从而导致其忽然调转矛头,对准自己。

    西夏也并非没有头脑清醒之人,他们深知,待金国败亡之后,待宋军腾出手来之时,届时定会将矛头对准西夏,然而满朝文武早已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刘辩只用一道圣旨,便彻底麻痹了西夏人的神经,令其不敢生出与金国联合对抗大宋的心思。

    如今西夏国内的贵族们是过一天算一天,真到大厦将倾的那一天,再做计较也不迟。

    就在刘辩率军抵达太原府以西三十里外的时候,远在会宁府城外踌躇不前的合不勒亦同时接到了后院失火的消息。

    会宁府以西百里之外的蒙古大帐。

    合不勒面色阴沉的坐在主位上,目不转睛的看着侥幸逃出生天的合答安,沉声问道:“你是说刘辩率军突袭了我们的大营,而后裹挟着营中的老弱妇孺一路南下,逃回了宋境。”

    合答安是合不勒的第六子,刚刚年满十一岁,闻言一脸尴尬的点了点头,如实说道:“刘辩带人千里奔袭,趁我不备之际,指挥大军突袭了大营,此役宋军杀伤甚重,孩儿不幸被其生擒,他看在与父汗以往的情分上,刻意对孩儿网开一面,让孩儿将大营遇袭的消息禀报给父汗,他说父汗在听闻这一消息之后,定会有所决断。”

    合不勒闻言,顿时勃然大怒,道:“谁让你说这些了?我与他刘辩根本毫无情分可言,若是真有情分,他又怎会在我与金军交战之际,做出如此下作之事?”

    合答安闻言,一脸尴尬的挠了挠头,默默的瞥了合不勒一眼,遂小心翼翼的说道;“刘辩让孩儿给您带句话,他说他已经从密探口中得知了您在营中密会完颜希尹的事情,他让你别装了,您在他的面前根本毫无秘密可言。”

    合不勒闻言大惊,默默的在帐内众人的脸上扫视了一圈,旋即不动声色的坐了回去。

    阿秃儿见状,连忙起身向合不勒行了一礼,道:“父汗,此乃刘辩挑破离间之计,父汗圣明,切莫中了他的奸计。”

    合不勒闻言,顿时露出一抹恍然之色,默默的与阿秃儿对视了一眼,赞许的点了点头,当即表态道:“正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本汗与全军将士尽皆自幼沐浴在长生天的光泽照耀之下,又岂会出现背主投敌之人呢?”

    合不勒刚刚表完态,却听亲兵来报:完颜希尹正在帐外求见。

    合不勒闻言,身体好似忽然泄了气的皮球般,瘫软在了座位上,无奈的轻叹一声,有气无力的说道:“来的可真不是时候啊。”

    合不勒说着,无奈的向亲兵摆了摆手,道:“将他带进来。”

    良久之后。

    完颜希尹在两名蒙古士兵的引领下,脸上带着一抹自信的微笑,闲庭信步的步入了合不勒的汗帐之中。

    “如今宋廷兵锋正盛,若大汗不与金国联手,将来定会如金国一般,被其逐一击破,需知唇亡齿寒的道理,大汗理应早做决断才是啊。”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完颜希尹仍是老调重弹,只是此时情景却与前次略有不同,相比于前次相见,合不勒笑脸相迎的模样,此番合不勒却是始终阴沉着一张脸,表现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眼前一幕看得完颜希尹不禁为之一怔,皱眉道:“大汗何故愁眉不展?”

    合不勒强挤出一丝笑脸,发出一声长叹,如实的说出了族人的遭遇,道:“营中诸将家眷尽皆落入赵桓之手,士卒已皆无战心,为今之计,也只有苦一苦你了。”

    合不勒说罢,当即向一旁的阿秃儿使了一个眼色,伸手指了指完颜希尹,道:“将他绑了。”

    完颜希尹见状,连忙急声劝道:“赵桓背信弃义,毫无诚信可言,这等卑鄙小人,大汗难道还要随他一条道走到黑吗?”

    “待大金覆灭之后,蒙古又如何得活?宋太祖曾有言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而赵桓行事,与其先祖何其相似,他又岂会容得下从旁虎视眈眈的蒙古诸部?”

    完颜希尹目光灼灼的看着合不勒,试图从他的口中听到一句回心转意的话,然而合不勒的话,却令完颜希尹原本充满希望的心顿时犹如坠入冰窟一般。

    合不勒无奈的摇了摇头,嗟叹道:“蒙古地广人稀,若赵桓果真引兵来犯的话,我便带领族人一路向北,遁入漠北草原,想来他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

    “如今军中将士的家眷尽皆被控制在赵桓的手中,若我与他为敌,必然得不到族人的拥护,与其自取灭亡,倒不如顺势而为,想来赵桓定会念在我率领族人助其灭金的情谊上,对我族人网开一面。”

    合不勒说罢,向阿秃儿挥了挥手,道:“将他押往太原府,交由赵桓处置。”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450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