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和表姐同居 (bl h)最新章节列表

   转过天来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军需筹办局的差役果然就来了驿馆,他们使劲拍了几下老九的房门,屋里还没睡醒的老九不耐烦嚷道:“谁呀!来了!来了!”

    不一会儿,老九眯着双眼,打着哈欠把门拉开一条缝,使劲把目光往外探去,门外站着两个兵部的差役,老九有些吃惊,没等他开口呢,差役开口问道:“你是老九?”

    老九不敢再怠慢,赶忙点头说道:“正是,正是!”  和表姐同居 (bl h)最新章节列表    

    “哦,这个,拿给你们东家吧!就这样!”差役漫不经心地甩给他一张告示样的东西,说完径直走了。不一会儿,隔壁不远的门也被拍响了。

    老九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把差役给他的告示摆到眼前一看,不禁大惊失色,他顾不上披好衣服,直接拿着告示拉开门就往孤魁房间的方向奔去,甚至都没来得及回身把自己的房门关上。

    孤魁当然也是在睡梦中被老九叫醒了,所不同的是,他只要揉一只迷离的睡眼就行了。他披着睡衣坐在床上,从老九手上接过“军需筹办局”送来的照会,嘴里还得意地说着:“女人就是女人,一点礼貌都没有!这么早!不过,这也对,崩不住了吧!等不及要来求我了!哼!”说着,把照会递到自己眼前,才看了几行便脸色大变,等到看完竟然惊得瞪大眼睛站了起来,嘴里反复念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不知不觉之间,那张告示便悄悄地从他的手中滑落到了地上。

    老九从地上捡起了告示,接着问道:“孤魁老爷,要不,我去找马利达和哈里克他们聊聊?”

    孤魁一听,愣了愣说道:“不行!不行!一定还有机会!”

    “我的东家呀,还有什么机会呀,告示上写得明明白白,朝廷已经决定把这差事交给马利达和哈里克他们其中的一家,其他的想要参与这差事的船主,都必须跟马利达或者哈里克合作组成一个船队!到时候看谁组的船队规模大,就跟谁合作!这回咱们是彻底出局了!依我看,对他们两家来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可以扳倒咱们的机会啊!他们两家谁也不会跟咱们合作的,再说了,就算咱跟人家合作了,最后勘合也是人家的!唉!完了!没戏了!现在大家肯定都在等马利达和哈里克他们开出条件来,好跟他们其中的一家合起伙来,揽下朝廷给的差事!”

    老九边说着,孤魁的脑子也飞快地转着,他可能还是在想有没什么可以挽回的办法,可是,此刻黑洞洞的脑子里不停闪现的,却都只有可怕的后果和根本无法承受的损失,孤魁真的是方寸大乱。

    见孤魁说不出话来了,老九上前安慰道:“哎呀东家,大不了我们不干这单买卖了,不就成了!来日方长嘛!”

    孤魁一听这话再也憋不住了,突然咆哮了起来:“不干了?什么叫不干了?咱要是真的出局了,我这船队怕是再也翻不了身了!你刚才不是说,这是一个能扳倒我们的绝好机会吗?你不想想,马利达和哈里克这两个蠢猪,一直就对咱们虎视眈眈的,这回他们可以乘机跟那些个小的船队合起伙来做大,他们中间只要有一家能凑到三十艘海船,就能揽下这运军粮的差事,然后,再拿上十年的勘合,这中间只要咱们有一年拿不到勘合,他们就能挤死咱们,丢了大津的海港,跟把船全部沉到海里有什么区别?而且,我们能想到,我们的对手就想不到吗?他们拿到勘合之后,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咱们拿不到。哪怕是一年!唉,反正,反正到那时咱们就是死路一条了!”

    老九心想:谁说不是呢?现在正是马利达和哈里克拼命兼并小商队的大好时机,经商嘛,谁利大跟谁!以前都是一年一年拿勘合,大家一视同仁。这回人家能一下子拿十年,这就等于预定了未来十年里的黄金和白银吗?这消息一出,小商队还不上赶着找马利达和哈里克呀!谁叫这孤魁自以为是呢,看来自己也得找下家了。

    可是,孤魁并没有死心,他突然站起身来愣愣地说了句:“快,叫伙计把我的马牵来!我要去军需筹办局!”

    老九心想:现在去还有什么用啊!所以心里还盘算着自己的事呢。可是孤魁等不了,他一见老九没反应,便急急地吼了一句:“还愣什么,快去呀!”

    老九这才反应过来,他开口说道:“东家,现在天刚亮呢!要不吃过早饭,再……”

    “别废话了,再等,再等他们契约都要签了!”

    “好吧!”老九应了声,转身走了。

    一大早,兵部“军需筹办局”的大门刚刚被拉开,差役们正四下里洒水打扫卫生呢,大家都没在意的时候,一个独眼龙冒冒失失的就闯了进来,这可把差役们吓了一跳,这独眼龙一进门就吱哇乱叫起来,差役们听着像是官话,可仔细听听又实在听不出来他说的是什么,于是,几个人就把他堵在了大堂门外,正争执呢,门外老九气喘吁吁地跟了进来,刚跨过门槛便依着门框弯腰大口喘着气,心想:这老小子跑得也太快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这时,实在说不通话的孤魁转过脸来,终于看到了身后的老九,赶快招呼道:“老九,来,你跟他们说!”

    老九点点头,走了过来对着差役们作揖道:“各位大人,这是我们东家,孤魁!不好意思,这夷人说的官话,你们听不懂,我来说哈,我们东家就是想见见这筹办局的女管事,就是商量下这往北方运粮的事!诸位看给行个方便呗!”说着,就从怀里摸出了些碎银子来,想要不动声色地塞到差役们手上。

    差役们却没有人伸手去接银子,反倒是都往后退了一步,其中一个开口说道:“这事都定好了,你们现在才来有什么用,快回吧,我们筹办局的知事杜夫人,可是朝廷封的诰命,也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孤魁显然是听懂了差役的话,他又叽里呱啦地叫了起来,老九是拦也拦不住,差役们明显不想来搭理他了,一个领头的喊了句:“来来来,把他搀出去!”于是,几个差役上前来七手八脚的就把孤魁推到了大门边上。

    这时,凌萱领着小蛮正好要进衙门,看到孤魁和老九正要被扔出筹办局,她在玄府见过孤魁,好歹也算是认识,她忙抬手止住差役们,问了声:“怎么回事?”

    差役们正要开口解释,没想到孤魁看见凌萱像是看见了救星,又开始叽里呱啦起来,凌萱心里暗笑着,但脸上摆出一副听不懂又不耐烦的样子说道:“哎呀,哎呀,好啦,说什么呢!”

    老九赶紧说道:“这不是大小姐吗?大小姐是这样的,我们东家想跟知事大人商量下往北边运粮的事!您看能不能帮我们通融通融?”

    凌萱挥手让差役们把孤魁松开,这才开口说道:“哦,这个事啊!可是这事都定好了呀!你们又没给知事大人回话,这事现在自然跟你们也没什么关系了,要是想跟着往北边运粮,你们现在应该是去找马利达或者哈里克商量去呀!来这儿可没用!”

    当着孤魁的面,老九当然得尽力争取一下子,他忙赔着笑脸说:“大小姐,我们东家昨天不是身体不舒服吗,他就没在驿馆不是?您看哈,目下这崎尾港里也就我们有这个实力,能把运粮的事全部揽下来,这又何必找那个马利达和哈里克呢!”

    “老九,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们船多是你们船多,可是你们没应召啊!哎呀,别说了,说那么多都没有用,人家那两家都在召集人马了,你们哪,还是去他们那边谈谈吧,找知事大人也没用!”说完凌萱也是一挥手,差役们就接着把孤魁和老九往门外推去!

    老九本来还想再说两句的,他嘴里喊着:“大小姐,大小姐!”可是凌萱根本就不再搭理他了,而是带着小蛮就往衙门里走去了。随后,孤魁和老九被推出了门外,“军需筹办局”的大门也马上被“嘭”的关上了。

    差役们隔着院墙嬉笑道:“人家都说这西洋人都是毛猴子,这一推确实名不虚传啊!可把我扎得又痒又疼的!”

    另一个说道:“你还没闻到他那一身的味呢!差点没给我沤吐了!”

    孤魁在门外听了气得浑身发抖,立即就要冲上去拍门。好在老九一把拦住了他,老九劝道:“哎哟,东家呀。没用的!咱还是回去吧!”

    孤魁恨恨地说道:“不!这么回去,船队就完了,回头总督也不会放过我的!”

    老九心里骂了句:你还知道你上头还有个总督啊!你自己作就算了,还得连累我来这吃瓜落!

    这时孤魁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把拍在了老九的肩膀上,把老九吓了个机灵,老九瞪着大眼看着孤魁,只听孤魁说道:“哎,你们大津话怎么说的来着,我这是急火攻心了!走,女人家的说不通,我们找男人说去!”

    老九有些不明白了:衙门里都没人理你了,你还打算去告御状不成?

    没想到孤魁来了句:“走,去玄府!”

    老九暗自无奈地摇摇头,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走了。

    这会儿玄素清正在雅鸿居里品着茶,正南跑来报说:“少主,门外有个洋人要见你!”

    “哦?洋人?是不是要找我说运粮的事?”素清问道。

    “诶,你怎么知道?”

    “刚已经有人来报了,说是有个洋人擅闯‘军需筹办局’,让大小姐撞上给骂走了!”素清说道。

    “怪不得!那这人你见不见?”正南不知趣地问道。

    素清听了正南的问话笑了,他应道:“废话,大小姐骂跑的,我敢见吗?真是的!”

    正南说道:“唉,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中原的男子啊,就没有不怕老婆的!”

    “去!”素清斥道。

    “那我怎么回啊?”

    “你就说,运粮的事朝廷有‘军需筹办局’来筹办,我是朝廷命官,只能管自己份内的事!”素清说道。

    “好!知道了!”正南应了声就返身往外走了。

    素清在他身后不依不饶地小声骂道:“呸!蛮牛!我看你以后怕不怕小蛮!”

    孤魁这边没见到玄素清,那边又壮着胆子要见玄振海。这回玄振海倒是见了他。

    孤魁这下可不敢造次,他带着老九一前一后小心翼翼地走进了玄府,来到了玄振海身边。这会儿他正在自家挖的鱼塘里钓鱼呢,大先生没有说话,孤魁和老九自然也不敢吭声,万一不知好歹地吓跑了大先生钩下的鱼,这事真就彻底没戏了。所以,这两人就呆呆地立在玄振海身后,好久也没有找到开口的由头,他们只好时不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打发时间了。

    终于,好一会之后,大先生开口了。不过,他一开口叫的并不是孤魁,而是轻声怪起了老九:“我说老九啊!”

    “诶,诶,大先生!”老九忙答应着。

    “我说,你也是这太陵城里的老人了,怎么就不知道给你们东家提个醒呢?”

    “哎哟,大先生,您可是慧眼如炬啊!不是我没提醒啊!只是我们东家吧,想私下里单独给衙门报个价,这不没想到阴差阳错给耽误了不是?”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不就是想抻着人家吗?是不是你出的鬼主意?怎么,这回现眼了吧?”玄振海表面上讥讽的是老九,实则是在说孤魁,只是还给这个洋客商留点面子。

    老九也只能尴尬地笑笑。

    玄振海接着说道:“可是,这事现在不好办啊!人家马利达和哈里克都已经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了,你们这会子要横一刀进去,衙门也说不过去呀!”

    孤魁听出来玄振海有帮忙斡旋的意思,仿佛刚刚封印住的穴道突然就被点活了似的,立即开口叽里呱啦地把底牌翻了出来。

    玄振海听着费劲,等孤魁说完,他皱着眉头问老九道:“老鬼说的什么?”

    老九忙翻译道:“我们东家说,如果能让我们来运军粮,我们一文银两不要,就给十年勘合就行!”

    “哼!”玄振海冷笑了一声说道:“现在回过味来了?好吧!我这就叫人去衙门带个话,不过咱们有言在先,管不管用我可不知道!还有,要是衙门真用了你们,马利达和哈里克那边你们自己去说清楚,不能让人家对衙门说长道短的!不然,你们也拿不到勘合,明白吗?”

    “哎,哎!那是,那是,大先生放心!”老九不住点头应着。

    “行了!去吧,你们在这,我这儿鱼都跑光了!”

    听到了玄振海的逐客令,老九赶忙拉着孤魁鞠躬道:“大先生的厚恩,我们永生难忘,日后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大先生只管开口,我们在所不辞!”

    话没说完,玄振海便有些不耐烦的冲着外头挥了挥手。老九再不敢言语,拉着孤魁退了出来。

    他们走后,玄振海嘲笑道:“早干嘛去了!这下好了,十万两的本钱都赔了进去!真够精明的!”说完,玄振海又转过脸来对着站在身边的阿顺说道:“诶,你别说,这小妮子,还是很有些手段的嘛,二桃杀三士,嗯,这招用得妙!”

    阿顺也笑着说道:“这里头,应该也有大小姐的主意吧!”

    玄振海一听“哼”了声说道:“她?快别提了,我这女儿啊,在家什么主意也没有,出了门倒是一身海匪气,鲁莽的很。一点也不稳重,也不知道这代晴干啥非要拉上她去,唉,也好,让她呀见见事面,长长见识!”

    就这样,兵部的“军需筹办局”很快便代表朝廷跟孤魁定了契约,虽然少了十万两银子,但孤魁对这份迟来的契约还是如获至宝,有了这十年的勘合,什么马利达,哪个哈里克?都不值一提了。另一边,咸嘉帝也看到了兵部递上来的呈文,年轻的皇帝很是高兴,连说了几个“好”字。他对着汪正明感叹道:“看来这房家的姑娘着实不简单呢!”

    汪公公也是乐开了眉眼,他赶忙对皇帝说道:“万岁爷,奴才这还有一件好事呢!”

    “哦?速速说来!”

    “哎,回皇上话,我从兵部那里听说,他们那里算过,有个二十五艘大海船就足够运粮了,这不,玄家侯爷让那个孤魁再往北边派三艘的炮船,这可都是目下西洋各国最大最好的炮船了,听说定远侯跟孤魁打过招呼了,有必要的时候,可以直接把船上的炮卸到岸上用呢!”

    “哦!那孤魁怎么说?”皇帝问道。

    “那自然是十分的情愿啦,皇上,您还别说,这十年的勘合对于这些西洋商人来说,可是一辈子都用不完的黄金白银呀!”

    “好!朕原以为啊,这西夷之人都是些不懂礼数的蛮汉呢!”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421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