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游泳教练咬住我的奶头|极品艳妇

“没有, ”苏知下意识反驳说,“我帮人接的。”

    他不喜欢喝咖啡。

    上辈子加班的时候喝了太多,他早就喝烦了, 闻见咖啡味就想跑路。

    “嗯。”    游泳教练咬住我的奶头|极品艳妇  

    谢疑的视线在简约的咖啡杯上停留片刻,注意到杯壁上卡通可爱的图案,判断出应该是女生的杯子。

    苏知什么时候和那些女同事关系这么好了?都能帮对方盛咖啡了?

    他眸色微不可查地深了些, 舌尖顶了顶齿根。

    不知道是不是苏知的错觉, 仿佛有一秒钟的时间,那只握在自己腕上的手猛地锢紧了些。

    不过下一秒, 谢疑就面色如常把他的手腕放开, 说:“回去吧,我只是过来看看。”

    其实是特意下来看苏知的。

    苏知自从酒吧那天开始整个人状态就不太对劲,说乖,他当然喜欢苏知能乖一点。不要总是想着和他分开、像个浑身都是刺的小刺猬似的。

    但似乎又有些乖得太过分了。

    乖得不正常。

    像一场他自己的臆想。

    前一天还在竖起刺扎人的小东西, 怎么这么快就不动了呢?

    ……在想着什么呢?

    还和同事走得那么近。

    谢疑和那双透着些许愣怔的眼眸对视数秒,将视线移开。

    他怕下一秒就压抑不住地泄露出眼底浓重的情绪。

    谢疑接过助理递来的纸巾, 快速地将身上的咖啡渍大致擦了擦。

    没再看苏知, 转身走了。

    苏知慢半拍地:“哦……”

    他端着咖啡杯,看着男人的身影消失在电梯中。

    冷银色的电梯门合拢前的一瞬间,他看到男人的侧脸,下颌略微绷紧,显得侧脸线条尤为锋利, 颌角微微鼓起,似乎是用力咬紧了牙根。

    他侧头对助理说了几个字,声音和电梯的提示音混在一起, 苏知没听清。

    助理连忙点头, 还瞄了电梯外的苏知一眼。

    那眼神茫然又古怪, 兴奋和惊惶交错着,显出一种略扭曲的神情。

    很显然,他还没来得及想通刚刚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整个事件究竟是怎么发生又结束的。

    苏知这才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对。

    曾经,在他的强烈抗议下,公司的人除了谢疑身边那个会为他处理很多私事的总助,其余人都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今天跟着谢疑下来的这个助理并不是那个总助。

    他和谢疑的态度好像过于熟络平静了。

    正常的公司老总和职员之间怎么会发生这么自然的对话?

    这个助理现在可能还没反应过来,等他略微冷静后肯定能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对劲。

    呃……

    好像不小心暴露了一点马脚。

    这个念头在苏知脑海中一闪而过,不过没能留下多少水花。

    因为他在想另一件事:他还没来得及道歉!

    自己撞了人把别人全身都弄脏了,居然就一声不吭地呆住了。好没礼貌哦。

    即使撞的那个人是谢疑,也不能这样……

    从前的打架是打架,主要是因为谢疑想对他图谋不轨,自找的。

    现在别人又没惹他,苏知还没有那么任性。

    他从小受到的良好教育,让他无法理直气壮地欺负别人。

    不过谢疑离开的速度太快了,苏知只是略怔了十几秒,电梯已经往上走了好几格。

    现在追上去已经来不及。

    他一个小职员,难道要特意追去董事长办公室吗?

    那也太奇怪了。

    而且谢疑还挺忙的吧,这么急匆匆的走了,估计是有事要忙。

    苏知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处理手头的事。

    只剩一半的咖啡自然没办法再端回去交差,他跑到邻近的卫生间去洗杯子。

    水流哗啦啦落下,滑过他的指尖,有些沁凉。

    他在水流声中想了一会儿,决定等下班回家之后再道歉吧。

    苏知洗完杯子走出卫生间,重新接了一杯咖啡。

    路过事发地点时,发现那片染着咖啡渍的地板光洁如新,很显然已经被保洁打扫干净了。

    因为那个角落比较隐蔽,他们刚刚又没有发出大动静。

    所以竟然也没有第四个人知道这里刚才发生的事故。

    ……果然电视剧里的无厘头剧情看看就行了,现实中根本不会有那么好笑的后续。

    意识到自己居然又情不自禁想起那个逻辑诡异的古早霸总电视剧。

    苏知有些无语。

    他端着咖啡回到工位上,把咖啡递给女生。

    开始处理工作。

    这种新人程度的工作内容对已经有了十几年工作经验的他而言,实在是过分简单。

    几乎不需要动什么脑子,苏知很快就做了个七七八八。

    有点无聊。

    不过他也没说再来点工作的话。

    这种蓬勃的热情只有刚参加工作没有遭受过多少毒打的职场新人才有。

    苏知在上辈子练就了丰富的拖延经验。

    时间可以拖,但多出的工作坚决不能有。

    他习惯性把任务留了一点尾巴,慢腾腾地完成这最后一点。

    没什么技术含量,不影响他的大脑走神发呆。

    苏知的视线落在电脑屏幕上,脑海中却总是想起谢疑在电梯中的那一幕。

    微微皱起的眉,黑眸中似乎含着些许郁气。

    ……总觉得男人的神色有些阴沉,是他的错觉吗?

    是生气了吗?

    就弄脏了他一件衣服,不至于吧?

    苏知有些困惑地想。

    他倒不是有什么男人的东西随便他折腾的这种嚣张想法,只是谢疑确实从来不会因为这种原因和他生气。

    实际上,谢疑几乎不会向他发脾气。

    ,他甚至称得上一个很体贴完美的情人,对他的所有要求都予取予求。

    唯独有一条逆鳞。就是苏知表达出想和他分开的意图。

    一旦苏知想跑,他就会如同被触到底线一般,露出恶狠阴郁、不正常的一面。

    苏知还记得他第一次要和谢疑分手。

    是在他们第一次过夜的第二天。

    谢疑实在太强势了,他的伪装只勉强维持到了身体接触前,所有的东西,从接吻开始就完全脱离了苏知的预期。

    他好像一叶在暴风中瑟瑟发抖的小舟。

    无论怎么哀求、怎么示弱,风浪也不会止息。

    ,倒像是想把他从头到尾地嚼碎了吃下去。

    而且说真的谢疑白长了一张英俊邪气的脸,结果当时的技术也实在很普通。

    用普通这个词形容都有点挽尊,实际上是稀烂。

    没有技巧,全是感情。

    苏知倒没有受伤,但整个过程还是堪称灾难现场。

    尤其是那种被野兽按在爪下撕扯的错觉,让他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他醒来第二天,看到自己满身青紫淤痕。

    气得眼珠子都红了。

    扭过头不愿意看造成这一切的人,脑子里乱糟糟的,心跳也很快。

    在后怕的驱使下,有些冲动地说:“我看,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吧。”

    谢疑按着他的肩,并没接话。

    指节时轻时重地在他颈侧揉捏。

    苏知半晌等不到回答,狐疑地转过去头看。

    冷不丁撞进一双漆黑阴郁的眼眸,被人咬住唇角,好像很温柔地说:“……乖,你太累了,以后别说这种胡话了。”

    但他的动作却是与语气不符、极度割裂的强势。

    ……

    苏知:“……”

    诶,怎么想到这了?

    苏知轻咳一声,余光看了看,大家都在认真工作。

    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摸鱼到奇怪的场景中去了。

    他摇摇头,。

    ……

    苏知摸了会儿鱼,忽然听到身旁的同事震声道:“我艹,完了完了。”

    同事声音略大,苏知被惊了一下:“嗯?怎么

了?”

    同事晃晃手机:“你快看群。”

    苏知摸出手机,找了一会儿才找到他说的群。

    是他们公司的一个内部同事群,可以开启匿名模式,这就导致话题经常比较肆无忌惮。

    具体表现在有着丰富的聚众说领导坏话的日常。

    员工1:最新前线战报,董事长心情巨差,人工制冷机启动,谁懂,

    员工2:冰山帅哥,我喜。

    员工3:冰山领导你也喜啊?我艹,!听隔壁部门说他们孙经理一个常温人类进去,被冻成冰雕出来了,出门的时候差点表演了个漫画平地摔,可见造成了多么严重的心理阴影。

    员工4:可怜的孙经理,不过说实话我并不是很想看一个中年发福男人表演平地摔。唏嘘,希望人没事。

    员工2:反正冻不到我头上,嘻嘻。

    员工5:董事长为什么脸这么臭啊?感觉他很少这样吧,虽然长得就是一副不太好说话的样子,不过平时也没有这么夸张啊!不会是公司出问题了吧?!

    员工6:啊啊啊啊上面的闭嘴,我今天开盘刚补仓了我们公司的股票,不许唱衰,退退退!

    ……

    群里的消息刷的略快,总公司上万名员工,随时可以聊的热火朝天。

    不过苏知还是从刷过去的消息中提取到了关键信息:

    谢疑的心情很差。

    苏知:“……”

    真的生气了啊?

    就因为泼了他半杯咖啡?

    苏知:???

    同事满脸凄苦:“我没了。怎么会这么倒霉?怪不得刚刚组长让我去给董事长办公室送策划案,我心想还有这种可以看帅哥的好事,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答应了之后才看到消息……好卑鄙的组长,好悲惨的我。”

    “不知道半小时后,我进了董事长办公室,会不会因为左脚先踏进房门被开除。”

    “……”苏知:“不会的,没有这么夸张,又不是演电视剧。而且,一般交给助理就可以了,不一定要见面的。”

    他忍了一下,才没有顺着说出来:

    无故被辞退可以要求赔偿n+1,如果是违法辞退,最高还可以索赔到2n。

    同事丝毫没有被安慰道,摇摇头,长长地叹了口气:“唉——”

    没有人想靠近心情巨差的老板十米周围。

    即使这个老板帅得可以登上全球颜值排行榜,也不行。

    这属于社畜的基本原则。

    “……”

    苏知没再接话,花了几分钟把手头拖延的工作结束,转过来说:“那个策划案,你不介意的话,我去送吧。”

    同事愣了愣才反应过来。

    顿时大喜,迫不及待地把策划案往他怀里塞:“小苏,说什么介意不介意的!我们之间还要计较这些吗?哎,你人实在是太善良了呜呜呜,我都不好意思了。姐姐明天请你吃大餐,想吃什么随便点!”

    苏知:“不用了……”

    他微微心虚地想,既然是他把人惹生气的,还是不要连累同事了。

    二十分钟后,他拿着策划案坐电梯到了董事长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董事长办公室的结构比较复杂,是回字形的复式结构,内外两层。

    推门进去后要先穿过一片助理所在的工作区域。

    一名总助,其余七八名辅助的助理。

    苏知刚推门进去就看见了一个略眼熟的面孔。

    就是刚刚跟着谢疑下楼、目睹了咖啡事故的那位助理。

    这个年轻助理的神色已经恢复正常了,正在和身旁的总助轻声谈论什么,时不时点头。

    抬头看到苏知的时候,愣了愣,随即肉眼可见地裂开了一下。

    苏知:“……”

    没等这人做出反应,原本正在和他的总助就朝苏知走了过来。

    总助看到苏知也有些诧异。

    他是公司中唯一知道苏知和他们董事长是同居的关系的人。

    也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比较一言难尽,不似寻常情侣。

    苏知很忌讳让别人知道和他谢疑的关系,从不在公司中和谢疑靠近。

    别说进董事长办公室了,他连这层楼都很少来,绕着走。

    不过总助到底是总助,将一闪而过的惊诧掩藏得极好。

    神色很自然地快步走到苏知眼前:“有什么事吗?”

    苏知:“嗯。”

    第一次来谢疑的办公室,他总归是有点别扭,举了举手中的东西,示意:“送个文件。”

    总助:“好的好的。”

    没有提把文件交给助理就行。

    ——敢没眼色地说这种话,那他明天可能真的要因为左脚先跨进办公室被老板开除了。

    总助热情地说:“那您快去吧,别耽误了。”

    苏知走董事长办公室门前,正想敲门,总助却拦了一下,说:“没关系,您直接进去。”

    苏知也没多想,直接推门进去。

    听到开门声,谢疑略烦躁地抬起眼皮,这是哪个不懂规矩的,进门连门都不敲——

    结果就看见苏知那张略带局促的小脸。

    苏知和他明显带着阴沉的视线对视几秒。

    看见男人眉眼间的沉色在微微愣怔后,融化了些许。

    “……”

    他往前走了两步,把一份文件放在深色的实木桌角,声音轻轻的:“董事长,送件策划案。”

    “嗯。”谢疑垂眼,瞥了一眼他纤瘦的手腕,微微应了声,没再说什么。

    苏知把文件放下后,站在原地。

    一般来说,如果是需要当面批复的文件,会让级别更高更专业的员工来汇报,才好及时做出更订,他送的这个策划案应该就是送到就可以了,不需要再等结果,等到谢疑有时间批复完自然会被送回去。

    不过,他也不是为了这个来的。

    他的视线掠过谢疑身上,毫不意外看到他换了身打扮。

    被咖啡弄脏的衣物肯定是不能再穿了,谢疑另外换了一套纯黑色的西装。

    但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穿外套,上半身只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衬衫内衬,衬衫领口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没有扣,露出青筋微绷的脖颈。

    谢疑的身材虽然很强壮,但也不能用特别夸张来形容。

    毕竟他有接近一米九,这么高的个子天然让他有一种修长感。

    长相虽然锋利,但眉眼五官也很精致,是个非常优雅的皮相。

    但他这样仅着一件衬衫,眉眼略沉地坐在实木办公桌前的样子,仍旧让人觉得仿佛是一只即将出笼的野兽。

    隐约有一条线压抑着,才没有撕破那层伪装。

    气氛有点古怪。

    苏知直觉地狐疑起来,谢疑真的是因为弄脏了一件他的西装生气的吗?

    看起来有点严重。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现在这个气氛的阴郁程度隐约有点他和谢疑提分手的时候了。

    不等苏知再开口,谢疑就闭了闭眼,声音微哑地说:“回去吧。”

    “……”

    苏知第一次被他说出类似驱赶的话,懵了一下,嘴巴先于大脑反应地脱口而出:“我不回去!”

    谢疑猝然睁眼看他,黑眸稠深。

    苏知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怎么这时候身体自觉地叛逆起来了?

    这话说的,好像他很主动要留下一样……他只是还有点事情没做完而已。

    他没再挑拣这些细枝末节,直接道:“我……”

    一码归一码。

    不管谢疑是不是因为咖啡的事情生气,他总归应该因为这件事向人道歉。

    这是基本的礼貌。

    结果苏知才刚蹦出来一个字,谢疑就再也忍耐不住似的,忽地从椅子上站起身,长臂一伸,指节握住早已打量了半晌的那只纤瘦的手腕,微微一用力。

    苏知猝不及防被他扯了过去,落入一道坚实的怀抱中。

    男人怀中的热度烫得惊人,轻薄的衬衫根本挡不住他身上肌肉的轮廓。他胳膊横亘在苏知腰后,没怎么用力就把这身形单薄的青年提起来一点。

    坐回椅子上的时候,让苏知被迫顺着坐到了他腿上。

    胳膊和书桌边沿共同组成一道牢笼,把人牢牢锁在了其中。

    “给过你机会了。”

    他眼底涌动着有如实质的黑雾,仰起头扯了扯衬衫领口,手背上青筋偾张,鼓出明显的弧度:“既然不想走,就别走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424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