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穿成金主的小情人(女皇雪白娇躯)最新章节列表

陈晔皱紧眉头,看着菊山京,心里被“厌恶”两字堆砌,

    菊山京则是盯着陈晔看,彷佛陈晔身上有一种魔力吸引着他,使菊山京挪不开自己的眼睛。

    陈晔很快调整了心态,直接无视菊山京,看向坐在前面的父亲陈坚。    穿成金主的小情人(女皇雪白娇躯)最新章节列表  

    陈晔知道自己父亲对这场比赛有些信心不足,毕竟前三场交流赛,日国诗社全都赢得比赛。

    这场交流赛,是华日两国的最后一场比赛,加上有媒体现场直播,陈晔知道父亲一定是紧张的。

    华国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诗词文化,不能允许任何人挑衅,今天陈坚的任务艰巨。

    陈晔看到父亲的背影,头上已经有些许白发,她在想,如果这次京城诗词协会输给了日国诗社,父亲会不会一夜白头。

    陈晔坐在一排柳树下,旁边开满了鲜花,更衬得她娇艳欲滴。

    换作平时,陈晔一定会为这里的景色叫好,甚至会拍几张照片留念,但是这次,她无心周围的风景,只想让京城诗词协会赢得这次比赛。

    此刻,陈晔心里装着的是华国的诗词文坛。

    这场比赛九点开始,十二点结束,历经三个小时,每个小时是一轮,总共分为三轮。

    每一轮会随机选出一个主题,以此为主题写诗作词,华日两国诗人以此为主题比赛。

    确定主题的时间为十五分钟,剩余四十五分钟作诗,时间紧、任务重。

    第一轮比赛开始,陈晔变得有些紧张,手不由自主地攥着自己的衣服,听众人商议写作主题。

    日国诗社一方虽然来了十一个人,但是真正有实力的还是长山礼香和菊山京两人。

    左藤了一坐在长山礼香和菊山京中间,他看向菊山京,说道:“第一轮的主题你和长山礼香出吧。”

    长山礼香点点头,菊山京兴奋地说道:“好的,我和长山君商议。”

    直播间的镜头转换到菊山京目不转睛地盯着看陈晔那里。

    刘一墨觉得这样惊为天人的女子被菊山京盯着看真是亵渎。

    京城诗词协会这边正在讨论第一轮比赛的主题,初步订了几个,还在具体商议。

    左藤了一看到菊山京若有所思,问道:“菊山君,你有什么好的主题吗?”

    菊山京指着对面坐着的陈晔,说道:“您看那位美人,倾国倾城,我想定关于美人的主题。”

    左藤了一点点头,轻笑说道:“这个不错。”

    左藤了一又看向一边的长山礼香,问道:“你呢?有主题了吗?”

    “有一些想法,不过还没想好。”长山礼香慢悠悠地说道。

    十分钟过去,很快到了确定主题的时间,日国诗社和京城诗词协会开始商讨第一轮的主题。

    直播间的评论区开始讨论这些主题的可行性。

    经过三分钟的激烈讨论,仍没有选出最后的主题。

    菊山京起身,说道:“诸位,我有一个想法,想写关于美人这一主题,唔……是因为现场有一位小姐,坐在一片绿茵中,温婉知性,不如就以美人为主题,大家看如何?”

    众人顺着菊山京的目光望去,陈晔有些愕然,见过大场面的她没有惊慌失措,而是微笑着,礼貌性地点头以回应其他人望来的目光。

    虽然陈坚他们不喜欢菊山京,但是对他提议的主题却说不出什么反对的理由,交流赛定主题的要求就是现场随机。

    最终,确定以“美人”为主题作诗,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

    确定好主题后,众人开始作诗,菊山京时不时地抬头望向陈晔和她周围的环境,又低头在草稿纸上写诗句,最后再把草稿纸上的诗句誊抄到专门为比赛准备的a4纸上。

    直播间的评论区里,开始讨论起来:

    “这么短的时间里,要写出描写美人的诗句,很难。”

    “描写美人,太别出心裁了,坐等诗句出炉。”

    “支持京城诗词协会,支持华国文化,日国如此耀武耀威,竟敢来华国比赛,一定要挫一挫他们的锐气。”

    “京城诗词协会的诗人们加油。”

    “菊山京一直盯着看的女生是我们华国人,真漂亮。”

    “特么的,菊山京真恶心!”

    等待写诗的过程本就枯燥,刘一墨看到评论里有人提到坐在现场的陈晔,他顿时来了兴趣,也加入到评论大军。

    刘一墨在评论区打字,“以此美人作为第一轮的写作主题,甚好。”

    “这个女生一看就温文尔雅,给人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感觉,让日国诗人们知道,我华国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是他们小小的弹丸之地比不了的。”

    “实话实说,我们已经输了三场比赛,这次决不能再输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过去,菊山京和长山礼香陆续写好了诗词,并当众朗诵了出来,虽然写得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但是平仄押韵、通俗易懂,也算得上是好诗。

    紧接着京城诗词协会也有几人朗诵了写出来的诗词,只是写的虽然也不错,但和长山礼香、菊山京的诗相比,还是差了不少。

    陈坚听完众人写的诗,眉头紧蹙,这次的比赛,全程都在现场直播,一举一动都在大众视野下,绝对不能输。

    可是以目前的情形,陈坚完全没有把握赢,看着左藤了一胸有成竹的得意表情,陈坚真想现场赶紧来一首艳压群芳的诗词,只是他仓促之间,他确实写不出来。

    直播间里,很多网友也在呼唤有更加惊艳的诗词出场。

    离比赛结束还有十五分钟,陈坚的脸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陈晔看出了父亲的异常,也了解他的担忧,陈晔知道京城诗词协会以目前写作出来的诗词比赛,获胜的可能性非常小。

    陈晔突然想到了谭越,谭越虽然写的诗不多,但都很好,而且作为谭越的秘书,对于谭越屡次创造奇迹的事情,已经慢慢习惯了。

    陈晔坐在父亲身后,向前微倾身子,说道:“爸,不如我们请谭越写一首诗试试?”

    陈坚听后,摇头说道:“还有十分钟时间,就算谭越很有才华,这么短的时间也很难写出好诗,而且我觉得谭越答应做外援,只是敷衍。”

    陈晔知道父亲说的有道理,但是她不想放弃,万一有奇迹发生呢,谭越的能力,陈晔亲自目睹过很多次,无论成功与否,她都想试一试。

    陈晔回道:“我们先试一试吧,不可以的话也没有什么损失。”

    陈坚犹豫了一下,说:“好,你去给他打个电话,说一下情况吧,不行就算了。”

    陈坚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现场,生怕错过什么。

    可以说,陈坚对陈晔的提议并不报太大希望,因为还有十分钟时间,他知道已经来不及写出好的诗词了。

    陈晔赶紧拨通谭越的电话,将情况给谭越简单说了一遍,以美人为主题,问谭越能不能做一首关于美人的诗词。

    ……

    ……

    璀璨娱乐公司,陈子瑜办公室。

    此时谭越刚忙完工作,正和陈子瑜在办公室内聊天,这时,谭越接到了陈晔的电话。

    谭越向陈子瑜示意是陈晔的来电后,便接通了电话。

    “谭总,我在华日诗词交流赛的现场,第一轮比赛以美人为主题,还有十分钟结束……”

    谭越听陈晔说完,知道时间紧迫、情形危急,自己要抓紧时间写出来一首诗,他看着面前娇艳欲滴的陈子瑜,脑海中灵光一闪,便想到了一首诗——李白的。

    谭越回道:“别着急,等我想想。”

    谭越的大脑飞速运转,在回忆的具体内容。

    谭越和陈晔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念诗:“这首诗叫——吧。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陈晔连忙说道:“谭总,麻烦您再说一遍,我写下来。”

    谭越又重新念了一遍诗,着重强调了容易出错的几个字。

    陈晔本来只是报着试一试的心态向谭越求助,没有想到谭越在如此短时间内写了出这样惊艳的诗句,心中对谭越越发敬服。

    ……

    ……

    京城,奥林匹克公园。

    华日诗词交流赛现场,气氛紧张,空气彷佛凝结。

    陈晔在紧张的氛围中慢慢挪向陈坚,小声说道:“爸,这是谭总写的诗,您看一下。”

    陈坚本来对陈晔找谭越写诗没报多大希望,但既然谭越写出来了,自己索性就看了一眼。

    这一眼,陈坚怔住了,如此优美、寓意美好的诗句,谭越竟然在几分钟之内就创作了出来。

    陈坚紧锁的眉头微微舒展开,脸上浮现出一抹浓浓笑容,有转机了。

    距离第一轮结束还有三分钟,就在众人觉得不会再有新诗词出现时,陈坚站起身,拿着手中的a4纸,念道:

    “,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此刻,陈坚在众网友心里,就像英雄一样,在千钧一发之际,念出了惊艳全场的诗句,连日国诗人们也连连拍手称赞。

    很显然,有了这首诗,第一轮比赛,京城诗词协会稳胜。

    这首诗的出现,大大鼓舞了京城诗词协会现场参赛人员的信心,也挫了日国诗社的锐气。

    此前,连赢三场的日国诗社,隐隐有些不把京城诗词协会放在眼里,甚至花重金买通了真龙视频直播,为的就是让京城诗词协会及其背后的华国在众人面前出丑,以凸显日国的诗词文化,最终打击华国人的文化自信。

    可惜,第一轮的比赛,让左藤了一花重金为竞争对手做了嫁衣。

    此时左藤了一脸色铁青,但是文人的修养让他一直面带微笑,这样僵硬的微笑,彷佛心里在流泪一般。

    长山礼香心里暗暗夸赞这首,他觉得没有几十年的文学功底和顶级的诗才天赋,写不出这样惊艳的诗词,华国不愧是华国,文化底蕴无时无刻不令人惊叹。

    菊山京看着长山礼香,说道:“长山君,我们小觑华国诗坛了,接下来的两轮我们要认真对待,不能再输。”

    长山礼香澹澹道:“每一轮比赛,我都认真对待了。”

    菊山京没有说话,技不如人本就令他心情不悦,长山礼香无心的一句话,暴露出了他能力不足,一向骄傲自负的菊山京,低下了头。

    陈坚更是对这首诗赞不绝口,但是他没有显露出来,而是静静地等待最后的结果。

    整个奥林匹克公园这一角,京城诗词协会的诗人和围观的华国群众们,一个个都兴高采烈。

    有一些大爷大妈距离交流赛场地远一些, 挤不到近处,听不到里面诗人们说话的声音,就向旁边的人打听,他们不懂这首诗质量如何,但听到有人说是华国赢了,那一个个的别提有多高兴了。

    京城诗词协会这边,有人高兴的向陈坚表达敬佩,然后陈坚回了一个这首诗不是他写的,让人当场傻眼。

    不是陈坚写的……是谁写的?

    ……

    ……

    真龙视频平台,直播间中。

    此时已经有六百万人观看直播,在线人数还在陆续增加,评论区更是炸开了锅:

    “嘶,写的真好,这是谁写的啊?”

    “之前我查了资料,刚才站起来的老帅哥是陈坚,据说很有才华,是京城大学的教授,应该是他写的。”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这首诗,真的是让我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啊。”

    “感觉这首诗有股古代那种大诗人的名篇味道了,写的真好啊!”

    “是啊是啊,这首直接放进语文课本里都行,没想到我们华国还有这么厉害的当代诗人呢。”

    “刚才真的是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我是个教了二十年学的高中语文老师,主修的就是文学,对古代文学还算有研究,日国的菊山京和长山礼香写的诗都很好,压了我们一头,我还以为咱们华国要输呢,没想到就这么逆风翻盘了!牛!”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423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