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十粒(下药被强高H)最新章节列表

 “那你占卜一下,我会不会杀你!”

    华雄看着这个年纪最大的巫师,笑着说道。

    声音不紧不慢。

    这话出口之后,整个自信满满的巫师,以及其余等着看好戏的巫师巫女,一时间都懵掉了。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十粒(下药被强高H)最新章节列表    

    老巫师的神情一时间僵住。

    他是这的没有想到,华雄居然是让他占卜这个!

    这属实是没有想到。

    经常做这一行的人,脑子转动的非常快,在听到了这个需要占卜的事情之后,他立刻就反应过来,来者不善!

    这个问题,可是一个致命的问题!

    若是对方想要杀自己,那只怕自己怎么说都没有用!

    他心中为之大惊,满是焦急。

    不过到底也是行走江湖的老骗子了,牛辅这些人都被他们给耍的团团转。

    此时他心中虽然极度的慌乱,但是面上却不露分毫。

    他对着华雄恭敬行礼,然后开口道:“将军,这一个,在下是真的不能占卜,占卜不出来。”

    华雄道:“这会儿怎么改口了?

    你方才不是说,只要我开口,你什么都能够占卜出来的吗?”

    “小人一时间狂妄,将话说的太满了。

    还请将军饶恕,这一点小人是真的占卜不出来。”

    这巫师望着华雄,满是诚恳的这样说道。

    这就是他的应对之策。

    既然这个问题充满了大坑,一不留神就会将自己给坑死。

    那自己就直接将之拒绝掉,不进入这个坑里不就好了吗?

    他心中带着一些自得,为自己的聪明智慧感到赞叹。

    这也就是自己,将诸多的东西,都运用一心,脑子转动的飞快。

    不然的话,这一次说不得就被眼前这华雄给坑死了!

    边上的牛辅也开口道:“公伟,你的这个问题,实在是有些刁钻深奥,哪里有这样问人,进行占卜的?”

    听到牛辅也开口这样说之后,这个老巫师心里面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成了!

    自己这一次安全了,渡过了大难关。

    有了牛中郎的开口,这一次,自己这里算是彻底的安全了。

    渡过了这一次的难关。

    不管这华雄有多么的蛮横,此时乃是在牛中郎将的大营之中,众多兵马环绕,此时牛中郎将开了口,那么他就必须要卖给牛中郎将一个面子。

    这也就是自己这种聪明人,换一个别的,这一次可就真的要栽在这里了。

    “噗!”

    正这样松了一口气,满心欢喜的想着,一道刀光一闪而过。

    这老巫师只觉得自己脖颈处一凉又一痛,视野就已经发生了变化。

    只觉得一阵儿的天旋地转!

    同时,也觉得有着诸多的温热热水,砸落到了他的脸上,他的视野,一时间都变成了血色。

    透过这血色,他看到一柄三尖两刃刀,缓缓的收回。

    华雄单手持刀而立。

    一具无头的尸体随之倒地。

    这老巫师这个时候,才认出这是自己的身体!

    原来,自己的脑袋已经被砍了下来!

    在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之后,他忍不住的为之惊慌不已。

    同时心中也有着诸多的不解。

    自己明明已经是做出了最为合理,最为高明的应对,这华雄为何还要砍自己?

    而且牛辅中郎将都开口为自己说情了,这厮却当着牛辅的面将自己给砍了,就不怕牛辅和他翻脸吗?

    “你砍他作甚?他都说了这个问题他没有办法占卜!”

    正这样想着,牛辅的声音就已经响了起来,对华雄进行质问。

    华雄一手拉着牛辅的胳膊,另外一只手握着三尖两刃刀。

    有着一些鲜血,顺着三尖两刃刀滴滴答答滴落下来。

    华雄道:“连这样的一个问题都算不出来,不能进行占卜,这不就是一个废物吗?

    这样的一个废物,还留着他作甚?”

    意识已经开始模糊的老巫师,听到华雄的解释,真的想要喷出一口老血!

    这也行?

    他真想要骂华雄一声厚颜无耻!

    他情绪激动之下,意识彻底消散。

    临死之间,忽然间意识到了事情的真相。

    这不是自己这一次应对的不够好,而是因为自己无权无势无能力,生杀大权都在华雄手中掌握着。

    可以随意掌握自己生死。

    在这等情况下,哪怕是自己做出再精妙绝伦的应对,也是无用。

    华雄没有看那倒地死掉的老巫师,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剩下的巫师巫女。

    “你们谁愿意为我占卜一下,我会不会杀你?”

    华雄平淡的声音响起,这些巫师巫女齐齐低头,忍不住的在颤抖。

    不少人下意识的都在朝着后面缩。

    不敢面对华雄的目光,更不敢回答华雄的这个致命问题。

    有人下意识就想要说占卜不出来。

    但看到那还在往外流血的老巫师,又连忙将这样的话给压在心里面。

    “那就你吧,你来给我占卜一下,看一看我会不会杀你!”

    华雄见此,就随意的点了一个巫师出来,让这个巫师给他占卜。

    被点到的这个巫师,一时间都要哭了。

    但有了那个老巫师的前车之鉴,又不敢说自己不会。

    只得硬着头皮,战战兢兢的站出来,然后进行一番看起来古怪的仪式。

    只是以往在牛辅面前进行起来无比流畅的动作,这个时候在华雄的面前,却显得无比的生涩。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这巫师停下,然后一番犹豫之后,望着华雄出声道:“占卜已出结果,您……您不会杀小人。”

    “奥?是吗?”

    华雄出声反问。

    声音刚落下,手中三尖两刃刀就已经挥出,一刀就将这人给砍死了!

    “你看你,学艺不精,占卜的是一点都不准啊!!”

    空气之中弥漫的血腥味更重了几分。

    剩下的巫师巫女们都在瑟瑟发抖。

    华雄再次随意的一点。

    “你,出来占卜一下,看看我会不会杀你。”

    华雄这一次,点的是一个巫女。

    这个巫女极为漂亮,双唇饱满,身子高挑,而且非常的有料。

    奇峰突起,幽谷深邃。

    配合着她身上那异样的装束,给人一种别具一格的美。

    这巫女以往的时候,牛辅还与她共同探讨过大道。

    很典型的有事巫女干,没事干巫女。

    在华雄的指点之下,这巫女心中虽然惊慌,但是却也不得不开始动用一些自己特有的法门,在这里进行占卜。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她停了下来,浑身上下,已经是香汗淋漓。

    “启禀将军,小女子已经将结果算出来了。”

    这巫女对着华雄盈盈一拜,出声说道。

    “小女子占卜的结果是,您会杀小女子。”

    她出声望着华雄说道,说完之后,就满是紧张的看着华雄,等待着结果。

    这巫女觉得,自己这一次很有可能能活。

    通过两位巫师的死,她觉得自己已经看破了华雄这厮的目的。

    他就是想要这种办法,来证明自己等人不会占卜,或者说是占卜的不准。

    既然这样,自己就满足好了。

    就说他不会杀自己。

    这样以来,他杀了自己,就说明自己占卜确实准确,只有不杀自己才证明自己占卜不准。

    当然,除此之外,她还有着一些别的依仗。

    那就是她的姿色。

    对于自己姿色,她很有信心。

    方才的一番舞动之中,她有意将自己的衣衫弄的不整。

    这个时候站在华雄面前弯腰施礼,角度掌握的刚刚好。

    顺着华雄的目光看去,可以看一片的美好。

    战场上的将士,多是活力旺盛之辈。

    有了这两个条件,自己保住性命,还是不成问题的!

    她有这个自信。

    在她的这种暗自得意又紧张的等待里,华雄将目光从美景上收回。

    笑着赞叹道:“好!你占卜的真准!是个有本事的,竟能算出我要杀你!”

    这话一出,瞬间就将这个自信满满的巫女给弄懵逼了。

    她下意识的就想要说上一些话,但已经晚了。

    刀光一闪,三尖两刃刀就已经干脆利落的将之枭首。

    临死的时候,她忽然间明悟过来,这华雄根本不是前来验证自己等人的占卜之术厉害不厉害的,这家伙就是前来杀人的!

    同时还有另外一个念头闪过。

    那就是华雄这厮,还是不是男人!

    自己这样的绝色,可以做出这等动作,他竟然也下的去手,将自己的给斩了!

    华雄将这巫女斩杀之后,目光投向剩下的巫师巫女。

    准备从里面接着找一个人出来,接着进行占卜。

    这些巫师巫女吓坏了。

    哗啦啦跪倒了一地。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

    我等并不精通占卜,并不会占卜……”

    面对华雄这种铁血手段,这些人再也装不下去了,纷纷跪地求饶。

    “奥,不精通占卜?我倒是不信。

    不精通占卜的话,你们是如何占卜出董越前来这里,是大凶兆了?”

    华雄盯着他们,目光显得有些玩味的出声说道。

    “回…回将军的话,其……其实是董越将军与我等有仇,以往经常鞭打辱骂我等,还让牛将军将我们赶走,杀死。

    这是在断我们的活路。

    所以……所以我们就说了是凶兆……”

    在华雄放铁血手段之下,这些人被吓坏,被彻底的震慑住。

    有一个巫女直接将这事情给抖搂出来。

    有巫师气的心中对其大骂,骂她是一个蠢货。

    但此时此刻,却也不敢多说什么,也不敢有什么多余的表示进行制止。

    “那你们平日里,都是如何进行占卜的?

    得出吉凶的依照何在?”

    华雄看了一眼面色显得分外难看的牛辅之后,接着出声询问。

    “就是……揣摩牛将军在这件事情上的意思。

    他若是想要做了,我们就说是吉兆,若不想做了,就说是凶兆。

    有些……有些时候,可以在里面加入一些自己的想法,以及想要达成的事情……”

    在华雄的一些手段之下,这些巫师巫女们,一股脑的将这些都给说了出来。

    牛辅站在边上,听着这些,面色难看,胸膛急剧起伏,呼吸逐渐变得粗重。

    就连双目也都开始变红了。

    他的信仰,在此时崩塌了!

    他相信了几十年的东西,并且以此为准则,为指导,做了诸多的事情。

    结果现在这些人,却亲口告知他,这些都是假的!

    他们一直都在拿自己当做傻子来哄骗,进行戏弄。

    这种感觉,是真的真的非常不好!

    如此过了一阵儿之后,牛辅终于是忍耐不住了。

    他用另外一只手,拔出了腰间的佩剑。

    华雄见此就适时的松开了握着牛辅胳膊的手,来了一个关门放牛辅。

    牛辅获得自由之后,红着眼睛,出声嘶吼着,疯了一样的对着这些巫师巫女们不断的出剑…。

    华雄站在边上,冷眼旁观。

    ……

    牛辅营寨这里,华雄直接在这里当家做主了。

    进行各种的调令,任命。

    将这些兵马,给纳入到自己的麾下。

    至于牛辅,这个时候还在舔舐自己伤口,默默的恢复心灵的严重创伤。

    这一次信仰的崩坍,对于牛辅来说,受到的伤害特别的大。

    如丧考妣,都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

    他此时是真觉得,比死了老丈人都要难受!

    巫师们死掉了,这也证明了他们之前所说的,华雄前来乃是大凶兆,是无稽之谈。

    牛辅自然也就不会再多想。

    心灰意冷之下,就表示愿意带着兵马,和华雄一起迎敌,为董卓报仇。

    这种加入,不是平起平坐的那种,而是以华雄为主,牛辅带着兵马,听命于华雄。

    华雄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

    牛辅做出来这样的决定,不仅仅是他信仰崩塌的缘故。

    还有很大的原因则是,对于接下来该怎么做,他是真的不知道,董卓死后,他很是迷茫恐惧。

    之前一直都在强撑,表现出自己的强大。

    但是现在,他撑不下去了!

    当然,华雄足够强势,有手腕,能够带给人安全,给予人信心,也是其中的一大重要原因。

    在做出这样的决定之后,牛辅忽然间觉得身上轻松了许多……

    至于牛辅麾下的兵将这些,对此也没有什么排斥。

    相反在华雄接手之后,许许多多人的精气神这些,一下子就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就这样,牛辅这个最有可能汇集起董卓残部的人,拜服在了华雄的麾下。

    在收拢董卓残部上面,已经没有人能和华雄竞争了。

    “不知道段煨,以及董越部下那里如何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447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