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傲娇校霸开荤以后(高h)(美女露b)最新章节列表

 辛大树急忙催动一块类似土盾的灵符,以作防御,想要阻挡这条赤火火链。

    李源服用纯阳血丹,修为提升后期大圆满,实力随着提升,火道一途的术法,不知增强多少倍。

    赤火火链祭出,已经不是一位筑基期初期的修士,能够抵挡。    傲娇校霸开荤以后(高h)(美女露b)最新章节列表    

    辛大树祭出土盾灵符,心底一松,暗道:“此乃师尊赐予防御灵符,定能阻挡,只要挡住这火链,再次操控灵傀,定能撕了他。”

    下一刻,辛大树一脸苦涩,满头黑线,自己土盾灵符,根本挡不住这赤火火链。

    赤火火链撞击土盾灵符,砰地一声炸裂,土盾灵符,四分五裂。

    火链速度疾驰,噗嗤一声响动,将辛大树胸口直接洞穿,再次一甩,火链将辛大树一同摇曳在空。

    “大树哥!!!”女修声嘶力竭起来,操控自己的飞剑,意图前来解救。

    李源眼中露出奇异杀芒,再次二指一动,出现另外一条火链,将女修飞剑击溃,洞穿其肉身,一同拘禁在空。

    此刻,两位筑基期初期的修士,就像两条死鱼一般,落在两根钢叉上,难以动弹。

    辛大树心神彻底崩溃,口中咳出一口浓血,余力道:“株妹,此人不是筑基修士。”

    名为株儿的女修,瞧着自己肉身被洞穿,心生绝望,双目怨毒的看向李源,语气低缓道:“前辈,我和大树哥,只是为了一点灵气波动源头,你又何必动杀机?”

    “我等修士,修为不易,还望前辈高抬贵手,饶了我等。”

    李源操控两条赤火火链,缓缓走向两人,这位女修倒也识时务,相反,太阴宫这位辛大树的男修,脸色颇为愤懑,一副悍不畏死的态势。

    “株妹,不用求他,我大师兄金怀安即将赶来,我们不惧。”辛大树强忍自己肉身痛苦,低沉道。

    自己大师兄,金怀安,同为太阴宫天才之列,同样是一位筑基期强者,说起来,在师门中,天才徐术、辛大树都是其师弟。

    李源眉头微微一皱,此人口中的大师兄要来清月客栈,太阴宫的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十分可疑。

    没有想到这客栈内的散修,一道为首者,竟是昔日有着宿怨的太阴宫。

    李源一手摩挲下巴,思量少许,这太阴宫的人,已经过去十年有余,莫非还是对自己杀其宗门弟子,一直念念不忘,寻找自己的踪迹。

    “不行,我定要问问,这太阴宫的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地范围。”李源心道,操控两条火链,一同往着身后,找到一个座位,缓缓落座。

    “阁下是太阴宫的高徒,不知前来此地,所谓何事?”李源平淡问道,神色间,没有显露一丝痕迹。

    “道友,算计土烧灵气,是我辛大树不对再先,可你要知我宗门之秘,未免有些过分了。”辛大树口齿伶俐,答非所问。

    “是么?”李源轻微一动赤火火链,火链就是一柄锋利的剑,正在刺痛着辛大树五脏六腑。

    辛大树悬立客栈虚空,疼得嗷嗷直叫,始终没有开口回话。

    “是条汉子,可惜,嘴硬不是实力!”李源轻声呢喃,操控火链,继续推进这条火链,刺入其胸膛。

    这位太阴宫弟子,疼得脸色发青,整个人浑身间,阵阵冷汗如雨,浸湿周身。

    “前辈手下留情,我说,我说。”女修当即请求起来,两人互生情愫,自然见不得自己大树哥,如此遭罪。

    “哦?!你说?”李源操控火链,轻微停顿,扫视那位女修。

    “前辈,我虽说不是太阴宫弟子,可我知道前辈所问。”那位女修匆忙开口,再次请求:“不过前辈可否先让我落地,如此之状,我也不能全部告知前辈。”

    李源目露沉吟,这女修眼中藏有杀意,不过,还是一抖火链,将那女修悄然落地。

    “说吧。”

    “是,前辈。”女修恭敬一礼,道:“我听大树哥所言,太阴宫这一次在一位长老带领下出动,是为攻打一宗门。”

    听到此时,李源心底一震,脸色间,依旧保持平淡如常,淡淡开口。

    “继续说下去。”

    “我听说是一个叫俪阳宗的宗门,只因为俪阳宗一位弟子杀害太阴宫长老,整个太阴宫为之震动,所以这一位长老带领宗门弟子,前去攻打俪阳宗。”

    李源闻言,压抑内心波动,死死盯着这位女修,女修突然一笑,拖曳自己受伤之体,再次道:“听说太阴宫青鹤长老,已经寻到那位弟子,一同羁押前去俪阳宗,兴师问罪,要俪阳宗给一个说法。”

    那位女修突然暴起,瞬间而来,口中吐出数颗飞针,朝向李源射去。

    飞针呈现出深深紫色,一度飞出,剧毒无比,攻击李源。

    李源一手舞动,火焰术法凝聚在前,将飞来的毒针,一一扫除,飞针悉数落下。

    “道友,真是好计策,可惜,你用错了人。”

    李源一卷赤火火链,随之砰地一道爆响,那位女修尸体当即爆碎,随后二指一弹,一道火焰飞去,将其神魂尽数燃烧,一点不留。

    “株妹!恶贼,我辛大树誓要杀你。”辛大树怒吼,眼见自己的相好,惨死当场,整个人如疯似魔,失去理智一般狂怒起来。

    再次一抖,将洞穿辛大树的火链,急速收回,李源一把掐住其脖颈,语气平缓道:“你说的可能有假,可此女说的一定为真,她为了救下你,不惜以身犯险,这样的心思,不可谓不毒。”

    咔嚓。

    李源一手扭断辛大树脖颈,再次一动赤火火链,将其肉身直接绞碎,绞碎间,一枚玉简,快速亮起。

    淡淡光亮浮现出一位苍老老者面容,正是太阴宫长老,青鹤道人。

    老者面容似有模糊,多为不解,似乎在困惑是谁屠杀他宗门弟子。

    李源快速而动,利用离火术将其焚烧一干二净,没有一点残留。

    扫视客栈一圈,杀尽其余散修,其散修尸体,纷纷利用离火术烧尽。

    整个清月客栈,除却被打碎客栈桌椅,其余之物,一点不留,真正做到毁尸灭迹。

    再次来到石离位置,已经昏迷,李源看向这位朴实的大汉,自语道:“石离大哥,你我有缘,这一场横祸,李某为你接下,或许这便是你我之间的因果。”

    说着,他伸出一手,神识探入石离脑海,将一同经历的记忆扫除,这样一来,石离苏醒过后,就如同睡了一觉,从未见过李源。

    李源散出神识,身影一动,来到二楼位置,正是那位姓房负责人,没有逃去,躲在二楼柜台下,瑟瑟发抖。

    “仙人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看到。”老板恳请起来,头不断磕地。

    凡人见识修士斗法,挥手间,轻而易举残杀凡人。

    李源叹息一声,拂袖一挥,房姓老板倒地昏迷,同样扫除脑海中的记忆。

    就在这时,清月客栈距离数里之地范围,数道身影,一同现出。

    这些身影,每一位修士身上,各自服饰不一,一同直奔清月客栈。

    李源敛去自己气息,藏匿客栈二楼,准备一探究竟。

    随着客栈房门打开,首先进入的是一位青年,身着太阴宫弟子服饰,俊朗如玉,双手背负,身后太阴宫弟子,一众跟随。

    紧随其后的是身穿黑袍大氅的人,这些人,人人面色阴沉,为首的是一位中年人,留有短须,进入客栈时,不忘一手拍落肩上的风雪。

    中年修士,样貌寻常,横眉竖眼,有着一定的威严。

    “阴月宗的人!”李源在二楼隐匿处,认出这些人的来历。

    “怀安道友,看来你那位师弟,不在此地,或许早已出发,我们走吧。”阴月宗为首那位中年修士,扫视一圈客栈,这样说道。

    太阴宫为首青年,正是徐术、辛大树的大师兄,金怀安,筑基期中期强者。

    金怀安双目如鹰隼,看向客栈内四周,同时,一股神识波动,来回扫视,似乎要将整座客栈洞穿。

    当神识波动扫视到李源藏身位置时,金怀安不忘在二楼位置停顿少许,一直注视二楼。

    “怀安道友,有什么不对劲吗?”阴月宗那人再次问来。

    金怀安收回视线,背负双手,朝向客栈内部再次进入,声音沙哑开口。

    “地槐道友,无事,在下这师弟,向来急躁,看来真如你所言,已经离开这客栈。”

    阴月宗地槐,是阴月宗一洞护法护卫,身披黑色大氅,皆有阴月宗的月亮标记,笑道:“这一次我阴月宗同太阴宫联手,攻打俪阳宗,定要活捉那位黑袍青年。”

    金怀安脸色如常,没有丝毫的波动,语气不屑道:“俪阳宗出了一位筑基杀结丹的弟子,楚地修真宗门,无不骇然,这十余年来,我太阴宫都在追踪那人,找出此贼,金某定要同他一战,是不是如传言所说,可以越阶杀敌。”

    地槐此时哈哈大笑起来,一抖黑色大氅,抱拳说道:“怀安道友,此人听说在葬云山,杀烈阳山天骄,抢夺烈阳山天骄至宝祭天旗,如今不止是你我两宗,还有烈阳山的人,一同出动。”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422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