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h人妻:小妖精朕受不了了高h

糖块五颜六色, 堆在一起十分漂亮。由于体积不大,在表面覆盖文字链变得十分困难。

    找到合适的魔纹,连续尝试数次, 皆以失败告终。

    “应该怎么做?”

    藏书室内,安德四人移开书架,现出一块空地。  h人妻:小妖精朕受不了了高h    

    席地而坐, 装满硬糖的箱子摆在身边, 面前摊开一本硬皮书,书上描绘一枚复杂的魔纹, 边缘正隐隐发光。

    雕刻失败的糖块在光中碎裂, 飞散在地面,覆盖成一片细碎的糖渣。

    “奇怪。”

    在雕刻魔文时,能清楚感觉到文字链传递出力量,却总在最后一刻断裂消散, 变得功亏一篑,力量闭合无法形成。

    他盯着书中的魔纹, 单手抓起一把硬糖, 任由糖块顺着指缝滑落,噼里啪啦砸回到箱子里,似宝石成串滑落。

    “究竟是哪一步出错?”

    锁紧眉心,手指交握撑着下巴,对着魔纹和糖块冥思苦想。

    布鲁和安德对视一眼, 没有出声打扰。前者离开藏书室,准备和商人签订契约,按计划出售糖和甜酒。后者退到书架后, 继续翻找有用的资料, 和特里希三人讨论商议, 期望能助一臂之力。

    “能量无法闭合,太大还是太小?”

    设想多种可能,决定一一尝试。不可预期的结果增加,藏书室就变得不合适。

    “安德,我先回去。如果有发现,让藤蔓通知我。”

    “是,领主大人。”

    做好后续安排,扛起箱子就走,一同带走了记录魔纹的硬皮书。

    房门关闭之后,使魔终于敢从墙角的阴影里走出来。不需要树人吩咐,它迅速抓起工具,自动自觉打扫室内,将糖渣收拢起来,连地板的缝隙都清理得干干净净。

    穿过走廊,脚步匆匆回到卧室。反手关上房门,大步来到桌旁,咚地一声放下木箱。

    卧室内仅有一床一桌一椅,显得有些空旷。地板十分干净,墙上没有挂毯,门窗合拢即成密闭空间,很适合进行实验。

    检查过室内,又打开房门,特色将藤球安排在门口,主要为拦截幼龙。

    幼龙在魔纹中沉睡,依照往日推算,很快就会苏醒。不需要猜测,立刻会找来卧室。没精力教育它,只能设法拦截,避免它在关键时刻捣乱。

    一切准备就绪,在房间中站定,再次翻开硬皮书,掌心覆在其中一页。

    魔力如喷泉涌动,红光盘旋而起,硬皮书被力量缠绕,在光中浮起,达到一定高度后静止,展开悬挂在空气中。

    力量浸入魔文,书页中的文字链反射红光,魔纹缓慢开始转动。

    以魔力描绘的图案不再呆板,持续不断汲取力量,即将挣脱出书页,在面前变得鲜活。

    权杖靠在床头,被红光吸引,杖首的宝石泛起红光。

    五彩的糖果频繁震动,在红光中陆续浮起,环绕连成长带,循着魔力指引流淌,溢出斑斓微光。

    聚精会神,手指牵引能量,不敢有丝毫马虎。

    魔力成倍释放,魔纹完全脱离书页,倒悬大片红光,将不同颜色的硬糖包裹其中。

    光中传出崩裂声,硬糖表面出现锯齿状裂纹,糖皮碎裂,接连不断掉落在地板上。

    这一幕十分熟悉,和藏书室里发生的别无二致。

    不肯放弃,继续释放魔力。半途而废不是他的选择。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这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必须设法完成。

    碎裂声愈发密集,外溢的力量互相碰撞,硬糖从内部炸裂,能量纠缠聚集,在室内掀起狂风。

    爆裂声传出室外,空气发生震荡。

    幼龙苏醒不久,振翅离开塔楼,刚刚找到的位置,正准备冲向房门,猛然遭遇冲击。根本不需要藤蔓阻拦,幼龙当场被掀飞出去,惊险挂在楼梯旁,只差一步就会摔得四脚朝天。

    震荡接二连三,以的卧室为中心,能量大面积辐射,发出一阵轰鸣,渐次影响到整座古堡。

    古堡下的魔纹同时发光,光束合成一股,凝聚成白色光柱,在震荡中冲天而起,明光烁亮,皎如日星。

    光柱穿透云层,中心处突然膨胀,能量发生炸裂,飞散的光斑覆盖大片领地,相隔数百里仍能望见。

    领民们被异象震撼,纷纷驻足路旁,望向光柱矗立的方向,心中惊异不定。

    “发生了什么?”

    “那是领主府!”

    外来的商人和游侠大吃一惊。

    他们亲眼见证的强悍,见到他驱逐怪风,熄灭烈火,今日又目睹这番奇景,虽然不知缘由,心却跳得厉害,莫名的激动和兴奋如沸水蒸腾,连他们自己都感到奇怪。

    强光持续数分钟,亮度开始减弱。

    众人勉强从震撼中回神,第二道光柱再次升起,表面浮动电光,远处仍能望见,威力更显惊人。

    “老天!”

    众人发出惊呼,被光芒刺痛双眼,本想要躲闪,脚下仿佛生根,无法移动半步。只能举起手臂遮挡,心中出现多种猜测,很想知道领主府究竟发生了什么。

    树人森林中,沉睡的巨木同时苏醒。

    夏季的风穿林而过,带起一阵呼啸声,如同大地在低语。

    贡莫尔河谷中,乌木树人从水下浮起,缓慢睁开双眼,捕捉到飞过头顶的暗影,从胸腔中发出吼声。无数藤蔓跃出水面,掀起巨大的水浪。蔓枝笔直冲向天空,恐怖的力量充塞河口,阻止对方继续前进。

    远来的队伍停在半空,一头巨龙降低高度,龙背上的精灵看向塔里法,单手覆在肩上,向他表示敬意。

    “伟大的乌木,我们并无恶意。精灵王接受雪松领主的邀请,造访这片领地。”

    精灵性情高傲,很少会看到他们低头。遇到存世万年的乌木,他们却表现得彬彬有礼,看上去十分谦逊。

    塔里法抬起目光,缓慢扫过面前的精灵,又看向头顶的冰霜巨龙。

    察觉到他的注视,精灵王在半空向他颔首。

    确定精灵非是不请自来,乌木树人放开通道,允许他们穿过贡莫尔河谷。

    巨龙振翅高飞,难得没有发出吼声。

    极少有种族能让它们感受到威胁,乌木就是其中之一。

    体型不必说,万年乌木的庞大不可企及。他的力量也是深不可测。凭一己之力封印贡莫尔河谷,强行阻断魔界领主和大巫师开辟的通道,事后仅沉睡百年,本身毫发无伤,可见其强悍,最强大的巨龙也望尘莫及。

    精灵王出行,护卫精灵多达五百,队伍中的巨龙超过百头。

    乍一看数量不多,和动辄成千上万的军队不可比。但就力量而言,足能摧毁一个王国,

灭掉种族也不在话下。

    这支队伍离开精灵谷,飞过海洋,惊动了鲛人王国。登陆之后更是引起各方警惕,掀起不小的波澜。

    精灵们中途不停,先后穿过数个贵族领地,如约来到雪松领腹地。

    相比面对王国贵族的高傲和不屑一顾,他们对乌木树人表现有礼,也从侧面证实对领地主人的尊重。

    “陛下,前方就是雪松古堡。”

    精灵们抵达的时间很不巧,也或许是太过凑巧,尝试雕刻魔纹,引发建筑共鸣,大地的力量被唤醒,洪流般向古堡方向汇聚。

    精灵诞生于光明,对大地的力量十分敏锐。

    旁人无从捉摸,他们却看得一清二楚,庞大的力量汇聚成河,从四面八方涌向雪松古堡。

    这样的情形十分罕见,在他们的印象中,只有借助生命树才能做到。

    “陛下,是否现在过去?”法洛尔迟疑道。如果对方在举行某种仪式,实在不应该打扰。

    “不急,等大地恢复平静。”

    精灵王眺望古堡,褐色双眸盛载剪影,铂金色长发飞扬在风中,如同光明化身。

    古堡内,被红光笼罩,能量一遍遍冲刷过体内,闭上双眼,仍能清晰感受到周围的一切。

    此时此刻,他完全融入雪松古堡,切身体会到“共生”的真正含义。

    风过耳畔,他能捕捉到最细微的震动。

    粉碎的糖块散落在四周,他无需移动视线,景象清晰映入脑海,所有细节纤毫毕现。

    这种感觉很奇妙,仿佛随古堡深入大地,最古老的力量包裹着他,沉浸在温暖的怀抱中,一切危险被隔绝在外,无法触碰到他一分一毫。

    安全,温暖。

    多么奢侈的词汇。

    他以为距离自己很远,这一刻却身临其境,让他不自觉放松神经,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愉悦。

    短暂放纵之后,的目光逐渐锐利。

    “这不是魅魔的力量。”

    抬起手,五指张开,掌心浮现一团白光,和精灵的力量十分相似。

    白光漫射开,数不清的光带在室内穿梭。

    存留箱底的糖全部浮起,和之前不同,碎裂声未再出现,奇特的纹路烙印在糖果表面,和魔纹截然不同,却有相同的作用。

    “精灵文?”

    探手握住一颗糖,观察上面的纹路,和精灵短剑类似,更贴近创世书。

    变化从何而来,不得而知,实在无从解释。但他能清楚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力量冲刷体内,和魔力无法融合,彼此泾渭分明。

    他没有感到欣喜,反而心生担忧。

    类似的情形曾经出现,却没有一次如今日强烈。力量互相排斥偏又矛盾共存,彼此势均力敌,怎么想都有些诡异。

    “幸好目前没有问题。”

    杞人忧天不可取,事实已经存在,他能做的就是控制两种力量,尽可能实现平衡,避免发生碰撞。

    “也算有所得。”

    收回白光,抓住所有完成烙印的糖。

    硬糖表面浮现花纹,内部流动能量。星星点点的光斑闪烁,又缓慢开始消散。待到光斑彻底消失,精灵文融入糖果的纹路,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现。

    拂开身上的糖渣,将完整的糖搜集起来,全部放到桌上。其后在室内翻找,找出一只封印盒,正好装下全部硬糖,大小绰绰有余。

    咔哒一声轻响,木盒合拢,封印住流动在硬糖内的能量。

    拉开房门,正准备前往大厅,迎面飞来一团黑影,精准无比抱住他的头,火热感瞬间袭来。

    “嗷!”

    幼龙难得成功一回,欢快地发出叫声。

    抓住它的尾巴,面无表情向外拉扯,将幼龙从头上撕下来,随手丢给迎面走来的布鲁,道:“带它去吃东西,我去见甘纳。”

    话落,领主大人转身离开,将冷酷无情展现得淋漓尽致。

    布鲁抱着幼龙,眼看情形不好,迅速抓起一颗藤球捆住它,避免它喷出龙息。领主府刚经过修缮,短期之内不能再来第二次。

    自从幼龙生活在古堡,布鲁发现自己掉松针的频率日渐增加。这可不是个好现象。明明比卢克年轻,枝叶却变得稀疏,像话吗!

    “主人有重要的事情,别捣乱。今天有新鲜的巨牛肉,炖煮的肉汤相当不错。”

    布鲁抱着幼龙前往厨房,试图用食物吸引它的注意力。

    手段很奏效。

    幼龙暂时放弃去找,老老实实被带去厨房,抱着比它个头更大的碗,埋头大吃特吃,饭量直追冰魔,超过魔龙指日可待。

    带着封印盒找了一圈,甘纳不在地牢也不在实验室,更不在房间。遵循藤蔓指引来到古堡露台,发现黑袍巫师正站在魔龙身边,手里拿着一枚它换下来的鳞片。

    “甘纳。”

    听到的声音,甘纳转过身,看到他手中的封印盒,立即有所猜测:“领主大人,成功了?”

    “是的。”点点头,“不过和计划有些出入,需要和你商量一下。”

    “哪里出了问题?”甘纳走向,开口问道。

    “事情很难解释。”索性打开封印盒,让甘纳自己来看。

    十多颗糖果躺在盒子里,晶莹剔透,隐现优美的纹路。甘纳能察觉糖果蕴含的力量,相当惊人。可力量的来源不是魔纹。

    “领主大人,这是精灵文。”黑袍巫师抬起头,目光透出惊奇。

    “没错。”捏了捏额角,已经感到头疼,“我在雕刻魔纹,结果却成了精灵文。”

    这样的变化太过匪夷所思,简直像天方夜谭,令人难以置信。

    “你是否知道原因?”看向甘纳,心中充满期待。黑袍巫师见多识广,博文多识,或许能为他解惑。

    甘纳无奈摇头。

    “抱歉,领主大人。”

    别说是他,就算把巫灵放出来,也未必能给答案。

    “关于精灵文,只有精灵才能给出解答。”

    两人说话时,魔龙和冰魔突然变得警惕,一扫之前的懒洋洋,同时站起身,四只眼睛紧盯天空。

    和甘纳一起抬头,只见一支庞大的队伍穿过云层,距离古堡越来越近。

    随着距离接近,巨龙的身影愈发清晰。

    看到站在龙背上的精灵,想到甘纳之前的话,挑了下眉。

    事情如此凑巧,莫非时来运转,他终于能体验一把气运之子的光环?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424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