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半妖乳娘_康熙与太子妃高

 考场上一切顺利,钱文考的很轻松,自从有了‘记忆超群’这个能力,他更不惧这样的考试了,对他来说小菜一碟。

    高考后,乔家所有人都紧张的等待成绩。

    钱文已经和齐唯民估过分了,知道了他的估分,和他有赌约的齐唯民多少有些不服气,不相信,还加了赌注。  半妖乳娘_康熙与太子妃高    

    成绩一出,当天齐唯民就愿赌服输的请他吃了顿好的,小金库都被他榨干了。

    他倒是吃的很舒坦,连连打了好几个饱嗝。

    齐唯民一连数日没见他,眼不见心不烦,看着他这张脸太闹心。

    带着几个弟弟妹妹还一点没耽误自己的学业,又是佩服,又是郁闷。

    隔几天在见吧,让他缓缓。

    好歹他也是省状元好不好,不要面子的么!

    你全国状元你牛逼!

    钱文是全国文科状元,理科差了一分,要不然就是文理双状元了,多少有些遗憾,大意失荆州啊。

    他大学选了金陵大学,齐唯民也是金陵大学,二人都是中文系。

    上了大学,也成年了,钱文的一些想法也就可以开始实施了。

    大学的学业还是很重的,可对于一个挂逼来讲,还是能比较从容的应对的。

    大一后半学期用空闲的时间联系了出版社,把寻秦记连载了出来。

    有了先前的短篇小说铺垫,有了一部分不错的读者市场,寻秦记一经连载就有了大火的征兆。

    在几卷之后,新意的穿越题材,穿秦后项少龙精彩的大秦行,让读了寻秦记的读者欲罢不能。

    寻秦记一下火了,他这个作者火了。

    报社、电台记者都想约他,想要做个专栏。

    可钱文完全没这方面的意思,一个没接待,最后还是校领导出面,他在校刊上登了一次个人专栏。

    要不是这个接近五十岁的校领导是他的粉丝,见面握着他的手激动的不行,还请他到寒舍小酌了一顿,他才不上什么校刊呢。

    其它什么报社,出版社,电台,粉丝通通退退腿!他要继续安安静静作一个美男子。

    这个世界他就不打算那么励志了,在记忆书架里看了前几世世界的人生,他感觉有些累,这次打算躺赢,游戏人生为主。

    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人生!开心最重要!

    寻秦记上百万字,够他写一段时间了。

    同时其它小说系列也排上了日程。m..com

    一晃,大三学期末,也就是八六年。

    钱文把汉显传呼机的资料也整理了出来,他打算等传呼机市场再成熟一点后,卖一波专利。

    这年乔二强高三,马上就要高考了。

    乔三丽初三,也马上要中考了。

    乔四美初二。

    乔七七九岁,上小学。

    ………………

    金陵大学。

    中文系校区,钱文刚刚下课,收起课堂笔记本,往门口走。

    “你等等我。”

    身后,与他一起上课的齐唯民喊道。

    停步,回头看向他,“今天我要回家,就不跟你去食堂了。”

    “你大学三年,拢共也没跟我去过几次食堂。

    你要回家?正好,我也想七七了,一起吧。”齐唯民挎好军绿色单肩包,和他并行。

    “那行,不过我得先回宿舍楼一趟。

    有些东西要拿。”钱文走出教室,和齐唯民往停车公共区方向走去。

    这个宿舍楼不是学校为学生准备的宿舍楼,而是他在金陵大学校外的一个家。

    因为种种原因,他没选择住校,而是申请了走读。

    在停车区,钱文推上自己的二八大杠,正要让齐唯民载着自己往校外宿舍楼走,一人叫住了他。

    女声,声音清脆,几分火热带着一丝妩媚的声音。

    “一成~”

    钱文和齐唯民闻声扭头看去。

    一个金发碧眼,身材高挑的大美女,外国人。

    上身简单的白色成熟,下身黑色长裤。

    白色衬衫极简,可也难遮对方的好身材,曼妙异常惹眼,凹凸火辣。

    虽没华丽的衣服衬托,可还是充满了诱惑与性感。

    或许因为是老师的原因,更多了一份知性的气质。

    索菲亚,战斗民族,外国美女,金陵大学的俄语老师,现26岁。

    “索菲亚。”钱文看到对方露出微笑。

    齐唯民也跟着礼貌打招呼,只是他的目光老是看向身旁的钱文。

    “眼睛瘸了就去看病。”

    钱文知道齐唯民什么意思,上前拉起走来的索菲亚的白嫩纤手。

    他和老师索菲亚是情侣关系,两人交往已经有一年多了吧。

    他可是气血方刚的年轻壮小伙,都成年了怎么可能还自食其力,靠左右兄弟。

    “一成,晚上想吃什么,我打算去市场看看,要一起么?”索菲亚对他妩媚一笑,亲密的挽起他的胳膊,陷入了弹、软、柔的优秀特征中。

    有些正经的齐唯民目光看向其它处。

    “不了,我今天要回家一趟,这个周末都会住在哪里。

    你照顾好自己。”钱文微笑着看着索菲亚,披肩秀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给她捋了捋,然后揉了揉掌心中紧致的细手。

    “要回家啊。”索菲亚有些失望,“那好吧,我会想你的。”

    说着点了点自己的脸蛋,钱文笑了笑,没有避讳齐唯民,探头亲了一口。

    齐唯民倒是不好意思了,直接背过身子,走远几步,给他们二人流空间。

    “唯民还是那么害羞,他这样以后会很难追到自己心爱女孩的。”索菲亚又搂紧了几分,看着齐唯民的动作,笑着说道。

    钱文想耸耸肩,可太有容乃大了,只好放弃这个动作,“这可说错了,这货可是个香窝窝,系里有好几个姑娘想追他呢。”

    “哦,是么?

    在我以前的学校,像唯民这样腼腆的大男孩,是很难争取到美丽姑娘的。

    或许东方女孩更喜欢这样的吧。

    我还是喜欢一成你的阳刚。”索菲亚盯着他的眼睛,艳红的滑舌诱惑般划过红唇,目光勾人。

    战斗民族索菲亚火辣而勇敢,全全是惹火性格。

    和索菲亚一起,三人到了钱文在校外置办的临时宿舍。

    很快,他拿上东西,就和齐唯民下楼了。

    索菲亚在楼上冲他挥手,然后一个飞吻,接到他的回应,满意的,妖娆的转身回去了。

    看着索菲亚消失的美丽背影,钱文微微一笑,索菲亚是那种牛奶肌肤的外国美人,和对方交往的这段时间,异国风情真是难以言表。

    “走了,别看了。”

    齐唯民一拉他。

    “你这是羡慕。”

    “不是,你真打算和索菲亚老师结婚啊。

    她可是大你五岁,还是个外国人。

    当然我没说索菲亚老师不好,女大三抱金砖,你这也差不多能抱两块了吧。

    只是……只是感觉怪怪的。”齐唯民单手推着自行车,挠了挠头。

    “赶紧走吧。”钱文一下跳上自行车后座。

    “哎哎哎~你慢点。”差点闪倒,齐唯民骑着自行车,带着他往纱帽巷走。

    “先去四美的学校。

    齐唯民,都改革开放了,你的思想还这么落后。

    人家索菲亚都没急,你到贴心的给我考虑到结婚了,是打算准备给我一个厚厚的红包了么?”

    “你要结婚,红包肯定不会少,至于厚不厚?

    你个土豪老打劫我有意思么?

    我所有存款都没你一根汗毛多。

    不过说回来,你真打算和索菲亚结婚?

    姨夫能同意么?”

    “我找谁,还需要别人同意?你齐唯民是第一天认识我?

    再说,索菲亚这次任教期到了,她就回国了,我跟鬼结婚去啊。”

    “不是……不是,那你们这……”齐唯民都结巴了,扭头看他,自行车开始摇摇晃晃。

    “好好骑,把我摔着了。”后座钱文一拍他后背。

    “不是,你们这是那出啊。”

    美丽,知性,火热,诱人的索菲亚在学校的追求者可不少,不结婚和钱文在一起?要知道二人都住一起了,本分家庭出来的齐唯民一瞬间想不通。

    索菲亚在学校有老师宿舍,不过很少回去住,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钱文在校外租的一室一厅一卫的宿舍住。

    “各取所需而已。

    男未婚,女为嫁,又彼此有好感,索菲亚异国他乡,我们互

相给对方温柔而已。”

    “我看就是你当初在校晚会上的那场钢琴表演把索菲亚老师迷了个神魂颠倒。”

    钱文没有回话,心中想着,‘索菲亚的火辣也让我神魂颠倒。’

    去四美的学校路程不算太近,齐唯民也不在聊老师索菲亚的事了,他知道钱文一向是有主见的人,和老师索菲亚怎么样,不是他们能说了算的。

    86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吹了好一阵了,金陵是国内顶尖的一流城市,变化非常的快,不比沿海城市差,紧跟国家发展形式。

    现在不仅掀起了读书热,改革热,还有让人厌恶的下岗热。

    国营私有化,大锅饭的逐步消失,让好一批以为国营是铁饭碗的人们痛苦不堪。

    现在路上叫卖声每个巷口都不少,干什么的都有,都是下岗自营的小买卖。

    “老齐,姨夫的身体没什么事了吧。”

    前段时间齐志强的肝部又有了炎症,钱文给开了几个疗程的汤药,事后一直没听齐唯民说起这事,他现在想到随意问道。

    他还是很相信自己的医术的。

    “谢谢了,我爸让我好好谢谢你,他已经好了,不咳嗽了。

    还得是你,我爸这病去医院也就是吊水,这么多年老毛病了,医生也给不出个所以然来。”

    “老齐,这次就让姨夫别心疼钱了,一次性去根多好。

    次次光是病情刚刚抑制,身体有好转,就心疼钱停药了,这样反反复复的对身体伤害很大的。”

    这些年过去,有钱文的干扰,齐志强的肝癌没出现,就是炎症老是反反复复的犯,根本原因就是齐志强心疼钱,家里三个孩子,处处需要钱,他还想帮助一下乔家,对自己的身体就得过且过了。

    “我也说了,每次我爸都答应好好的,可我一去上学,他感觉身体好了就停药了。

    我因为这事和我爸吵过架,可我爸就是一个劲笑,你让我怎么办,我也想让他好。”齐唯民闻言,无奈道。

    齐志强是个好父亲,好姨夫,就是对自己太省吃俭用了,太替他人着想了。

    “行了,我知道了。

    姨夫一直照料着我们,他的汤药钱我包了,这段时间我回来勤点,让姨夫的病去了根。”

    “谢了一成,不过我还有些钱,就当我先借你的。

    只是你这医术到底在哪学的。”

    这事,齐唯民问过多次了,可次次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心。

    实在是生病找他,比去医院强无数倍。

    现在两家有个什么病,第一时间不是去什么医院,而是打电话找钱文。

    “老神仙梦里教的。”

    “不想说就拉倒,次次都是这个借口,我都听累了,一点没新鲜感。

    起码像你的小说一样花个功夫,编个能骗过我的理由呗。”

    “我骗你干嘛。”

    齐唯民还是不相信,不过也没有揪着这事,而是聊起了其它。

    “对了,你的寻秦记完结后,现在连载的翻云覆雨又大卖,这咱们都大三了,马上大四就毕业了。

    你打算毕业后去哪?想过去什么单位么?我听系里领导说,好多报社,出版社,电视台都想要你。

    报社,出版社我能理解,这电视台应该是想把你的寻秦记拍成电视剧吧。

    听说买你剧本的钱出到好几万了,你一直没同意,为什么啊?”

    钱文看着街边缓慢倒退一帧帧的画面,边看街景,边不在意的回答着。

    “剧本价值还有上升空间。

    而工作,我不打算太早参加工作,手里钱还宽裕,我打算考研,读博,然后留校,教书育人,为学校争光填瓦。”

    齐唯民一愣,没想到钱文竟然打算留校,他一直以为以对方跳腾的性格,应该会想着尽早毕业,祸害社会。

    “城市套路太深,我这么纯真善良,怕别人卖了都在给对方数钱,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学校,当讲师,评级,升教授吧。”

    齐唯民无语,你纯真善良?就没见过比你还腹黑的,他可太清楚了,他就一直被坑。

    还有金陵大学留校很不容易好吧,比去一个好单位都难,还教授,你当过家家呢。

    齐唯民突然不想和钱文聊了。

    “对了,去四美学校干嘛?她又闯祸了?”

    “这个又字用的很好。

    二强来电话,乔四美又打男同学了,还是当着所有同学面打的!

    简直没一点女孩样!”

    “还不是因为你,教什么不好,非要教三丽,四美学武。

    三丽还好还是温温柔柔的,四美是一点淑女样都没了,长的甜蜜和爱,可却是个女汉子。”

    他一直和古灵精怪的四美关系最好,现在见小妹妹越长越歪,他忍不住吐槽道。

    “我觉得挺好,只要不随便欺负人就好。”

    …………

    四美学校。

    校门口,乔四美在追打着一男孩,飞身就是在男孩臀部毫不客气的一脚。

    男孩一个趔趄,连滚带爬的逃跑。

    “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天然一段风韵全在眉梢。

    我去你得,你是脑瘫了么?

    这也能东拼西凑,我是武松么?

    你怎么不说我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生若巨雷,势如奔马啊!”

    乔四美手里拿着书包,就是一个劲的追打。

    被她打的是七班的陈威同学,刚刚她吐槽的是对方写给她的情书,本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有人给写情书,她还是很开心的。

    可一看后,她都尬死了,整个人都要石化了。

    这抄一点,那拼一块,整个情书不伦不类。

    都成武松了,爱美的乔四美不打他打谁。

    还有,就这小鸡仔一样的体格,配的上她么?还想和她谈恋爱?

    她是花痴,颜控,可她也是智慧与美貌并存的,她的另一半一定是有颜,阳刚,还得配的上她,不是什么人她都能看上的。

    乔四美长的可爱,喜欢她的男孩也挺多的,可全被她揍了一顿。

    她的原话,“我的对象一定要文武双全,英俊潇洒,血气方刚。”

    钱文也知道她的这句话,毕竟老师叫了他很多次了。

    他想想也挺好,这个嫁人标准不低了。

    “没有一个能打的,这怎么保护我。”四美看着夹尾巴逃窜的七班陈威不屑道。

    身后三丽推着自行车走来,看着乔四美女汉子行为,无奈道,“你不搭理他不就行了,这在校门口追打,让大哥知道了,小心藤条。”

    刚刚还吐槽的乔四美闻言一个冷颤,乔家的特色——藤条应激症。

    乔四美正要说什么,突然看到三丽自行车上挂的一网兜苹果,嬉笑道,“姐,你的青苹果男孩又来了?”

    “别瞎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的,一会放他家门口去。”三丽不在意说道。

    最近有个男孩子在追乔三丽,老是给她自行车上挂一些水果,或吃的,他们很轻松的就找到了正主。

    乔三丽虽没像剧中因为李和满的事,造成创伤后心理疾病。

    可也对这个男孩没兴趣,她现在就想好好学习,和大哥一样,考上个好大学。

    “麻雀眼其实挺好,长的是差了点,可这天天满满的心意感觉挺不错的。”

    乔三丽白了她一眼,“你要是感觉不错,你去找他吧。”

    “不行。”乔四美连连摇头,“麻雀眼又没颜值,又瘦弱,学习也不好,没一条能符合我条件的。”

    “你真是够了。”

    乔三丽受不了四美,也不等她了,骑着自行车就窜了出去。

    “哎,姐等等我~”

    …………

    二强学校,高中。

    今天他值日,和他同值日的是一个女同学,目光老是瞥他,眼中都是喜欢。

    “大刚呢?今天是他跟我们值日吧,怎么又跑了?”拿着扫把正打扫的乔二强问道。

    女孩闻声急忙回答,“他有急事,说先走了,下次他一人打扫。”

    “回回都这样,都第几次了,再有下次就约他下学校门口了。”

    被女孩赶走的大刚欲哭无泪。

    “哎呦~”女孩突然摔倒,揉脚腕。

    “怎么了?”乔二强看去。

    “崴脚了?

    我小时候经常扭伤,要是方便的话,给你摁一摁,你也好的快点。”

    女孩羞涩的点了点头。

    乔二强一点没察觉哪里不对,就大大咧咧像自己练武扭伤时大哥教他的手法,给女孩缓解疼痛。

    女孩羞涩低头,突然小声道,“二强,我能做你女朋友么?”

    乔二强一顿,活血化瘀的动作都停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422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